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05:送礼(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听了沈嘉河的话,沈春耕夫妇俩眼红心热,但前几次都没能在沈青橙夫妇俩手上讨到一点好处,夫妇俩对看了一眼都面露胆怯之色。

    自己急匆匆赶回来说了那么多,爹娘听了不给半点反应,沈嘉河急得跺脚。

    “爹,娘,你们听了那么多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难道你们不羡慕沈青橙跟那丑八怪流放犯。”

    沈云香撇了撇嘴角。

    “说人家是丑八怪,你不打盆水照照你自己长啥模样。”

    “嘿,我说沈云香,你今日是吃错药了吗,怎么向着那流放犯说话。”

    沈嘉河扭头没有半点兄长模样将沈云香瞪着。

    “哦,那流放犯现在能找钱了,又结交了贵人,你该不会是看上那流放犯了吧。”

    “我就是看上那个男人了。”

    既然已经被沈嘉河说中了,沈云香干脆不隐瞒自己的心思了。

    她咬了咬牙有些怨气的看着沈春耕夫妇俩。

    “要是当初将我卖给那个男人,现在能有这么多事吗,白白叫沈青橙捡了个大便宜。”

    包菜花心里也悔啊。

    别人生的孩子总归是隔着肚皮的,要是当初卖的是亲闺女给那个男人,现在她就能跟着亲闺女享福了。

    “沈青橙已经嫁过去了,你们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沈嘉河不悦的岔话。

    “娘爹,你们赶紧想想办法吧,兴许那几只锦盒里装的是金银珠宝,咱们只要弄到一点点就能过好久的舒坦日子了,这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咱们家年货还没办呢。”

    包菜花有些六神无主的皱眉。

    “嘉河,你说的这些娘都知道,可青橙那丫头现在已经将咱们沈家忘了,娘的话她压根就不听了,那个男人也厉害得紧,有那男人护着青橙,咱们想要从她手里拿点东西恐怕比登天还难。”

    沈春耕重重的一叹,懊悔道:“那丫头的性子真是越来越像她那死鬼娘了,若早知道那丫头会变成这样,我当初就不该将她养大。”

    原主娘沈魏氏性格泼辣要强,在世的时候将沈春耕管得死死的,沈魏氏去世之后,沈春耕本性释放,对沈魏氏又怀恨在心便将对沈魏氏的恨强加在了原主的身上,所以原主过得分外凄惨,尤其是在沈春耕娶了沈包氏后,原主的日子过得猪狗不如。

    提起沈魏氏,沈春耕就恨得咬牙切齿。

    “那个女人死的时候就该将那丫头一起活埋了,现在也不用受了白眼狼的气,上次不过是去要一点豹子肉,那白眼狼竟然放任那男人欺负咱们,想想真是可恨。”

    回想起君无澜当时的眼神,沈春耕心里哆嗦了一下,也只敢在嘴上骂骂咧咧。

    沈嘉河听他们骂骂咧咧半天就是不采取行动,气恼道:“难道就这么算了。”

    沈春耕一脸惋惜的回答:“我跟你娘又打不过那男人,还能怎么着。”

    沈嘉河指望不上沈春耕,只好将期待的目光移到了包菜花的身上,包菜花一脸惋惜默不作声。

    “爹娘,大哥,我倒是有一个好主意。”

    就在沈嘉河一筹莫展的时候,沈云香开了口。

    沈嘉河瞥了她一眼,不以为然道:“你一个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好办法。”

    “沈嘉河,你别小瞧人。”

    沈云香一脸恼怒的看着沈嘉河咬了咬牙。

    若不是爹娘维护着这个蠢材,她一定让这个蠢材知道她的厉害。

    “沈青橙现在不好说话,姓君的厉害,咱们硬抢肯定不行。”

    包菜花对这个小闺女有些了解,知道这丫头是个心狠手辣,主意多的。

    “那要如何?”

