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76:我只照顾过你(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沈青橙想搬离大荒村倒不是怕了沈家的人,而是住在镇上或者郡城里做生意方便,少了每日的来回奔波人也轻松。

    “搬离大荒村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去了城里,咱们做买卖方便,落儿将来上学也方便,只是君大哥,搬离大荒村对你有没有影响?”

    “没影响,只要在西凉郡范围内,我去哪里都行。”

    莫良端着煮熟的鸡蛋进来看见两人的脸靠得极近。

    “咳!”

    他老脸尴尬的轻咳了一声,端着碗准备转身。

    “你们俩聊,我一会儿再来。”

    沈青橙朝门口瞧了一眼,见莫良脸上又尴尬又高兴,心里一囧伸手推开了君无澜。

    “良叔,我跟君大哥聊完了,你进来吧。”

    “哈哈哈,是吗,这么快就聊完了。”

    莫良有些遗憾的端着碗迈过门槛。

    他走到床前,将装着鸡蛋的碗递到君无澜的手边。

    “今儿的晚饭我做了,阿澜,你好好待在屋里陪着青橙。”

    君无澜接过碗时,挑起目光瞧了莫良一眼。

    “良叔,你又烧火又做菜忙不得过来吗?”

    莫良瞪了他一眼。

    女人受伤了需要安慰,这正是跟青橙培养感情的时候,这关键时候这小子咋就不开窍呢。

    “咋就忙不过来了,你小的时候,我要照顾你,要做工,还要做饭,这么多事情我不也忙不得过来吗。”

    莫良气得不想再跟君无澜说话,直接转动了眼眸看着沈青橙问:“青橙,今儿晚上,你想吃什么?”

    沈青橙道:“良叔,我没事,还是让君大哥去厨房帮你吧。”

    “他就能帮我烧个火。”

    莫良一脸嫌弃的睨了君无澜一眼。

    “我往灶膛里加几块大木柴,用不着他。”

    沈青橙不想太麻烦莫良,想了想道:“我还不是很饿,做面疙瘩汤吃吧。”

    莫良去厨房做饭把君一落喊到了厨房烤火,主屋里就只剩下沈青橙跟君无澜。

    君无澜去衣柜里取了一块碎布,将鸡蛋的壳剥了,用碎布将滚热的鸡蛋包裹起来。

    “烫不烫?”

    他轻轻的将被布裹着的鸡蛋贴在沈青橙的膝盖上,生怕温度太高烫到沈青橙,只贴了一下就赶紧将鸡蛋移开。

    贴着虽然很烫,但沈青橙觉得很舒服。

    “这温度能接受。”

    君无澜这才放心大胆的给她热敷,整个热敷的过程,动作细致温柔。

    沈青橙低头看着他,心里暖暖的。

    “君大哥,你怎么这么会照顾人?”

    君无澜一边忙活,一边抬起头来瞧了她一眼,觉得沈青橙话里有话,他温声开口:“青橙,你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咱们是夫妻,不用旁敲侧击的问。”

    沈青橙的心思被君无澜看穿,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

    “那个,君大哥,你这么会照顾女人,可是以前有照顾过其他女人?”

    “落儿算吗?”

    君无澜一脸认真的回答:“如果落儿算,那我就照顾过其他女人。”

    这样的回答让沈青橙不由自主的高高扬起了嘴角。

    这个男人如此细致耐心,敢情经验都是因为照顾小落儿获得的。

    君无澜起初没意识到沈青橙这么问的目的,看见沈青橙笑得那么开心,他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小女人是吃醋了。

    “除了落儿,我就只照顾过你。”

    君无澜也跟着笑了。

    热敷完,君无澜轻轻的将沈青橙的裤腿放下,再帮她盖好被褥。

    “青橙,良叔做晚饭还要一段时间,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君无澜一直是那种话很少的人,事情做完了,忽然不知道该跟沈青橙聊些什么。

    从镇上回来,沈青橙在马车上眯了一会儿,现在是半点睡意都没有,见君无澜坐在床边上没火烤,她慢慢的往床榻里侧挪了挪,然后用手拍拍床榻外侧对君无澜道:“君大哥,要不要上来?”

