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87:买马(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老板,那两个皮影多少钱?”

    老板指了指自己摊子上已经做好的皮影。

    “这种小的二十文钱一对,这种大的四十文钱一对,小娘子想要大的,还是要小的?”

    听老板报了价,沈青橙觉得有些小贵,但想到小丫头好不容易来一趟郡城玩,总不能让小丫头空着手回去,而且马上就新年了,买下当是送给小丫头的新年礼物好了。

    “青橙,咱们不买了,等以后有钱了再买。”

    沈青橙正在摊上挑选皮影,君无澜不声不响的站在了她的身后。

    “你得做好些个葱油饼才能赚二十文呢,落儿这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皮影戏觉得好奇罢了,你别事事都由着她,省得将她惯坏了。”

    “娘亲,我就是看看,不喜欢,你别买了。”

    君无澜不让沈青橙买那皮影,君一落非但没想其他孩童那样又哭又闹,反而主动跟沈青橙说自己不要了。

    “大叔,这孩子真懂事啊。”

    君一落的乖巧懂事一下子吸引了王李氏的目光,王李氏面带笑容的将待在莫良怀里的君一落瞧着,心里对小丫头可满意了。

    要是铁柱将来的媳妇儿有这么乖巧懂事就好了。

    莫良没说什么,看着王李氏客气的笑了笑。

    “马上要过年了,就当是给落儿买新年礼物吧,小丫头喊了我这么久的娘亲,我还没给她买过礼物呢。”

    沈青橙实在选不好,将目光从摊子上收回来扭头瞧向君一落询问:“落儿,你喜欢什么样儿的?自己下来挑选吧。”

    “既然这是青橙的一片心意,那就买吧。”

    沈青橙话落,一向心疼钱的莫良抱着君一落从板车上下来。

    他牵着君一落到摊子前,在君一落选皮影前,他对君一落谆谆教诲。

    “小落,你娘亲舍得花这么多钱给你买这个皮影并非你娘亲发达了,而是你娘亲真心实意的疼爱你,舍得在你身上花钱,明白吗。”

    “落儿明白。”

    君一落听着莫良的教诲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抓住沈青橙的一只手。

    “娘亲,等我长大了赚钱了,我也给你买你喜欢的东西。”

    小丫头在摊子上挑了一对小皮影,一个书生,一个侠女,沈青橙跟摊主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付了十八文。

    回到马车上,君一落将书生皮影递到王铁柱的面前。

    王铁柱很不理解的瞧了君一落一眼,又冷又傲娇的开口:“做什么?”

    瞧儿子一脸冷漠的对待小丫头,说话的语气爱答不理的,王李氏真是被气得想拧自个儿子的耳朵。

    “铁柱,落儿是想跟你玩皮影呢。”

    王李氏有些担心儿子读书读傻变得跟沈家的沈嘉军一样。

    王铁柱一双手臂抱在胸前,就那么定定的盯着君一落递来的皮影,毫不客气道:“这个有什么好玩的,书生遭难,侠女从天而降救了书生,好傻的戏,不玩。”

    刚才买皮影时,摊主拿着这两只皮影示范了一遍给君一落瞧,王铁柱脑子好使就记住了。

    君一落将书生皮影拿了回来,仔细盯着王铁柱瞅了几眼,忽然开口:“铁柱哥哥,你是觉得书生被侠女救,书生很没面子吧。”

    心思被戳穿,王铁柱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绷得通红。

    “你......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别胡说八道。”

    王李氏很少见自家儿子羞窘成这样,见儿子憋红了脸,连说话都结巴了,王李氏看着君一落,脸上明显有对小丫头的欣赏。

    这小丫头还真是自家儿子的克星啊。

    看两个小屁孩斗嘴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几个大人乐呵呵的看热闹,不知不觉就到了西凉郡城最大的车马行。

    沈青橙已经事先跟王李氏商量好了,先到车马行将马车买了,再去逛街置办其他的,到时候带棚的马车坐人,敞篷的马车拉东西。

    “这就是西凉郡的车马行啊,好大呀。”

    西凉郡的车马行比西凉镇上那车马行可大多了,马厩里关着许多马,棕毛的,黑毛的,白毛的,高脚的,矮脚的,让人看得有些目不暇接。

    王李氏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边走一边瞧,时不时的发出一声感叹。

    逛了一圈后,她将目光收了回来问君无澜夫妇俩。

    “君兄弟,青橙妹子,我看这些马都被喂养得毛发油亮的,这样的一匹马应该不便宜吧。”

    看到君无澜背对着自己略颔首,王李氏又道:“你们打算买匹什么价位的?”