    沈云香指了指堆在厨房门口尚未剁完的猪草。

    “娘,我干了大半天的活儿了,手早就冻僵了,这猪草我剁不了了,你另外安排一个人剁猪草吧。”

    沈包氏笑了笑,毫不迟疑的安排:“你不用做了,交给你大哥吧。”

    “娘,君子远......远厨房,你怎么能安排我一个大男人剁猪草呢,这若是传出去了,你让我怎么做人。”

    沈嘉河立马咋咋呼呼的反抗,不满的瞪着沈云香。

    沈云香得意的冲他挑了挑眉。

    包菜花眼里现在只有沈嘉河说的那些金银珠宝。

    “你妹妹手冷,你身为大哥帮你妹妹做点事怎么了,家里又没有外人,不会传出去的。”

    “香儿,你继续说。”

    包菜花训了沈嘉河一句就忙不迭的将沈云香瞧着。

    沈云香道:“沈青橙现在眼里没有咱们沈家,那咱们就一不做二不休,让姓君的厌弃沈青橙。”

    “我还当你有什么好主意呢。”

    沈嘉河不削的冷哼一声。

    “说来说去,还不是你嫉妒沈青橙,想让那流放犯将沈青橙休了,就算如了你的意,那流放犯将沈青橙给休了,对咱们能有什么好处。”

    沈云香道:“你能不能听我将话说完。”

    包菜花道:“嘉河,闭嘴,让你妹妹把话说完。”

    沈嘉河只好乖乖将嘴巴闭上。

    沈云香继续道:“先让姓君的厌弃沈青橙休弃沈青橙,我再去跟姓君的好,等我嫁给了姓君的,沈家要什么,我就给什么。”

    沈云香话落,包菜花夫妇俩都觉得这主意不错,两人都点了头。

    包菜花点完头,疑惑道:“只是我看那流放犯跟沈青橙现在的感情好得很,如何才能让那流放犯厌弃沈青橙休弃沈青橙?”这些天,沈云香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早就想好了妙招。

    “沈青橙在嫁给姓君的之前不是跟杨家那小子不清不楚吗。”

    沈春耕道:“杨家小子,你说的是杨春华?”

    沈云香点头回答:“没错,只要让姓君的相信沈青橙跟杨春华有私情就行了,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女人水性杨花。”

    “你说得倒是轻巧。”

    沈嘉河很不满沈云香一个丫头片子比自己聪明。

    “沈青橙现在跟杨春华保持着距离呢,你要如何证明他们俩有私情。”

    包菜花掀了掀嘴皮道:“那丫头根本没跟杨家那小子保持距离,昨儿赶大集,我还看见杨家兄妹俩跟那丫头同乘一辆马车呢。”

    沈云香勾起嘴角一脸阴谋的笑了笑。

    “那这件事就更好办了。”

    她忽然扭头,一脸算计的看着沈嘉河。

    沈嘉河被她看得打了一个哆嗦。

    “你这么盯着我做什么?”

    沈云香笑眯眯道:“大哥,得劳烦你今儿半夜三更去一趟杨家。”

    “你疯了吧,让我半夜三更去杨家。”

    “我没疯,半夜三更大家都睡熟了才好偷东西。”

    沈嘉河瞪圆了双眸,一脸诧异的表情。

    这是他亲妹吗,竟然让他做贼。

    “你让我去杨家偷东西,这要是被逮住了是要坐牢的,沈云香,你安的什么心啊。”

    听他咋咋呼呼,沈云香忙不迭的踢了他一脚。

    “大哥,你小声点,你就去杨家偷一件杨春华的外衣,这天寒地冻的衣服不容易晒干,他家梁下一定晒得有衣服。”

    沈嘉河有些心虚。

    “这能行吗?”

    “能行。”

    沈云香一脸笃定。

    “等偷到了杨春华的衣服,你就将杨春华的衣服穿在身上在村里到处溜达。”

    “穿着脏物出去溜达,沈云香,你是想害死我吧。”

    沈云香道:“你是我亲哥哥,我怎么可能会害你,若是有人问你,你就说衣服是在沈青橙以前住的闺房里找到的,天气太冷了你就穿上了,就算杨家的人知道是你偷了衣服,但他们没有证据奈何不了你。”

    包菜花算是彻底明白了沈云香的计划。

    情人才会互赠东西做定情信物,在沈青橙曾经住的闺房里找到了杨春华的外套就能证明沈青橙跟杨春华有私情了。

    “这件事就这么办了。”

    包菜花毫不迟疑的拍板下决定。

    “嘉河,听你妹妹的话,今儿晚上三更半夜你就去沈家,我让你爹给你把风。”

    “香儿,那之后就看你的了。”

    包菜花跟沈云香一唱一和就把事情给敲定了,沈春耕父子俩只好同意。

    “娘,我会努力的。”

