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小说 >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番外:机械迷星(三,完结)】【新书《复活帝国》求收藏】

作者: 火中物

    继续调查案件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在接下来的一整个白天里,剩余的三人各自忙碌其他事情。

    欧夏梦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拿出拷贝的承载了大量数据的迷族符号,以及从梁志初的房间里翻出的笔记本和笔。她没去翻阅前面的梁志初的个人隐私,只是想把笔记本后面的空白纸张利用起来,尝试用手算的方式完成冶炼法的最后一步验算,把复杂的数据整理成可以被轻易描述的方法结论。

    她不知道还能不能离开,只是想着,如果自己也死了,留下点什么东西,多少也能死得更有意义一些。假设其他科考站里的同行面临的处境与自己一样,也失去了量子数据的协助,那么在整个J919上,有机会用纸笔完成最后一步计算的,也只有自己了。假如大家都就此死亡,迷族符号金属板也全部遗失,那么之前那么多年在这颗星球上的投入就全白费了。如果想办法把最后的公式计算出来,并且用更可靠的载体把这少量信息存储下来,即便人都死光了,项目也不算失败。

    萨曼莎则给努尔阿洪打着下手,尝试进一步提高古董广播设备的性能。

    经过两天多的时间,各个科考站中的人们似乎都在各显神通。其中一个科考站找到了增强对外发送的广播信号强度的办法,将自己这边的状况以简要文字的方式对外广播了出去。

    努尔阿洪虽然无法回复,但却大体知道了些信息。

    对方是距离塔拉盆地117号科考站大约三百公里的伦琴山脉9号科考站,在昨晚以及前天晚上,也出现了两起凶案,死者是两名和欧夏梦一样的科学工作者。

    随后伦琴山脉9号科考站又公布了增强广播讯号的方法,很快的,各个科考站陆续都将自己的情况对外公告出去。

    努尔阿洪大惊失色,几乎所有科考站中都出现了异常死亡,死者身份各有不同。

    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全部科考站中能驾驶小型快速武装舰的专业驾驶员都还活着。

    努尔阿洪将自己收集到的情报告知了欧夏梦。

    傍晚时分,三人再凑到一起,试图从这现象中分析出一点什么来。

    萨曼莎说道:“这很可能是一场复眼者通过渗透攻势向我们发动的袭击。无论如何,我们应该撤离。”

    欧夏梦摇头,“可能性不大。三年前在我出发往J919来之前,我看过最新的战报,复眼者很难在三年内渗透到J919所在的位置。”

    努尔阿洪:“但的确有这可能,不是吗?而且更可能的是,复眼者掌握了远程控制我们的战士的未知手段。”

    “这太荒谬了。现在人类的科技水平已经超过复眼者,过去能控制我们思维的量子共鸣已经不再奏效。而且我们的战士都接受过意志强化训练,西塞塔并未表现出被控制的迹象。”欧夏梦摇了摇头。

    努尔阿洪:“你的意思,是真有第四者制造了所有谋杀案?并且不是驾驶员?可如果不是复眼者,又会是什么势力?能做到同时对星球上的所有科考站同时发动攻击,并且这攻击还每天只杀一人?”

    这个问题,把欧夏梦难住了。

    她考虑片刻才说道:“当下最好的选择,是尽快撤离。请求特种军事人员前来接管现场。”

    努尔阿洪:“但我们的驾驶员是直接嫌疑人,没有他我们没办法升空。另外,我认为我们有责任,也有必要进行更深度的调查。我们是当事人,可以看到更多信息,我们有责任摸索出更多真相。即使要交给军事人员接管,也可以等其他科考站的人先撤离,他们也会对外发送情报。”

    三人再度陷入沉默。

    ……

    谁也不曾想到,两个小时后,努尔阿洪突然冲出他的宿舍,先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随后嘴里鲜血往外狂涌,再蜷缩着身子倒在了地上。

    他临终前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究一个字也没喊出来,哆嗦了几下,再无声息。

    117号科考站里,仅剩下两个幸存者,以及一个嫌疑人。

    听到惨叫而冲出来的欧夏梦与萨曼莎面面相觑,既惊恐又迷惘。

    最大的嫌疑人西塞塔还被囚禁着,却又出现了第三个死者。

    “这……这是什么情况?”萨曼莎恐惧得嘴唇直打颤,“要……要不然我们把西塞塔放出来?”

