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74:之乎者也一起上啊(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娘亲,你也吃。”

    君一落从杨卢氏手里得了落花生,转身就将落花生分给沈青橙。

    沈青橙接过一粒落花生,然后抱起君一落坐在杨春芬的身边。

    瞧君一落坐在沈青橙的怀里,剥了落花生就往沈青橙的嘴里塞,黏极了沈青橙,杨卢氏脸上展露出了笑容。

    后妈难当,她之前还担心沈青橙给人当后妈受委屈呢,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青橙,你夫君对你还好吗?你我虽然没有婆媳缘分,但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在我心里你跟春芬是一样的,我希望你能过得好。”

    “娘,姐夫对青橙姐可好了。”

    杨春芬抢先开口帮君无澜作证。

    “之前去西凉镇赶大集,我碰见了姐夫两次,姐夫都恨不得将青橙姐捧在手心里。”

    “如此,便好。”

    杨卢氏瞧沈青橙面泛红光,比在沈家的时候胖了一点便信了杨春芬的话。

    “抽个时间,将你夫君带来我家让我跟你杨叔叔瞧瞧。”

    “好的。”

    瞧出杨卢氏对原主是真心实意的关心,杨卢氏提出想见一见君无澜,沈青橙便点头应下了。

    不久就要过年了,过年的时候带着君大哥来给杨家拜个年吧。

    杨卢氏把心里的话说完了,便从炕桌上拿起针线活继续做。

    正好这时候杨春华端了热茶水进来,杨卢氏道:“青橙,你不是有事情要跟春华春芬说吗,你们说吧。”

    杨春华倒了一杯热茶递到沈青橙的面前,皱着眉头问:“青橙,是不是姓君的欺负你了?”

    “春华叔叔,我爹爹才不会欺负我娘亲呢。”

    君一落将落花生放下,一脸防备的将杨春华盯着。

    “我爹爹可喜欢我娘亲了,我爹爹永远都不会欺负我娘亲。”

    “哥,你别瞎猜了。”

    瞧小丫头一脸防备的表情,杨春芬赶紧打断了杨春华的话,然后微笑着伸手捏了捏君一落的小脸蛋。

    这小丫头是来给她爹当间谍的吧。

    “小落儿,要不要姑姑抱抱。”

    君一落不讨厌杨春芬,见杨春芬对自己伸出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扑进了杨春芬的怀里。

    杨春华找椅子坐下,看着沈青橙问:“既然不是姓君的欺负了你,那你今日来有什么事情?”

    杨春华虽然决定将沈青橙放下了,但自己钟爱了那么多年的女子嫁给了其他男人,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顺不过气来。

    听他跟沈青橙说话的语气带着点怨气,杨卢氏道:“春华,你怎么跟青橙说话呢。”

    “抱歉,青橙,我这几日心情有些不好,并不是针对你。”

    杨春华的心情,沈青橙能理解,但她并不是原主,就算理解杨春华的心情也不能安慰杨春华。

    “春华哥,春芬妹子,你们俩想不想去连家酒楼做事?......”

    “青橙姐,你说啥?”

    沈青橙的话才说了一半,杨春芬就惊叫着打断了她的话。

    杨春芬认为自己耳朵背听错了,特地用手指挖了挖耳朵。

    杨春华跟杨卢氏都是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将沈清晨瞧着。

    沈青橙目光在三人身上转了一圈儿,最后看着杨卢氏道:“是这样的,我跟我夫君不是在西凉镇摆摊卖葱油饼包子馒头吗,今儿个连家公子去了一趟我那摊子,瞧上了我做的兔子馒头,他本意是想从我手中购买兔子馒头的制作配方,但我觉得直接卖配方不划算就拒绝了他,连公子思虑之后,让我找两个可靠的帮手把兔子馒头的制作配方传授给自己的人。”

    沈青橙目光又在三人身上转了一圈。

    “杨婶儿,春华哥,春芬妹子,我这么说,你们能理解吗?”

    杨卢氏跟杨春芬脸上的神情有些懵。

    杨春华倒是反应过来了。

    “你的意思是,你将做兔子馒头的手艺传授给我与春芬,然后让我跟春芬随你去连家酒楼做事情。”

    沈青橙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没错,连家公子说了,只要你跟春芬手艺学过关了,每个月给你们兄妹俩开五两银子的工钱,是各开五两。”

    沈青橙话落,杨卢氏跟杨春芬都快傻眼了。

    他们一家四口,一年到头顶多能赚十几两银子,这一个月五两银子,一年下来就是白银六十两,兄妹俩加起来就是一百二十两。

    “青......青橙姐,你......你没骗我吧?”

