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04:(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这一句我爱你,对于沈青橙来说,来得有些太过突然了。

    她睁大一双眼睛,表情有些呆愣的将君无澜凝视着。

    君无澜说完后,半天不见她有反应,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分量还不够,诚意还没表达出来,赶紧再补充:“昨天晚上,我攀爬白云山那百丈悬崖时,我生怕自己失手摔下来,对上白云寨的匪头时,我也生怕自己失手,我并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但我怕自己死了你会为我伤心,怕以后没人照顾你,担心你以后孤苦伶仃的被沈家的人欺负。”

    君无澜那么高大威武,秉性又那么好,又那么的关心在意自己,对于这样的他,沈青橙早就动心了,她发呆是因为没想到君无澜这样话不多,又不太会表达感情的人会对她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君大哥。”

    君无澜话落,沈青橙眼眶有些湿润。

    她声音哽咽的唤了一声君无澜,双手紧紧的将君无澜抱着。

    “我......我也心仪君大哥。”

    “青......青橙,你刚才说什么了,你再说一遍。”

    这么轻易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君无澜激动得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沈青橙正羞着,掀起眼帘,没好气的给了他一眼。

    “你分明都听到了。”

    “哈哈哈。”

    君无澜开心的大笑。

    “青橙,你的心意竟然跟我的心意是一样的,我真是太开心了。”

    他目光炽热得要将沈青橙烤熟。

    沈青橙羞得有些不敢跟他对视,慢慢的将头低下。

    君无澜哪里允许,一只手揽着她,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跟自己对视。

    沈青橙抬起头来,两人面对面。

    “青橙。”

    “君大哥。”

    沈青橙声音温柔的回应,饱满的唇动了动。

    君无澜实在忍不了了,支起身子覆盖住沈青橙,鼓起勇气吻了下去。

    “肚子疼。”

    沈青橙将手钻进被窝里,揉了揉小腹。

    “君大哥,你不是说要给我准备红糖水吗。”

    “已经准备好了,瞧你睡着了,没有叫醒你。”

    君无澜忙不迭的下床。

    “你继续躺着,我去厨房将红糖水端来。”

    莫良领着君一落在厨房烧午饭,见君无澜笑得眉飞色舞的走进来。

    “青橙对你说什么了,瞧把你高兴得。”

    君无澜心情好,笑容满面的回答了莫良。

    “青橙说心仪我。”

    君无澜话落,君一落不解的问:“爹爹,心仪是什么意思呀?”

    “心仪就是你娘亲看上了你爹爹。”

    莫良抢先给小丫头解释了。

    君一落寻思了一下,忽然开心的问:“良爷爷,那我是不是很快就要有弟弟妹妹了。”

    知道君无澜进厨房是来端那红糖姜汤的,莫良一边将锅盖揭开,一边回答君一落:“我看难。”

    莫良递红糖姜汤给君无澜的时候,有些忧心忡忡的瞧了君无澜两眼。

    这小子活了二十几年,到现在才开窍,怕是连入洞房都不会,看来他得抽时间跑一趟西凉镇买点东西。

    君无澜被他的眼神盯得有些浑身发毛。

    “良叔,你一直盯着我做什么?”

    莫良怕君无澜知道自己此刻在想什么,眨了眨眼赶紧将目光收了回来。

    “不是要给青橙送红糖水吗,赶紧去吧。”

    君无澜从莫良手里接过红糖水。

    “我先给青橙送红糖水,一会儿回来帮你烧火。”

    “我这里不需要你帮忙,你照顾好你媳妇就行了,这正是比表现的时候,好好表现,我还等着抱孙子呢。”

    君无澜被莫良一脸嫌弃的赶着离开了厨房。

    沈青橙喝了满满一碗红糖姜汤,午饭吃了莫良做的萝卜丝面疙瘩汤,到下午小腹就不痛了。

    君无澜刷了碗回到主屋就看见她坐在床上拿着新袄子在缝。

    “身子不舒服就好好歇着。”

    君无澜眉头微微一皱走到床前将她看着。

    沈青橙抬头瞧了他一眼,莞尔一笑道:“喝了红糖姜汤我觉得身上舒服了,良叔身上的袄子都破得不成样子了,将这袄子做好了让良叔换上,就剩下一只袖子没缝了。”