    欧夏梦摇了摇头,“等等,我想想,我再想想……”

    二人正说着,时间过去三分钟,地上努尔阿洪的尸身呈现出青黑色。

    欧夏梦心头暗惊。

    这是中毒的症状。

    最大的嫌疑人,变成了看似人畜无害的萨曼莎。

    但欧夏梦并未说破,而是不动声色的挪向通往囚室的通道口。

    “萨曼莎,你先在这里等等。我还是去把西塞塔放出来再说。”

    随着努尔阿洪的死亡,作为高级研究员的欧夏梦,自动成为了最高领导人。

    释放嫌疑人西塞塔的权限,自然也在欧夏梦身上。

    萨曼莎麻木的点点头,并未提出质疑。

    半小时后,拥有一定专业技能的西塞塔完成了对努尔阿洪的尸体解剖,死因确定了,的确是食物中毒。

    在西塞塔公布结果时,萨曼莎吓得一下趴坐到地上,直摇头,声泪俱下的辩驳,“不……不是我,我没给组长下毒。再说了,我们的饭菜都是一锅起来的,为什么我们没中毒,就他一个人中毒?这不合理!再说了,你们之前一直在说动机,我才是最没有动机的那个人啊!你们别这么看着我!”

    欧夏梦先看看西塞塔,再看着软倒在地上的萨曼莎,又瞧瞧医疗床上的努尔阿洪的尸身,脑子里一团乱麻。

    事情陷入彻底的僵局。

    什么都做不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接二连三的死人。

    并且毫无疑问的是,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接下来还会死人。

    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受害者是谁。

    ……

    欧夏梦花了半个小时来收集其他队伍广播的讯息。

    部分队伍已经驾驶着小型武装舰升空逃离,还有部分队伍也在准备。

    死亡人数达到三个人的科考站已经过半,还有少部分科考站已经死得只剩一两人。

    “不能再拖下去了,必须立刻撤离,否则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西塞塔坚定的说道。

    “好吧,西塞塔你去准备一下。”

    “OK。我把舰船调整成手动模式,再到手工点燃引擎,大约需要四个小时。在这四个小时里,你们俩都各自注意安全吧。”

    西塞塔说完,便直奔舰船船坞。

    欧夏梦则把离子束枪、合金绳、努尔阿洪的碗筷盘子刀叉等等疑似凶器拿了出来,齐刷刷摆在大厅工作台上。

    在离开之前,她试图重新整理分析一次案情,进行最后的尝试。

    她脑袋里无数数据、过往的实验记录、J919上的机械生态系统研究报告、死者的各种死亡细节与其他科考站的幸存者的现状在反复翻腾。

    最终,她的目光却落在了梁志初的笔记本上。

    此时笔记本平开着,上面是她自己手写的计算数据草稿。

    “我再做最后一次计算。”欧夏梦自言自语道。她心中已经多多少少有了点直觉。

    她再度抓起笔记本,拿起笔。

    同时,她说道:“萨曼莎,你帮我把机械逻辑思维增强药剂拿过来。”

    欧夏梦决定最后拼一把。

    就这样灰溜溜的逃走,她不甘心。既是为了研究,也是为了那些死得不明不白的人。

    萨曼莎闻言,纳闷道:“欧博士你要做什么?那种药剂会让你的大脑发生不可逆的机械化……”

    “请帮我把药剂拿来,谢谢。”

    欧夏梦打断萨曼莎,再度催促道。

    ……

    三个小时后,欧夏梦放下手中的笔。

    她眼前的笔记本已经被写满了最后一页。

    她长出口气。

    心中已经有了明悟。

    欧夏梦提起离子束枪,走向船坞。

    欧夏梦:“西塞塔,我打开了你的作战服的功能。你拿着这个枪,到基地门口去,对着天空,按照我所说的频率扣发。”

    西塞塔:“你要做什么?”

