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90:坚实的后盾(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沈青橙这么一问,秦掌柜立马瞪了苏三一眼。

    苏三不是个怕吃苦的,不想沈青橙因为自己与秦掌柜闹起来。

    “今儿客人是有些多,还有客人指名让沈姑娘你掌勺呢。”

    沈青橙今儿来万和楼一是来给连云易送猪胰子皂的,二就是来打听订餐这件事。

    苏三话落,她顺着苏三的话往下问。

    “小苏,我不在,客人可有生气?可有预订?”

    苏三道:“最初是有些不太高兴,但我们伙计好说歹说的,客人总算平息了怒火,也订餐了。”

    苏三停下来笑了笑。

    “谁让沈姑娘你做的菜好吃呢,全西凉郡就咱们万和酒楼能尝到沈姑娘你的手艺,虽然订餐有些费时,但那些客人为了美味愿意等。”

    闻言,沈青橙心里踏实了不少。

    “那今儿订了多少道菜?”

    苏三寻思了一下回答:“沈姑娘,不止我一个人接待了订餐的客人,所以今儿总共预售了多少道菜,我并不清楚,我这儿预售出去的,我倒是清楚,水煮鱼片两份,麻婆豆腐一份,双椒兔丁一份,火爆腰花一份。”

    光是苏三这里就预售了五道菜。

    沈青橙听了嘴角扬起笑容。

    看来生意还不错。

    “小苏,四公子今日会不会到万和楼来,我这里有样东西,麻烦你帮忙转交给四公子。”

    沈青橙将油纸包好的猪胰子皂递给苏三。

    看苏三从沈青橙手里接过了油纸包,秦越鸿有些不高兴阴阳怪气的开口:“沈姑娘,万和楼的规矩是不准贿赂东家,你还是将东西拿回去吧,就算你给了东西,四公子也不一定接受。”

    昨日受了连云易不少照顾,沈青橙给三块猪胰子皂就是为了表示感激,秦越鸿这么说,她听着觉得十分刺耳。

    “小苏,先将东西还给我。”

    沈青橙从苏三手里拿回油纸包,再将油纸包打开递到柜台前给秦越鸿看。

    秦越鸿瞧见油纸包里是三块灰乎乎的东西,看不出是吃的,还是用的,眉头顿时不解的皱了起来。

    沈青橙道:“秦掌柜,这是我做的用于洗衣服的皂,不是金银珠宝,我拿来送给四公子不过是感谢四公子对我的照顾,算不上贿赂吧。”

    自己做的皂!

    秦越鸿看着沈青橙,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嘲讽。

    “连家可是西凉郡的首富,连家的二小姐还是宫里的娘娘,连家更是位极皇商,连家人用的穿的都是最上等的,哪会用寻常老百姓家用的东西,沈姑娘,劝你还是别浪费这心思了。”

    “秦掌柜,我不过送四公子一点小玩意,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四公子若是不喜欢,可以丢了,就不劳你在这里操心了。”

    “现在是上工时间,你占用了苏三的时间,我身为万和楼的掌柜就得管。”

    君无澜在万和楼外等候,见沈青橙许久不出,君无澜想起沈青橙在万和楼的处境有些不放心,于是知会了王李氏一声就大步走进了万和楼。

    他走进万和楼就见沈青橙在跟秦越鸿起争执。

    “青橙,怎么这么久没办好,连四公子不在吗?”

    君无澜靠山一般站在了沈青橙的身后,挑眉眼神释放着威压将秦越鸿瞧着。

    秦越鸿跟君无澜的目光对上,心里顿时紧绷了一下。

    发现,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衣着朴素,但身上的气场比四公子还强大。

    听身后浑厚有力的声音,沈青橙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

    “君大哥,你怎么进来了?”

    “你半天不出去,我不放心,只好进来看看。”

    跟沈青橙说话间,君无澜将右手抬起放在了柜台上。

    秦越鸿往他手上瞧了一眼,发现他右手虎口上那厚厚的老茧,心头一下子绷得更紧。

    常年舞刀弄枪之人,右手虎口才会有厚厚的老茧,而且眼前这男人强壮的体魄一看就不是寻常农户能拥有的。

    瞧秦越鸿脸色紧绷,沈青橙笑了笑回答君无澜:“秦掌柜与我说几句话耽搁了片刻,君大哥,让你久等了。”

    “是啊是啊。”

    秦越鸿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一看沈青橙有了靠山,立马换上了笑容对着君无澜点头。

    “青橙昨儿刚到万和楼,对万和楼不了解,我就交待了她几句,这位先生,你是青橙的夫君吧。”

    “是。”

    君无澜沉声回应。

    “青橙初来乍到,还望秦掌柜多多照应。”

    “应该的应该的。”

    秦越鸿在君无澜的威压下连连点头。

    见那油纸包还在沈青橙的手里,君无澜伸手拿过放在了柜台上。

    “秦掌柜,这是我家青橙自己做的洗衣皂,想赠四公子几块以表感谢,还望秦掌柜代为转交。”

    “好,请先生放心,我一定转交给四公子。”

    秦越鸿的舌头仿佛不受控制了一般,下意识就回答了君无澜。

    “那就多谢秦掌柜了,告辞。”

    直到君无澜牵着沈青橙走出了万和酒楼,秦越鸿才回过神来,十分懊恼的咬了咬牙:嘿,他干啥要那么听那个男人的话呀。

    沈青橙也懊恼。

    “君大哥,直接将那猪胰子皂给了秦掌柜,他会不会不转交给连四公子?”

