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62:小娘子魅力大(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是是是,多谢君家大哥提醒,今儿是我们夫妇俩唐突大意了,下次我们一定找个可靠的人打听。”

    莫良恼羞成怒的大骂赵金桂,吴家夫妇俩面红耳赤连连认错。

    闹出了这么大的乌龙,夫妇俩不好意思继续待,给莫良解释了一番水也顾不上喝了,起身就告辞。

    “这个赵金桂,她到底安的啥心。”

    吴家夫妇俩离开之后,莫良不用再克制。

    沈青橙见他咬牙切齿,眼珠闪烁着两团怒火,生怕他怒气伤肝,赶紧宽慰:“良叔,您老别跟赵金桂一般见识。”

    赵金桂安的什么心思,沈青橙心里很清楚,只是赵金桂打错了算盘,就算没了自己,赵金桂这样品性的人也不可能入了君大哥的眼睛。

    莫良见沈青橙笑盈盈的,一脸没心没肺丝毫未将这场闹剧放在心上,不禁恼她。

    “你还有心情笑,要是今儿这事传出去了会坏了你的名声。”

    “别人如何看待我,我不在意,只要君大哥,良叔您跟落儿相信我就行了。”

    “你不在意,我生气。”

    莫良左思右想觉得今儿这件事不能算了,于是气呼呼的起身。

    “青橙,你跟小落在家,我去找赵金桂理论理论,今儿这事如果就这样算了,那女人会觉得我们家好欺负,说不定还会挑事。”

    莫良气呼呼的要出门,沈青橙牵着君一落跟上。

    “良叔,既然不能算了,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跟着去,谁照看小落。”

    “小落跟我们一起去啊。”

    “胡闹,这种掐架吵架的事情怎好让小落瞧见,而且这种事情就该由我这个长辈出面,你一个年轻姑娘家去找赵金桂理论就不怕传出去一个彪悍的名声吗。”

    沈青橙还真不怕。

    “爱传就传吧,我已经跟了君大哥,传出去一个彪悍的名声对我也没什么影响,反而叫别人不敢再轻易的招惹我。”

    “良爷爷,有人欺负娘亲,我也要跟你去找欺负娘亲的坏人理论。”

    瞧这一大一小两个丫头一脸坚定的跟着,莫良只好点了头,去赵金桂家的路上,莫良叮嘱道:“待会儿见到了那个女人,你们俩先别说话让我说,如果我们骂得太凶了,大荒村的村民会觉得我们欺负赵金桂一个寡妇,我找赵金桂理论的时候,你们娘俩表现柔弱一点,最好表现出受了莫大的委屈,这样大荒村的村民就会觉得是咱们被赵金桂那女人给坑了。”

    莫良这一番话说得让沈青橙一脸佩服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姜还是老的辣,不愧是良叔您。”

    莫良独自一人将君无澜抚养成人,还让君无澜学了一身的本领岂能是泛泛之辈。

    “少拍我的马屁。”

    莫良心里现在一股怒火,沈青橙这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

    此刻,赵金桂家。

    “赵金桂,我们吴家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啥要这么害我们吴家。”

    “吴家大姐,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你别在我跟前装聋作哑,你明知道那沈青橙是君家的儿媳妇,还鼓捣我们夫妇俩上君家去提亲,你这是想坏我们吴家的名声吧。”

    “谁跟你说沈青橙是君家的儿媳妇了,君家那有个四五岁大的女娃子,他们买了沈青橙是为了照顾那女娃子。”

    “你休要狡辩了,赶紧将那一刀猪肉跟十个铜板还给我们。”

    到手的东西,赵金桂怎么舍得还回去。

    “吴家大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们来向我打听消息,我将我知道的通通告诉了你们,你们给了我那么一点点好处现在却想要拿回去,你们是在拿我寻开心吗。”

    吴家开榨油房这么多年,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吴冯氏迎来送往的也是个厉害的角儿。

    见赵金桂不肯还东西,她一不做二不休掐腰就大声喊:“好你个赵金桂,你尽说些谎话忽悠我们夫妇俩,让我们夫妇俩去君家丢脸,我原本打算你还了那一刀肉跟十个铜板,今儿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既然你不肯还,那咱们就好好的掰扯掰扯,请大荒村的村民们过来评评理,看是你赵金桂受了委屈,还是我们两口子被你忽悠受了委屈。”

