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53:这么漂亮的媳妇就要宠着

作者: 福星儿

    “君兄弟,青橙妹子,你们只管去采购,家什搁马上上我帮你们瞧着。”

    “那就麻烦福根大哥了。”

    因为带着锅铲木盆这些家什去采购十分不方便,君无澜就跟王福根商量了一下将家什都放在了王福根的马车上。

    “君大哥,咱们今日多买些面粉吧,趁着生意好做,多卖一些。”

    去米粮铺的路上,沈青橙寻思了一下跟君无澜商量。

    君无澜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询问沈青橙:“你会不会累?”

    生意做得越大,人就会越辛苦,他有些担心沈青橙受不了。

    沈青橙道:“不累,赚了钱我高兴,这心情好了人就不觉得累了。”

    “那好。”

    夫妇俩货比三家之后,在一家米粮铺里称了二十斤面粉。

    沈青橙拿出了自己砍价的本事,老板一斤面粉让了一文,二十斤面粉一共花了一百八十文。

    因为节约了二十文钱,从米粮铺出来之后,沈青橙高兴得眉眼弯弯的。

    “节约了二十文,待会儿给落儿买些好吃的。”

    君无澜一只手拎着面粉,一只手牵着沈青橙,瞧沈青橙高兴得眉眼弯弯,他也跟着笑了笑。

    因为二十文钱就高兴成这样,这女人还真是容易满足。

    “别总记着给落儿买东西,你的头绳也旧了,给你买几根新头绳吧。”

    沈青橙现在还是少女装扮,一头乌发编成了麻花辫用红色的头绳扎着,那红色的头绳用得有些久了,颜色已经废掉了。

    “我的头绳还能用呢,不用买。”

    头绳这种东西沈青橙不太会使用,而且这个世界的发髻她也不会绾,就算添置了新头绳,她也只会用新头绳扎两根麻花辫,这跟旧头绳扎两根麻花辫没什么区别。

    “卖麻糖,卖麻糖呐。”

    麻糖匠人的嘹亮吆喝声传来打断了夫妇俩的对话。

    “君大哥,那边有卖麻糖,咱们去买些吧。”

    沈青橙小的时候吃过麻糖,觉得麻糖甜甜的,在嘴里越嚼越有劲儿,是她童年美好的回忆,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麻糖卖,她一脸激动的拉着君无澜朝那麻糖匠人走去。

    “大叔,你这麻糖怎么卖呀?”

    麻糖匠人正吆喝得起劲儿,沈青橙过来询问他这才停下吆喝。

    “两文钱一两。”

    两文钱一两有些贵,但今日生意好,沈青橙心里高兴,一咬牙就从兜里掏了二十文钱出来递给匠人。

    “大叔,这里是二十文钱,给我称一斤。”

    麻糖匠人笑眯眯的接过铜板。

    “请小娘子稍等。”

    君无澜站在沈青橙的身后,目光越过沈青橙瞧着那麻糖匠人拿着刀子跟锤子一点一点的将麻糖切成小块。

    切麻糖停费工夫的,又要过秤,又还得用油纸包好,怕是还得费一会儿工夫。

    麻糖匠人的旁边就是一个卖珠花首饰红头绳的摊子,君无澜轻轻拍了拍沈青橙的肩膀道:“青橙,我去旁边看看,一会儿就回来,你称好了麻糖别乱走。”

    沈青橙正盯着匠人切麻糖,头也不回的回应君无澜:“好的,君大哥,你去吧。”

    君无澜知会她之后就到旁边的首饰摊子前。

    首饰摊的摊主见他跟沈青橙知会了才过来的,一脸微笑的问:“小哥,想给你媳妇儿买首饰啊?”

    “嗯。”

    君无澜从未给女人买过东西,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被摊主这么一问,脸上的表情有些局促。

    摊主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瞧他一脸局促的表情更加打趣他:“小哥,你媳妇儿真漂亮,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是要好好的疼着爱着。”

    “咳。”

    君无澜尴尬得轻咳了一声,伸手指着摊子上的红头绳。

    “老板,这红头绳怎么卖?”

    见君无澜指着那红头绳,摊主这才一本正经的回答:“五文钱一根,小哥你要几根?”