    “不会。”

    君无澜一边牵着沈青橙的手走向马车,一边很笃定的回答。

    “连云易的手段,他比你清楚,大堂里那么多人,他不敢不转交。”

    君无澜这话像是给沈青橙吃了一颗定心丸。

    “君大哥,还是你看事透彻。”

    君无澜侧过脸眼神宠溺的将她看着,见小女人有点崇拜自己,他一时没忍住伸手在小女人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你啊,年纪还小,遇事看不透彻很正常,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什么都能看透彻了,如果到了那时候,你还是没法看透彻,那也没关系,一切有我。”

    上了马车,一行人就出城上了西凉镇的路。

    路上,沈青橙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掀起卷帘对君无澜道:“君大哥,通往咱们家小院的路有些窄,这马车过不去啊,而且咱们家也没有马棚。”

    “这还不好办吗,直接将马车停我家去。”

    君无澜还在皱眉想办法解决此事,王李氏就开了口。

    “我家那马棚大着呢,关两匹马绝对没什么问题,秋天的时候,我家囤的草料也多,足够喂养两匹马儿,而且你们将马车放在我家,也能瞒过沈家那边,一举两得。”

    君无澜斟酌了片刻没想到比这更好的办法了。

    “嫂子,那就又要麻烦你跟福根大哥了。”

    “君兄弟,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帮自家兄弟的忙一点都不叫麻烦。”

    雪天马车行得慢,路上车轱辘又陷入两次雪坑,约莫一个时辰,一行人才回到大荒村。

    王福根赶着板车走前,君无澜赶着有篷车走后,一进村就吸引了过路人的目光,看着君无澜赶着马车跟着去王福根家,不少人眼神羡慕的将王福根瞧着,但都没有说话。

    在路过赵金桂家时,赵金桂正端着饭碗站在院子门口吃饭,听到车轱辘转动的声音,赵金桂一抬眼就盯上了君无澜赶着的雪花骢。

    赵金桂看得心里痒痒的,端着碗就上前问:“君兄弟,买马车了。”

    “听说这赵金桂在打君兄弟的主意,起初我还不相信,嘿,现在我信了。”

    王李氏拍了拍沈青橙的肩膀,安慰道:“有嫂子在,别怕,看嫂子怎么怼这女人。”

    沈青橙都没来得及说一个字,王李氏就掀起了侧边的卷帘,伸出半个头将赵金桂瞧着。

    “赵金桂,你想知道这马车是谁家的,问我。”

    赵金桂傲气的瞥了王李氏一眼。

    “问你!李兰青,你别告诉我,这马车是你家男人买的。”

    王李氏挑眉笑了笑。

    “你还真猜对了,这马车就是我家男人买的。”

    赵金桂不信:“你家不是有一辆马车了吗,干啥又买一辆。”

    王李氏道:“我家有钱,就想买马车,不行吗,赵金桂,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一个寡妇别一天到晚眼巴巴的将君兄弟盯着,你不怕被别人戳脊梁骨,君兄弟有家有室的还怕被别人说闲话呢,还有啊,你一天到晚的乱瞅着男人看,文家的人同意了吗。”

    一提到文家的人,赵金桂的脸色立马变得煞白。

    赵金桂的夫家姓文。

    赵金桂嫁入文家三年,文家二儿子文建发就一病不起撒手人寰,赵金桂还未能给文建发生下一儿半女,为此文家老太吴菊恨赵金桂简直恨得牙痒痒,觉得赵金桂是扫把星克夫,是不下蛋的母鸡。

    赵金桂现在住的宅子是文家二老当初分给文建发的,文建发撒手人寰后,文家的人都恨不得将赵金桂撵出去,只是赵金桂现在尚未改嫁,还算是文建发的遗孀,按照大夏王朝的律法,文家的人不能将她撵出门,但她一旦改嫁不再是文家的人,文家二老就有权利收回次子文建发的房产了。

    “不就买了一辆破马车吗,李兰青,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文家二老就住在隔壁,赵金桂怕王李氏的话传到文家二老的耳中,只得狠狠瞪了王李氏一眼,端着碗转身进了屋。

    王李氏见赵金桂灰溜溜的转身进了宅子,哐当一声将大门紧闭,得意的挑了挑眉将卷帘放下。

    “这赵金桂还想跟我胡搅蛮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青橙妹子,别紧张了,那女人已经被我撵回屋了。”

    王李氏虽然有些说大话的嫌疑,但沈青橙听着觉得忒动听,忽然间还发现王李氏忒可爱。

    “谢谢嫂子。”

    “自家姐妹,不用见外。”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