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59:学做衣服鞋子(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沈青橙本来觉得自己唤李三夫妇俩大叔婶子没什么问题,君一落这么一番纠结后唤李狗儿做小叔叔,她顿时觉得自己对李三夫妇俩的称呼有问题。

    虽然李三夫妇俩的年纪的确称得上是大叔婶子了,但李狗儿比君一落大不了多少,小丫头追在李狗儿身后唤小叔叔,沈青橙怎么听怎么觉得诡异,而且小丫头自己喊得也变扭。

    “落儿,你就唤狗儿哥哥吧。”

    两家没有亲戚关系,不用顾忌辈分问题,君一落改口唤李狗儿哥哥完全没问题。

    “小哥哥,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玩?”

    “咯,这只蚂蚱给你。”

    “谢谢你,小哥哥。”

    君一落一喊小哥哥,李狗儿就大方的将手里的一只蚂蚱递到了君一落的面前,两个孩子拿着草编蚂蚱在李家堂屋里玩得开心极了。

    沈青橙瞧了俩孩子一会儿,见他们玩得很好便将目光收了回来顾着跟李许氏说话。

    “嫂子,你家闺女真能干,小小年纪就能将针线活儿做得这么好了。”

    雪天没法出门做事,李家两个闺女放下碗筷就坐在火盆边拿着针线做。

    大闺女李宝丫在扎千层底。

    二闺女李宝彤在缝衣服。

    瞧着那细细密密的针脚,沈青橙自叹不如。

    她针线活儿不好,原主因为包菜花虐待的缘故,针线活儿也一般,所以她的针线活儿仅限于缝缝补补,因为她不会剪衣样的缘故,家里那张豹子皮还搁在那儿。

    沈青橙一夸,李家俩闺女都羞得低下了头。

    李许氏只好开口:君小娘子,你唤我婶子,嫂子都行,别人像我跟我男人这年纪都抱上孙子了,我们俩是因为成亲比较晚,所以孩子都还小。”

    “我还是唤你嫂子吧,这样孩子们好称呼一些。”

    “那成。”

    李许氏脸上笑盈盈的没有半分介意。

    沈青橙觉得这一家人挺好的,相处下来熟悉之后,她便看着李家俩闺女道:“两位姑娘,能否教我剪鞋样跟衣样?”

    李家俩闺女抬起头来又羞涩又诧异的将沈青橙看着。

    那眼神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都嫁人了,怎么还不会剪衣样跟鞋样啊?

    沈青橙一脸尴尬的笑容。

    “让嫂子跟两位姑娘见笑了,我母亲去世得早,没人教我做这些。”

    “原来是这样啊。”

    李许氏看沈青橙的眼神带着一些同情。

    “我今天正好要给狗儿他爹剪一个一样跟一双鞋样,我教你吧。”

    “嫂子,那就太感谢你了。”

    李许氏起身离开片刻后,拿了一堆东西到堂屋,有剪刀针线碳块,以及剪衣样用的牛皮纸,剪鞋样用的笋壳。

    沈青橙虽然从未扎过千层底,但听老人说过做千层底是要用干笋壳的。

    “嫂子,这笋壳是用来做鞋样的吧?”

    “是啊,这是茨竹的笋壳,春夏两个季节茨竹笋生长,等笋子长大笋壳自然脱落就将宽大的笋壳捡回家洗干净晾晒起来,到了冬天纳鞋底就能使上了。”

    李许氏清楚得记得自己男人的鞋码,一边给沈青橙讲如何做千层底,一边拿着剪刀剪鞋样儿。

    她动作麻利,片刻就将一双剪好的鞋样拿给沈青橙看。

    沈青橙拿着已经成了鞋样的干笋壳,眉头一皱。

    不久就要过年了,她还打算等赚到钱了给家人一人添置一双新鞋,一身新衣呢,可眼下这时节捡不到笋壳,想要做鞋子就只能找人买一些笋壳。

    见她皱眉一脸犯愁的表情,李许氏道:“君小娘子,你怎么了?”

    以为沈青橙是被做鞋子的事情难住了,她寻思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其实做鞋子做衣服不难,你年纪也不大,现在学也还来得及,听我家男人说你家君相公人很好,如此你不必发愁,慢慢学。”

    或许李许氏囤得有多余的笋壳。

    沈青橙一番思量后对李许氏道:“嫂子,我不是发愁做鞋子做衣服难,我是愁这时节找不到笋壳,嫂子你能卖一些笋壳给我吗?”