    脑中浮现君无澜高大挺拔的背影,沈云香心里就一阵激动。

    她不比沈青橙差,沈青橙会的她也会,沈青橙不会的,她也会,她一定要得到那个男人。

    “娘,这段时间我天天操持家务,你看我手跟脸都粗糙了,我这个样子怎么吸引那个姓君的男人啊。”

    沈云香撒娇的将脸跟手凑到包菜花的面前。

    包菜花伸手摸了摸她那被冻得通红的脸颊,的确有些粗糙。

    “从明儿个开始,做饭的活儿娘做,洗衣服的活儿你爹做,打菜剁猪草的活儿交给你大哥,你好好养着,不用几日就能水嫩了。”

    “谢谢娘,娘你真好。”

    沈云香眼角一挑有些挑衅沈嘉河。

    沈嘉河气恼的咬了咬牙,但想到钱财极力的忍着。

    ......

    同一时间,泥巴小院。

    “父亲,这里就一座小院子,应该就是师父师娘家吧。”

    穆城瞧着院门是紧闭的,有轻微的声响从院子里传出来,确定了院子里有人,他便将目光收回吩咐车夫:“上去敲门吧。”

    “是,少东家。”

    莫良听到敲门声,放下推刨就去开门,看见一对锦衣华服的父子领着一名下人站在门口,莫良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客气的问:“两位找谁?”

    第一次来大荒村拜见君无澜,穆建澜对什么都感到新鲜,激动的开口:“爷爷,我师父师娘在家吗?”

    莫良打量了父子俩几眼反应过来。

    “两位是穆少东家跟穆小少爷吗?”

    “在下穆城,不知大叔如何称呼?”

    穆城将礼盒交给车夫拎着,朝着莫良揖了揖手。

    莫良道:“我姓莫,三位请进。”

    君无澜夫妇俩听到院子里的动静牵着君一落从主屋出来,就看见穆城父子俩被莫良请进了院子。

    “师父,师娘。”

    看见君无澜夫妇俩,穆建澜就一脸激动的跑了上去。

    “建澜见过师父,见过师娘。”

    穆建澜跑上去忽然规规矩矩的跪在了雪地里。

    “师父不顾自身安危救回了建澜的父亲跟母亲,这份恩情,建澜永生不忘。”

    院子里的雪被踩化了的,地上全是水,这一跪,他膝盖以下都湿了。

    怕他冻着,君无澜上前将他扶起。

    “外面冷,三位到堂屋说话吧。”

    见君无澜将穆城父子俩领到堂屋,莫良赶紧去将主屋的火盆移到堂屋。

    “好可爱的兔子啊。”

    那两只兔子跟老母鸡都是养在堂屋的,穆建澜一脚跨过门槛就被草窝里的两只兔子给吸引了。

    君一落撒开沈青橙的手走到他身边,打量了他几眼,觉得眼前这个小哥哥长得真好看。

    “你......你是送我木偶玩具的穆哥哥吗?”

    君一落小小的一只,刚才又一直躲在沈青橙的身后,穆建澜压根没注意到她,她开口说话,穆建澜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脸上。

    看见君一落,穆建澜的眼睛都亮了。

    觉得眼前这小妹妹比那两只兔子还可爱,脸蛋儿圆圆的,红扑扑的像苹果想咬一口。

    “你是落儿小师妹?”

    “嗯。”

    君一落点了点头,声音软糯的回答:“我叫君一落。”

    一向皮得跟猴儿似的穆建澜听到君一落软糯的声音忽然有些脸红紧张。

    “真......真好听,我叫穆建澜。”

    瞧穆建澜跟君一落相处得很好,穆城就被管儿子了,伸手从车夫手里接过几只礼盒递给沈青橙。

    “这次多亏了君先生仗义出手,及时相救,在下跟内子才能平安逃出匪窝,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这点小小的心意,还望君夫人收下。”

    沈青橙跟穆城不熟,不好直接收了礼品,便侧过脸眼神询问的将君无澜瞧着。

    穆城怕他们夫妇俩不收,便赶紧补充一句:“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就是些灵芝人参跟燕窝,这次君先生出手相救,想必君夫人担心坏了,在下送些药材给君夫人压压惊,还望君先生跟君夫人莫要推拒。”

    沈青橙跟君一落很需要这些药材补身子,而且穆城送来的肯定是市面上买不到的极品药材对君一落的病情很有帮助。

    君无澜这才对着穆城略颔首。

    “多谢。”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