    君无澜扫了一眼桌上堆放着的布料跟棉花。

    “做完这件就好好休息,剩下的,等你身子彻底舒服了再做。”

    “好。”

    沈青橙原本打算今晚去王福根家跟王李氏一起做布偶,君无澜这么严肃,她只好打消了这个想法。

    君无澜想了想道:“家里的木板已经风干了,我这两日不用去穆家就将烤火桶做好。”

    这天寒地冻的,沈青橙早就期待用烤火桶了,听君无澜这么一说,她一脸激动的问:“需要我做什么?”

    君无澜伸手摸了摸她黝黑发亮的辫子。

    “烤火桶的图样我已经记住了,不用你再做什么。”

    沈青橙发现他一直出神的盯着自己的辫子。

    “君大哥,你一直盯着我的辫子做什么?”

    沈青橙梳着少女的麻花辫,一个个都以为沈青橙未婚,想要打沈青橙的主意,君无澜早就想给沈青橙换个样子了。

    “青橙,不绑辫子了行不行?”

    不绑辫子了,沈青橙只能扎马尾。

    “我只会绑辫子,或者将头发束起来,不会盘发。”

    “我帮你盘发。”

    沈青橙诧异的将男人瞧着。

    “没想到君大哥你还会给女人盘发。”

    君无澜怕沈青橙误会,慌张的解释:“我不会,我从未给任何女人盘发过,改天我去向王家嫂子请教一下。”

    让君无澜这么个大男人去向王李氏请教如何盘发,沈青橙觉得有些怪异。

    “还是我去向王家嫂子请教吧,我怕你去开这个口将王家嫂子给吓到。”

    “我的样子有这么吓人吗。”

    沈青橙道:“你严肃起来的样子很吓人。”

    “那我以后在你面前不那么严肃了。”

    沈青橙不过是随口一说,君无澜却当真了。

    “你好好休息,我去外面做烤火桶。”

    帮沈青橙掖了掖被子,又叮嘱了沈青橙好好休息,他才放心的离开。

    沈青橙在屋里听着外面推刨推木板发出来的声音,嘴角轻轻勾了勾,觉得心里暖暖的。

    ......

    下午,穆城父子带着礼品到了大荒村。

    “少东家,前面有两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小路,咱们走哪一条啊?”

    到了村口路分叉的地方,车夫将马车停下来扭头询问穆城。

    穆城只知道君无澜住在大荒村,并不知道泥巴小院的具体位置。

    车夫询问,他伸手掀起了卷帘,挑眉朝前面的村子瞧了一眼,见有人在村子里走动,便吩咐车夫:“你下去找个人打听打听吧。”

    “是,少东家。”

    车夫下车找了棵树将马车拴稳,这才大步进村。

    “小兄弟,能否向你打听一个人?”

    沈嘉河游手好闲的在村里逛着忽然被陌生人叫住。

    他定睛打量了面前的男人一眼,见男人身上的衣料子不错,又瞧见一辆高大的棚子马车停在村口,便客气的开口:“你想打听谁啊?”

    车夫朝沈嘉河感激的揖了揖手。

    “请问君无澜君先生家住在何处?”

    听见君无澜的名字,沈嘉河就皱起了眉头,瞪大眼睛深深的打量了穆家的车夫一眼。

    那流放犯最近变成香饽饽了吗,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跟那流放犯走得近。

    “你找那流放......你找姓君的做什么?你们是什么人?”

    除了沈嘉河,也没其他人在场,为了打听君无澜的下落,车夫发觉了沈嘉河对君无澜的敌意,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我们是西凉镇来的,找君先生有点事,还望小哥把君先生家的地址告诉我。”

    车夫不想跟沈嘉河废话,直接从袖中掏了一文钱出来递给了沈嘉河。

    沈青橙最近不往沈家送东西,包菜花手头上不宽裕,给沈嘉河的零用钱就特别少,穷疯了的沈嘉河瞧见一文钱双眼都发亮了。

    他伸手就夺过了车夫手里的一文钱,然后指着通往泥巴小院的小道儿。

    “咯,那条小路,瞧见没,沿着那条小路往前走大概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

    “多谢告知。”

