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56:他们俩是在过家家(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瞧着那举起手的一家三口,莫良忽然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他没好气的瞪了君一落一眼。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关键时候不帮良爷爷,良爷爷平日里白疼你了。”

    “良爷爷,您不是说要帮着爹爹跟娘亲做买卖吗,我如果不去私塾,您就得照顾我,那您还如何帮着爹爹娘亲做买卖。”

    君一落抱着莫良的一条手臂撒娇。

    “良爷爷,您不要生气,我到了私塾一定好好读书,识文断字,等我长大了,我来帮着爹爹娘亲做买卖,那时候良爷爷就可以休息了。”

    “你这丫头,就会说好听的话哄我。”

    莫良本来就不是真的生气,小丫头一番甜言蜜语哄得他心里美滋滋的。

    君无澜见他脸上展露了笑容,忙问:“良叔,你这是答应落儿去私塾了?”

    “你们一家三口都举手了,少数服从多数,我还怎么反对。”

    莫良想了想又补充道:“何况青橙刚才说的也有道理,小落需要玩伴,我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老顽固,既然是为了小落好,我自然赞成,只是上私塾的费用不低,以后就要辛苦你们两口子了。”

    “费用不是问题,只要我们一家人齐心协力,赚钱是迟早的事情。”

    今儿轻轻松松就捞到了第二桶金,沈青橙信心满满对未来的日子充满了美好的期待。

    瞧着厨房里的光线越来越暗,时辰当真不早了,沈青橙忙结束刚才那个话题,扭头提醒君无澜:“君大哥,你不是还要去一趟镇上还箩筐拿被子吗,时辰不早了,你赶紧去吧,早去早回,我跟良叔做好了饭等你回来。”

    今儿王福根家的马车要载人,夫妇俩就没好意思用他家的马车拉棉被,箩筐没还,棉被没拿,君无澜只好再跑一趟镇上,好在大荒村距离镇上也不远,以君无澜的速度来回一趟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不用等我吃晚饭,晚饭做好了,你们先吃,给我留些放在锅里温着就行了。”

    君无澜一边叮嘱沈青橙,一边大步往外走。

    沈青橙追出去,帮他把蓑衣系稳当,目送他出门这才折回堂屋。

    “青橙,家里的白菜萝卜都还没吃完呢,咋又买这么多的白菜萝卜?”

    沈青橙一只脚跨过门槛就被莫良询问。

    莫良是个惜粮如命的,可看见堆在墙根下的白菜萝卜也不禁头疼。

    白菜萝卜虽然好吃,但顿顿吃白菜萝卜也是要命的。

    沈青橙瞧他一脸难受得慌的表情,莞尔一笑走到他身边。

    “这些白菜萝卜我买得便宜,这么大一堆就花了两百多文。”

    一听沈青橙花了两百多文买这么一大堆白菜萝卜,莫良更难受得慌。

    今儿个卖饼跟包子赚的钱怕就只有两三百文。

    “这么说,今儿个摆摊赚的钱都花在这上面了?”

    沈青橙道:“差不多是的。”

    莫良听得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心口,深吸一口气稳定情绪后对沈青橙道:“青橙,叔不是怪你乱花钱,你花钱割些猪肉,或者买些鸡蛋也好啊,买这么多白菜萝卜顿顿吃不觉得腻味吗。”

    怕莫良心梗,沈青橙赶紧解释:“良叔,我买这些是打算做菜干,菜干可以储存很久呢,到蔬菜卖得贵的时节,用温水将菜干泡发一下可以当菜吃,菜干还能包包子呢,两百多文买这些咱们不亏本。”

    莫良道:“那要如何做菜干,这天气也看不见阳光,能做成菜干吗。”

    “做菜干简单。”

    沈青橙将白菜干,萝卜干的制作方法讲给了莫良听。

    “虽然眼下看不见阳光,但风大呀,只要风大菜干就不会发霉。”

    莫良听后,觉得可行。

    “青橙,你饿不饿?”

