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49:大澡盆的好处

作者: 福星儿

    用旧棉被翻弹的被子虽然看上去很新,但跟崭新的相比还是有些区别,有经验的闻闻棉花的味道就能区分,所以用旧棉被翻弹的被子不能当新棉被售卖。

    “如此刨除本钱跟人力,咱们根本就赚不了多少钱,何况咱们还要摆摊卖饼哪有时间再经营其他营生。”

    莫良觉得沈青橙分析得很有道理,很快就打消了刚才的想法。

    “是我糊涂了忘了生意在精不在多这句话了。”

    莫良又想到君无澜刚才弄了两箩筐棉花籽回来往堂屋一搁就火急火燎的离开了,他连问一句都没来得及于是现在问沈青橙:“青橙,我看见阿澜弄了两箩筐棉花籽回来搁堂屋,那两箩筐棉花籽是那棉被铺的老板送你们的吗?你们拿棉花籽做什么?”

    沈青橙被莫良问得有些心虚的回答:“良叔,那两箩筐棉花籽不是棉被铺的老板送我们的。”

    “你们花钱买的?”

    “嗯。”

    看到沈青橙点头,莫良摸了摸心口觉得那里有点绞痛,但想到沈青橙上吊之后变成了一个很有主意的人,他深吸一口气忍着没骂败家子,继续好言好语的问:“你们小两口买那棉花籽做啥?”

    沈青橙道:“用来榨油。”

    “棉花籽还能榨油?你听谁说的。”

    “我小的时候听我姥姥家那边的一个亲戚说的。”

    沈青橙胡乱扯了一通,然后将棉花籽榨油的过程大致说给了莫良听。

    莫良原本觉得用棉花籽榨油是瞎扯淡,但听了沈青橙的话后觉得此法可行,心里有了些许期待。

    若真的能用棉花籽榨出油来,那以后就不用为吃油这个问题发愁了,能省一大笔钱呢。

    “明儿上午我就将那两箩筐棉花籽炒一下,你跟阿澜去集市卖饼,我就带着小落去磨坊将棉花籽退壳。”

    沈青橙刚才对莫良说了将棉花籽入锅炒翻炒一阵子,棉花籽壳经过高温烘烤变得焦脆去磨坊退壳会更加容易。

    “那明日就辛苦良叔了。”

    “辛苦啥,大荒村就有磨坊,真能榨出油再辛苦我都不怕。”

    大铁锅里的骨头汤快要炖好时,君无澜回来了。

    听到开门的声音,沈青橙激动的牵着君一落到门口,莫良也拎着锅铲到门口瞧看。

    看到君无澜手里拎了一串小杂鱼大步走来,君一落兴奋得拍手。

    “爹爹又抓到鱼了。”

    瞧君无澜带着一身寒气走来,沈青橙赶紧伸手去接那串小杂鱼。

    “君大哥,将鱼给我,你赶快去灶膛前烤烤。”

    “我不冷,你带着小落继续烤火吧,我快些将这些小鱼收拾出来,咱们今晚加菜。”

    君无澜拎着一串小杂鱼从沈青橙身边走过直接去了灶台后打水准备杀鱼。

    莫良一边将炖好的骨头汤起锅装盆,一边时不时的瞧君无澜杀鱼。

    “这一串得有三斤多吧,那十方堰里的小鱼还挺多的。”

    君无澜随口回应道:“是啊,我又将撮箕安放回那出水口了,隔两三天去收一次,经常能吃到鱼。”

    沈青橙身上烤暖和了,君无澜将小杂鱼收拾好后她负责下厨。

    今晚莫良炖了骨头萝卜汤了就不做杂鱼汤了,将杀好的小杂鱼用盐巴腌制片刻,然后下锅小火慢慢煎。

    铁锅里发出滋滋的声响,茶油的清香与杂鱼的鲜美味是完美的结合,沈青橙拿着竹筷动作细致的给锅内的小杂鱼翻面,待锅里的小杂鱼被煎得两面金黄时,低矮狭窄的厨房已经被香味填满。

    莫良闻着香味不禁对着君无澜感叹了一句:“还是你媳妇会做菜。”

    君无澜一脸骄傲,嘴上什么都没说,却在心里回了莫良一句:那是。

    沈青橙将煎好的杂鱼起锅撒上些许葱花端上桌。

    苞米跟大米混合煮的杂粮饭,骨头萝卜汤,又是沈青橙做的盐煎小杂鱼,这样的晚饭很丰盛了,一家四口围着破木桌吃得眉眼间全是笑容。

    “娘亲,你做的小鱼真好吃。”

