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60:帮忙洗澡(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怕老叔心疼坏身子。

    沈青橙赶紧道:“良叔,我是要做面粉炸鱼,炸完鱼剩下的油还能用来炒菜呢,浪费不了多少油。”

    两斤油都倒入锅内了,莫良还能不让沈青橙做了。

    “别废话了,赶紧做,在外面冻了那么久,我都饿了。”

    沈青橙看着想吃美食又心疼油一脸变扭纠结的莫良,不禁嘴角往上扬了扬。

    一会儿油热之后,沈青橙将一条小杂鱼丢进面糊里滚了一圈,然后拎着裹满了面糊的小鱼丢进油锅里。

    油锅里立马发出一阵滋滋的美妙声。

    君无澜迎着割脸的寒风一路走回来,刚走进院子里就闻见了香喷喷的菜香味。

    闻到菜香味,他顿时觉得身上不冷了,再外奔波半日也丝毫不累。

    “青橙,今晚烧的什么菜这么香?我在院子里就闻到了。”

    沈青橙一边顾着油锅里还在炸的小杂鱼,一边看向君无澜对着君无澜招了招手。

    “君大哥,快进来。”

    君大哥抬起大长腿迈过门槛走到她的身边。

    沈青橙伸手从木盆里拿了一条炸的焦香酥脆的小杂鱼喂到君无澜的嘴边。

    “今儿我跟良叔落儿去隔壁大湾村榨了油,想试试这棉籽油的味道于是我就做了面粉炸鱼,刚出锅的面粉炸鱼,你尝尝。”

    君无澜熟练的张开嘴接过沈青橙手里的鱼。

    见他咀嚼了两下,沈青橙一脸期待的问:“君大哥,好吃吗?”

    “好吃,又香又酥脆。”

    “那你再吃一条。”

    沈青橙又拿了一条喂到他的嘴边。

    他们俩如此如胶似漆,莫良看着不禁红了老脸,赶紧将脑袋垂下认真的烧火。

    意识到了莫良在回避,君无澜耳朵热了热对沈青橙道:“你先烧菜,一会儿上桌了大家一起吃。”

    “爹爹,你回来了。”

    “爹爹回来了,落儿今日有没有想念爹爹。”

    看见君一落坐在小马扎上对自己张开了双臂,君无澜走去小马扎前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君无澜将君一落放在大腿上坐好,父女俩一边坐在小马扎上烤火,一边看着沈青橙在灶膛背后忙活。

    “爹爹,你昨晚跟娘亲玩过家家,好玩吗?”

    君一落忽然神来一句问得君无澜一脸懵样。

    君无澜往沈青橙身上瞧了一眼:“过家家?”

    君一落奶声奶气的回应:“昨儿晚上,我听见娘亲呜呜呜的哭,我以为是爹爹你欺负娘亲了,于是就想要过去你们主屋瞧一瞧,可是良爷爷不准我过去,说爹爹你那么爱娘亲怎么可能会欺负娘亲呢,良爷爷还说爹爹跟娘亲是在过家家,良爷爷还说了,过家家只有大人能玩儿,可是今日狗儿哥哥邀请我玩过家家,于是我就有些糊涂了。”

    听了君一落的话,沈青橙跟君无澜好像都明白了什么。

    沈青橙脸红得要滴血。

    难怪今儿君大哥前脚一走,良叔就旁敲侧击的问了她一大堆,还让她不要嫌弃君大哥。

    敢情这老叔是以为她跟君大哥昨晚那个了,还觉得君大哥那方面不行......

    想到这里,沈青橙红着脸嘴角狠狠一抽。

    君大哥多冤枉啊。

    “过家家就是小孩子玩的游戏,良爷爷对此不了解,给落儿回答错了。”

    君无澜为君一落解惑之后,没好气的瞪了莫良一眼。

    “良叔,你真是越来越为老不尊了,别再给落儿灌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君无澜黑着脸的时候,莫良是有些怕的,此刻君无澜拉长脸一吼,莫良应了一声乖巧听话得跟个孩子似的。

    沈青橙闷不做声的炸了小半盆面粉炸鱼,然后加葱将豹子肉剁成了肉泥捏成肉丸子煮了一锅白菜肉丸子汤。

    白菜肉丸子汤送面粉炸鱼,再搭配大米饭,一家四口吃得饱饱的。

    晚饭后,莫良洗刷了锅碗,君无澜让他烧了两大锅热水。

    沈青橙把自己跟君一落都洗抹干净了,看见大铁锅里还有满满当当的一锅热水,于是问了君无澜一句:“君大哥,你让良叔烧这么多水是想泡澡吗?你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彻底长合,可不能碰水。”

    “我站着冲,我会小心不让伤口碰到水的。”

    见莫良也洗抹干净了,沈青橙将君一落塞到莫良的怀里,然后扭头回来看着君无澜咬了咬下唇硬着头皮道:“要......要不要我帮忙?”