    一看吴冯氏那气势,赵金桂有些心虚。

    吴家有钱,而且家里开榨油房跟十里八村的人都来往,真的得罪了吴冯氏怕是对自己没什么好处。

    赵金桂在心里掂量了一番,最终瞪着吴冯氏两口子道:“不就是一刀猪肉跟十个铜板吗,你们等着,我这就去给你们取来。”

    吴家两口子拿回那刀猪肉跟十个铜板这才作罢离去。

    到嘴的肉给飞了,赵金桂气得回到堂屋里给自己灌了两杯冷茶水这才平复下怒气。

    她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着吴家两口子这又听到门口一声怒吼。

    “赵金桂,你给我出来。”

    莫良气势十足的站在赵金桂家院门口开嚎。

    “赵金桂,你有本事干这下三滥的事情,你有本事开门呀,你开门呀,咱们俩好好掰扯掰扯。”

    吴家夫妇俩来此一闹,本来就已经惊动了左邻右舍的人,莫良的嗓门比吴冯氏还大几分,他嚎嚎几嗓子赵金桂家门口就站了十几个大荒村的村民。

    王福根站在赵金桂家院门口的人是莫良跟沈青橙母女俩忙上前打招呼。

    “莫大叔,青橙妹子,这是咋的了?”

    王李氏跟着走到沈青橙的身边。

    “青橙妹子,是不是赵金桂又欺负你了?”

    沈青橙记着莫良的交待,王李氏这么一问,她就用袖子遮半张脸轻轻抽泣了两下才回答:“嫂子,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金桂婶儿,她竟然对大湾村榨油房老板夫妇俩说我待字闺中,于是大湾村榨油房夫妇俩便跑去我家提亲了,好在良叔是个明辨是非的长辈没有责怪我,若我摊上的是一个不问是非黑白的长辈,今儿我怕是要因为这是被骂惨,说不定还会背负上一个勾三搭四的罪名。”

    “我娘亲没有得罪那个赵婆婆,是那个赵婆婆总是找我娘亲的麻烦。”

    君一落不忘给沈青橙助力。

    “上上次赶大集,我跟娘亲爹爹坐福根大叔的车,那位赵婆婆也在车上,赵婆婆还说我们家三个人坐车只交两个人的车费,我爹爹没有办法只好抱着我跟我娘亲。”

    母女俩一唱一和吸引了村民们的目光。

    沈青橙生得漂亮,稍微装装就我见犹怜,君一落年纪小更能博取人的同情。

    “这赵媒婆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青橙跟那流放犯的亲事不还是她拉的线吗,她现在又琢磨着给青橙与那吴家少爷拉线,这是想拿两次谢媒钱吗。”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也不害臊。”

    “家里有闺女儿子的,以后别找这赵寡妇说媒了,别媒没说成把自家孩子给坑了。”

    赵金桂站在院子里听到外面的声音吓得不敢开门,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莫良知道她在院子里,清了清嗓子继续骂:“我家阿澜,我家青橙人老实才屡次被你欺负,他们不跟你计较,我这个做长辈的却不答应,你若是再敢欺负他们,别怪我将你做的这些事情到处宣扬,看到时候还有谁敢找你说媒。”

    赵金桂听得心里咯噔。

    她男人死得早,她又不会种地,这几年她全靠给人说媒拿谢媒钱过日子。

    莫良骂得嘴巴都干了,见赵金桂龟缩在家里一声不敢吭,他心里痛快了不少,这才停下来看向沈青橙母女俩道:“看来赵媒婆没在家,咱们回去吧。”

    沈青橙点了点头,牵着君一落的小手乖巧的跟在莫良的身后。

    在外人看来,她就是一个受了赵金桂欺负的小可怜虫,还得依靠长辈才能出口气的那种小可怜虫。

    所以从莫良开始大骂赵金桂,到莫良口干舌燥结束,没有一个村民说沈青橙勾三搭四,也没有一个村民说莫良不对,这是保住了沈青橙的名声,也把赵金桂大骂一场出了口恶气。

    片刻后,听门口没动静了,赵金桂才将院门打开,双眼圆瞪看着沈青橙一家三口离开的方向气得心口一起一伏。

    “良叔,您老真厉害。”

    出了村子,走在了回家的小道上,沈青橙脸上哪里还看得见半点柔弱可怜跟乖巧。

    她笑眯眯的看着莫良,一脸佩服的对莫良竖起了大拇指。

    “您老刚才骂赵金桂真是气都不带喘一下的,二三十岁的壮年男子都没您老这肺活量,哈哈哈......”