    不管君无澜夫妇俩买什么价位的,王李氏都对他们夫妇俩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两口子可真能赚钱,不声不响就将买马车的钱给攒够了,若这事儿被沈包氏知道了,不知道沈包氏会不会嫉妒得翻白眼。

    “起来,赶紧起来,你这瘟马。”

    王李氏正絮絮叨叨的说着,一道怒骂声从前面的马厩传过来,接着便是鞭子抽打的声音。

    几人循声瞧了过去。

    只见那马厩旁边站着几个男子,其中一个男子锦衣华服,肚圆腰肥,瞧模样应该是车马行的一个小老板,其他几个男子都是作得小厮打扮,其中一个小厮正拿着鞭子抽打趴在马厩里的一匹毛色雪白的马。

    君一落被君无澜架在脖子上,小丫头站得高看得远,见那白马被狠狠抽鞭子很是心疼。

    “爹爹,那几个人为什么要抽打那匹白马呀?那马儿看上去好可怜。”

    君无澜目光如炬将前面马厩盯着,眉头皱得很深。

    因为这些年行军打仗,他跟战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有些看不得马儿被人虐,何况眼前这匹白马明显是生病了。

    “你们几个,一起进入马厩,赶紧将这瘟马弄走,别让这瘟马祸害其他的马。”

    见那白马一直趴在地上,无论小厮拿鞭子如何抽打,它都一动不动。

    身材圆润的男人站在马厩前瞧着,急得一只手掐腰指挥。

    男人一声吩咐,几个小厮全都走进马厩一起动手对那白马又拉又拽。

    白马吃痛,抬起头嘶吼了一声,对着站在马厩前挥舞胳膊指挥小厮干活的男人喷热气。

    “哟呵,你这畜生,还敢对我撒气,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身材圆润的男人冲进马厩,伸手从小厮手里夺过马鞭,高高的将马鞭扬起。

    只是那鞭子半天没有落在那白马的身上。

    眼看那白马要遭殃,君无澜将君一落塞到莫良怀里,身影一闪快如闪电的冲进了马厩里,伸手将那落下来的鞭子拽住,黑着脸将那身材圆润的男人盯着。

    身材圆润的男人跟他目光对上,吓得愣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凶恶的开口:“你是谁,我管教我马厩里的马儿,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插手,赶紧走开。”

    君无澜紧紧的抓着软鞭不放,没将男人的话放在心上,微微侧过脸瞧向马槽。

    马槽里积满了草料,由此可以看得出这马儿怕是有段时间没吃食了,马槽外面撒落了一些黄豆跟黑豆。

    看到撒落在马槽外面的豆子,君无澜有些明白这白马为何不肯吃食了。

    黄豆黑豆虽然是饲马的好东西,但豆子吃多了马儿容易胀气,胀气自然就不肯再进食了,蔫蔫的趴在地上跟发了瘟一样。

    “你打算如何处置这马儿?”

    君无澜将目光收回来问身材圆润的男子。

    身材圆润的男子跟他四目相对感觉到了明显的压迫感。

    “我自己的马儿,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你一个外人问这么多做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君无澜这么一闹,让身材圆润的男子感觉很没有面子,男子硬着头皮对君无澜道:“你赶紧放手,不然我让人报官了。”

    君无澜重重的松开那软鞭,沉声道:“这马儿多少钱,我买了。”

    一听君无澜这话,王李氏赶紧抓着沈青橙的胳膊,在沈青橙的耳边低声道:“这马儿都已经病成这样了,君兄弟咋还要买,青橙,赶紧去阻止君兄弟,别让他犯糊涂。”

    沈青橙扭头看着王李氏笑了笑,示意她不要担心。

    “嫂子,我相信君大哥的眼光。”

