首页 > 女频小说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第456章 幸福拉开序幕(全剧终)

作者: 恩很宅

    程笑笑紧握着手机,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辞不是都要结婚了吗?!

    现在又反悔,现在又叫她的名字。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乔箐。

    “再给你说一些事情吧。”乔箐直言道,“你知道李博豪为什么会突然收到出国留学的通知吗?”

    程笑笑一怔。

    之前没有怀疑过,但是现在乔箐这么一说,她瞬间想到了。

    “对,就是秦辞做的。为了得到你,所以想要把李博豪撵出国,所以用了很多卑鄙的手段。其实李博豪拒绝过,是我找的李博豪谈,说服了他。”乔箐直言。

    程笑笑咬紧了唇瓣。

    她现在不知道该不该生气?!

    如果当初李博豪不离开南予国,说不定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那个时候,她是真的喜欢李博豪。

    “你知道我用什么说服他的吗?我没威胁他。”乔箐表明自己的立场。

    乔箐说,“秦辞的一封信,一封写给你的信,让李博豪相信了,秦辞是真的爱你。那封信你大概没有看到,我没让秦辞给你,是因为你本来就不喜欢他,他写给你的东西,你肯定会很厌烦,但是我觉得现在,我有必要给你看看。”

    程笑笑没有回答。

    她只是在沉默的接受。

    “给你看信之前,再告诉你一件事情。李博豪是不是给你说过,他父母同意你们在一起了?”

    “嗯。”程笑笑应了一声。

    “是秦辞去说服李博豪父母的。”乔箐说,“消失的那九天,不只是为了给你准备求婚仪式,还在给你铺上了所有的后路,包括说服李博豪的父母,包括撮合你和李博豪在一起。我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但显然,他最后还是给你都做完了。”

    程笑笑真的没有想过,秦辞会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在她印象里,他还是那个无恶不赦的大坏蛋。

    现在不过就是成熟了些,没那么幼稚了而已。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秦辞有多爱你,就比如现在,他叫疯了你的名字,却就是死活都不会来找你,他真的怕伤害到你。”乔箐说完,也不再多说了,“我把信的电子版发给你。你考虑一下要不要过来见秦辞?”

    说完。

    乔箐就把电话挂断了。

    把所有事情说清楚就够了。

    一会儿。

    程笑笑收到了一份电子文件。

    她看着文件,好久都没有打开。

    不知道在害怕什么,就是迟迟不敢点开。

    她犹豫了很久。

    最后还是点开了。

    点开,看着秦辞写的所有文字。

    眼眶蓦然有些红。

    她都不知道秦辞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爱她,又让她半点都感觉不到他的真心的。

    程笑笑擦了擦眼泪,讽刺的笑了一下。

    也不知道在笑自己,还是在笑秦辞。

    她把手机放下了。

    默默的,躺在床上睡觉。

    她好像还是鼓不起勇气,去见秦辞。

    ……

    夜场。

    秦辞喝得烂醉如泥。

    乔箐、燕衿、池沐沐还有江见衾就在旁边看着他。

    看着他嘴里喃喃着,“笑笑。”

    却又趴在沙发上就是一动不动。

    池沐沐忍不住问乔箐,“打了电话吗?”

    “打了。”

    “笑笑怎么说?”

    “什么都没说。”

    “过去一个小时了。”池沐沐有些按耐不住了。

    “嗯。”乔箐点头。

    意思是,程笑笑不会来了。

    “笑笑对秦辞就真的半点感情都没有吗?!”池沐沐有些气急败坏。

    都这样了,怎么就还是感动不了。

    乔箐不知道怎么回答。

    池沐沐又忍不住说道,“不是说笑笑没有和李博豪在一起吗?你打电话给李博豪确认过。”

    “没在一起。笑笑拒绝了李博豪。”

    “既然拒绝了李博豪,就代表着她根本就不喜欢李博豪了,那为什么还不接受秦辞。”

    “拒绝李博豪也不一定就要接受秦辞。更甚者是,程笑笑宁愿单身,程笑笑就算在感情空白的时候,也不想和秦辞在一起,足以说明,她对秦辞真的没有感情。”乔箐看着秦辞,说道,“没得希望了。”

    没得希望了。

    秦辞趴在沙发上,听得很明白。

    其实真的是做好了,失去笑笑的准备。

    但却还是抱着期待。

    因为太爱,太爱太爱了,所以做不到真的放弃。

    秦辞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

    其他四个人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异常的举动。

    他说,“我要回去了。”

    “你舍得回去了?”池沐沐问。

    “我明天要结婚,再不回去,就参加不了婚礼了。”秦辞打着酒嗝说道。

    池沐沐都觉得此刻的秦辞,有点可怜巴拉的。

    分明不是自己想要的婚礼,却还是逼着自己去完成。

    就是想要彻底放过程笑笑,也彻底的放过他自己吧。

    秦辞从沙发上站起来。

    刚站起来,身体一个不稳。

    燕衿一把将他扶住,“确定要回去了是不是?”

