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48:把关心娘亲的机会留给爹爹(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沈嘉河扭头张望了一下没看见君无澜的身影顿时硬气了,双手叉腰就冲到了马车前。

    “胡搅蛮缠,你这死丫头现在嫁了男人嘴巴厉害了,都学会骂人了。”

    沈嘉河骂着骂着看见沈青橙手里的小布包,目光顿时铮亮。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沈青橙下意识的抓紧了小布包,冷着脸应道:“我手里拿的什么关你什么事,沈嘉河,我劝你退后一些,福根大哥家这马儿可是会尥蹄子的,踢伤了你我可不负责。”

    沈嘉河扭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王福根家的马,嘴皮子翻了翻不信道:“就这跟骡子一样矮的马还能尥蹶子,你骗谁......”

    “啊!”

    沈青橙就是不想跟沈嘉河废话就拿王福根家的马吓唬吓唬沈嘉河,不曾想,她话才说完就听到沈嘉河一声惨叫。

    王福根挨了一蹄子,四仰八叉的躺在雪地里,好在地上有雪垫着,他这一跤摔下去身上只留了一个湿漉漉的马蹄印,人应该摔得没多重。

    瞧他那又惨又滑稽的模样,沈青橙实在没忍住捧腹大笑。

    这是马哥也有脾气,敢侮辱马哥等着吃蹄子。

    沈嘉河躺在地上哎哟喊了半天见沈青橙压根没打算下车将他搀扶起来,他这才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雪渣渣。

    “沈青橙,你这死丫头别得意。”

    沈青橙眼角含笑的瞅了一眼王福根家的马提醒沈嘉河:“沈嘉河,马大哥还没消气呢,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别又挨蹄子。”

    “青橙,发生什么事了?”

    没得到沈青橙手里的那一包东西,沈嘉河心里有些不甘但这时候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沈嘉河扭头就看见君无澜健步如飞的走来,君无澜足足比他高了大半个脑袋健步走来气势十分唬人,他心里不由得就怂了。

    “沈青橙,你跟我等着,咱们俩没完。”

    他狠狠瞪了沈青橙一眼咬牙切齿低声撂下一句话转身飞跑。

    沈青橙瞧他那鼠窜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嘲讽。

    欺软怕硬,这沈嘉河还真是像极了沈包氏。

    “没事。”

    看到沈嘉河后,君无澜脚步更快,几乎是一脸紧张的飞奔到了沈青橙的面前。

    近距离端详了沈青橙几眼,确定沈青橙浑身上下没有伤,他眉宇间的焦急之色这才消失。

    “我就离开一会儿,沈家人又来为难你了,都是我不好,嫁给这样的我让你受委屈了。”

    若他还是那官居一品的护国将军,沈家人哪里敢如此这般为难青橙。

    沈青橙一脸轻松的回应:“沈嘉河那样蠢,胆子又小的人只敢在口头上威胁我几句,我不将这样的人说的话放在心上就是了,算不得委屈,沈嘉河刚才挨了这马儿一蹄子,算起来吃亏的是他。”

    “可他终归是个男人,若真的动起手来,吃亏的是你。”

    君无澜一边叮嘱沈青橙,一边去将拴在树上的缰绳解开。

    “下次若是遇上沈家的人,我又没在你身边,他们要什么东西,你给他们便是了,免得他们伤到你。”

    “这怎么行,沈家人就是几个喂不饱的饿狼,给了一次那就没完没了了。”

    瞧沈青橙那一脸看上去有些吝啬的表情,君无澜无奈的一叹爬上车头。

    “那也比你受伤挨骂强,钱财物品都是身外之物,没了再赚就行了,你的安危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君无澜说完才后知后觉发现刚才那句话听着好像是在跟沈青橙表白,他耳根子一热赶紧补充了一句:“当然......你的安危对于落儿跟良叔来说也是最重要的。”

    沈青橙坐在他背后低笑了一声。

    “君大哥,我明白。”

    君无澜的耳根子更热了,很想问问沈青橙你到底明白什么了。

    两人到王福根家,王李氏跟王福根正在厨房里烧晚饭,王福根的一儿一女王庆儿跟王喜儿正在院子里玩雪。

    看到君无澜赶着马车出现在家门口,王庆儿跟王喜儿都一脸紧张防备的将君无澜看着,君无澜身材高大,右边脸上又有一道疤吓得兄妹俩愣在当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君无澜正想请兄妹俩去将王福根叫出来,可见那兄妹俩的反应后他一脸无辜的扭头问沈青橙:“青橙,我是不是将这两孩子给吓到了?”