    “给外面的人发送一些信息。另外,我们要成为最后一支离开的队伍。”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按我的命令去做,谢谢。你是军人,现在我是你的上级。你应该无条件执行我的命令。”

    “你要破案,给其他人报仇吗?”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

    或许是药剂的作用,又或许是在短短几天内经历得太多,且一直活在莫名的恐惧之中,让欧夏梦迅速蜕变了,此时的她看起来性格大变,显得极其冷漠,且十分强势。

    西塞塔神情一凛,不再言语,转而将离子束枪的功率开到最大,再把枪口对准了天空。

    离子束抢虽然是便携式单兵武器,但以人类当前的科技水平,如果将功率开到最大,杀伤力还是颇为可观,离子束可以冲破J919上稀薄大气的束缚,直入太空。

    从太空中的远处看去,便能见到星球表面如同探照灯一般,按照某种特定的节奏,一闪一闪的吞吐着光束。

    随着距离的推移,光束逐渐扩大,直到跨越接近八千万公里的距离时,才彻底消散。

    光束走得比其他被迫使用手动模式的舰船升空更快。

    在其他科考队尚未离开大气层时,欧夏梦将自己想传递出去的信息发了出去,并被外面巡逻的小型护卫舰采集到。

    做完这事后,欧青岚、西塞塔、萨曼莎三人进入小型快速武装舰的驾驶舱,但并未急着点火,只让动力引擎预热着。

    至于松田正仁、梁志初、努尔阿洪三人的尸体,则早已被放进货仓。

    ……

    时间又过去八小时。

    偌大的J919星上,巨大的采掘机器静静的停靠在山脉下、平原上、深海底……

    这些原本永不疲倦的巨型机械变成了彻彻底底的死物。

    天空中如渔网错结的悬浮载重吊轨上,原本川流不息的负重式挂载机三三两两的停着。

    吊轨时不时发出巨震。这是J919上原生的机械巨鸟正在扑击。

    过去,一旦有机械巨鸟靠近吊轨,都会被人类的无人武装机械迅速扑灭。

    巨鸟甚至已经行成生物本能,知道碰到吊轨得绕着走。

    但现在没了无人武装机的扫荡,巨鸟可以恣意宣泄多年积攒的愤怒,啃噬着上面的金属。

    时不时的,吊轨中的反重力装置遭到彻底破坏,连带着一大块金属仓结构,恍如倒塌的不周山一样从天空轰然砸落向地面。

    繁华的J919星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已经迅速呈现出荒凉破败之景。

    人类在J919上数十年如一日努力建成的一切,如一场行将落幕的喧嚣盛会,正以极快的速度败落。

    但这却又是这星球上的原生机械生命的狂欢。

    “可以出发了。”

    欧夏梦对坐在驾驶位上的西塞塔吩咐道。

    西塞塔点点头,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拧动眼前的各种阀门、实体按钮。

    此时原本干净清爽的驾驶位操作平台,早已不复从前。各式各样的粗细不等的线路胡乱搅浑在一起。

    还有铜芯奔放的暴露在外,随着西塞塔摁下开关,时不时的还有火星子飞溅出来。

    线路的另一端则连接着各种各样规格大小颜色不同,花花绿绿,形状各异,排列乱七八糟,一看就能逼死七八个强迫症的实体按钮面板,充满了苏维埃重工业风格。

    这都是西塞塔在几个小时内完成的“杰作”。

    反正只图起飞成功,只要进到外太空,就能立马得到救援,但求能用且勉强靠谱就行,西塞塔也不追求什么美感,就连那些按钮,大多也是他从自己的私人收藏,从一大堆古代手办上拆下来的。

    伴随轰隆隆的震动,武装舰缓缓升空。

    萨曼莎感叹着:“总算能离开这鬼地方了。终于……结束了。”

    西塞塔并未说话,而是正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的各种指示灯。

    此时其他科考站的飞船早已陆续升空,部分飞船甚至已经飞出了J919的大气层,进入外太空。

    直觉告诉他,欧夏梦将己方飞船安排在最后一个离开,必定有深意。

    他不知道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心里依然充满危机感。

    西塞塔深吸口气,目光转向右手侧边的一柄摇杆。

    先前,他利用多余的准备时间,把武装舰头部的机炮也勉强恢复了开火功能。

    虽然没办法像以前那样自动锁定自动开火,但西塞塔以前曾练习过手动锁定,一旦接敌,只要给他两发试炮校正的机会,不说弹无虚发,他至少能做到在十公里以内90%以上的命中率。