    君一落拿竹筷吃鱼不太方便,小丫头干脆将筷子放在桌上,一双小手直接抱着一条小杂鱼啃,啃得手上跟小嘴儿上油腻腻的。

    莫良看得直皱眉头。

    虽然他们现在被流放到了西凉郡这等荒凉之地,但他还是想将君一落教导成大家闺秀。

    “落儿,女孩子吃饭要细嚼慢咽,不能直接用手抓着食物吃,良爷爷之前教你的,你都忘了吗。”

    虽然是君无澜收养了君一落,但不管是在京都还是在西凉郡,君一落跟莫良相处的时间实则多一些,日常也是莫良负责教育君一落,莫良话落,君一落立马将手里啃了一半的小杂鱼放在碗里,乖乖拿起桌上的竹筷。

    沈青橙瞧她蹩手蹩脚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良叔,做大家闺秀有做大家闺秀的好,做野丫头有做野丫头的好,如果咱们家落儿好动却要求她安安静静的学做大家闺秀这实在太为难她了,不如让她随性而活。”

    “随性而活,万一一身的坏习惯将来被夫君嫌弃了如何是好。”

    莫良这次反驳了沈青橙。

    沈青橙跟莫良的目光对上,丝毫不退让的继续讨论君一落将来的教育问题。

    “良叔,在我看来喜欢一个人就要喜欢他的全部,如果只能接纳对方的美好,不能接纳对方身上的缺点,那这样的喜欢能有多深沉,那样的喜欢能持续多久?我跟君大哥宁可继续养着落儿,也不会将落儿嫁给这样的人。”

    沈青橙话落,君无澜跟莫良都是一脸震撼的表情将她盯着,尤其君无澜此刻内心起伏得厉害。

    他是流放犯,脸上有疤,还穷,这样不堪的自己青橙还愿意跟着,是因为青橙已经深沉的喜欢自己了吗?

    想到有这个可能,君无澜心跳的速度更快,看沈青橙的目光变得有些炽热。

    “阿澜,你什么意见?”

    在此之前,莫良一直觉得自己对君一落的教导没有任何问题,毕竟自己曾经是那位贵人身边最得力的人,自己又将阿澜带大,觉得自己能将阿澜教导成夏国赫赫有名的护国将军,也能将小丫头教导成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可现在听了沈青橙的一席话后,他内心有些动摇了。

    君无澜道:“良叔,小落不需要做大家闺秀,我同意青橙的说法让小落随性而活。”

    “行,你们两口子觉得这样好便这样做。”

    瞧君一落用筷子吃鱼吃得费劲儿,莫良夹了一条刺少肉多的黄角鱼递到她的面前。

    “用手拿着吃吧,慢点吃别被刺卡到就行了。”

    君一落将头抬起来一脸高兴的从莫良手里接过那黄角鱼。

    “良爷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爹爹娘亲也是为了我好,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

    莫良照顾了君一落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小丫头说这样的话被感动了。

    沈青橙瞧他一脸感动笑道:“良叔,咱们家落儿现在这样子不是挺好的吗。”

    “是挺好的。”

    莫良又帮君一落夹了一条黄角鱼,一脸慈祥道:“喜欢吃就多吃一些,落儿,你想大声说话以后就大声说话,你想蹦蹦跳跳以后就蹦蹦跳跳,良爷爷以后都不约束你了。”

    “谢谢良爷爷。”

    君一落激动得声量忽然拔高,莫良离她近被她声音震得耳朵难受。

    瞧小丫头激动的模样,莫良转眸看向沈青橙笑了笑,心里彻底赞同了沈青橙刚才说的那些话。

    晚饭后,一家四口各忙各的。

    沈青橙忙着和面,剁包子馅儿,做葱油饼的油酥。

    面团揉好了搁小铁锅里醒发着,明儿一早就能用。

    莫良收拾好厨房后就去铺床,今晚只有三套被子,他那屋用了一套,往沈青橙他们睡的主屋里放了两套。

    君一落就负责喂兔子喂鸡。

    到天色大黑,沈青橙终于将包子馅儿,葱油饼的油酥都做好了。

    取一些面粉用烧热的茶油一浇,趁着油热用筷子搅拌至面粉与茶油彻底融合再撒上葱末跟适量的盐巴,香喷喷的葱油饼油酥就做好了。

    白萝卜丝儿跟豹肉一起剁做成了包子馅儿,虽然肉馅儿只用了葱花跟盐巴茶油调味,但只要面团醒发得好,沈青橙有信心就算用这种肉馅儿做出来的包子也能比镇上商贩卖的味道强一些。

    将肉馅儿跟油酥用带盖儿的大海碗装好搁进碗柜后,沈青橙伸了个懒腰忽然觉得身上有些痒,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从醒来后到现在还没洗个澡。

    “青橙,累了吧?”