    君无澜垂下眼眸朝床榻上瞧了一眼,想起晚上搂着沈青橙睡的情形,浑身肌肉顿时有些紧绷。

    “我.....我不冷。”

    沈青橙道:“可是我脚有些冷。”

    跟沈家的人在雪地里待了那么久,沈青橙双足冰得厉害。

    “君大哥,要不你进来帮我暖暖被窝。”

    “......好。”

    君无澜应完并未爬上床,而是一脸拘束的将手伸进了被窝里,在冰冷的被窝里摸索了一阵后,抓住沈青橙的一双纤纤玉足,两只粗糙却温暖的大手将沈青橙的玉足握着。

    “这样好些了吗?”

    沈青橙双足敏感,这般猝不及防的被他握住双足,顿时没憋住笑出了声。

    “好些了,好些了,君大哥,你快放手吧。”

    “别乱动。”

    沈青橙的双足冰冷,君无澜没有依她放手。

    “这么冰冷容易染风寒,再忍忍,一会儿就好了。”

    君无澜抓着沈青橙的双足轻轻的摩擦生热。

    这可真是要了沈青橙的命。

    “呜呜呜,君大哥,我真的受不了了,你快停下。”

    “多做几次,习惯就好了,听话,别乱动。”

    莫良煮好了面疙瘩汤,跑来主屋喊小两口吃饭,到门口见房门是紧闭着的,沈青橙的呜咽声从房间里传出来,小两口的对话内容又有些不得了,他顿时老脸一红,赶紧停下脚步屏住呼吸趴在门口听,一边偷听一边在心里骂了君无澜几句。

    青橙腿还伤着呢,真是胡闹。

    房间里,沈青橙咬牙努力的憋着,总算有些适应了。

    “舒服了吗?”

    “舒服了,谢谢君大哥。”

    “这是我应该做的,谢什么。”

    房间里安静了片刻后,再次传出君无澜跟沈青橙的对话。

    莫良听后,激动得拍了一下手。

    嘿,这次终于成功了。

    他一个没留神,拍手动静弄得有些大,声音传进房间里,沈青橙跟君无澜对视了一眼。

    不用去开门,沈青橙就知道门口那人是谁,她挑眉朝门口瞧了一眼,红着脸低声对君无澜道:“良叔好像又在偷听。”

    “这个老不知羞的。”

    君无澜将手从被子里拿了出来,示意沈青橙好好的待在被窝里,他起身走向门口,吱呀将门打开。

    莫良趴在门板上偷听,房门打开,他猝不及防身子对着屋内栽倒。

    君无澜伸手将他扶住,眉头一皱,黑着脸道:“良叔,你又在干嘛呢?”

    莫良稳住身子,先是将君无澜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目光越过君无澜看向床榻上的沈青橙,见君无澜跟沈青橙都衣衫整洁,他有些失望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啊,面疙瘩汤做好了,我来叫你们两口子吃饭呢。”

    君无澜道:“你不是来偷听的?”

    “瞧你说的,你叔我是那种无聊的人吗。”

    偷听被抓住,莫良死不承认,但在君无澜强大的气场下,他心虚得厉害。

    “小落还在厨房烤火呢,我得赶紧去看着小丫头,你们两口子赶紧收拾一下来吃晚饭。”

    看着莫良心虚的落荒而逃,君无澜微微摇头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回沈青橙的身边。

    “青橙,你别怪良叔,可能是我这些年身边一个女人都没有将他急坏了。”

    君无澜一边替莫良说话,一边弯腰从地上捡起沈青橙的鞋。

    沈青橙掀开被褥准备自己穿鞋,一只脚刚伸到床下就被君无澜给抓住了脚踝。

    君无澜动作轻柔的帮她把鞋子穿上。

    沈青橙红着脸道:“我没有怪良叔,做长辈的都这样操心,很正常。”

    “你能理解就好。”

    君无澜又拿起沈青橙的另一只鞋。

    沈青橙有些不好意思,她就是膝盖被磕碰了一下,又不是残废了,这个男人将她照顾得太好了。

    “君大哥,我已经好多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君无澜抓住她的左脚,低头蹲在那里,自顾自的帮她把鞋子穿好。

    “要不明日不去连家酒楼了,我明早去一趟西凉郡跟那位连家公子说你脚伤了需要修养几日。”

    “不用。”