    沈青橙低笑道:“你不笑的时候看着是有些凶。”

    这样的话,莫良多次对君无澜说过。

    君无澜道:“那你怕我吗?”

    “你觉得呢?”

    沈青橙扶着君无澜的胳膊从板车上下来,大步走进王福根家的院子留给君无澜一个背影。

    “庆儿,喜儿,是我呀。”

    沈青橙一边走进王福根家的院子,一边对着王庆儿兄妹俩招手。

    “青橙姑姑。”

    看到沈青橙后,王庆儿兄妹俩这才不那么紧张了,兄妹俩一起喊沈青橙朝着沈青橙走了过去。

    沈青橙将手里的布包打开,从里面取了四块糕点出来,兄妹俩一人给了两块。

    穆白氏包给君一落的是一些雕刻了花的精致红枣糕。

    王庆儿兄妹俩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精致的吃食欢喜得眼睛都雪亮了。

    王庆儿用舌头舔了舔觉得很甜,舍不得一口吃掉便将两块糕点收入袖口里,然后问沈青橙:“青橙姑姑,你们找我爹娘是吧,我爹娘正在厨房烧饭呢。”

    沈青橙觉得直接闯入人家厨房找人不好,于是温声对王庆儿道:“我们是来还马车的,庆儿能不能去厨房将你爹爹叫出来。”

    “青橙姑姑,那你们在这里等一会儿。”

    王庆儿回了沈青橙一句撒丫子跑向自家厨房。

    “爹,青橙姑姑找你。”

    王福根夫妇俩闻言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自家丫头手里拿着两块精致的糕点。

    “君兄弟,青橙,你们来还马车就是了,干啥给孩子东西呀。”

    瞧着那糕点就值钱,王福根心里甚是过意不去,尤其想到君一落还病着。

    君无澜道:“这糕点是东家给的,没花钱。”

    听君无澜说没花钱,王福根这才没说什么了。

    王李氏瞧见搁在板车上的三套棉被一双眸子发亮的走到板车前。

    她上手摸了摸,感觉手感柔软又蓬松,一脸不敢置信的问沈青橙:“青橙妹子,这三套是用你家那旧棉被翻弹的?”

    沈青橙应道:“是啊。”

    “这翻弹之后跟新棉被没啥区别啊。”

    王李氏简直太惊喜了。

    沈青橙道:“棉花没坏,只是被子用久了棉花结块了而已,翻弹之后自然跟崭新的差不多。”

    两个女人聊天的工夫,君无澜将三套棉被从板车上拎了下来。

    “福根大哥,今日太感谢你了。”

    君无澜向王福根道谢之后将马车还给王福根就打算跟沈青橙回家,王福根却拉住他道:“家里晚饭已经烧好了,君兄弟,你们两口子吃了晚饭再回去吧。”

    “不了,良叔跟落儿还在家里等着呢,我们回去晚了怕他们爷孙俩担心。”

    君无澜这么说,王福根才松开了手。

    “明日赶大集,咱们老规矩村口见。”

    “嗯。”

    君无澜跟王福根约好之后才一只手拎着三套棉被,一只手牵着沈青橙离开。

    “良爷爷,爹爹跟娘亲怎么还没回来呀。”

    土院的厨房里莫良学沈青橙熬骨头汤,君一落扒拉在厨房的门框上,眼瞅着天色越来越暗,还不见君无澜跟沈青橙回来,小丫头急得眉头都皱了起来,隔小片刻就问莫良一句。

    “良爷爷,天都快黑了,爹爹跟娘亲会不会找不到回家的路,咱们要不要点一盏油灯去接一下爹爹跟娘亲?”