    君无澜将明日赶集所需要的一些东西准备好到厨房来就看见沈青橙脸上有些疲倦之色。

    沈青橙点头如实回应他:“是有些累了。”

    君无澜走到灶膛前坐下拿起火钳。

    “今日辛苦你了,你先坐在旁边休息片刻,我烧了热水你泡泡脚再去睡。”

    沈青橙身上难受得很想泡澡,但这几日她没发现家里有浴桶怕自己提出想泡澡的要求让君无澜觉得为难。

    君无澜往灶膛里塞了一块木柴后,扭头见她拎着眉头一脸想事情又难以启齿的表情。

    “青橙,青橙。”

    沈青橙在想如何解决洗澡这个问题,她知道像这种生活条件不好的地方人们可以一个冬不洗澡的,但让她一个冬不洗澡,她得难受死,这个问题让她想得入迷了,君无澜接连叫了她两声她都没听见。

    “青橙。”

    君无澜只好拔高了声音再叫了她一次。

    “在想什么事情想得如此入迷?”

    沈青橙这才听到回过神来,寻思了一下还是决定将自己想泡澡的想法告诉君无澜。

    家里有木匠用的工具,如果没有泡澡的浴桶,那就再上山去砍树回来做一个。

    “君大哥,咱们家有泡澡的浴桶吗?”

    “你想泡澡了?”

    一年四季,君无澜洗澡的方式都是晚上站在院子里用水淋,根本用不到浴桶,这寒冬腊月的,莫良跟君一落只用热水擦拭身子不洗澡,所以他压根没想过家里会需要浴桶,而且原主之前也是打热水在主屋里擦身子,从未问过他要浴桶。

    沈青橙在君无澜面前脸皮子格外的薄,君无澜这么问,她双颊顿时就有些红了,一脸局促的回应:“入冬后都没泡过澡,觉得身上有些汗,难受得紧。”

    “阁楼里有一只浴桶是这房子前面的主人留下来的,能不能用得取下来看看才能知道。”

    君无澜将灶膛里的火烧得旺旺的,起身去灶台后将大铁锅洗刷得干干净净的,把大铁锅参满了清水这才转身往外走。

    上阁楼得爬梯子,这大晚上的,君无澜身上又有伤,沈青橙怕他磕磕碰碰再把伤口碰到了便端起搁灶台上的桐油灯就跟着他出门。

    看着君无澜扶着那简易木梯慢慢爬高,沈青橙端着桐油灯扬着脑袋一脸担心,时不时的提醒一句:“君大哥,你小心些,多注意脚下别踩滑了,还要注意你身上的伤。”

    听沈青橙在下面絮絮叨叨,君无澜今晚觉得格外幸福。

    看到君无澜拎着浴桶下了楼梯,双脚踩在了地面上,沈青橙心里才算踏实了。

    “这浴桶还挺大的。”

    沈青橙低头打量着结了蜘蛛网的浴桶随口说了一句,君无澜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不由自主的想歪了。

    浴桶大,适合洗鸳鸯浴。

    鸳鸯浴三个字浮现在君无澜的脑海中,君无澜顿时成了大红脸。

    沈青橙抬起头来见他脸红得骇人,担心是他背上的伤口感染引起发热了,于是伸手就去摸他的额头。

    “额头不烫啊,君大哥,你的脸怎么忽然这么红?”

    君无澜正想着鸳鸯浴这件事,猝不及防被沈青橙柔软的手碰触心脏轻轻颤了颤。

    “我......我没事。”

    怕沈青橙发现他刚才那龌蹉的想法,他拎起浴桶就大步朝着厨房走去。

    沈青橙瞧他拎着那么大的浴桶健步如飞不像是生病的样子,这才打消了刚才的顾虑赶紧端着油灯追上去。

    听到沈青橙进厨房的脚步声,君无澜拿着木瓢往浴桶里参水不敢抬头看沈青橙的脸。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