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85:娶了媳妇忘了叔(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一天赚五十两。

    京都的一些商户都做不到,竟然让自家小媳妇给做到了。

    “你今儿又卖了什么给那连四公子?”

    君无澜从惊愣之中回过神来,看着沈青橙手里的银票笑了笑,有些好奇沈青橙是如何赚的这五十两。

    沈青橙道:“今儿早上,连四公子请我吃了早饭,上的是一碗小米羹百合跟周副厨长做的红枣米糕,小米百合羹挺好吃的,但那红枣米糕的口感粗糙,硬,还有些甜腻,连四公子见我只吃了一块那红枣米糕便问了我是不是觉得那红枣米糕不好吃,我如实回答了,之后连四公子便让我尝试改进那红枣米糕的口感,我写了一份那红枣米糕的制作配方交给了连四公子,连四公子就给了我五十两银子。”

    “连家酒楼生意那么好,五十两银子买一个配方,那连四公子倒是不亏。”

    沈青橙将银票叠好小心收回怀里。

    她笑了笑继续靠在君无澜的胳膊上。

    “君大哥的意思是,这配方我卖得有些便宜了,吃亏了。”

    “也不吃亏,咱们是遇上识货的人了,才能卖五十两,遇不到这样的人,一两银子都赚不了。”

    马车行到了路面宽敞的地方,君无澜扭头细细的将沈青橙打量着。

    “五十两银子,买一辆带棚的马车还能剩余一点,青橙,辛苦你了。”

    “连四公子跟苏三挺照顾我的,我今儿不算特别辛苦。”

    沈青橙只提到连云易跟苏三的名字,君无澜眉头微微皱起,开口语气有些沉:“是不是其他人刁难你了?”

    “君大哥,万和酒楼后厨果然跟你说的一样。”

    沈青橙靠在君无澜的胳膊上觉得很舒服,回答的语气有些懒洋洋的。

    “连四公子为我单独设了一间后厨,如此优厚的待遇这让其他人感觉到了威胁,我原来以为只有女人多的地方才会有战争,今儿个我算是见识了,万和酒楼那一帮大老爷们的弯弯绕绕心思不比大家族后宅的女人少,我刚到万和酒楼,万和酒楼的大掌柜秦越鸿就对我横看不顺眼竖看不顺眼的,后来我才知道,那秦越鸿跟后厨的厨长秦越山是亲兄弟,他定然是怕我威胁到秦越山在万和酒楼的地位,那副厨长周德旺也是个不好相处的,苏三告诉我,周德旺跟秦越上面上看着和睦,实则两人经常明争暗斗,去酒楼当个厨师,我感觉自己上了战场似的。”

    坐车有些无聊,沈青橙漫不经心的将今日所经历的一切告诉君无澜,语气还带了几分调侃,半点诉苦的意思都没有。

    君无澜听了却是心疼得眉头皱得更深。

    沈青橙那漫不经心的语气在他耳里也变了。

    他觉得沈青橙是心累。

    “既然不喜欢,那你就别去了,我去跟连四公子说清楚,反正咱们现在有饼摊的营生做着,没了那活儿日子也成。”

    “我没有不喜欢啊。”

    沈青橙坐直了身子,立马一脸精神抖索。

    “我很喜欢这份活儿。”

    在这样的大酒楼做事,她能学到不少东西,尤其连云易是个如此精明能干的商人。

    “你不是想知道我今日在万和酒楼是怎么过的吗,我就是把我今日经历的告诉你而已,可半点没有向你诉苦抱怨的意思。”

    君无澜瞧她精神抖擞的,皱起了几道褶子的眉头这才松开。

    沈青橙道:“连四公子挺器重我的,有连四公子这座靠山在,就算那秦掌柜,秦厨长跟周副厨长对我再有敌意,他们也不能将我怎么样。”

    君无澜还是有些担心。

    “连家有那么多酒楼跟商铺,连四公子作为连家年轻辈里能力最出众的人,每日要忙的事情定然不少,你去万和酒楼做事,他不可能每次都在。”

    “连四公子不在,那也没关系。”

    沈青橙对君无澜伸出自己的一只手,故意做出张牙舞爪的模样。

    “我也不是好惹的,君大哥,你以前不就被我闹腾得头疼吗。”