    在他修复机炮时,欧夏梦这个学术型人才也出了主意,帮他调整了供能模块的参数,将机炮的主供能模块和数个备用模块同时链接起来,把机炮的射击续航能力提升到了正常情况下的五倍。

    转头目视着窗外不断闪烁飞退的云层,欧夏梦摇了摇头,“还没完,我不会就这样灰溜溜的当逃兵。”

    萨曼莎:“什么意思?”

    欧夏梦打开脚边的箱子,从里面摸出把微型相位手枪,扔给萨曼莎,自己则是扛起更大一号的离子束枪,“我已经以临时指挥官的身份,给了你武器授权。和我一起去舰桥吧,得准备战斗了。”

    “战斗?”萨曼莎疑惑不解。

    欧夏梦点了点头,“是的,这颗星球上的盖亚意识,一定会用尽全力赶走我们。”

    萨曼莎:“盖亚意识?”

    “是的。我们都错了,J919上有智慧生命。现在,我已经完成了与它有关的全部计算,我知道了组成J919上的机械智慧生命的特殊合金的本质。那东西与地球生命的氨基酸的确是一回事,但它又是盖亚意识的神经递质。J919这整颗星球,本身就是一个具备独立思维的智慧生命。”

    萨曼莎:“但我们以前和行星生命打过交道啊。它们的思维都很慢,一个念头的转动就要几十万年时间。”

    欧夏梦:“所以这次人类碰到了一个特别的、狡猾的对手。但我不会让它如愿。”

    ……

    武装舰悬停在J919的大气层交界处,再向上一步,便是代表着自由的浩瀚宇宙,往下一步,则又回到了星球的大气平流层之内。

    此时,整颗星球的表面正发生着剧烈的变化。

    它正在震动。

    伴随着震颤,强大的引力波正在撕扯着星球附近的一切。

    武装舰内因剧烈的共振而响起嘎吱嘎吱的声音。

    下方,天塌地动,群山断裂,深蓝色的海洋沸腾。

    身穿太空作战服,露出姣好身段的萨曼莎站在舰桥上。作战服上蔓延出的绳索将她牢牢固定在舰桥护栏上。

    萨曼莎低头往下看去,却发现J919的大地正在虚与实之间倏忽闪烁变幻。

    “这是什么情况?”她讶异的问道。

    欧夏梦终于开始解释,“它正调动自诞生起几十亿年来积蓄的大量电能,准备启动一次目标未知的折跃穿梭,离开这里。”

    萨曼莎:“电能?储备在哪里?”

    “在整个J919上的每一个质子、中子、电子、辐射、微波……里。它是一个生命,不能以工程学的常识来揣度。”

    萨曼莎:“那也包括我们吗?”

    欧夏梦:“是的,现在的我们也属于它的一部分。但只要我们的飞船再向上飞五十米,就不包括我们了。一直以来,它本来就在刻意地制造死亡,试图将我们赶走。”

    萨曼莎:“那我们还不赶紧走?为什么要停在这里?”

    欧夏梦:“因为我不想让它逃。没有人可以在杀死这么多人类之后还逍遥法外。它必须付出代价。”

    “可它正在试图折跃,我们无法阻止!”

    “不,它不能带着我们一起走。我是欧氏一族的后人,是领袖的嫡系下属。在我的体内植入了一缕领袖陈锋的远程意志投影。如果我死在这里,亦或是被它带走,领袖一定可以找到它。它害怕我们,害怕人类,更害怕我们的领袖。”

    不远处的天空,已经有密密麻麻的各型机械生命正以极快的速度飞扑而至。

    大的状若海岛,小的形如麻雀,堆积在一起,遮天蔽日,宛如海啸中的巨浪。

    此情此景,让萨曼莎这个非战斗人员心生恐惧。

    她大喊道:“但一切的根源是我们试图拆解它!它只是在自卫!它也只是反抗。惩罚它是那些战士们的事情!求求你了,我真不想死在这里。我们……”

