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51:饼摊开张

作者: 福星儿

    夫妇俩一前一后刚走出家门不远,君无澜就问沈青橙:“青橙,东西重不重,要是觉得累,你就在这里等我片刻,我先将箩筐送去村口再回来接你。”

    沈青橙背上的竹篓虽然有些大,但里面就只装了做葱油饼的油酥,面团以及包包子的肉馅儿,这些东西加起来最多三十斤。

    “不累,咱们赶紧走吧,别让福根大哥久等,免得其他人有意见。”

    好在夫妇俩到村口只看见杨春华兄妹俩。

    上次一起去镇上赶集,沈青橙跟杨家兄妹俩算是有些熟了,看见他们兄妹俩一人背上背着一捆木柴沈青橙主动打招呼:“春华哥,春芬妹子,今儿去集市卖木柴呀。”

    “今年春上囤积的木柴有些多了,烧不完,我娘让我跟春芬拿一些去集市上卖,能卖多少钱算多少钱。”

    今儿杨春华跟沈青橙说话的语气镇定多了。

    知道沈青橙将要去西凉郡连家酒楼做厨子后,杨春华回家想了两日彻底明白了自己跟沈青橙不是一路人。

    杨春芬瞧君无澜跟沈青橙一个挑着东西,一个背着东西,尤其君无澜挑的那箩筐你还装着锅铲,木桶等家什像是要搬家似的,她打量了几眼好奇的问:“青橙姐,姐夫,你们带这么些东西去镇上打算做啥?”

    去镇上摆摊卖饼这事儿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沈青橙道:“我们打算去镇上摆个摊子卖葱油饼,包子馒头等。”

    “青橙姐,你不是要去连家酒楼做厨子吗?”

    “一个月,我只去连家酒楼干四五天活儿,其他时间做买卖。”

    “青橙姐,你胆子可真大。”

    去镇上做买卖这种事,杨春芬想都不敢想,先别说自己做饭的手艺不行,就是跟那些陌生人打交道,她都觉得紧张。

    “青橙姐,我发觉你嫁给姐夫之后变了很多。”

    沈青橙听到这话心头一紧,原主跟杨家兄妹俩关系极为亲密,她生怕被杨春芬看出什么端倪出来。

    “我没胖也没瘦,跟以前一样哪有变了很多。”

    “我指的不是身材变化,我觉得青橙姐你嫁给姐夫之后胆子比以前大了许多,而且变得很有主见了。”

    “是吗,可能是受了君大哥的影响吧。”

    “不过青橙姐你现在这样的性格我觉得挺好的,以前你那性格,说得好听是温柔,说得难听是傻,被沈包氏那女人欺负了也不敢吭声,看得我都为你焦急。”

    杨春芬性格活泼健谈,沈青橙听她说时不时的回应一句,不知不觉四人在村口等了大约一刻钟才看见王福根赶着马车载着三个赶集的村民缓缓朝着村口而来。

    “君兄弟,青橙妹子,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王福根将马车停稳就下车帮君无澜夫妇俩拎东西上车。

    这次赶集车上没有赵金桂,几个人一路聊天很愉快就到了镇子口。

    王福根按老规矩将马车停在了镇子口。

    等其他人都离开后,王福根一边帮君无澜夫妇俩将东西从板车上拎下来,一边询问:“君兄弟,你跟青橙妹子打算几点收摊回家?”

    这个问题将君无澜夫妇俩给问住了。

    今儿是第一天出摊做生意,生意好不好做,夫妇俩心里现在还没有数,若是生意不好做那肯定就回去得晚。

    君无澜不好耽搁王福根的时间,寻思了一下对王福根道:“我跟青橙何时能收摊回家现在还不能确定,福根大哥,你自己去忙你的,到了时间就回大荒村不必等我跟青橙。”

    瞧他们夫妇俩今日带了这么多东西出门,还得去秦家棉被铺取那三套棉被,扛着如此多东西走回家怕是不方便,王福根寻思着道:“这样吧,如果你们收摊得比较晚,我就先载着其他人回村,然后再回来接你们两口子,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们两口子别推拒了赶紧去做摆摊吧,不是还要现炉灶吗,需要我帮把手吗?”