    君无澜在战场上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见过的战马没有十万怎么也得有五万,既然他相中了眼前这匹白马,那这匹白马定然没什么大问题。

    沈青橙跟莫良什么都没说,王李氏只好将自己的担心收起来。

    “你......你想买这马儿。”

    君无澜话落,身材圆润的男子一脸惊喜的将君无澜瞧着。

    这人是傻的吗?这白马明显是发瘟了,这人竟然还要买。

    “是,我想买。”

    君无澜笃定的回应。

    这马儿可是上等的雪花骢,高大,四肢健硕,跑长途都没有问题。

    “先生,你可真有眼光,这马儿通体雪白,一根杂毛都没有可是匹好马,就是生了点小病,我已经请兽医来瞧过了,兽医说没什么大问题。”

    男人一改之前的嘴脸,满脸笑容的将君无澜瞧着,生怕君无澜会反悔,跟君无澜说话的同时还一个劲儿的对着马厩里的几名伙计使眼色,示意几个伙计赶紧将白马从马厩里弄出来。

    瞧那几个伙计对那白马又拽又拉的,君无澜微微皱着眉头扫了几个伙计一眼,沉声道:“你们都散开,我自己来。”

    几个伙计拿白马没辙,早就累得不行,君无澜吩咐他们退开,他们求之不得赶紧撒手不干。

    君无澜蹲在白马身边,布满了老茧的大手搁在白马的鬃毛上,然后不轻不重的在白马的身上拍了两下。

    原本趴着不懂的白马,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眼看那病蔫蔫的白马站起来了,身材圆润的男人在心里盘算了一番,笑眯眯对君无澜伸出三根手指。

    “这位先生,念在你跟这白马有缘,三十两银子,我将这白马卖给你。”

    “老板,你这也太不厚道了,这匹马刚才病蔫蔫的,你怎么不说三十两,君兄弟设法让这马儿站起来了,你就狮子大开口。”

    一听白马要卖三十两银子,王李氏直接咋呼了。

    “我怎么就不厚道了,这么高大的白马,你去其他家,三十两银子还买不到呢。”

    “十五两。”

    就在王李氏一只手掐腰跟那身材圆润的男人理论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两人间的对话。

    沈青橙看着说话的男人,嘴角微微的扬起。

    这个男人都学会对半砍价了,赶了几次大集果然有用。

    听君无澜砍价,身材圆润的男人一脸僵硬的笑容。

    “先生,你这砍价砍得太狠了吧,你看看这白马现在多精神啊,十五两银子肯定买不到,你再加一点。”

    君无澜没回应他,而是微微侧过脸,目光落在那白马的身上一扫。

    原本直挺挺站在君无澜身边的白马,下一瞬直接趴在了马厩里,看着跟刚才一样病蔫蔫的。

    这一幕,沈青橙看愣了。

    莫不是这白马在陪君大哥演戏,这也太离谱了。

    君无澜将目光从白马身上收了回来,看着身材圆润的男人表情淡漠的开口:“就是十五两银子,老板若觉得可以卖,我便买,老板若是觉得亏本,那我便走。”

    说着,君无澜冷着脸迈开腿就要离开马厩,像是真的舍弃那白马。

    见此,身材圆润的男人急了,一咬牙连忙道:“十五两就十五两。”

    那白马吃了兽医开的药不见精神,已经在马厩里趴了三四日了,刚才虽然站起来片刻,但男人心里也不能确定这白马的病就好了,能卖一点钱是一点,总比让这白马死在马厩里强,而且他刚才担心这是瘟马,正吩咐伙计将这马儿拉出去城外给坑埋了。

    沈青橙拿出银票,那身材圆润的男人从沈青橙手里接过银票刚找了三十五两银子给沈青橙,那趴在马厩里的白马便又站了起来,还像小孩子撒娇一般用脑袋去蹭君无澜的胳膊。

    君无澜牵起缰绳,白马就乖巧的跟着君无澜走出马厩根本不需要君无澜生拉硬拽。

    沈青橙瞧得又是一脸目瞪口呆。

    这白马成精了吧。

    ------题外话------

    作者有点上吐下泻,今天不二更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