    君无澜回想沈青橙以前闹腾的样子,怎么泼怎么来,连他应付起来都有些吃力,顿时放心了不少。

    倘若真是闹起来了,是万和酒楼那几个中年男人吃亏,还是青橙吃亏,还真就说不好。

    “那也得小心,尽量不要跟那些大老爷们正面起冲突,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想办法找连四公子,或者回家告诉我,我去找连四公子为你主持公道。”

    沈青橙听着君无澜的敦敦教诲点头。

    君无澜闭口不言片刻后,忽然扭头一脸认真的问沈青橙:“要不要我教你几招防身术。”

    沈青橙道:“你刚才不是才说让我尽量别跟人正面起冲突吗,怎么现在要教我防身术了。”

    “咳。”

    君无澜重咳了一声,一本正经的回答:“万一别人先对你动手呢,不能白白让人打。”

    沈青橙觉得这话好有道理,于是对着男人嗯了一声。

    不过,这男人现在是在怂恿她打架吗。

    “明儿就教你。”

    想到要教沈青橙近身搏斗跟近身防御,君无澜心里有些小小的激动。

    沈青橙道:“明儿个你不去穆家给穆小少爷上课吗?”

    “明儿休息,不去穆家。”

    跟君无澜学习防身术来日方长,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沈青橙想明日就做。

    她一脸激动的挽着君无澜的胳膊道:“君大哥,既然你明儿休息,那咱们进城买马车吧,落儿的风寒也彻底好了,咱们把落儿跟良叔带进城逛逛,快过年了,扯点布,买点新棉花,咱们一家四口一人添置一身新衣服,欢欢喜喜的过年,你觉得怎么样?”

    “买了马车,再买铺跟棉花,五十两银子可就不能剩下多少了。”

    君无澜觉得沈青橙的主意很好,但就是费钱。

    “要不就扯些红布,你跟落儿一人做一身就是了,我跟良叔穿旧衣服一样过年。”

    “没剩多少了,咱们再赚就是了。”

    沈青橙瞧了一眼君无澜身上的袄子。

    “你身上的袄子洗得都快破了,良叔身上的袄子也打满了补丁,迟早都得换新的,咱们俩现在都有活儿做,饼摊的生意也不错,不用将日子过得这么拮据,而且你现在在穆府那样体面的人家做事,总穿这么破烂的衣服会叫人瞧不起。”

    外人瞧不瞧得起自己,君无澜一点都不在意,但沈青橙事事都为自己考虑着,君无澜心里开心极了。

    “嗯,那便听你的安排。”

    “青橙,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君无澜闻到一丝腥气味儿低头看向沈青橙左手里拿着的鼓鼓油纸包。

    “你说这个吗。”

    沈青橙拿起油纸包给君无澜瞧。

    “三条猪胰子,连四公子说这东西没什么用了便赠了我,今儿晚上吃了晚饭如果还能得见,我就把猪胰皂做好。”

    两口子一路聊得热火朝天,不知不觉就回到了大荒村。

    沈青橙下车在村口稍等片刻,君无澜去将王福根家的马车还了,两口子一道儿回家。

    “娘亲,你可算回来了。”

    沈青橙一只脚刚迈进院子,就看见君一落抱着一只小兔子朝自己迎面扑上来。

    自从原主上吊自杀换成沈青橙的灵魂后,小丫头还没跟沈青橙分开这么久过,整整一天没看见沈青橙,小丫头想念得紧。

    沈青橙牵起她的小手摸了摸,觉得不冷,这才微笑道:“落儿,明儿个,爹爹娘亲带你去西凉郡城玩,咱们去买大马车。”

    “你别拿这话逗小落玩,万一小落相信了,看你从哪里去弄一辆大马车给她。”

    厨房门口光线好,莫良蹲在厨房门口剖小杂鱼,听到沈青橙这么说,他一边剖小杂鱼,一边抬起头来没好气的看了沈青橙一眼。

    沈青橙闻到鱼腥味,牵着君一落朝厨房走去。

    “良叔,我不是跟落儿说着玩儿的,我跟君大哥总是去借福根大哥家的车不好,我今儿赚了五十两银子,正好可以买一辆带棚的马车,明儿去郡城,良叔你也一起吧。”

    “啥。”

    听沈青橙说今儿赚了五十两,莫良的反应比君无澜还激烈,震惊得手里捏着的小杂鱼都差点掉了。

    知道沈青橙不会说谎,他又惊又喜的将沈青橙瞧着。

    “五十两银子,丫头,你咋赚的?”