    君无澜虽然能自己对付冲澡这件事,但沈青橙愿意帮忙,他心里自然欢喜。

    只是他没料到沈青橙会主动提出给自己帮忙,他欢喜的同时愣在了当场。

    沈青橙半晌没得到他的回应,转身往外走:“既然君大哥你自己能应付,那我就......就先回屋了。”

    话说出口了,她这才觉得自己刚才太冒失了,心脏跳得突突突的。

    君无澜赶紧回过神来,在沈青橙跨过门槛之前追上了她,怕沈青橙逃,他伸手大胆的从后面抱住了沈青橙的腰。

    “伤口还有些痛,我......我不能应付,青橙,还是你留下来帮帮我吧。”

    沈青橙转身眼神略带怀疑的将男人盯着。

    昨儿赶集,这个男人挑着那么多东西去镇上没嗯哼一声,后来又跑去镇上拿那三套棉被也没嗯哼一声,这会儿了才喊伤口痛......

    她怎么感觉这个男人在装呢。

    被沈青橙用狐疑的眼神打量着,君无澜心里有些心虚,但他知道沈青橙最是心软了,赶紧继续装疼让沈青橙打消对自己的怀疑。

    “是真的有点痛。”

    “那好吧。”

    瞧他皱着眉头一脸难受的表情,沈青橙果然打消了刚才的怀疑,一脸紧张的伸手将他胳膊扶着。

    “你坐下,我帮你打水,你是要在主屋洗,还是要在哪里?”

    “去主屋洗吧,你帮我搓搓背就行了,我自己打水。”

    “你不是伤口痛吗?”

    沈青橙又变成了狐疑的眼神。

    君无澜赶紧解释:“伤口痛不碍着手,一桶一桶将水提去主屋很累的,你累了一天了不用你帮忙。”

    君无澜催促,沈青橙只好去主屋将浴桶摆好了等着他。

    一刻钟后,主屋里热气腾腾的。

    沈青橙视线穿过腾腾的热气将站在浴桶便脱衣服的君无澜瞧着,双颊一点一点的变红。

    君无澜除掉了上半身的衣物,开始伸手去解裤腰带,沈青橙的脸蹭的一下红透,两只耳垂红得像鲜艳欲滴的红宝石一样,脖子僵硬不知道该将目光放在什么地方。

    君无澜这是头一次当着女人的面冲澡,心里也紧张得跟万马奔腾似的,耳垂的颜色不比沈青橙耳垂的颜色差多少。

    见沈青橙僵直了身子站在那里,眼睛都不敢乱瞟,君无澜笑了笑脱掉外裤后就直接穿着亵裤抬腿走进了浴桶里。

    沈青橙听到哗啦的一声水响,这才抬起目光看见君无澜穿着亵裤站在浴桶里。

    君无澜隔着朦胧水汽看着她,温声道:“我穿着裤子的,你不用紧张。”

    “......哦。”

    沈青橙如蒙大赦一般重重的松了一口气,笑了笑走上去拿起帕子给君无澜搓背。

    这几日伙食开得还算可以,鱼肉鱼汤还有消炎助伤口愈合的功效,君无澜背上的伤口恢复得很好。

    沈青橙帮他搓背的时候,顺便仔细观察了几眼他背上的伤口,看见他背上新长出来的红肉,沈青橙眼中露出了笑容。

    “君大哥,你的伤口快要愈合了。”

    “伤口在愈合的时候也有点痛。”

    君无澜以为她还在怀疑自己喊痛这件事,赶紧心虚的辩解。

    “我知道,长新肉的时候伤口会痒痒痛痛的,我以前割伤过手指,有体会过。”

    君无澜:“......”