    “不饿,摆摊的时候,我跟君大哥吃了馒头。”

    “小落才吃了一个鸡蛋,应该也不饿,那咱们赶紧将这些白菜萝卜洗刷干净了焯水晾起来,你不是说菜干包包子好吃吗,赶紧晾干了做包子试试,没准生意能更好。”

    沈青橙也是这么想的。

    光是卖豹肉萝卜馅儿的包子太单调了,得多弄点花样出来才能吸引更多的客人。

    莫良见她去拿盆打水,忙阻止:“你在外面吹了那么久的冷风还不冷啊,去烧火热水,我来洗刷菜。”

    “良叔,反正柴火不要钱,不如咱们烧热水洗菜吧。”

    沈青橙话落就被莫良没好气的瞪了一眼。

    “是不要钱,但得我这把老骨头上山去砍回来,你赶紧烧你的火,洗刷些白菜萝卜而已,还冻不死我这把老骨头。”

    瞧老叔吹胡子瞪眼的关心自己,沈青橙只好拿起火钳生火。

    君无澜拿了棉被回来进院就看见家里晾晒衣服的地方挂满了白菜萝卜片,一串一串的看着好不热闹。

    “君大哥,你回来了,赶紧将棉被放下进屋洗把热水脸吃饭吧。”

    沈青橙将最后一串萝卜片挂好,走到院子里想要从君无澜手里接过那三套棉被。

    “有些重,不用你帮忙。”

    君无澜拎着棉被不松手,一边进屋一边问沈青橙:“挂得这么热闹,这是在做菜干吗?”

    沈青橙跟着他进屋,在他身后回应:“是啊,有没有一种丰收的感觉。”

    君无澜将棉被拎到床上放下,转身对上沈青橙的目光,笑了笑道:“不仅有一种丰收的感觉,还有一种温馨的感觉。”

    走进院子,温婉美丽的娇妻笑容满面的迎上来,屋檐下还挂满了蔬菜,可不就是温馨美好的日子吗。

    晚饭后,沈青橙帮君一落收拾干净,打算倒了洗脚水就将君一落抱去主屋的床上,可她倒了洗脚水回厨房一看,厨房那小马扎上哪里还有君一落的半点影子。

    “君大哥,落儿呢?”

    君无澜低着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沈青橙这么一问,他才将头抬起来表情茫然的回应沈青橙。

    “刚才不是还坐在小马扎上的吗,或许是良叔进屋将她抱走了。”

    这大晚上的,小丫头不会乱跑,沈青橙也觉得是莫良将小丫头抱回自个屋了。

    莫良这么大个人进屋将小丫头抱走,眼前这个男人好像一点都不知情,沈青橙才不相信呢。

    一定是这个男人默许莫良这么做的。

    “青橙,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

    君一落被沈青橙盯得浑身不自在。

    沈青橙拎着洗脚盆进屋,将洗脚盆放下走到君无澜的身边,抬起头表情严肃的将他看着:“君大哥,你当真不知道良叔将落儿抱回自个屋了?”

    “青橙,落儿不小了,咱们家现在也有被子了,开春天气暖和之后,是时候给她分床了。”

    沈青橙算是明白了,这个男人就是想将落儿撵去莫良那屋睡。

    “良叔那屋的床那么窄,落儿晚上有时候又睡得横七竖八的,你就不怕落儿挤到良叔吗。”

    “咳咳。”

    君无澜干咳了两声道:“良叔刚才对我说,今儿白天他找了两块木板将他那屋的床给加宽了,以后落儿就在他那屋睡了,等开春天气暖和之后,我做一架小床给落儿分床。”

    “哦。”

    君无澜耐心的给自己解释,而且一直都是莫良在照顾君一落,现在莫良将君一落抱去理所应当,沈青橙觉得自己再多说就有点无理取闹了,于是就轻轻哦了一声。

    “泡脚吧。”

    君无澜帮她打了洗脚水,又蹲在她跟前帮她脱鞋。

    “今天在寒风里站了那么久,泡个脚好好的睡一觉。”

    沈青橙的右脚被君无澜抓了起来,看见君无澜正耐心的解着自己鞋子上的绑带,沈青橙哪里好意思,忙不迭的弯腰伸手要阻止。

    “君大哥,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来就好了。”

    君无澜道:“我没什么事可忙了,你好好坐着,泡了脚,我再给你按一按,今儿站了那么久,脚掌一定很痛吧。”

    原主刚上吊,身子受损有些弱,沈青橙今儿在风雪里站了那么久,随后又跟着君无澜逛街采买,此刻坐下休息是感觉两只脚掌有些隐隐作痛。

    “不是特别痛。”