    欧夏梦摇了摇头,抬手开枪,准确命中一只飞扑而来的翼展达到十五米的巨鸟,嘴里说道:“宇宙里并不存在绝对的正义,一切都只是相对而言。我要的也不只是惩罚它。我是一名科研人员,我要得到它的全部。根据我对军队体系的了解,我们需要再坚持一分钟,别让它把我们赶走,那它就走不了了。我需要你和西塞塔的帮助,只靠我一个人的话,它要将我扔进太空,实在太轻松了。”

    此时,武装舰的机炮也开火了。

    功率开到最大的机炮以每秒数百次的频率开火,眨眼间便扫倒一大片机械飞兽。

    欧夏梦与萨曼莎的通讯器里响起西塞塔发狂的咆哮。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战场精英,他已经憋屈压抑了太久。

    现在,他终于找到了明确的战斗目标。

    他没有努尔阿洪的那么多顾虑,更懒得如欧夏梦一样考虑和计算太多东西。他只知道一件事,看见敌人,歼灭敌人。

    一时间,局面陷入焦灼。

    被盖亚意志操纵的机械飞禽悍不畏死的往前扑来,部分直冲舰船,试图将藏匿在舰桥装甲后方的欧夏梦抓出来,还有一部分则冲到武装舰下方,将其一直向上拱去。

    欧夏梦与萨曼莎手中枪械一下接着一下的开火。

    无需仔细瞄准,只要打出去,肯定就能命中点什么。

    武装舰不断旋转,机炮炮管已在高负荷的超能反应冲击之下发红发烫。

    ……

    也不知过去多久,机械飞禽的扑击强度骤然减缓,只停在远处而不靠近。

    萨曼莎已经累瘫在舰桥上,“怎么了?什么情况?”

    欧夏梦同样轻松不到哪里去,但她脸上带着股得偿所愿的解脱感。

    她仰头看着天空。

    星空中,一艘长约三千余公里的纺锤巨舰静静地停在那里。

    巨舰顶端的歼星巨炮正吞吐着恐怖的能量波动。

    在巨舰的后方,隐隐约约透射出氤氲迷雾。

    那是人类吸收了数万年前封锁太阳系的穹顶中的科技后,自行研发出来的封锁穹顶,性能更强,控制力更高。

    J919上的盖亚意志已经无处可逃。

    它错过了最好的潜逃时机。它深知这一点。它放弃了。

    ……

    “盖亚意志一直在控制星球上的原子运动。开枪杀死松田正仁的,不是人,就是我手里这把枪。勒死梁志初的绳子,也只是那根绳子。绳子上面出现的指纹,是它自己演化出来的,那是为了混淆我们的判断。毒杀努尔阿洪的,是他本人的刀叉。刀叉上的金属被改变了性质,赋予了剧毒的特性。”

    “虽然人类已经如此强大,但我们不能否认我们的身体依然脆弱。对我们而言,宇宙依然不可思议,依然危机四伏。不管技术手段再强,人类依然要心存敬畏。”

    七十年后,欧夏梦如此说道。

    远处,重获自由的J919正缓缓飘向远处。

    从现在开始,它想去哪就去哪。

    人类并未摧毁J919,破解了它全部奥秘的欧夏梦,成为了它的沟通者,用了七十年的时间,将它数十亿年生命中积攒的智慧悉数转化为人类可以理解的科学知识。

    人类得到了新的盖亚战舰。

    与过去的无人战舰截然不同,盖亚战舰可将整个飞船生命形态化,具备更强的能量转化效率,更好的自修复特性,更好的环境适应性,以及与星系级主脑更协调的类人智慧。

    百年之后,新型盖亚战舰将会伴随领袖陈锋一起,出现在室女座超星系团的各处,向尚在负隅顽抗的复眼文明发起致命一击。

    【完结,新书《复活帝国》求收藏!这个番外写得比较随意,也没有什么精巧的构思,主要的目的,咳咳,还是为了宣传新书。感觉新书血强,自我感觉老良好了。但还是需要兄弟姐妹的帮衬哈。】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