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46:买棉籽榨油(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十二文钱能买一斤多面粉了,一斤多面粉揉成面团稍微醒发一下可以削八九碗刀削,是他们一家四口一天的伙食了。

    “不吃东西,哪有力气干活,那三套棉被啥时候能弹好还说不准呢,我现在虽然给不了你锦衣玉食,但绝对不允许你饿着肚子。”

    君无澜拿赶车的软鞭轻轻抽了一下马屁股,呵斥一声驾着马车去找酒楼。

    这种寒风呼啸的天气能买到一口热食就不错了,两人不敢要求口味,看到一家酒楼开着大门,君无澜就将马车拉停了下来。

    这天气冷得酒楼的伙计都懒得出门招呼,君无澜将沈青橙搀下车后只好自己找了桩子将缰绳拴上去,然后牵着沈青橙的手入内。

    因为不是赶大集的日子,酒楼里稀稀疏疏坐了几个客人,掌柜的跟伙计都挺清闲的,掌柜的坐在柜台前脑袋一垂一垂的打瞌睡,两名伙计站在避风的角落里聊天,君无澜牵着沈青橙走进去都没人发觉。

    “小二哥,来一碗阳春面。”

    君无澜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两名在角落里说话的伙计才瞧了过来。

    其中一名伙计应了一声迎上来,态度还算和气。

    “两位客官这边坐。”

    沈青橙坐下后对君无澜道:“君大哥,要不你也吃一碗吧,咱们俩都不要饿肚子做事。”

    君无澜道:“我不用吃,穆家包了伙食的,我待会儿去穆家吃就是了。”

    “两位客官,阳春面要加荷包蛋不?”

    君无澜正想问荷包蛋多少钱一个,沈青橙抢先开了口:“不用了,小二哥,能否给我夫君送一杯热开水。”

    君无澜方才碰了那么久的雪,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沈青橙知道他肯定有些冷。

    伙计笑容满面的回应:“可以,两位客官稍等片刻,面条跟热水一会儿就上来。”

    两人等了须臾,伙计就将热气腾腾的阳春面跟一碗热气腾腾的开水端上了桌。

    “这是两位点的阳春面,请两位慢用。”

    沈青橙瞧着面前满满当当一大碗阳春面有些傻眼,这比先前赶大集时在另外一家酒楼吃的分量多多了。

    瞧沈青橙傻眼的表情,伙计憨厚的笑了笑道:“后厨已经将面条做好了,但这寒风过街的天气没几个人上酒楼里吃饭,掌柜的觉得做好的面条放坏了可惜,就叮嘱了厨子下面的时候多放一些,面条给客人吃了总比放坏了好。”

    沈青橙听完嘴角抿笑朝柜台前瞧了一眼。

    这家酒楼的掌柜的倒是个会笼络人心的,小伙计能说会道,食物分量又足,赶大集的日子这家酒楼的生意定然不会差。

    “君大哥,这么大一碗我可吃不完,你也吃一些垫垫肚子吧。”

    沈青橙夹了一筷子就递到君无澜的嘴边。

    在这种公共场合被沈青橙喂食,君无澜一脸局促的扭了扭头,瞧见没人注意到他们俩,他这才张嘴快速的将那一筷子面条吸引了嘴里。

    沈青橙瞧他紧张拘谨的样子轻笑了一声。

    君无澜吃着面条含糊不清的开口:“你笑什么?”

    “就是忽然觉得君大哥你有些可爱。”

    君无澜长这么大,除了沈青橙,没人敢用可爱这个词来形容他。

    “也就你觉得我可爱,别人看见我脸上这道疤痕躲我都来不及呢。”

    君无澜一边说话一边伸手从筷篓里取了一双筷子夹起一筷子面条递到沈青橙的嘴边:“别光顾着让我吃,你也吃。”

    一碗面条沈青橙吃了大半,付钱离开的时候身上热乎乎的。

    君无澜将她送到梅花胡同的秦家棉被铺叮嘱了几句才离开。

    “小娘子,到里面来坐吧,里面有火盆。”

    君无澜驾着马车离开后,秦家棉花铺的老板娘就叫沈青橙到铺子里面烤火,还热情的嘱咐自家孩子端了香瓜子出来给沈青橙吃。

    “小娘子,嗑点儿瓜子吧,这活儿还要干两三个时辰呢,这么干坐着等很费神的。”

    “多谢老板娘的好意。”

    沈青橙接过装瓜子儿的盘子放在一旁没有动,翻弹一套棉被才二十文钱,人家夫妇俩也是累活儿薄利,她不好意思吃人家的东西。

    “爹,翻弹的翻字怎么写?”

    秦家十来岁大的孩子伏在一旁的木桌上写东西,沈青橙只当他是在做功课,他忽然将头抬起来询问秦掌柜翻弹的翻字怎么写,沈青橙往他面前的木桌上瞧了一眼,才发现他是在写告示,二十文翻弹一套棉被的告示。

    难道这家铺子之前不做翻弹旧棉被的营生,是受到了他们的启发才做这营生的?

