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192:你帮我找找(3800字)

作者: 福星儿

    沈青橙转回身来,床榻外侧正好往下一塌。

    君无澜脱掉外衣麻利的上了床,见沈青橙转过身来伸手就将她搂进了怀里。

    “青橙,我......准备好了。”

    沈青橙贴近男人隔着衣衫就感觉到了男人滚热的胸膛,还有男人此刻看她的目光也是炽热的。

    她有些不敢跟男人对视。

    “嗯。”

    如奶猫一般发出一点声音便快速的将双眼给闭上了。

    君无澜知道她并不是讨厌自己,而是害羞,用手臂微微将自己身子支撑起来,尝试着在她光滑的脸颊上蜻蜓点水了一下。

    “唔。”

    沈青橙忽然皱着眉头痛苦的低吟了一声,然后将双眼睁开。

    君无澜以为是自己吓到了她,看着她睁开的眼睛,一脸紧张的询问:“青橙,怎么了?”

    沈青橙拿开攀附在男人腰间的手,捂住自己的小腹。

    小腹抽痛,还有一股热流涌出,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

    她一脸尴尬的回答:“君......君大哥,我肚子痛。”

    “是不是我压到你了。”

    君无澜忙将自己身子撑起更高。

    沈青橙道:“不......不是的,我好像来葵水了。”

    上次原主来葵水是什么时候,沈青橙不知道,最近又忙着赚钱,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此刻忽然来了葵水沈青橙有些六神无主。

    她用原主留下的记忆努力的回想,可算想起原主将月事布藏在了什么地方,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葵水来了,是不是得要月事布?”

    这箭在弦上的关键时刻,沈青橙来了葵水,君无澜不仅没恼,反而跟沈青橙一样焦急。

    原主之前不让他近身,所以女人来了葵水需要怎么照顾,他一点经验都没有。

    沈青橙羞得咬了咬唇,然后伸手指了指衣柜。

    “是要月事布,月事布在衣柜最底层被我的衣服压着的,君大哥,你去帮我找找。”

    “好,你等着。”

    君无澜手忙脚乱的下床趿上鞋子,大步走到衣柜前帮沈青橙找月事布。

    拿到月事布后,他心跳得跟打鼓一样,红着脸将干净的月事布拎到了沈青橙的面前。

    “青橙,这......这是月事布吧。”

    沈青橙也是第一次见这个时代女人所用的月事布,见君无澜拎来的是长条形,有四条带子的布,跟卫生棉有些相似,她想应该就是这个吧。

    “嗯。”

    看到沈青橙点头,君无澜赶紧将月事布递到了沈青橙的手边,然后他就杵在床前,一脸紧张的将沈青橙盯着。

    沈青橙见他不转身十分羞窘。

    方才她虽然有胆量调戏了这男人,但让她当着这男人的面换月事布,她还是做不到的。

    “君......君大哥,你能不能背过身去。”

    “......哦。”

    君无澜这才意识到,赶紧红着脸转过身去。

    沈青橙回忆原主是怎么操作这月事布的,大概半盏茶时间才将月事布给穿上。

    “君大哥,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君无澜浑身紧绷的转身将沈青橙瞧着。

    “肚子还痛吗?可是今晚回来的时候受凉了。”

    女人来葵水了,他虽然不知道该如何照顾,但他懂一点点医理,知道女人来葵水的时候不能受凉,否则会痛经。

    现在这具身体不是沈青橙的,沈青橙也不知道原主是一直有这个毛病,还是自己今晚回来的时候受凉了。

    “还有一点点痛,君大哥,你不要担心,或许睡一觉,明儿早上就好了。”

    “痛着,你怎么睡得着。”

    君无澜想起家里有生姜。

    “生姜能驱寒,我去厨房给你熬一碗姜水,你喝了再睡。”

    “这么晚了,在厨房里弄得叮叮哐哐的会不会打搅良叔睡觉。”

    “不会,良叔跟落儿现在应该已经睡着了。”

    君无澜披上外衣去厨房,很快就端了一碗热腾腾的姜汤到沈青橙的面前。

    沈青橙从床上坐起来,正打算伸手从他手里接过姜汤,君无澜就在她面前坐下,将一勺子姜汤吹了吹递到她的嘴边。

    “喝吧。”