    在来的路上,君无澜让王福根停了片刻车,他拎着木桶在路边的稻田里挖了一桶半干的田泥,杨春芬好奇的问了一句,于是王福根知道君无澜夫妇俩今早还得现起炉灶才能摆摊。

    “如果福根大哥你现在没事那就帮帮我夫君吧。”

    沈青橙道:“炉灶起好了先让福根大哥尝尝我的手艺。”

    王福根去将马车停放在老位置,然后跟着他们夫妇俩到俞家铁匠铺。

    俞大树两口子正在摆摊,看见他们夫妇俩走来,俞大树停下手里的活儿笑容满面的跟他们夫妇俩打招呼:“君兄弟,青橙妹子,早啊。”

    “君叔叔,婶婶早上好。”

    在俞苏氏的教导下,俞安看着夫妇俩奶声奶气的开口。

    沈青橙将背篓放下,走到俞安的身边伸手摸了摸俞安的额头,温声道:“一会儿婶婶做饼给安儿吃。”

    大清早的买铁具的人不多,于是俞苏氏一个人一边带孩子一边看着摊子,俞大树跟王福根俩一起帮着君无澜夫妇俩起炉灶。

    三个大男人合力之下两口锅的炉灶两刻钟时间就起好了。

    沈青橙将一块干净的木板往背篓上一搁算是一个简单的操作案板。

    见她在案板上撒了两把面粉将面粉铺开,然后从木盆里将醒发得蓬松的面团取了出来搁在临时搭建的案板上继续揉搓。

    君无澜知道她要开始做饼了,便拿起从家里带来的木柴往灶膛里塞准备生火。

    昨晚和了大概七斤面粉,沈青橙伏在案板上将面团揉搓成长条状之后在心里默默的计划了一下。

    肉馅儿不多,顶多能够包二十个肉包子,沈青橙估摸着留了大概两斤重的面团准备用来包包子,再分出一斤多点面团用来做馒头,剩下的面团全部用于做葱油饼。

    王福根站在炉灶旁烤手见她动作麻利的擀皮儿,然后捏出一个又一个褶子漂亮的包子,忍不住感叹:“青橙,你包的这包子都比别人包的好看,难怪君兄弟这么支持你做买卖。”

    “福根大哥过奖了,我也是瞎琢磨的。”

    沈青橙一边低头忙碌,一边谦虚的回应着王福根。

    今儿带来的笼屉只有两层,沈青橙将包好的包子放在一层,另一层放白面馒头。

    将包子馒头上锅蒸上之后,她才拿着擀面杖将剩下的面剂子都擀成大小差不多的椭圆形的面皮子,一个一个的卷葱油饼。

    平底锅洗净烧热之后,她往平底锅上涂抹了一层茶油,然后将案板上卷好的葱油饼用手按扁往平底锅上贴去。

    平底锅跟葱油饼严丝合缝的接触,受热均匀,锅里很快响起滋滋美妙的声音,葱油饼的香味跟茶油的香味混合随风飘了出去。

    沈青橙的手艺王福根在泥巴小院已经品尝过了,可此刻闻到葱油饼的香味,还是忍不住嘴里口水直涌起。

    在这样寒风凛凛的早晨闻到这样的食物香味简直是一种享受。

    第一锅饼快烙好出锅了,沈青橙才发现没有包饼的油纸。

    客人来买饼买包子,都是要用油纸包好的。

    “君大哥,油纸贵不贵?”

    想到这又是一笔成本开销,沈青橙心里就忍不住一叹。

    君无澜道:“油纸的价格贵不贵我不知道,但就算贵也得用油纸将饼子包了才能卖得出去,这样吧,我去附近卖油纸的铺子问问,如果价格贵,我们暂时少买一些,等赚了些钱再添置。”

    “也只能这样了。”

    沈青橙给了君无澜一些铜板目送他离开。

    须臾就见他拿着一叠油纸回来了。

    瞧见他手里拿着厚厚一叠油纸,沈青橙就知道油纸不贵,高兴得嘴角扬了扬。

    君无澜将油纸放在临时搭建的案板上用擀面杖压好。

    “好在油纸不贵,一文钱三张,我花了三十文买了九十张,今儿个应该够用了。”

    见锅里的葱油饼已经焦黄酥脆了,沈青橙抽取了一张油纸包了一个葱油饼对着一直站在铁匠铺前咽口水的俞安招了招手:“安儿,过来,婶婶请你吃葱油饼。”

    看到沈青橙用油纸将葱油饼包好了才递给俞安,俞苏氏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青橙妹子,你给安儿吃饼就好了,不用浪费一张油纸包好。”