    “嗯。”秦辞点头。

    每次在燕衿面前,都觉得乖得像只小绵羊。

    “走吧,我送你。”燕衿拽着秦辞离开。

    动作有些粗鲁。

    乔箐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人家秦辞都要伤心透了,他就不能温柔点嘛?!

    燕衿把秦辞塞进了轿车,拉着乔箐的手,对着池沐沐和江见衾说道,“我送秦辞回去,你们也早点回去。”

    “秦辞没问题吧?”池沐沐还是有些不放心。

    “祸害活千年,放心,问题不大。”燕衿直言。

    乔箐在旁边听着都无语了。

    这个时候还说人家是祸害。

    秦辞对这个世界得有多绝望。

    燕衿拉着乔箐一起回到轿车上。

    秦辞靠在椅子上,眼眸就这么看着窗外的景色。

    一个人看上去孤零零的。

    乔箐忍不住安慰道,“秦辞,其实你用不着这么着急就结婚了。结婚不是儿戏,给自己点时间,冷静一下。”

    “不用冷静。”秦辞幽幽的说道,“不是程笑笑,就可以是任何人。”

    “或许过段时间你会有不一样的想法。”

    “不会有。”秦辞摇头,重重的摇头。

    这辈子,除了程笑笑,就没有任何人了。

    乔箐转头看着燕衿,是希望燕衿可以劝劝。

    就这样随随便便找个人结婚,真的很容易后悔。

    “让他自己做决定。”燕衿倒是没有反对,“他也是成年人了,他有自己的判断。”

    “……”平时没看你这么信任秦辞。

    轿车到达秦家别墅。

    燕衿下车扶着秦辞回去。

    乔箐跟在他们身边。

    秦辞走路都是不稳的,走得摇摇晃晃。

    他们不好容易才把秦辞扶在床上。

    秦辞翻身就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燕衿拉着乔箐的手,也准备离开了。

    “就这样不管他了吗?”乔箐问。

    “不用管了。”

    “都不给他换个衣服脱个鞋什么的吗?”乔箐觉得燕衿真不够朋友。

    “他自己会做。”

    “他喝醉了。”

    “一会儿就醒了。”

    “他还是不是你兄弟了?”

    “……我怎么发现你对他比对我还要关心!”燕衿突然转移矛盾。

    乔箐一怔。

    她这不是觉得秦辞一个人,挺惨的吗?!

    “乔箐,我会吃醋!”燕衿很严肃。

    说得还很理直气壮。

    “你要不要这么小气!”

    “在你的事情上,从来没有大气过。”

    乔箐无言以对了。

    反正。

    她也说不过燕衿。

    “以后不能对其他男人这么关心了。”燕衿叮嘱。

    乔箐不说话。

    明显在生气。

    燕衿看着乔箐气鼓鼓的样子,瞬间就有了一丝情动。

    他忍不住捧起乔箐的脸,在乔箐脸上印下一吻。

    乔箐惊吓了一大跳。

    脸都红了。

    这货在哪里都能发春的吗?!

    如此正欲反抗的那一刻。

    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你们还要不要我活?!”

    乔箐脸更红了。

    燕衿把乔箐搂进怀抱里,看着秦辞。

    “打情骂俏离我远点行不?劳资现在都要伤心死了,你们还这么来刺激我,是想我从楼上直接跳下去是不是!”秦辞冒火。

    玛德。

    他都这样子了,他们还来这么对他。

    是不是想让他屎啊!

    “秦辞,你清醒了吗?”乔箐关心道。

    “醒了醒了,我现在身体好得很,你们赶紧走吧,别在我面前辣眼睛了。”秦辞催促。

    乔箐抿了抿唇,还是有些尴尬。

    也真的有点过意不去。

    毕竟秦辞现在正在失恋,而他们还在她面前亲热。

    想想是真的有些过分。

    “那我们走了。”乔箐拉着燕衿往外走。

    秦辞摆了摆手。

    乔箐离开他房间后又突然进来,“秦辞,结婚要三思,如果不想,明天就逃婚。”

    “……”秦辞看着乔箐。

    下一秒乔箐就被人直接给拽走了。

    玛德。

    占有欲太强了。

    秦辞骂骂咧咧。

    心里的嫉妒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也好想,好想好想,能够这么对程笑笑。

    把她圈在自己的怀抱里,一秒钟都不能离开,一秒钟都不能看别的男人。

    一切都只是,幻想。

    秦辞倒在床上,让自己睡觉。

    睡不着。

    真的完全睡不着。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程笑笑。

    全部都是,他失去了的程笑笑。

    他拿出手机,翻出程笑笑的电话号码,好几次下定决心打过去,又好几次,挂断了。

    算了。

    都结束了。

    他再打过去。

    程笑笑应该会,厌烦死了。

    ……

    翌日。

    早上6点。

    秦辞觉得他刚闭上眼睛,就被人吵醒了。

    他脑袋剧痛。

    整个人也没有半点精神。

    “秦少爷,改起来换衣服了,一会儿要去接新娘子,不能错过了吉日。”佣人恭敬无比的叫着他。

    “让我再睡一个小时。现在不还早吗?”