    不过是来了大姨妈,这伺候搞得像自己坐月子似的。

    沈青橙笑道:“君大哥,我自己来吧,你忙了这一晚上了赶紧睡吧,我就是肚子有点痛,没这么娇气,不需要这么照顾我。”

    君无澜一脸固执的将勺子放在她的嘴边,语气严肃道:“女子身子不比男子强壮,尤其来葵水的时候,女子身子更是娇弱,若是年轻时候大意了,会落下病根的,赶紧喝,喝了好好的睡一觉。”

    君无澜严肃起来,沈青橙还有点害怕,只好乖乖的被他喂了大半碗姜汤。

    兴许真的是回家受凉了,喝完姜汤后,沈青橙身上热乎乎的,小腹逐渐不痛了。

    熄灯之后,她蜷缩在君无澜的怀里,君无澜在她耳边温声细语的道:“既然你身子不舒服,明儿个咱们就不出摊了吧。”

    沈青橙本来已经酝酿了一点睡意,一听他这话顿时就精神了,激动的回答:“这怎么行,咱们家饼摊的生意刚稳定下来,这时候不出摊,万一人气淡下去了怎么办。”

    君无澜道:“这天寒地冻的,我这不是怕你累着吗,赚钱固然重要,但身体更重要。”

    沈青橙道:“明儿个春华哥跟春芬妹子与我们一道儿,有他们兄妹俩帮忙,我不会累。”

    君无澜这才想起明儿杨家兄妹俩要跟着去学徒,考虑后勉强同意了沈青橙。

    “可以出摊,但要照顾好自己,不准逞强。”

    “好的。”

    生怕君无澜将话收回去,沈青橙赶紧乖乖答应。

    第二天早上,沈青橙迷迷糊糊感觉床前暖呼呼的,她努力的将双眼睁开一条缝,从缝隙里瞧见床前搁了红彤彤的火盆。

    君大哥什么时候起床的?

    现在什么时辰了?

    君大哥是什么时候将这火盆放进屋的?

    她脑中接连三问后,怕错过出摊的最佳时间,忙不迭的起床穿衣。

    君无澜一只手端着热水,一只手端着饭食进来,就看见她坐在梳妆台前扎辫子。

    “睡醒了,肚子疼吗?”

    沈青橙扭头瞧了君无澜一眼。

    “不疼了。”

    君无澜见她精神饱满,脸色红润,心头踏实下来,便将饭食跟热水都放在木桌上。

    “赶紧洗漱一下,早饭就在这里吃,别去厨房冷着。”

    沈青橙一边放下梳子从梳妆台前起身,一边询问君无澜:“良叔起床了吗?将我昨晚拿回来的那糖宝布偶给落儿,有了那布偶,落儿今日不会很无聊。”

    “良叔跟落儿都起床了,我已将那布偶给了落儿,落儿看见后欢喜不已,吵着要来主屋见你呢,怕打搅你睡觉我将她拦住了。”

    吃了早饭,临出门的时候,君无澜将豹皮褂子递给沈青橙。

    “将这个套在外面,暖和。”

    怕沈青橙嫌弃,君无澜想了想补充一句:“我将这褂子晾在外面一夜,已经没我身上的味道了。”

    就算有男人味,沈青橙也不嫌弃,他不讨厌君无澜身上的味道。

    大多男人身上都是汗味,君无澜身上的汗味不明显,她经常闻到的是药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男人以前经常受伤跟药材接触的时间多留下的。

    “我晚上睡在你怀里,也没说过你身上臭啊。”

    沈青橙伸手拿过君无澜手里的豹皮褂子,开开心心的褂子套在自己身上。

    君无澜见她眉开眼笑,也跟着笑了笑。

    “走吧,咱们还要去福根大哥家取车呢,取了车还得上杨家接杨家兄妹俩。”

    “嗯。”

    夫妇俩走到院子里,君一落就抱着那糖宝布偶从厨房里跑了出来,对着沈青橙的背影就大喊:“娘亲,你送我的这个礼物我很喜欢,谢谢娘亲。”