    “卖了一个糕点的制作配方给连四公子,连四公子高兴之余就给了我五十两。”

    沈青橙站在门口,低头瞧着莫良面前的木盆。

    木盆里的小杂鱼鲜活,很多寸长的鲫鱼跟黄辣丁。

    “良叔,你今儿带着落儿去了十方堰啊。”

    “我们俩整天待在家里,胳膊腿脚都要废了,正好阿澜几日没去收鱼了,我就牵着小落去看了看,没想到那小撮箕还真有作用,网的鱼一次比一次多,今儿这一盆得有四五斤,我给你们做杂鱼饼子吃。”

    “良爷爷,你会做杂鱼饼子吗?”

    以前吃多了莫良做的黑暗料理,连君一落一小丫头都有些伤神,毫不犹豫的拆了莫良的台。

    莫良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怎么,你只有娘亲会。”

    君一落奶声奶气又实诚的回答:“娘亲做的饭好吃,良爷爷做的饭不好吃。”

    “噗嗤。”

    沈青橙没忍住低笑了一声。

    “良叔,小孩子不懂事,你别生气,要不,这杂鱼饼子还是我来做。”

    “不就是做杂鱼饼子吗,有啥难的。”

    莫良黑着脸动作麻利的继续剖鱼。

    “在万和酒楼忙了一天了,你不累吗,我已经烧好了火盆给你搁主屋里了,你带着小落去烤烤吧。”

    可能是赚了五十两的缘故,沈青橙一点都不觉得累,既然莫良这么自信满满能做好杂鱼饼子,她也就不说什么了。

    “那良叔你跟君大哥做饭,我正好要做猪胰皂。”

    “娘亲,我帮你。”

    君一落抱着兔子飞奔向堂屋,将兔子放回草窝里又飞奔回沈青橙的身边。

    趁着大铁锅底下的灶膛还没有烧火,沈青橙用铁铲铲了大概三斤冷草木灰出来,用筛面的细筛子将草木灰筛选了一遍,粗灰丢掉,细灰留着备用。

    莫良一边将洗净沥干的小杂鱼丢进铁锅里煎,一边瞧沈青橙在木桌那边捣鼓。

    “这猪胰子腥气味重得狗都不理,看你能用这玩意捣鼓出什么花样来。”

    “良叔,我这还没做成呢,你别泼我冷水好不好。”

    沈青橙拿着菜刀一点一点的将猪胰子上面附着的脂肪去掉。

    “良叔,锅里的鱼煎糊了。”

    一直闷不做声坐在灶膛前烧火的君无澜忽然开口。

    君无澜的话立马拉回了莫良的目光。

    莫良盯着锅里瞧了几眼,用锅铲将几条小杂鱼反面,翻过面的几条小杂鱼压根还没煎黄。

    “你这臭小子,鱼哪有糊。”

    莫良生气的瞪着君无澜。

    君无澜微微低着头,伸手摸了摸鼻梁,莫良瞧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没糊吗,那兴许是我闻错了。”

    莫良道:“你小子是听见我给青橙丫头泼冷水心疼了吧,心疼就直说吧,还耍这些小心机吸引我的目光,这可真是娶了媳妇儿忘了叔啊。”

    “良爷爷,落儿不会忘了你。”

    莫良道:“还是小丫头心疼我。”

    莫良这话刚落就听君一落道:“但是良爷爷你给娘亲泼冷水是不对的,娘亲是要用这臭烘烘的猪胰子做能洗衣服能洗头发的好东西,良爷爷应该鼓励娘亲。”

    莫良:“......”

    这丫头他白疼了。

    “哈哈哈。”

    一向不苟言笑的君无澜被小丫头逗得开怀大笑。

    见莫良吃瘪,沈青橙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莫良将他们两口子各瞪了一眼。

    “笑个屁,都是你们俩教出来的好闺女。”

    老叔都爆粗口了,沈青橙赶紧将笑声憋住,拿着菜刀继续剔附着在猪胰子上面的脂肪。

    剔除脂肪后,她将腥味儿重重的猪胰子清洗了五六遍,直到猪胰子没啥味道了,她才将湿漉漉的猪胰子挤干水分搁在舂臼里捣烂。

    最后一步是将捣烂成肉泥的猪胰子跟筛选出来的草木灰细灰搅拌均匀捏成一个一个如小孩拳头形状的剂子。

    莫良做好杂鱼饼子,她也将猪胰皂捏好了放在一块木板上。

    ------题外话------

    二更晚点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