    沈青橙毫不迟疑的回应。

    “那位连公子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很好相处,但我瞧得出他应当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我若是明日不去等于失信于他,他怕是不喜,君大哥,我不想因为这等小伤失去这样的好机会,我不是大户人家的娇小姐,这点苦我能承受,你要相信我。”

    君无澜心疼她本打算再劝劝她的,但见她这么执着便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追逐的梦想,他不应该阻止青橙。

    “我相信你,明日一早我送你去西凉郡。”

    “嗯。”

    沈青橙没有拒绝。

    原主不曾去过西凉郡,这么算起来,她明日是第一次去西凉郡,对西凉郡城半点都不了解,有君大哥陪着挺好的。

    沈青橙点头回应的瞬间被君无澜打横抱了起来。

    “君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君无澜抱着她大步往外走。

    “今儿你就别下地了,好好休息一晚上,明日兴许会好一些。”

    厨房里,莫良已经摆好了晚饭,君一落坐在自己的小马扎上,看见君无澜抱着沈青橙迈过门槛大步走进来,小丫头一脸欢喜的笑容。

    “娘亲,你好些了吗?”

    “娘亲好多了,谢谢落儿关心。”

    君无澜轻轻将沈青橙放在君一落身边的椅子上,君一落立马从桌上拿起一双竹筷递给沈青橙。

    “娘亲请吃晚饭。”

    沈青橙笑了笑接过筷子。

    “娘亲好着呢,落儿不用这么担心。”

    君一落将嘴角一垂,有些不高兴道:“娘亲,你是不是只要爹爹关心,不要落儿关心,落儿好伤心,呜呜呜。”

    “落儿,眼泪都没有一滴,别装了,赶紧吃饭。”

    “是,爹爹。”

    君一落瞧了君无澜一眼乖乖的将嘴巴闭上。

    闭了好一会儿才道:“爹爹,你真是太不幽默了,我是在逗娘亲玩呢,这点你都看不出来,难怪你这么大年纪了才娶了娘亲,这都是因为你不幽默不讨女孩子欢喜。”

    瞧君无澜被小丫头怼得无话可说,一脸吃瘪的表情,沈青橙终于没忍住哈哈哈笑出了声。

    落儿这小丫头真是越来越有趣,越来越可爱了。

    “看见没,娘亲笑了。”

    君一落眼角一挑,一脸得意的将君无澜瞧着。

    “娘亲,你心里还难受吗?”

    沈青橙跟小丫头对视,瞬间有些明白小丫头这么卖力逗自己笑的原因了。

    自己被沈家四口欺负,又伤了膝盖,这小丫头一定认为自己伤心了。

    “娘亲不难受,落儿这么关心娘亲,娘亲心里不但不难受还很高兴。”

    晚饭后,君无澜打水让沈青橙泡了脚便将她抱回主屋,帮她掖了掖被子道:“早点休息。”

    沈青橙躺在床上看见君无澜转身往外走,忙不迭的将他叫住。

    “君大哥,天都快黑了,你还要上哪儿去?”

    君无澜停下脚步回答:“我去一趟村子里找福根大哥。”

    “找福根大哥借马车吗?”

    “嗯。”

    君无澜实诚的点头。

    “从大荒村到西凉郡城有接近十五里路呢,你脚又伤了必须坐马车。”

    虽然现在自家跟王福根家关系挺好的,但总是借人家的马车总归是不好的,借一次就欠王福根一个人情,花钱雇车王福根又不肯收钱,沈青橙无奈的一叹。

    “君大哥,那就辛苦你了,等咱们有了钱先置办一辆马车吧,置办了马车再考虑买房屋,有了马车,咱们去哪儿都方便不是。”

    君无澜知道沈青橙这是不希望他欠别人太多人情。

    “嗯,一切都听你的安排。”

    “那你快去快回。”

    沈青橙瞧了一眼搁在破木桌上的桐油灯。

    “我这里不需要油灯了,君大哥,你把这盏桐油灯带上吧。”

    以君无澜的武功修为压根不需要桐油灯,但怕惹沈青橙担心,他点了点头走回破木桌前端起了那盏桐油灯。

    到王福根家时,王福根家里亮着灯。

    君无澜站在院子门口不轻不重的拉了拉门环。

    “福根大哥,可有歇下了,我是君无澜,这么晚冒昧打搅你。”

    王福根正在主屋里给孩子洗脚,一听是君无澜的声音,他慌忙将孩子抱起放在炕上。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