    “嘿,就这点小事也值得你皱眉呀。”

    李许氏笑了笑道:“笋壳这种东西不值钱,今天我捡了不少晒着呢,待会儿你们母女离开的时候,我送你一些就成了,你买了我男人那么多萝卜白菜帮了我家大忙,用不着花钱。”

    李许氏爽快大方,沈青橙也就不推却了。

    “那就多谢嫂子了。”

    “不用见外,大湾村跟大荒村紧挨着呢,咱们也算是近邻,以后还要走动呢。”

    为了学习做衣服,做鞋子,不知不觉沈青橙在李三家待了一个多时辰。

    “青橙,小落。”

    沈青橙学得投入,直到听到莫良的声音,她才意识到自己在李三家待得有些久了。

    “君小娘子,那外面的人是不是找你的?”

    沈青橙对着李许氏点了点头。

    “是我家叔,时辰不早了,嫂子,我跟落儿今日就告辞了。”

    李许氏见沈青橙要走便起身去用绳子扎了几十片笋壳拿给沈青橙。

    “君小娘子,这些笋壳你带回去用吧。”

    沈青橙一看那厚厚的一叠笋壳忙道:“嫂子,这也太多了,我用不了这么多的。”

    “这东西宜多不宜少,这些你带回去吧,我家还有很多呢,足够用了,明儿春上笋子长出来用能拾笋壳了。”

    沈青橙这才从李许氏手中接过了那些笋壳对着君一落招了招手。

    “落儿,良爷爷叫我们了,我们该走了,你给狗儿哥哥说再见吧。”

    “小落妹妹,你要回家了吗?”

    李狗儿拉着君一落的小手一脸念念不舍的表情。

    君一落也是一脸念念不舍的表情。

    “小哥哥,谢谢你送给我的蚂蚱,我要跟娘亲回家了,再见。”

    “那你还会再来找我玩吗?”

    “嗯。”

    君一落跟李狗儿约定了一番这才跟着沈青橙离开。

    瞧君一落那么渴望小玩伴,沈青橙更加坚定要将这小丫头送去私塾。

    莫良在大湾村找了一圈儿后,终于看见沈青橙牵着君一落的手从一户人家里走出来,迎上去就皱着眉头问:“你们两个丫头,咋出来这么久都不知道回去,害我担心死了知不知道。”

    “良叔,对不起,我忘记时间了。”

    看出莫良担心坏了,沈青橙赶紧道歉。

    “我跟李家嫂子学做鞋子,衣服,没觉察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了。”

    莫良伸手牵过了君一落的小手,摸到君一落热乎乎的小手,他脸色好看了几分。

    “李家嫂子,哪个李家嫂子,你这丫头第一次来大湾村就敢进人家里烤火了,就不怕遇上坏人吗,咋一点戒备之心都没有。”

    莫良即是责怪沈青橙,也是在担心沈青橙。

    沈青橙道:“给咱们指路的那位菜农叫李三,我说的李家嫂子就是他媳妇儿,我跟落儿无意间走到了他家门口,李大哥邀我进屋坐坐,落儿手脚被冻得冰凉的我就牵着落儿去烤火了,顺便跟着李家嫂子学做鞋子跟衣服。”

    沈青橙一番解释后,莫良脸上的怒色终于没了。

    “油已经榨好了,时辰不早了,阿澜怕是要回家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一家三口一边说话一边朝着榨油房走去。

    到榨油房的门口,沈青橙就闻到了一阵棉籽油的清香味。

    看来这家榨油房的技术不错,这么香醇的棉籽油用来烙葱油饼应该不会比茶籽油茶。

    “姑娘,你回来了,你们离开这么久去哪里了?”

    沈青橙牵着君一落走进榨油房,清俊男子的目光就落在了沈青橙的身上。

    沈青橙没多想,莞尔一笑回答:“第一次来大湾村,带着落儿在村子里逛了逛,大湾村比我们大荒村宽阔。”

    “我们大湾村前有水,后有山挺不错的,姑娘以后可以多来走动走动。”

    “经常要榨油,来大湾村的次数少不了。”

    沈青橙一脸温和的笑容里带着疏离,跟清俊男子闲聊了几句后便言归正传的问:“小哥,我家榨油钱是多少?”