    “夫人就是怕你赖床,所以让我提前来叫你,那你睡一会儿,晚点我再来叫你。”

    “出去吧出去吧。”秦辞挥手。

    佣人离开。

    秦辞翻身入睡。

    玛德。

    困得要死却突然睡不着了。

    要命。

    秦辞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他看了看时间。

    又一头睡在床上。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秦辞终于还是起床了。

    他打开房门,冲着别墅大厅吼道,“我起床了,进来吧!”

    然后很快,一堆工作人员走进了秦辞的房间。

    秦辞洗漱完,被人折腾着换衣服。

    第一套是黑色的西装,高定的西服,衬托着他的气质也变得高贵了起来。

    其实秦辞长得挺帅的。

    只要不是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挺有魅力的。

    此刻换上婚服,打理好了头发,让一屋子里的工作人员都惊艳了。

    “秦少爷你好帅!”

    “今天的新郎官是世界上最帅的了,太帅了。”

    “秦少爷,这套西装好适合你。”

    秦辞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帅是挺帅的。

    但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他淡淡的说道,“行了,不会少你们一分钱的。”

    “秦少爷是真的很帅。”

    “我们是发自肺腑的。”

    工作人员反驳。

    秦辞也懒得搭理。

    他就这么看了几眼镜子中的自己。

    一个佣人走了进来,“少爷。”

    “嗯。”

    “老爷子找你。”

    “我爷爷?”秦辞眉头微皱。

    “是。”

    秦辞点头,“好,我马上过来。”

    “是。”

    佣人先离开。

    秦辞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走进了他爷爷的书房。

    秦老爷子这几年的身体,每况愈下。

    有时候说话都会气喘了。

    秦辞其实都看在眼里但他什么都不说。

    他怕说出来,自己会接受不了。

    在他心目中,他爷爷就是强大的,不会倒下的,还能揍得他,满地爬。

    但现在。

    现在就好像,一位王者丢掉了我之所有的光芒,变得甚至有些黯淡无光。

    他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情绪,轻松的口吻开口道,“老爷子,你找我。”

    “听说你今天要结婚了。”秦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看着秦辞今天还人模狗样的。

    “是啊,我又要结婚了。”秦辞还一脸嘚瑟。

    秦老爷子都懒得理秦辞,他问道,“不是笑笑?”

    “不是。”秦辞回答,“我这次给你找的孙媳妇,知书达理,贤良淑德,你看到了绝对满意,我都是第一眼就相中了。我保证绝对不会再像盛芷葶那样,简直把我的颜面都给丢尽了!”

    “你喜欢吗?”秦老爷子问。

    秦辞一怔。

    秦老爷子说,“既然不喜欢,娶了做什么?”

    “感情不是可以培养吗?我第一眼对她有好印象,结婚后再慢慢培养,有什么不可以的。”

    “秦辞,婚姻不是儿戏。”秦老爷子表明严肃,“既然不喜欢,就不会祸害了别人。”

    “爷爷,婚姻也不一定代表爱情。人到了一定岁数,成个家生个娃,至于喜欢不喜欢,时间久了,婚姻里面的感情,最后都会变成亲情,就算不喜欢,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你自己考虑吧。”秦老爷子也就不再多说了,“反正,婚姻冷暖自知,过得好或者不好,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秦辞抿紧了唇瓣。

    “出去吧。”秦老爷子挥手。

    秦辞转身离开。

    离开那一刻,他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他爷爷。

    看着他肉眼可见的沉重呼吸。

    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累特别累。

    他突然想问,“爷爷,奶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打从记忆开始,就没见过奶奶。

    秦老爷子看着自己孙子,缓缓,“我深爱的人。”

    秦辞一怔。

    是没想到,他爷爷会这么回答他。

    他从不觉得,他爷爷会把他自己的感情说出来。

    他也没再多问了。

    他想,如果不是深爱。

    他爷爷也不会在他奶奶走了之后,单身这么多年。

    有些人的感情,就算中途折断了,似乎都是幸福的。

    而他。

    到底算什么?!

    秦辞是早上8点半出门去接亲的。

    很多规矩,秦母叮嘱了又叮嘱。

    秦辞看着自己手上那束捧花。

    看着璀璨的阳光从车窗外照耀进来,刚好照在了他的捧花上。

    真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

    秦辞却觉得自己,满身的阴霾。

    轿车走走停停,走走停停……

    “马上就到新娘家的小区了。”伴郎在旁边提醒。

    伴郎其实就是个工作人员。

    因为时间很紧。

    秦辞什么花样都没搞,全部都是婚庆公司一手策划。

    秦辞听着。

    心里开始莫名的排斥。

    看着轿车走进,越走越近,就越来越排斥。

    脑海里面闪过他爷爷说的,既然不喜欢,娶回来做什么?!