    沈青橙的回答让他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沈青橙帮他擦拭了后背跟胸前,然后站在浴桶前垂眸盯着他的下半身感到踌躇。

    洗下半身,君无澜也不好意思让她帮忙了,一脸拘谨的将手伸向她。

    “我自己来吧,你先上床休息。”

    “好。”

    沈青橙慌忙将手里的帕子塞到了君无澜的手里,那动作快得活像是在丢一个烫手的山芋。

    塞了帕子到君无澜的手中,她就忙不迭的脱了鞋子跟外套往被窝里一钻,背对着君无澜躺下不敢再往浴桶那边瞧一眼,只听到耳边水声不断。

    片刻后,哗啦啦的水声停息了,房间里安静得掉一根针都能听见。

    她屏住呼吸想转身看看君无澜是否洗好了,转身就感觉床榻外侧往下一陷。

    君无澜上床就跟沈青橙打了个照面。

    沈青橙一个转身还差点钻进了他的怀里,尬笑着打招呼:“君大哥,你洗好了呀。”

    “嗯,伤口难受,洗澡水明日再倒。”

    哪里是伤口难受,他是看到小媳妇今晚那么可爱,又那么热情,他洗完澡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搂着小媳妇暖被窝。

    沈青橙信了他的话,觉得两人靠得太近了,君无澜呼吸出来的热气都落在了她的脸上,她将身子往床榻里侧挪动了两下,笑容温和的跟君无澜道晚安。

    只是她刚挪动了两下身子,君无澜就伸手将她拉了回去。

    “君大哥,你身上有伤,我这样会挤到你,弄疼你的。”

    “我背外面就不会了,你睡过来一些,两人靠得紧暖和。”

    “君大哥,我不冷啊。”

    刚翻弹的被褥又软又暖,沈青橙当真一点都不冷。

    君无澜挥灭了油灯,抱着她,闭着双眸道:“我冷,我刚冲了澡,浑身上下都冷。”

    沈青橙:“那......那你抱着我睡吧。”

    “嗯。”

    黑暗中,君无澜嘴角得逞的扬了扬,沈青橙没看见大灰狼的笑容继续像只小白兔一样窝在大灰狼的怀里。

    第二天早上,君无澜照例早起帮着莫良做事。

    沈青橙怕冷早上有些赖床,早饭做好之后,君无澜先去帮君一落抱了起来穿好衣服,再到主屋叫醒沈青橙。

    “青橙,早饭做好了,起床了。”

    沈青橙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的看着君无澜将她的外衣拿到床上。

    “你赶紧把衣服穿上,我去帮你端洗脸水来。”

    “君大哥,我自己去厨房洗就是了。”

    沈青橙早上赖床习惯改不掉让莫良跟君无澜早起烧饭心里已经过意不去了,君无澜还如此无微不至的将就着她,她感到幸福的同时心里越发的过意不去。

    “你赶紧穿衣服,我一会儿就将热水端来了。”

    沈青橙坐在床上穿衣,看着君无澜的身影消失在主屋门口,很快又见他端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水进来。

    见沈青橙已经将袄子套好了,君无澜蹲在床前拎了一把帕子递到她面前。

    “擦把脸吧,眼睛会舒服一些。”

    沈青橙笑容满面的接过帕子擦脸。

    “君大哥,你这么惯着我,良叔会不会生气?”

    “不会,听良叔说,我们君家的男人对媳妇都很好,我这么惯着你,宠着你,良叔只会说我像极了我父亲。”

    如此,沈青橙心里就踏实了。

    小两口到厨房,莫良已经将早饭摆上了桌,沈青橙起这么晚,莫良脸上没有半点不满。

    桌上有两个水煮鸡蛋,吃饭的时候,莫良给君一落递了一个鸡蛋,将另一个鸡蛋递给了沈青橙。

    “家里的那只老母鸡又下蛋了,你跟落儿有口福了。”

    沈青橙看了一眼面前的鸡蛋道:“良叔,留着给落儿补身子吧。”

    “落儿有鸡汤吃,你不用担心她饿着,给你鸡蛋你就吃,你这瘦得皮包骨头似的也得补补,不然阿澜抱着都硌手。”

    莫良一脸嫌弃的打量了沈青橙一眼。

    沈青橙剥着鸡蛋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这老叔就不能好好的关心人吗,非要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

    “你是胖是瘦都没关系,只要身体康健就行了。”

    君无澜盛了一碗粥,细心的用勺子搅动着吹了吹才放到沈青橙的面前。

    早饭后,君无澜去了穆家,莫良也闲不住拿着刀子出门去砍柴,只有沈青橙跟落儿在家。

    沈青橙烧了火盆端到主屋,叮嘱了落儿几句后,她就去将那张已经风干的花豹子皮拿来研究。

    她拎着花豹皮站在火盆前估摸了许久,这才拿剪刀动手剪裁。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