    “二十文钱榨一百斤,你家的瓜子仁有一百零五斤,我就收你二十文,那五斤就不算钱了。”

    “多谢小哥。”

    沈青橙道谢后摸出二十文递给了清俊男子。

    付了榨油钱,她就抱起君一落侧过脸对莫良道:“良叔,咱们回家吧。”

    莫良挑着箩筐走在前面,箩筐一边装着榨油后的油饼,一边装着一只木桶,木桶里面是今日炼出来的棉籽油。

    沈青橙牵着君一落跟在他身后。

    清俊男子目送他们离开,只是目光一直都停留在沈青橙的身上,沈青橙的身影都消失在了榨油房门口,他目光还念念不舍的不肯收回来。

    “儿子。”

    榨油房老板娘走上去轻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笑眯眯的问:“给娘说说,你是不是看上那位姑娘了?”

    清俊男子这才收回心神将目光收了回来,一脸羞涩的回答:“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别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

    “你是老娘生的,你什么心思还能瞒过你娘我这双眼睛。”

    榨油房老板娘重重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男人大丈夫别畏畏缩缩的,那姑娘长得挺好看的,又有教养,你若是喜欢就承认,娘去大荒村打听打听,如果那姑娘还没许人家,咱们就上门去提亲,咱们家的家境不差,保管她嫁过来享福。”

    “嗯。”

    清俊男子这才点头。

    “娘,你去大荒村找谁打听,你可别将人家姑娘给吓到了。”

    “老娘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榨油房老板娘一脸胸有成竹的表情,仿佛沈青橙已经是她儿媳妇了。

    “大荒村有个媒婆叫赵金桂,你知道吧。”

    “嗯,据说她说成了好多对儿。”

    “没错,咱们就去找她打听,咱们使点钱一定能从她嘴里打听到消息。”

    清俊男子心里有些小小的激动。

    “娘,那这件事就麻烦你了。”

    “知道你老娘辛苦,你成亲之后就赶紧生个大胖小子给老娘抱。”

    ......

    榨油房母子俩的盘算沈青橙完全不知道,回家的路上她闻着棉籽油的香味心情大好,心里琢磨着今晚用棉籽油做点什么好吃的。

    家里还有一些小杂鱼,可以调一些面粉糊糊,将小杂鱼往面粉糊糊里一滚,然后裹上一层面粉糊糊的小杂鱼入油锅炸,小杂鱼这么做焦香酥脆。

    光是心里琢磨,沈青橙就忍不住咽口水。

    一家三口回到家里,发现君无澜还没回来。

    莫良取了一只陶瓦坛子将已经冷却的棉籽油倒进陶瓦坛子里保存。

    沈青橙忙道:“良叔,留两斤油,别全部倒进去。”

    莫良以为她是要带去镇上烙葱油饼,抬头瞧了她一眼回应:“我有分寸,不用你提醒我。”

    大半的棉籽油都倒进了陶瓦坛里保存起来,沈青橙让留的两斤油,莫良用日常用的油罐装好。

    之后,沈青橙便跟莫良一起烧晚饭。

    小铁锅烧干饭,大铁锅炒菜。

    沈青橙将大米饭焖好就转身去碗柜里取了半碗面粉用温水将面粉调制成不稀不浓的面糊糊。

    莫良不解的问:“今晚不是煮大米了吗,干啥还调这面糊糊?”

    沈青橙百忙之中抽空瞧着莫良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良叔,我今晚用这面糊糊跟之前剩下的小杂鱼给你们做一道美食。”

    “娘亲,你好厉害。”

    还没吃到沈青橙做的小杂鱼,君一落已经激动的称赞沈青橙了,太支持沈青橙的工作了。

    小马扎旁边就是烧得通红的火盆,沈青橙生怕她从小马扎上掉下去,忙提醒:“落儿,坐稳了,娘亲做好了给你吃。”

    “行吧,你们母女俩高兴就好。”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这么高兴,莫良还能说什么。

    可看见沈青橙一股脑儿将那两斤油全部倾倒入铁锅里,莫良激动得从木登上站了起来,伸手指着铁锅里的油:“这......这炒什么菜呀,要这么多油?”

    沈青橙听他激动得说话都磕绊了,嘴角微微一抽。

    “良叔,你刚才不说随我折腾吗?”

    莫良道:“我哪儿知道你做一道菜要这么多油,你这个败家子,有点油就开始乱挥霍。”

    莫良虽然嘴上指责,可脸上并未半分恼意,只是单纯心疼那些油而已。

    ------题外话------

    二更十二点前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