    “你爹我一天私塾都没上过,只认识银钱不认识字啊。”

    秦老板停下敲击棉花弓,一脸犯愁的用手狠狠抓了抓头皮。

    老板娘也是一脸犯愁的表情。

    “这可咋整呢?不然等明日赶大集的时候去街上找个写信的书生代写。”

    秦老板听得眉头一皱,立刻摇头:“这年月,书生的字可金贵了,尤其是这年关上找个书生代笔写起码得五十文铜钱,咱们翻弹两套被子都赚不回来,不划算。”

    瞧这一家三口犯难的样子,沈青橙道:“我会写那个字,要不要我帮忙?”

    秦家一家三口的目光都被沈青橙的话给吸引了,一家三口都是一脸诧异的表情。

    这个时代寻常百姓人家的男丁都很少入学堂,更别说是女娃了,沈青橙并不意外他们一家三口的反应,莞尔一笑解释道:“我继母的小儿子是秀才,耳濡目染的我也学会了几个字。”

    “秦小山,赶紧将你手里的毛笔拿给小娘子。”

    秦小山就是秦家棉被铺夫妇俩儿子的名讳,秦家父子俩,爹叫秦大山,儿子叫秦小山。

    “哦。”

    老板娘知乎一声,秦小山忙将毛笔递给了沈青橙。

    看沈青橙接过毛笔伏在桌上一笔一划的写着,老板娘面色有些惭愧的开口:“小娘子,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们夫妇俩不仅用你们夫妇俩的主意赚钱,现在还要麻烦你帮我们写告示。”

    “老板娘不必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虽然翻弹棉被的主意是我们夫妇俩想到的,但我们夫妇俩又不会弹棉被,你们用我们的主意赚钱对我们的生活没什么影响。”

    沈青橙写完将毛笔递还给了秦小山。

    老板娘瞧她毫不在意的走回火盆旁烤火,心里踏实了,脸上的笑容真诚了几分。

    “小娘子,你坐这么久了口渴不?要是口渴我让小山给你端杯茶水来。”

    这天寒地冻的沈青橙并不是很想喝水,她正打算谢过老板娘的好意就听到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

    “哎呦,这门口咋这么打滑呢,大山,纹绣,你们两口子还是在门口铺点防滑的东西吧,若是登门的客人摔出个好歹对你家生意可是有影响的。”

    沈青橙扭头朝门口瞧去,看见一个四十多岁浑身上下裹得棉滚滚的女人一边唠唠叨叨说着,一边迈腿走进了铺子。

    看到女人走进来,秦家夫妇俩一起将手里的棉花弓停下。

    老板娘姓朱,叫朱纹绣,熟悉的街坊都叫她纹绣。

    秦朱氏放下棉花弓一边迎向女人,一边关心的询问:“周家嫂子,你有没有摔到?”

    女人摆手道:“好在我反应快稳住了身子,我就是来问问,我前儿个定制的棉被弹好了没?”

    “已经弹好了,我这就取来给你。”

    女人跟秦朱氏闲话了几句付了银钱就拎着棉被走了,秦朱氏生怕她再在自家店铺门口摔了,将她送出了门才折回来。

    “大山,去把搁在柴房的那两箩筐棉花籽扛来倒在门口吧。”

    秦朱氏进来就知乎秦大山。

    秦大山应了一声放下棉花弓就打算去柴房,沈青橙脑中忽然闪过一个想法忙将他叫住。

    “秦老板,老板娘,你们能否将棉花籽卖给我,换草木灰或者干稻草铺在门口,这两样东西也能防止打滑。”

    秦大山停下脚步朝沈青橙瞧了过去。

    “棉花籽没啥用,小娘子,你买棉花籽做啥?”

    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棉花籽的确没什么用,但对于沈青橙来说棉花籽可是宝贝。

    “我自有我的用途。”

    担心秦大山夫妇俩知道棉花籽的用途后不肯卖出棉花籽,沈青橙只得将棉花籽的用途隐瞒,只问秦大山夫妇俩愿不愿意卖。

    秦大山做不得主就扭头眼神询问秦朱氏。

    秦朱氏寻思着在门口撒一些草木灰也能防滑将棉花籽卖出去还能赚几个买菜钱,于是爽快的应了沈青橙。

    “一箩筐棉花籽十文钱,我家一共存了满满的两箩筐,一共二十文,小娘子觉得不贵我们就卖。”

    沈青橙买棉花籽是为了炼油,满满两箩筐棉花籽大概有一百五斤左右,棉花籽出油率虽然不如菜籽,花生等,但一百五十斤棉花籽榨出三十斤棉籽油应该是可以的,用二十文换三十斤棉籽油就算算上棉籽油的加工费也是妥妥赚了。

    “没问题,麻烦秦老板将棉花籽弄来给我瞧瞧,只要没发霉我就买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