    出了这口气,沈青橙痛得笑出声。

    “赵金桂都被您老骂得不敢开门了,不知道这会儿有没有躲在家里哭。”

    “肺活量,啥玩意儿?”

    沈青橙一个激动把新词儿说了出来。

    莫良用奇怪的眼神将她瞧着,沈青橙赶紧解释:“就是肺气好啊,骂了那么久都不带喘的。”

    “你也很厉害啊。”

    莫良笑了笑给了沈青橙一个赞赏的眼神。

    “还以为你只会做吃的呢。”

    “那是良叔你指导有方,没有良叔的指导,我可装不出来。”

    沈青橙从莫良身上收回视线,低头瞧着小丫头微笑道:“今儿落儿也厉害,若不是落儿那两句话说得声情并茂的,那些村民怕不会这么向着咱们。”

    莫良点头,也赞赏了君一落一眼:“嗯,小落也厉害。”

    三人回到家,发现院子大门开着,厨房屋顶上冒了青烟。

    莫良跟沈青橙交换了一个眼神。

    沈青橙道:“是君大哥回来了,良叔,今儿的事情别告诉君大哥了吧。”

    沈青橙又没有二心,莫良觉得将今儿这糟心事告诉君无澜只会给君无澜心里添堵,于是点了点头跟沈青橙达成共识。

    “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

    可是沈青橙刚才对莫良说的那句话,君无澜出门倒水却听了正着。

    “爹爹,今儿有位婆婆跟一位大爷来咱们家向娘亲提亲。”

    沈青橙嘱咐了莫良却忘记了小丫头。

    君一落向君无澜打了小报告后,将目光收回来一脸知错的对沈青橙吐了吐舌头:“娘亲,对不起,我一时嘴快说漏嘴了。”

    沈青橙觉得这小丫头是故意的,但见小丫头一脸知错的表情又不忍责罚。

    “没关系,反正这件事你爹爹迟早会知道的。”

    沈青橙没有责怪自己,君一落暗暗松了口气,低着头在沈青橙视线不及的角度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之色。

    她刚才就是故意这么说的,她怕其他人从爹爹身边将娘亲抢走。

    “良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落说不清楚,你来说。”

    看见君无澜脸色一沉,沈青橙只好牵着君一落与莫良前后进了厨房。

    君无澜脸色有些臭的坐在木桌的一方,看见沈青橙母女跟莫良走进来,他轻轻拍了拍面前的木桌道:“过来坐下慢慢说。”

    三人乖乖走到他身边坐下。

    沈青橙道:“还是我来说吧。”

    沈青橙将昨儿去大湾村榨油遇见吴兆的事情,以及今天闹的这个乌龙的前前后后都说给了君无澜听。

    “君大哥,我跟那吴兆总共说了几句话,没想到他会看上我。”

    “所以你们三刚才是去找赵金桂理论了?”

    君无澜一边询问,一边用目光打量着面前的三个人,见三个人身上都没挂彩,这才心里踏实了。

    莫良点了点头道:“找赵金桂算账是我的主意,阿澜,你别怪青橙。”

    君无澜没有责怪任何人,只淡淡道:“这次你们没吃亏便好,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莽撞,等我回来再说。”

    “君大哥,那你还生气吗?”

    沈青橙一脸讨好的笑着问君无澜。

    君无澜盯着沈青橙的笑脸,发现自家小娘子近来几日越发的漂亮了,绑上新头绳后俏丽动人,一颦一笑间都是风情,难怪去一趟大湾村就给他招了一个情敌。

    虽然没将大湾村吴家少爷放在心上,但君无澜心里还是有些不太踏实。

    看来得找个机会跟小娘子生米煮成熟饭,让小娘子的心跟身都彻彻底底的属于他,他才能踏实。

    “不生气了,做饭吃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