    脑海里面闪过乔箐说的,可以逃婚。

    好吧。

    他承认他后悔了。

    他不应该这么冲动。

    不应该因为失去了程笑笑就放任了自己,就随随便便走个人结婚。

    结婚不是儿戏。

    不应该祸害了自己,也祸害了别人。

    对。

    临门一脚,他后悔了。

    他突然叫着司机,“停车!”

    声音很急促。

    声音吓了一跳,连忙一个刹车停了下来。

    车上的人都被突然的刹车吓到了。

    轿车刚停好。

    秦辞就陡然抽调了安全带,然后打开车门就跑。

    “秦少爷!”伴郎在后面叫着他。

    “我不结婚了!”秦辞在前面一边跑一边回答。

    伴郎直接懵逼了。

    这是在搞笑吗?!

    新郎逃婚了。

    半途中,逃婚了。

    伴郎看着秦辞招揽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长长一个大车队的结亲车,就这么停靠在街道上,甚至阻碍了交通的一个正常工作。

    轿车上的人也都下了车,莫名其妙的看着秦辞从他们眼前消失。

    秦辞坐在出租车上,冲着司机大声说道,“去机场。”

    “先生你这是?”司机都被秦辞吓到了。

    “逃婚!看不出来吗?我他妈在逃婚!”秦辞声音明显有些亢奋。

    “我只知道新娘逃婚了的,还没见过有新郎逃婚的。”司机感叹。

    “少见多怪!开快点,一会儿被抓回去我就完了。”

    “哦。”司机连忙加快的速度。

    秦辞莫名很激动,他给乔箐打电话,“我逃婚了。”

    “……”乔箐此刻正在去婚礼的路上。

    燕衿坐在她旁边。

    看着她的神情,问道,“怎么了。”

    “秦辞打电话过来,说他逃婚了。”

    “哦。”燕衿很淡漠,就好像提前知道一样。

    “你这么淡定?”乔箐问燕衿。

    “早料到了。”燕衿直言,“所以昨晚上我让你不用说太多,反正他不会结婚。”

    “你怎么知道他就不会结婚了?!”

    “我和他认识三十年了。”

    “……”好吧,你牛!

    乔箐放下手机,“那现在怎么办?回去吗?”

    “要不然呢?”

    燕衿让司机掉头。

    乔箐接到一个电话。

    她看着来电,接通,“笑笑?”

    燕衿眉头微皱。

    他没听到对面都说了什么。

    乔箐挂断电话后说道,“不用掉头了,婚礼会继续。”

    “什么意思?”燕衿蹙眉。

    “你说呢?”乔箐笑得很灿烂。

    所以说。

    秦辞那傻逼,终究也是傻人有傻福。

    ……

    秦辞到达机场。

    他给他的助理打电话,“我到了,你给我拿得身份证护照还有多久?”

    “大概二十分钟。”那边连忙说道。

    “赶紧的,我怕晚一点我就会被我妈抓回去了!”

    “秦先生,你这么半途逃婚不好吧?上次你结婚就成了笑话了,这次又这么一个笑话,你以后不得被人经常嘲笑吗?!”

    “要你多嘴!”秦辞脸色一沉。

    劳资活着又不是给别人看得。

    他自己舒坦就行。

    “我在国际航空这边等你,你给我赶紧过来。”

    “是。”那边恭敬。

    秦辞走到国际航空点。

    在捉摸,到底飞哪里?!

    这么盘算了好一会儿。

    他确定了目的地,又催了自己的助理。

    助理气喘吁吁的跑到他面前,“秦先生,你的身份证护照。”

    “好。”秦辞一把拿过,就直接往飞机售票口去,“最近的飞机。”

    工作人员给他办理手续。

    还有二十分钟登机。

    秦辞先去过安检。

    “秦先生,你就真的这么走了吗?”助理问。

    “草,别这么一副苦瓜脸,我走了又不是不回来了,弄得好想奔丧似的。最多一个月我就回来了。”

    “你这样走了真的不太好。”

    “你再多嘴,信不信我马上辞退你!”秦辞威胁。

    助理不敢说话了。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秦辞连行李都没有带,直接就去了安检口。

    因为是头等舱,基本上也不需要排队。

    然而在真的进安检的时候,却又突然,顿了顿脚步。

    不是怕逃婚会带来什么不良影响,反正他被人戴绿帽子都全国皆知了,也没有什么是他承受不过来的。

    他只是有些不舍。

    有些不舍,某个人。

    他深呼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也有点矫情了。

    就算舍不舍,在不在南予国,在不在南城也一样。

    也一样见不到。

    他抬脚直接往安检口进去。

    “爸爸!”身后,突然有一道熟悉的嗓音。

    秦辞顿了顿。

    想了想,可能觉得不是在叫他。

    毕竟当爸爸的人那么多。

    小朋友的声音那么相似。

    “爸爸!”