    “那也得按一按舒筋活络,不然明早起来会更痛。”

    两人说话的工夫,君无澜已经脱掉了沈青橙的两只鞋袜。

    去掉鞋袜,沈青橙的一双秀足彻底暴露在了君无澜的面前,君无澜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沈青橙的秀足,但还是不受控制的红了耳根子。

    怕沈青橙发现他的异样,他赶紧将沈青橙的两只秀足放进脚盆里,快速的起身往外走。

    “你先泡着,我去看看良叔跟落儿,一会儿回来给你按按。”

    君无澜到了院子里吹着冷风还觉得耳根子有些热,此刻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全是沈青橙那一双白皙粉嫩的秀足,一时半会儿还挥之不去,他只好大步走出院子,到院子外面吹一吹刀子似的寒风让自己冷静下来。

    只是他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村口。

    “君兄弟,这么晚了,你还要出门呀?”

    一道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到了村口。

    “这么晚了还要出门,是不是跟青橙那丫头吵架了。”

    赵金桂想着君无澜可能是跟沈青橙闹变扭了,心里那个美几步就走到了君无澜的身边。

    见赵金桂朝自己走来,君无澜便往一旁挪了几步跟赵金桂保持距离。

    “我跟青橙很好。”

    “青橙那丫头脾气有些不好,我听说她先前经常跟你闹变扭。”

    君无澜往旁边挪,赵金桂就继续往前。

    “真是委屈你了,我当初不知道青橙是这样的脾气,要我知道她是这么个人,说什么也不会将她介绍给你。”

    君无澜对赵金桂虽然冷漠但还算客气,可听赵金桂每一句都不忘诋毁沈青橙,君无澜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脸上的恼意再明显不过。

    “青橙人很好,多谢金桂婶为我们两口子牵线,谢媒钱我已经给了,我们两口子的事情就不劳烦金桂婶挂念了。”

    君无澜带着恼意的对赵金桂撂下话,转身就往回走。

    赵金桂目光追随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眼里心里都惋惜,追悔不已。

    她当初怎么就那样憨,将这么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介绍给沈青橙那黄毛丫头了呢。

    “君兄弟,我是一片好意,你别介意啊,有空去我家玩呀。”

    就算君无澜在男女之事上再迟钝,再没有经验,但赵金桂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再明显不过了。

    君无澜被赵金桂的话恶心得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加快脚步离开。

    沈青橙袜子没穿,裤腿没放下去,趿上鞋子端着洗脚水出门倒,露出了半截雪白的小腿在外面。

    君无澜走进院子看见她这样子,顿时眉头皱了起来。

    沈青橙将洗脚水倒了,抬头跟君无澜打招呼:“君大哥,你不是说去看看良叔跟落儿吗,你怎么出门了?”

    “晚饭吃得有些撑,出门走走消消食。”

    怕沈青橙冻着,君无澜再顾不上其他几步冲到她身边从她手里夺过洗脚盆搁在厨房门口,然后直接弯腰将她抱起往主屋走去。

    沈青橙猝不及防被公主抱,心里又慌又甜。

    “大冷的天光着腿就出门,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

    进了主屋,君无澜就慌忙将沈青橙塞进被窝里,用一套十多斤的被子紧紧的将沈青橙裹住。

    沈青橙只露了一个脑袋在外面,她睁大双眼见男人一脸紧张,微笑道:“君大哥,我不冷。”

    君无澜伸手进被子里抓住她的一只脚,手指不轻不重的按在她细嫩的脚掌上。

    沈青橙怕痒,顿时在被窝里缩成了一团。

    “君大哥,你饶了我吧。”

    “别动,一会儿就好了。”

    “呜呜呜,君大哥,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忍着,现在难受,一会儿就舒服了。”

    破屋烂墙隔音极差,两人的对话传到莫良那屋。

    君一落听到沈青橙哭得呜呜呜的,从被窝里立起来一脸担心的问莫良:“良爷爷,娘亲怎么哭了,是不是爹爹欺负娘亲了。”

    莫良赶紧用双手捂住她的耳朵,心里窃喜的对小丫头道:“你爹爹那么喜欢你娘亲,怎么可能会欺负你娘亲,他们俩是在过家家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