    杨春芬激动得说话舌头都打结了。

    唯独杨春华一脸镇定的将沈青橙瞧着。

    这么好的事情,杨春华一点都不心动那是假的,但他脑袋清醒。

    连家酒楼肯开这么高的工钱,要求定然也不低。

    “青橙,你将做馒头的手艺传授给我们兄妹俩,就不怕我们兄妹俩将这手艺泄露出去吗?”

    本来沈青橙心里多少有一点担心,但杨春华现在这么说,反而证明杨春华不会泄露。

    她笑了笑回应道:“我肯来找你们,自然是信得过你们兄妹俩的,春华哥,春芬妹子,你们愿不愿意尝试一下。”

    “青橙姐,我愿意。”

    杨春芬答应得十分利索,生怕沈青橙后悔似的。

    杨春华挑了她一眼,淡淡道:“春芬,你别高兴得太早了,连家酒楼是什么地方你是知道的,工钱开得高,要求自然也高,咱们能不能胜任还不好说呢。”

    听杨春华这么一说,杨春芬脸上激动的笑容逐渐消失。

    杨春华重新将目光移到了沈青橙的身上。

    “除了跟你学做兔子馒头,连家公子还有什么要求?”

    沈青橙道:“目前只要你们跟着我学做兔子馒头,以后可能还会学一些其他的。”

    瞧杨春华皱着眉头,沈青橙以为他是不乐意跟自己一起去连家酒楼做事。

    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算得上是杨春华的前任,让杨春华每日面对自己这张脸,的确有些为难人家。

    “春华哥,你若是不愿意,那就当我今日没来过。”

    杨春华舒展眉头道:“我们什么时候跟你去连家酒楼?”

    闻言,沈青橙内心一喜。

    “这样吧,你跟春芬妹子先随我去西凉镇赶几次大集,学会了做兔子馒头,葱油饼再去连家酒楼。”

    沈青橙到连家酒楼主要是烧菜,直接让杨春华兄妹俩跟着去学不到什么,不如让杨春华兄妹俩赶大集时跟着去摆摊学习。

    “好。”

    杨春华略颔首。

    谈完了正事后,沈青橙在杨家待了大概两刻钟便起身告辞。

    沈青橙母女俩离开后,杨卢氏就将杨春华叫到身边,微微一叹道:“春华,你现在对青橙是不是还有想法,儿啊,听娘的话,将青橙放下吧。”

    “娘,您就放心吧,我虽然还未彻彻底底的将青橙放下,但现在我只拿青橙当妹妹看。”

    “如此,娘就放心了。”

    得知沈青橙被沈包氏二十两银子卖给人时,杨春华拎着砍柴刀想上沈家理论,是杨万跟杨卢氏千辛万苦将杨春华给拦下来了,后来杨春华将自己关在了屋里三天三夜,三天三夜没怎么吃东西。

    儿子这么死脑筋,杨卢氏就怕儿子转不过这弯儿来。

    此刻亲耳听到杨春华这么说,杨卢氏心里踏实了许多。

    “如此便好,等明年家里有些积蓄了,娘找人给你说门好亲事。”

    “娘,我暂时不想提亲事,您跟爹就别为我忙前忙后了。”

    杨春华撂下话就转身往外走。

    杨卢氏瞧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微微一叹。

    这孩子还是死脑筋啊,不知啥时候能彻底走出来。

    见杨卢氏愁眉苦脸的,杨春芬在一旁道:“娘,哥会没事的。”

    “希望如此。”

    杨卢氏现在也没辙,只好将目光收回来继续做针线活儿。

    “落儿,春华叔叔不是坏人,下次别这么对春华叔叔,好吗?”

    君一落对杨春华有些敌意,沈青橙能觉察出来。

    这本是她跟杨春华之间的事情,她不希望将小丫头牵扯进来。

    君一落想了想回应沈青橙:“娘亲,其实我不讨厌春华叔叔,春华叔叔可比娘亲娘家的人好多了,只是我怕春华叔叔将娘亲你拐跑了。”

    沈青橙听得一阵无语。

    “这些话,是你爹爹教你,还是良爷爷教你的?”