    今儿卖饼赚了钱,沈青橙给了君无澜五十文零花,加上上次沈青橙给的还剩下几个铜板,君无澜身上还有五十几文,这些铜板买红头绳是足够了,可摊主这么一问倒是将他给难住了。

    他以前没有关注过任何女人,压根不知道女人绾发需要多少头绳,多少首饰,于是他对摊主道:“稍等一下。”

    摊主见他扭头将蹲在麻糖摊前的沈青橙瞧着,目光细数沈青橙头上有几根头绳忍不住就低笑了一声。

    须臾,君无澜将视线收了回来对摊主道:“四根。”

    “小哥,你跟你媳妇儿刚成亲不久吧?”

    “嗯。”

    摊主看到君无澜点头就拿了五根红头绳递给他。

    “这天底下像小哥你这么疼媳妇的男人可不多,这红头绳是我自己做的,成本不高,二十文钱卖你五根吧。”

    “多谢老板。”

    君无澜递了二十文钱给摊主从摊主手里接过五根红头绳。

    他本来打算马上将五根红头绳送给沈青橙看,可到了沈青橙的身边却紧张得不知道怎么开口,看见沈青橙从麻糖匠人手里接过油纸包好的麻糖要转身,他忙不迭的将五根红头绳藏进了自己怀里。

    沈青橙转身见他站在那里,随口问道:“君大哥,你刚才去哪里了?”

    君无澜笑了笑掩饰自己此刻的紧张,故作轻松的回答:“你不是要买小葱吗,我去卖菜的地方瞧了瞧。”

    “价格怎样?”

    沈青橙一边询问,一边解开油纸包从里面取了一块麻糖出来。

    君无澜压根没问,心虚回答:“价格跟上次赶集差不多。”

    看他张嘴说话,沈青橙抬手就将一小块白白的麻糖塞进了他的嘴里。

    “君大哥,甜吗?”

    君无澜咀嚼了两下将沈青橙盯着。

    “很甜。”

    麻糖甜不甜,他正在走神没品尝出来,但小娘子很甜,他瞧出来了。

    沈青橙取了一小块品尝便将剩下的都包好,然后拉着君无澜的手臂往买菜的地方去。

    夫妇俩买了葱姜蒜后,听到有人吆喝:“白菜萝卜便宜卖了。”

    这吆喝声立刻吸引了沈青橙。

    沈青橙朝着吆喝声瞧去,看见一个身上打着补丁的男人守着两只装满了萝卜白菜的箩筐蹲在路边。

    “君大哥,咱们去看看白菜萝卜吧。”

    君无澜一边跟着她朝着那菜农走去,一边不解的询问:“上次赶集买的白菜萝卜不是还没吃完吗,白菜萝卜的水分流失得快,多多得买回家搁着,几天就不新鲜了。”

    沈青橙道:“可以做萝卜干跟白菜干,咱们过去问问价格,如果价格划算咱们就买,萝卜白菜风干能够储存很久呢,等到缺蔬菜蔬菜卖得贵的时候,再用温水将菜干泡开炒着吃,而且萝卜白菜干还可以用来做菜干包子。”

    见沈青橙说得一脸起劲儿,君无澜便不再多说什么,默默的跟着她到菜农的跟前。

    那菜农原本被寒风冻得有些无精打采,看见沈青橙夫妇俩走来立马打起精神问:“小兄弟,小娘子,买白菜萝卜吗?”

    沈青橙朝箩筐里瞧了几眼,菜农的一只箩筐里装着满是虫眼儿,又没怎么卷芯的白菜,另一只箩筐里装着个头不是很大,奇形怪状的萝卜,卖相着实有些难看,难怪这菜农守得无精打采,蹲在这里大声吆喝便宜卖。

    但这些卖相难看的白菜萝卜用来做菜干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瞧着这菜农的年纪,沈青橙问道:“大叔,你这白菜萝卜怎么卖呀?”

    菜农天未亮就出门,空着肚子在这里守了那么久已经冻得有些萎缩了,好不容易来了客人不敢漫天要价,稍微寻思了一下就回答沈青橙:“我家这菜的卖相虽然不怎么好,但口感绝对好,如果小娘子诚心想要,白菜萝卜都一斤三文钱卖给小娘子。”

    上次赶大集,沈青橙跟君无澜买的那些白菜萝卜是五文钱一斤,今儿这菜农便宜了两文。

    沈青橙打量着他面前的两只箩筐,箩筐并不是很大,两大框加起来差不多有八十斤,如果全部买下大概要二百多文。

    刚才买面粉花掉了一百八十文,再花掉二百文,今儿摆摊赚的就花得差不多了。

    沈青橙皱着眉头有些犹豫。

    看她犹豫不决,君无澜道:“觉得划算那就买,你有主意,咱们不会亏本。”