    “你这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性子跟你爹一模一样。”

    莫良被小丫头问得都有些烦躁了。

    “就你爹那双眼睛,甭说天还没黑,就算天黑了,他也能找到回家的路,有你爹爹在,你娘亲不会有事的,你赶紧到灶膛前来烤着别又冻得染风寒了。”

    爷孙俩正聊着,篱笆院子的大门就被沈清晨推开了。

    沈青橙推开院门就看见小丫头扒拉在厨房门口伸长了脖子朝外面看,模样有点可爱,她顿时被萌到了。

    “落儿,看爹爹跟娘亲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沈青橙撒开君无澜的手就大步朝着厨房门口走了过去。

    君无澜大手一空心里顿时感觉失落,看着沈青橙飞奔向君一落,他无奈的笑了笑跟上去。

    “良爷爷,爹爹跟娘亲回来了。”

    君一落一边欢喜的跟沈青橙挥手,一边告诉莫良。

    莫良想知道旧棉被拿去翻弹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儿,会不会浪费那二十文的手工费,君一落话落他丢下锅铲就走到门口。

    “这......这是用咱们家那旧棉被翻弹出来的?”

    看见君无澜手里拎着的三套棉被后,莫良的表现跟王朱氏一出一辙。

    这老叔激动之余肯定要问东问西,君无澜就对沈青橙道:“青橙,你进厨房烤烤火慢慢跟良叔说,我去将棉被放好,然后去十方堰看看咱们之前安放的撮箕。”

    沈青橙忙叫住君无澜:“君大哥,天都快黑了,瞧着天上黑压压的云,怕是一会儿要有一场雪,今儿就不去十方堰了吧。”

    “没事,我去去就回用不了多少时间,咱们好几日没去十方堰了,兴许那撮箕里有鱼。”

    “那你当心一些,别碰到背上的伤口,待会儿要下雪了,出门的时候别忘了带上蓑衣。”

    沈青橙仔细叮嘱了君无澜一番这才牵着君一落到灶膛前烤火。

    她先打开手里的布包取了一块红枣糕出来递给君一落。

    “马上要吃晚饭了,只能吃一块。”

    见沈青橙跟莫良都没有吃,君一落忽然将两个铜钱大小的红枣糕掰成了三块。

    “娘亲,你也吃。”

    君一落抬高小手将其中一块递到沈青橙的嘴边。

    “这种糕点是极为好吃的,我跟爹爹在京都的时候,爹爹买给我吃过,又甜又糯。”

    沈青橙被感动得不行。

    这丫头觉得极为好吃,还愿意分给她一块可见心里有多喜欢她。

    沈青橙不想辜负了小丫头的好意张嘴吃下红枣糕。

    “落儿说的没错,的确很好吃,等娘亲跟爹爹做买卖赚了钱给落儿买许多这样的糕点,还给落儿买新衣服。”

    君一落离开沈青橙的怀抱,又拿一块红枣糕去喂给莫良。

    “爷爷吃甜食牙齿不舒服,小落自己吃。”

    君一落一脸遗憾的表情,然后抬头问莫良:“良爷爷,那您吃什么牙齿才不会不舒服?”

    莫良随口就回答:“大米饭,白面馍馍。”

    君一落想了想道:“那我长大了找钱买很多很多大米跟白面馍馍给良爷爷您吃。”

    莫良跟沈青橙都被小丫头的话给逗乐了。

    “小落,爷爷还有话要问你娘亲,你先乖乖吃糕点。”

    莫良还惦记着棉被的事情,叮嘱了君一落一句后就问沈青橙:“青橙,你们拿回来的那三套棉被真的是用咱们家的旧棉被翻弹的?”

    “没错,三套旧棉被翻弹出来的,那棉被铺老板夫妇俩手艺好一点旧棉花都没有浪费,明儿个赶大集再去拿三套回来。”

    莫良心下欢喜得不行,寻思了一下对沈青橙道:“青橙,这兴许是一门好营生呢,等咱们摆摊卖饼赚些银钱后可以去各个村子收旧棉被,拿去镇上铺子翻弹然后再卖出去。”

    沈青橙对此不太赞同。

    那棉被铺的秦家夫妇俩已经知道这门营生了,那夫妇俩精明着呢或许那夫妇俩早就想到这上头了。

    瞧沈青橙撅着眉头不吭声,莫良道:“青橙,你是不是觉得这营生不好?”

    “嗯。”

    沈青橙略点头,莫良是个懂道理的人,她直接对着莫良将心里的顾虑说了出来。

    “良叔,那棉被铺老板夫妇俩已经知道这门营生有赚头了,你能想到的,兴许他们也想到了,何况你,我,君大哥,咱们都不懂弹棉被的技术,咱们出钱出力去各个村子将旧棉被收回来了,还得花钱去铺子里翻弹,翻弹出来的棉被还不能当成新棉被售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