    “这饼刚出锅烫着呢,安儿人小皮肤嫩烫伤了可不好,一张油纸又花不了多少钱。”

    俞安接过葱油饼,张嘴轻轻吹了几口气咬上一口。

    俞大树夫妇俩听到儿子咬饼咬得嘎嘣响,这种酥脆的声音让夫妇俩都忍不住咽口水。

    瞧着俞安吃得满嘴油,一脸满足,俞苏氏就问沈青橙:“青橙妹子,你家这葱油饼怎么卖的?给我来两个。”

    “嫂子,你这就见外了。”

    沈青橙又拿油纸包了三个,两个递给了俞苏氏,一个递给了王福根。

    “若不是俞大哥加工加点的帮我们将平底锅铸造出来了,若不是嫂子你心善给了我们这块地方摆摊,我们哪能如此容易出摊,吃个葱油饼而已就当是我们夫妇俩请嫂子你们一家尝鲜了。”

    王福根跟沈青橙夫妇俩混熟了,倒是一点都不客气接过沈青橙递来的葱油饼就大口大口的吃。

    第一锅是试平底锅好不好使,沈青橙没敢烙太多。

    第一个烙成功后,她才又往锅里倒了些许的茶油,继续往锅里贴饼子。

    王福根吃完手里的葱油饼,第二锅葱油饼已经煎黄了一面,香喷喷的味道随风四散开。

    “卖葱油饼呢,香喷喷的葱油饼。”

    见沈青橙夫妇俩一个忙着烙饼,一个忙着看着灶膛里的火都没工夫吆喝,王福根索性没事闲着就帮忙扯开嗓子吆喝起来。

    那饼香本来就飘出去诱人流口水了,加上王福根这么一吆喝,很快沈青橙就看见一对年轻夫妇领着三个孩子到了炉灶前。

    最小的男孩儿拉了拉年轻少妇的衣袖,扬起脑袋撒娇道:“娘亲,娘亲,这个饼饼好香啊,宝宝要吃这个饼饼。”

    “娘亲,妞妞也要吃。”

    三个孩子都吵闹着要吃葱油饼,那妇人没法子只好看向身边的男人。

    “当家的,要不给三个孩子一人买一个吧。”

    男人闷不做声的点了下头,年轻少妇才敢问沈青橙:“小娘子,你家这葱油饼多少钱一个呀?”

    沈青橙笑容满面的回应:“葱油饼两文钱一个。”

    “那请小娘子给我包三个吧。”

    “好嘞。”

    因为是第一笔生意,沈青橙心里格外激动,拿了三张油纸麻利的包了三个葱油饼分别递到三个孩子的手中,还叮嘱道:“刚出锅的葱油饼有些烫,慢慢吃,别烫到嘴巴了。”

    那男人从怀里掏出六个铜板递给沈青橙正打算离开就听到大闺女咬饼嘴里发出嘎嘣声响。

    那大丫头吃了一口葱油饼眼睛都亮了。

    “爹,娘,这家的葱油饼真好吃,跟镇上其他家卖的葱油饼味道不一样。”

    “都是用灰面葱花做的,能有什么不一样。”

    那男人闻到香味心里有些馋,但嘴上却不以为然。

    “爹爹,这家卖的葱油饼又软又酥脆,吃起来香喷喷的,真的跟镇上其他家卖的葱油饼不一样。”

    那大丫头一边说话一边将自己手里缺口的葱油饼递到那男人的面前。

    “爹爹,你咬一口尝尝。”

    那男人张嘴小小的在饼上咬了一口顿时跟那大丫头一样双眼铮亮。

    活到这岁数上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葱油饼。

    “孩子娘,这家卖的葱油饼真的很好吃,要不,咱们再给孩子买几个吧。”

    年轻少妇一脸诧异的看着那男人。

    “你不是最舍不得钱给孩子买零嘴了吗?”

    “这哪是零嘴,这是主食,这么好吃,这么大个的饼两文钱一个划算。”

    “小娘子,再给我包五个。”

    那男人知会了年轻少妇一声后,麻利的从怀里掏出来十个铜板递给沈青橙。

    第二锅饼刚好还剩下五个,沈青橙接过银钱快速过目,然后拿油纸将五个葱油饼包了递给那男人。

    “咱们家三个孩子,你咋买了五个?”

    “三个孩子一人一个,我们俩一人一个。”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