    又是一道脆生生的声音。

    秦辞停了停,还是没有回头。

    没觉得,会是在叫他。

    “爸爸爸爸,你不要走!”带着哭腔的声音。

    让秦辞觉得,这个爸爸有点狠心。

    不过机场,本来就是一个悲欢离合的地方。

    他只是在想。

    要是他的孩子这么叫着他,天大的事情他也不会离开。

    可惜。

    他单身狗一个。

    “爸爸……呜呜……”身后的小朋友哭得很伤心。

    估计,爸爸还是走了。

    秦辞就这么淡淡的想着。

    然后开始进去做安检。

    “秦辞!”突然,有人在叫他。

    秦辞一怔。

    是出现幻觉了吗?!

    他怎么好像听到了,程笑笑的声音。

    他是想她想疯了吗?!

    “秦辞!”又是一声。

    秦辞都开始怀疑,他不是出现幻觉了。

    “秦辞,不要走!”带着急促的声音,分明还有些哭腔。

    秦辞猛地回头。

    回头,看到被安检拦住的地方,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眼眶通红的站在那里。

    是幻觉吗?!

    不是幻觉吗?!

    到底是不是幻觉?!

    秦辞眼前一片模糊。

    他现在不会是在做梦吧?!

    老天爷能不能别这么残忍。

    他怕他醒过来,会崩溃。

    “秦辞。”程笑笑看着秦辞,眼前也模糊了。

    看到秦辞真的走进去的那一刻,她真的有些绝望。

    甚至,心都要痛死了。

    承认了真的喜欢上秦辞之后,所有的感情似乎在一瞬间就迸发了。

    她眼泪盈眶。

    秦辞也是,眼眶红到模糊。

    “秦辞,别走了,我们结婚吧!”程笑笑突然大声说道。

    她真的看不清秦辞的样子,但她能够感觉到,秦辞和她一样,哭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他说,“你再说一次程笑笑。”

    他怕他听错了。

    他现在真的好怕,这一切不是真的。

    “秦辞,我们结婚吧。”程笑笑再次重复,一字一顿,说得很清楚。

    话音落。

    就看到秦辞疯了一般,猛地从安检口跑了出来。

    速度很快。

    旁边安检的人,都自动的给他让路。

    看着他好像,奔向了他的全世界。

    他冲到程笑笑面前,疯狂的将她抱进了怀抱里。

    分明撞击得彼此都有些痛。

    却就是还想,把彼此抱得更紧。

    两个人紧紧抱住。

    一秒钟都不想分开。

    “秦辞。”程笑笑叫着他。

    秦辞此刻已经哽咽不清了。

    “对不起,到现在才敢承认对你的感情,我一直以为我对你……”程笑笑边说,眼泪就这么边掉落。

    昨晚上她放下手机后,是真的打算睡了。

    可是睡着睡着,就发现自己枕头上,湿了一大片。

    内心的防备,好像也在那一刻,一点一点的崩塌。

    原来。

    不是不爱。

    只是不敢爱。

    拒绝李博豪,就是因为她爱上了秦辞。

    不接受秦辞的好处,就是不想让自己被感动。

    所有对秦辞的冷漠,只是不想让自己真的爱上秦辞。

    可是。

    终究还是崩塌了。

    在看完秦辞的那封信,在想到秦辞为她做的所有那一刻。

    她终究还是放下了所有的防备。

    哪怕这一次的是错的,她也要,义无反顾。

    深更半夜,她给秦母打了电话。

    说了她和秦辞的感情。

    秦母其实不是对程笑笑有意见,她只是怕程笑笑不再原谅秦辞,毕竟秦辞曾经做过的那些事情,很难会被得到原谅,从而就会耽搁了,秦家的传宗接代,现在程笑笑一口承认了和秦辞的感情,秦母再三确定之后,还是选择了程笑笑。

    所以凌晨2点,秦母来接程笑笑去秦辞的接亲对象那里,退了婚。

    给了很多补偿。

    终究是把事情压了下来。

    然后婚庆的所有,全部转移到了程笑笑这边。

    今天秦辞来结亲的地方也是她家。

    然而秦辞那个煞笔,居然中途逃婚了。

    但凡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也知道,他去的地方就是程笑笑居住的地方。

    程笑笑在家里等秦辞,就收到了秦辞逃跑了的消失。

    谁给他打电话都不接。

    程笑笑只得给乔箐的打电话,总觉得秦辞一举一动,乔箐肯定知道。

    乔箐告诉她,秦辞去机场了。

    还说,或许只要她能够把秦辞带回来。

    她只能拖着长长的婚纱带着贝贝一起,赶去机场找秦辞。

    找了好久。

    才在国际安检口的地方,看到了秦辞的身影。

    她有那一秒,真的以为,她和秦辞又一次这么错过了。

    甚至于,贝贝一直在叫秦辞,秦辞都当没有听到。

    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眼看着他真的要进去了,她才真的忍不住,叫住了他。

    她紧紧的抓着秦辞的衣服,她说,“我们回去把婚礼举行了。”

    秦辞此刻似乎才稍微冷静了一点。

    他缓缓的放开程笑笑,“你真的要和我结婚吗?”