    沈青橙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小丫头笑了笑。

    “落儿,外面冷进屋去吧,娘亲给你买糖葫芦回来。”

    王福根知道君无澜夫妇俩要赶早集,早就将马车套好了在家里等着两口子前来。

    君无澜跟沈青橙到王家,直接装车就走节省了不少时间。

    “多谢福根大哥。”

    “嗨,小事一桩,客气啥,青橙,你们赶紧走吧,别耽搁时间了。”

    “那我跟君大哥就先行一步了,福根大哥你后面来。”

    沈青橙向王福根道谢之后在君无澜的搀扶之下上了马车。

    两口子赶着马车到杨家接杨家兄妹时,杨春芬瞧见那雪白的雪花骢跟那高大的车棚,结实的车轴,一脸惊讶又羡慕的将沈青橙夫妇俩瞧着。

    “听人说福根哥家新添了一辆马车,我就觉得可疑了,青橙姐,这是你跟姐夫买的吧。”

    杨春芬知道沈青橙现在在万和酒楼做事,又知道沈青橙的饼摊做的不错,所以买马车这件事瞒不住她。

    既然瞒不住这妮子,沈青橙也就不瞒着了。

    “这的确是我跟君大哥买的,买了马车,赶集摆摊,去西凉郡上工都方便,将车子停在福根大哥家,是因为通往我家那路实在太狭窄了,马车过不去。”

    这话,杨春芬信。

    杨春芬斟酌了一下道:“更是为了瞒过沈家那几个眼红病吧。”

    “嗯。”

    沈青橙趴在车窗上对着杨春芬略颔首:“既然知道,那就给我保密。”

    杨春芬笑了笑,夸张的回答:“就算沈家的人将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会说出去。”

    “赶紧上车吧,别耽搁了青橙摆摊的时间。”

    杨春华从身后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

    杨春芬吃痛,不满的瞪了杨春华一眼。

    “杨春华,你也就敢家里横。”

    杨家兄妹俩吵吵闹闹上了车,君无澜便赶车马车沿着出村的路往前走。

    眼瞅着到村口了,不知沈包氏忽然从哪个旮旯里冲了出来,跑到马车前张开双臂将马车拦住。

    君无澜只好急拉缰绳,马车急停下来,车厢里的三个人差点撞在了一起。

    杨春芬性子急,掀起卷帘就瞧见张开双臂站在马车前的沈包氏,顿时恼怒的对着沈包氏大喊:“包菜花,你要寻死直接去找条麻绳往房梁上一挂,干脆利落,干啥非得缠上青橙姐。”

    知道杨春芬是想帮沈青橙出气,但自家这妹子什么样的性子,杨春华知道,怕杨春芬越帮越忙,杨春华赶紧打断她的话。

    “春芬,你住嘴,先听听包菜花说什么,搞清楚她的意图。”

    见君无澜,沈青橙都没开口,杨春芬这才住嘴。

    沈包氏忽然一脸焦急的跑到君无澜的身边,双眼盯着坐在车厢里的沈青橙,见沈青橙稳稳的坐在马车里,身上还穿着皮毛,她心里就嫉妒得狠狠的。

    这贱丫头竟然越过越好了。

    “青橙啊,你赶紧跟我回沈家瞧瞧吧,你爹......”

    沈包氏装模作样的哽咽了一下。

    “你爹病了,今儿早上连床都起不了了。”

    沈青橙一下子就明白了沈包氏的意图。

    沈春耕病了,让她回沈家看沈春耕,然后再借口沈家没钱给沈春耕医治,从她这里捞医药费。

    这算盘打得真是哐哐响。

    沈青橙都有些佩服包菜花这个女人了,竟然能玩出这么多花样,还不带重复的,可是连睡觉都在琢磨着如何从她身上榨取剩余价值。

    可惜,这个女人的算盘打错了。

    沈青橙冷冷的回答:“沈夫人,你怕是找错人了,我又不是郎中,沈老爷生病了找我去沈家看没用,你还是赶紧去找郎中给沈老爷诊治吧。”

    “春芬,把卷帘放下吧,别叫霜风刮进来了。”

    “是,青橙姐。”

    杨春芬瞪了沈包氏一眼麻利的将卷帘放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