    “才不是爹爹跟良爷爷教得呢,春华叔叔看娘亲的眼神跟爹爹看娘亲的眼神是一样的,所以我觉得春华叔叔可能想拐走娘亲。”

    沈青橙:“......”

    这丫头倒是观察得仔细。

    “落儿,我以前虽然喜欢过春华叔叔,但我现在已经嫁给你爹爹了,我跟春华叔叔就只剩下兄妹关系了,我不会被春华叔叔拐跑的,你就放心吧。”

    “嗯。”

    君一落心里踏实了,看着沈青橙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回家告诉爹爹,让爹爹也不要担心了。”

    君一落说完,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好像将爹爹给出卖了,赶紧将嘴巴闭上。

    沈青橙脸色一沉。

    难怪出门前,这丫头跟君大哥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敢情那个男人派了这小丫头在她身边做奸细啊。

    发现沈青橙脸色沉下去了,君一落慌张的解释:“娘亲,不是爹爹让我这么做的,是我自己怕春华叔叔将你拐跑了才跟着来的,娘亲,你千万别生爹爹的气。”

    “好你个沈青橙,吃里扒外就算了,现在还敢动手打自家人了,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一道咆哮的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母女间的对话。

    沈青橙循声将眉梢一挑就看见沈家四口人站在前面的雪地里。

    沈云香一脸委屈的靠在包菜花的肩头告状。

    “娘,爹,我见二姐牵着孩子进了村就上前去跟二姐说了几句话而已,我不知道怎么惹到二姐了,二姐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

    沈青橙面色一成不变的听着沈云香告状。

    原主之所以不受沈春耕的待见,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沈包氏母女俩会颠倒是非黑白,原主又是个榆木疙瘩脑袋不会辩解,久而久之,沈春耕就彻底向着沈包氏母女了。

    沈云香一通哭诉完,如沈青橙预料的一样,包菜花开了口。

    “青橙,虽然你不是我生的,但再怎么说,云香也是你同父的妹妹,你怎么能动手打你妹妹呢。”

    “沈青橙,我白养你了。”

    沈包氏母女俩一唱一和的,沈春耕听后凶神恶煞的对着沈青橙一顿怒吼。

    沈青橙怕他吓到君一落,赶紧将君一落藏到自己身后。

    君一落这次却没哭,知道沈青橙现在寡不敌众,小丫头赶紧挣脱了沈青橙的保护转身跑向杨家。

    沈青橙扭头瞧了一眼小丫头,看她是朝着杨家方向跑,知道她是去找杨家的人来帮忙并未阻止。

    杨家的人来了,就算不动手给她撑撑场子也是好的。

    “若知道你是这种大逆不孝之女,当年你娘过世的时候,我就该将你这逆女送出家门。”

    看着君一落跑远了,沈青橙才将视线收了回来,目光顿时犀利的将沈春耕瞧着。

    “沈春耕,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就算继承了原主的身体跟记忆,沈青橙对沈春耕也没有半点父女之情。

    沈春耕被沈青橙直呼名字,顿时愣住连生气都忘了。

    须臾片刻,沈春耕才回味过来,对着沈青橙一顿怒吼:“忤逆不孝之徒,竟敢直呼生身父亲的名讳。”

    沈青橙凉凉一笑道:“当初你卖我的时候,可有想过你是我亲生父亲,你为父不仁,还想我对你孝顺有加,沈春耕,你不觉得你无耻得过分吗。”

    “你......你......你......”

    沈春耕被气得伸手怒指着沈青橙,你你你了三次也没说出一句话。

    沈青橙道:“先将舌头捋直了再跟我说话。”

    “你......你这个不孝女。”

    沈春耕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

    沈青橙不以为然的笑了笑道:“骂来骂去就这几句话,能不能有点新意了,要不要将你家秀才儿子叫来一起骂我,之乎者也一起上啊,看谁骂得过谁。”

    沈青橙虽然不爱吵架,但沈家人要蹬鼻子上脸,她奉陪到底,好歹她是死而复生的人,还怕了沈家人不成。

    沈春耕被气得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臭丫头如此伶牙俐齿,能说会道。

    “他娘,你上,帮我好好教训教训这臭丫头。”

    沈春耕骂不赢就推了沈包氏一把,沈包氏一个不防被他推了一个踉跄,夫妇俩滑稽至极,惹得沈青橙不禁笑出了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