    还是不信。

    真的不信。

    怎么就答应和他结婚了。

    不是,都恨死他了吗?!

    “我都穿成这样了。”程笑笑示意秦辞看她的打扮。

    “可是今天我是和另外的女人结婚。”秦辞说,“我刚刚逃婚走的。”

    程笑笑忍不住笑了一下,“没有另外的女人了,就是我。”

    “什么意思?”秦辞问。

    程笑笑没有解释,他说,“先回去吧,马上要错过时辰了。”

    “笑笑。”

    “快点,帮我抱一下贝贝,我们要跑回去了。”

    说着,程笑笑就提着裙子,奔跑。

    秦辞怔了一秒,连忙抱起旁边也穿小婚纱的贝贝,跟上程笑笑的脚步。

    反正,不管了。

    只要和程笑笑结婚,做什么都行。

    两个人坐在外面的轿车上。

    程笑笑一直在催促。

    时间上分明很赶。

    秦辞就这么看着程笑笑有些焦急的样子。

    好几次到嘴边的话,就又咽了下去。

    中午11点50分。

    程笑笑和秦辞以及贝贝才到达婚礼现场。

    程笑笑深呼吸一口气。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婚纱,又转头看了一眼秦辞,看着秦辞都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西装,踮脚帮他也整理了一下。

    秦辞眼眸就一直看着程笑笑,一直看着她。

    程笑笑帮秦辞整理好了之后,拉着他的手就打算走进宴会现场。

    秦辞猛地将她拉近,“笑笑。”

    “怎么了?”程笑笑回头。

    时间已经很紧了。

    “如果里面闹起来了,你别怕,我来处理。”秦辞很认真的说道。

    “闹?”

    “就是另外一个新娘如果要来抢我,我来处理。”秦辞在给笑笑保证。

    程笑笑忍不住笑了一下。

    所以秦辞还以为,这里面有个新娘还在等他。

    “秦少爷,别想多了。”程笑笑逗笑,“就只有我。”

    “什么?”

    “另外一个已经给你打发了。”

    “你怎么打发的。”

    “回头告诉你。”程笑笑说,“赶时间,快点进去了。”

    秦辞莫名其妙的,就被程笑笑拉着,走进了宴会现场。

    贝贝也秦辞抱着。

    “一家三口”就这么走在了长长的红地毯上。

    此刻宴会现场,鲜花环绕,灯光璀璨,仿若置身在童话世界一般。

    宾客已经全部入座。

    在高高的地毯两侧。

    他们一出现,就成为了整个中心的焦点。

    宴会现场,突然想起了,结婚进行曲的声音。

    熟悉的隐约,让秦辞那一刻鼻子一酸。

    他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和程笑笑一起走在婚姻的红地毯上。

    他转头看了程笑笑。

    看着她嘴角扬着的笑容。

    是灯光的原因吗?!

    除了很美之外,他恍惚还看到,幸福。

    程笑笑和他结婚,会感觉到幸福吗?!

    秦辞隐忍着内心的情绪。

    和程笑笑一起,走在了婚礼的舞台上正中央的位置。

    贝贝被现场的工作人员抱了下去。

    笑笑之前就给贝贝做了思想工作,所以贝贝很温顺的跟着离开了。

    舞台上,就剩下了秦辞和贝贝两个人。

    司仪看着他们,开着玩笑道,“我们终于等到了我们今天的一对新人,大家掌声欢迎。”

    现场掌声不断。

    所有人都在恭贺他们。

    “刚好良辰吉日。现在我正式宣布,秦辞先生和程笑笑小姐的婚礼仪式,正式开始!”

    伴随着震撼的音乐。

    全场又是一阵掌声。

    秦辞强忍着自己的情绪。

    刚刚司仪那句“秦辞先生和程笑笑小姐的婚礼仪式”让他眼眶红了又红。

    “程笑笑小姐,你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英俊潇洒的秦辞先生吗?不管疾病还是健康,活着其他理由,都永远爱她,照顾他,尊重她,接纳她,而且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吗?”