    打听到了泥巴小院的位置,车夫转身急匆匆回到马车前,隔着卷帘对穆城道:“少东家,旁边那条小路是通往君先生家的,那小路太狭窄了,马车过不去,得劳烦少东家跟小少爷下车步行。”

    “嗯。”

    穆城应了一声,招呼穆建澜下车。

    沈嘉河站在不远处的雪地里伸长了脖子瞧着,看见锦衣华服的穆建澜两只手都拎着锦缎包裹着的高档礼盒从马车下来,同样锦衣华服的穆建澜跟在他的身后。

    “我滴个乖乖。”

    看着穆家父子拎着东西踏上了前往泥巴小院的路,沈嘉河羡慕得发出一声感叹。

    “那流放犯跟沈青橙这是遇上贵人了呀。”

    沈嘉河羡慕得不行,看着穆建澜父子俩的身影消失在了小路拐弯的地方,他才从羡慕中回过神来,转身小跑回沈家。

    不能让沈青橙跟那流放犯吃独食。

    沈云香蹲在厨房门口剁猪草,看见沈嘉河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很是不满的瞪了沈嘉河一眼。

    沈包氏不让沈嘉军干这些琐碎的家务,她理解,但沈嘉河一无是处,仅因为是男儿身就不用干家务,沈云香想想心里就是气。

    “沈嘉河,你被狗追了吗,跑这么快,你要是闲着无聊就帮我做点事。”

    “嘿,你个小丫头片子,怎么跟你大哥我说话呢。”

    沈云香干了一下午的活儿,一双手冷得跟冰坨子似的,心里正憋屈着,沈嘉河回一句被她用刀子眼剐。

    “你有大哥的样子吗,要不是娘跟爹维护你,我都懒得跟你说话。”

    “我不跟你个丫头片子说话,娘呢,我找娘有事。”

    沈嘉河将目光从沈云香身上收了回来,站在院子里大声的喊包菜花。

    “娘,娘呐,你赶紧出来,我有事跟你说。”

    包菜花正盘腿坐在主屋的炕上打盹,沈嘉河扯开嗓子嚎喊吓得她在梦里一哆嗦差点从炕上摔了下来。

    她趿上鞋子跟沈春耕一前一后从主屋走出来。

    “儿啊,你喊这么大声,是出啥事了吗?”

    包菜花一脸紧张的看着沈嘉河。

    一天到晚都见到包菜花偏心沈嘉河,沈云香气得狠狠握了握菜刀的把手。

    “娘,你也太紧张了,他能出啥事。”

    “你这丫头,怎么就不能关心关心你大哥呢,虽然你跟嘉河不是一个爹,但你们俩都是我生的。”

    “娘,这丫头一点没将我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沈包氏教训沈云香,沈嘉河趁机告状。

    “你这丫头,将来出嫁要是被婆家欺负了,还得靠你大哥为你撑腰呢。”

    沈包氏警告的瞪了沈云香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看向沈嘉河时,目光瞬间变得温和了许多。

    “嘉河,你这一惊一乍的跑回来,到底出啥事了?”

    沈嘉河想起正事,赶紧跟沈包氏沈春耕讲:“娘,爹,我看见有贵人拎着东西去那流放犯家了。”

    沈春耕不以为然。

    “那流放犯能认识啥贵人,嘉河,你是不是看错了,兴许人家不是去那流放犯家。”

    沈嘉河一脸笃定道:“我怎么可能会看错,那贵人不知那流放犯家地址派了车夫入村打听,就是我将那流放犯家的地址告诉那车夫的,我还亲眼瞧见了那贵人拎着好些礼品踏上了前往村外那泥巴小院的路呢。”

    沈嘉河被君无澜扭伤过手腕,对君无澜很是恐惧不敢去找君无澜的晦气就努力的煽动沈包氏跟沈春耕。

    “爹,娘,我看那些礼品可值钱了,盒子都是用上等的锦缎包裹着的,盒子都能卖几百文,更别说里面的东西了,咱们沈家辛辛苦苦才将沈青橙拉扯大,得让沈青橙回报咱们。”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