    亏本倒是不会,只是刚到手的银钱,在兜兜里还没捂热呢,就要花出去,沈青橙心里有些不舍,感觉赚钱太难,花钱太快。

    她抬头将君无澜看着。

    “良叔会不会痛心疾首的再骂我们俩是败家子。”

    君无澜道:“咱们回家先告诉他今儿咱们赚了多少钱,再告诉他那些钱去了哪里,让他老人家知道咱们俩能赚钱,花出去的钱迟早能再赚回来,这样他就不会感觉心绞痛了。”

    沈青橙觉得这样说会让莫良更加心绞痛。

    今儿老叔大早起床帮他们收拾这收拾那就指望着他们俩带着银钱回家,结果他们带了一堆歪瓜裂枣的菜回去......

    “大叔,你的这些萝卜白菜我们全要了。”

    知道沈青橙是想全部买下,君无澜直接对菜农说了。

    “但你得帮我们将这些白菜萝卜送去大荒村,我们夫妇俩今日带了太多东西出门实在拿不下了。”

    “成。”

    菜农回应得很爽快,一边拿着木秤将白菜萝卜都过秤,一边对君无澜夫妇俩道:“我家就在大荒村隔壁,给你们将白菜萝卜送去大荒村我再回家也耽搁不了我多少时间。”

    “那就多谢大叔了。”

    有了菜农帮忙将白菜萝卜送回大荒村,君无澜就轻松多了,沈青橙赶紧向菜农道谢。

    菜农将白菜萝卜过完秤道:“白菜萝卜一共八十二斤,一共二百四十六文。”

    沈青橙搁了些铜板在家里,二百四十六文几乎掏空了她的荷包。

    王福根瞧他们夫妇俩领着一个菜农回来便往那菜农身上瞧了一眼,觉得那菜农看上去有些眼熟就是一时间有些叫不出名字。

    “我好像认识你。”

    “我也认识你,你是大荒村村长王富贵家堂弟王福根吧。”

    王福根叫不出菜农的名字,菜农倒是一下子喊出了他的名字。

    “我是隔壁大湾村的,这位小兄弟夫妇俩买了我家的萝卜跟白菜,我给他们夫妇俩将东西送去大荒村。”

    瞧那满满的两箩筐,顿顿吃白菜萝卜也得吃上许久,王福根便问沈青橙:“青橙妹子,你买这么多白菜萝卜得吃到什么时候?”

    沈青橙笑了笑回应:“我们这不是每次赶集都要支摊子做买卖吗,白菜跟萝卜可以做包子馅儿,加上自家也要菜吃,两箩筐也吃不了多久。”

    当着外人的面,沈青橙不好将自己打算做菜干的事情告诉王福根。

    沈青橙觉得好,王福根便没再说什么,跟君无澜一起帮着那菜农将两筐菜都抬上了马车。

    装好车,几个人就找了个避风的地方等待其他人。

    这天寒地冻的,大家卖了东西就只想着赶紧回家在炕上待着,几人等了没多久,杨春华兄妹跟其他几个赶集的人陆陆续续的到了。

    看人都到齐了,王福根叮嘱了一句就赶着马车穿过热闹的街道出城。

    回家的路上,杨春芬移到沈青橙的身边,拉着沈青橙道:“青橙姐,你跟姐夫今日第一天出摊做买卖,生意好做吗?我跟我哥打算卖了木柴就去你们的摊点帮你们忙,可我们找到那儿时,旁边铁匠摊的老板说你们已经收摊了。”

    “生意勉强可以,我们今儿带来的面团不多,没一会儿就卖完了。”

    怕生意好这事儿传到沈家人耳中,沈青橙就简单的回了杨春芬一句,然后闭上嘴巴不想再多说。

    她倒不是怕沈家的人,而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对付沈家人上头。

    杨春芬大大咧咧的没看出她的顾虑,继续拉着她问:“卖得快,证明生意还不错,青橙姐,你的手艺可是连西凉郡连家人都看得上的,下次多准备一些面团,一定能卖完。”

    杨春芬话落,几个搭车的村民一下子就盯着了沈青橙,虽然几个村民没有像包菜花跟赵金桂那样眼露嫉妒,但一个个都羡慕不行。

    ------题外话------

    二更晚点,我昨天坐火车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