    程笑笑转头看了一眼秦辞。

    看着秦辞此刻眼睛红得像个兔子。

    从机场到现在,这个男人似乎眼眶就这么一直红着。

    她嘴角轻轻一笑,“我愿意。”

    秦辞也这么看着程笑笑。

    眼泪在他眼眶,就一直在转动。

    “秦辞先生,你是否愿意和你身边这位漂亮的程笑笑小姐缔结婚约?不管疾病还是健康……”

    秦辞看着面前的司仪。

    张了张嘴,好久都没有说出来。

    “秦辞先生?”司仪不由得再次叫着秦辞的名字。

    秦辞点头,重重的点头。

    然后才带着哭腔说道,“我愿意。”

    说出来那一刻。

    眼泪就这么不停地往下掉。

    程笑笑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秦辞作为一个大男人,要不要哭成这样。

    池沐沐和乔箐坐在一起。

    池沐沐小声嘀咕,“秦辞还是个爱哭鬼啊。新娘子都没哭,他都哭成狗了。”

    乔箐也笑了笑。

    是没想到,秦辞这么脆弱。

    真的是哭得,眼泪鼻涕的。

    形象都没了。

    “我们新郎有些激动。”司仪都在调侃,“别哭,结婚后被老婆罚跪搓衣板的时候,多的是机会哭。”

    现场都被司仪的幽默弄笑了。

    程笑笑也被秦辞哭得有些崩溃了。

    她小声说道,“你别哭了。”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秦辞擦了擦眼泪。

    看上去还委屈得很。

    谁能够想到,商场上呼风唤雨的男人,在自己婚礼上哭成了泪人儿。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司仪继续流程。

    工作人员送上婚戒。

    两个人彼此给彼此戴上。

    秦辞好不容易忍住的眼泪,在看到程笑笑手指上的钻戒时,又泪崩了。

    “哎,你能别哭了吗?”程笑笑都遭不住了。

    她忍不住伸手给秦辞擦眼泪。

    越擦越多。

    都是女人是水做的。

    秦辞这个大男人,是特么西湖做的吗?

    都是泪。

    “我现在正式宣布,秦辞先生和程笑笑小姐结为合法夫妻,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司仪大声宣布。

    秦辞看着程笑笑,眼眶真的是红到不行。

    他靠过去,想要去亲吻程笑笑。

    靠近,又退缩。

    就是好像,不敢。

    程笑笑眼眸一紧。

    她突然抱着秦辞的头,主动地将自己的吻印了上去。

    现场,响起掌声。

    是真的为这么勇敢的新娘而鼓掌。

    秦辞就这么睁大眼睛看着程笑笑。

    两个人的亲热,从来都是他主动,她被动的。

    此刻被程笑笑这么亲……

    他心都要融化了。

    他本能的抱紧了程笑笑的身体,加深了他们的亲吻。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钟两分钟……

    “咳咳。”司仪有些尴尬了,小声提醒道,“那个新郎,够了,留着晚上继续。”

    虽然小声。

    但是司仪带着扩音器,小声全场也听到了。

    顿时,现场又哄堂大笑了起来。

    程笑笑连忙推开了秦辞。

    分明,口红都被他吃完了。

    嘴唇还有些微肿。

    所以说男人在任何时候,都改不了他的本性!

    刚刚不是都要哭死了吗?!

    哭死了还能这么亲。

    “礼成!”司仪大声宣布,“请新郎给各位来宾致辞。”

    全场掌声响起。

    一个话筒递给了秦辞。

    秦辞拿着话筒,看着现场的所有人,好久才开口说道,“首先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本来我以为,我会放大家鸽子的,毕竟我刚刚逃婚了,半途被拽了回来。”

    现场又笑了。

    秦辞这个逗逼。

    程笑笑在旁边,都尴尬得要钻地洞了。

    “我很爱程笑笑,真的。要早知道新娘是他,我昨晚上就她家楼下候着了,绝对不跑。”秦辞说,说着眼眶又红了。

    是真的以为能够娶到程笑笑,而控制不住我自己。

    秦辞一哭。

    全场反而又笑了。

    别人的婚礼都是高高兴兴的,要么就是新娘被感动得哭。

    从来没有那个婚礼是,新郎从头哭到尾的。

    “我不知道能说什么了。”秦辞情绪有些激动,声音也是哽咽道不行,“我会好好对程笑笑的,我会很爱很爱她的。最后再次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见笑了。”

    说完,还鞠了一躬。

    程笑笑也跟着鞠躬。

    全场又给了秦辞掌声。

    虽然觉得确实是很逗逼。

    但秦辞的真情实感还是会让人有些感动。

    池沐沐就在暗自感叹,“秦辞这货总算有了自己的归宿。以后也不用听到他的无病呻吟了。”

    乔箐笑着点头。

    还有点被秦辞的的幸福所感染。

    她胃里,突然一阵翻滚。

    “我去上个洗手间。”乔箐说着,起身直接离开。

    燕衿连忙跟上。

    池沐沐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这两口子,还是这么恩爱。”

    “我们不也是?”江见衾笑。

    池沐沐点头。

    以前觉得幸福离自己很远。

    现在就是,触手可及。

    ……

    乔箐从洗手间出来。

    脸色明显有些差。

    燕衿在门口等她,看着她的模样,“哪里不舒服吗?”

    乔箐没有回答。

    “先去医院看看。”

    “我去过了。”乔箐回答。

    “医生怎么说?”燕衿紧张地问。

    “医生说我……”乔箐看着燕衿,“怀孕了。”

    “……”燕衿明显,震惊了。

    好久才激动到有些结巴的说道,“怀孕了?”

    “又不是第一次当爸爸,有必要这么激动吗?”乔箐表现得很淡定。

    “有必要。”燕衿很严肃,“这代表着我们家又多了一个爱情小结晶。”

    乔箐其实内心也带着些喜悦。

    毕竟。

    乔治是她单独带大的。

    佩奇是燕衿单独带大的。

    他们还没有一个孩子,一起照顾过。

    像江见衾和池沐沐一样。

    一起陪着小婴儿慢慢长大。

    “我们回去了。”燕衿拉着乔箐的手,紧紧的。

    “婚礼才开始。”

    “你身体更重要。”

    “现在只是一个气泡而已。”

    “所以才更需要呵护。”

    “燕衿……”

    “乖。”燕衿突然弯腰,一把将乔箐横抱起来。

    “我能自己走。”

    “我知道。”

    “那你还抱我。”

    “我喜欢。”

    “……”

    “话说。”乔箐搂抱着燕衿的脖子,“我们这个宝宝叫什么名字?”

    乔治取了。

    佩奇取了。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也取了。

    所以还能叫什么。

    “叫燕多余。”

    “……”

    ……

    婚礼,圆满落幕。

    程笑笑和秦辞回到秦家大院,回到秦辞的房间。

    原本黑白系变成了红彤彤的一片。

    两个人坐在床边。

    彼此都换下了婚服,穿上了情侣款睡衣。

    也不是第一次。

    却突然,都有些拘束了。

    程笑笑转头看着秦辞。

    看着秦辞肉眼可见的紧张。

    “你在怕什么?”程笑笑问。

    “我不知道。”秦辞诚实的回答。

    “今晚我们就坐一晚上吗?”

    “做一晚上?!”秦辞瞪大了眼睛。

    程笑笑被秦辞搞得莫名其妙。

    “我昨晚上喝醉了,晚上又想了很多,然后可能就睡了1、2个小时,做一晚上我可能体力不支。”秦辞解释。

    程笑笑真的是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秦辞脑袋瓜里面到底都在想什么。

    “我说我们就这么坐在床边一晚上吗?”程笑笑有些无语。

    “哦。”秦辞才明白,他连忙说道,“不是,我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

    “嗯。”

    “笑笑,你真的是心甘情愿嫁给我的吗?”

    “是。”

    “不是谁逼迫你的吧?比如我爷爷。”

    “没有,爷爷一直很尊重我的选择。”

    “可是你……怎么就想明白了和我结婚的?”秦辞问。

    “因为,我爱你。”

    秦辞瞪大了眼睛。

    “真的。”程笑笑说,“我也不想爱你,但是……就爱上了。现在想想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可是与其和以前过不去,倒不如珍惜眼前。所以,我打算放过我自己。”

    “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不知道。”

    “你是不是错觉?”

    “所以你要逼着我承认不爱你吗?”程笑笑无语。

    “不不不,我怕你后悔。”

    “后悔了也是我的事情。”

    “可是笑笑……”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纠结。”

    “那我睡你了。”

    “……”

    秦辞的反转就是能够让你,下一秒什么都说不出来。

    程笑笑抿唇,“好。”

    秦辞又这么看着程笑笑。

    程笑笑真的被秦辞搞得都要崩溃了。

    白天婚礼的时候一直哭。

    现在洞房花烛夜又一直在打退堂鼓。

    当初那个耍尽阴谋都要得到她的男人,到底是谁?!

    程笑笑咬牙。

    突然扑向了秦辞。

    直接把秦辞扑在了大床上。

    然后翻身,压在了秦辞的身上。

    秦辞看着程笑笑。

    程笑笑说,“秦辞,看好了,我有多愿意嫁给你,我有……多爱你。”

    一道柔软的唇瓣。

    就这么深深吻住了秦辞的嘴唇。

    所有的感情,全部倾注了,今晚的洞房花烛夜。

    昏暗的房间内。

    “笑笑,我真的不会再放过你了。”

    “我也不会再走了。”

    一室。缠绵不休。

    窗外不知道何时燃起了一道道烟花。

    就如那晚秦辞求婚时的场景一样。

    不同的只是。

    这次,没有伤痛,只有温暖!

    至此,他们的幸福,拉开了序幕!

    本文全剧终!

    ------题外话------

    在女生节这天。

    宅的这本文就全剧终了。

    从去年3月1日到今年3月7日。

    整整一年!

    感谢一直陪伴宅的所有亲们。

    没有你们,我真的不能坚持这么久,不能坚持写文十余年!

    我爱你们!

    宅的下本文,初步设定在今年5月份开文,当然或许会提前或许会延后,宅开文了会第一时间在群里面通知。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下本文,咱们不见不散!

    爱你们。

    真的好爱你们。

    ?(′???`)比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