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10:杀鸡给赵金桂看(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村子里的这些女人也就是爱嚼舌根,要让她们去郡守府衙门告状,她们可没那个胆子。

    沈青橙就说了两句话,几个女人通通都闭上了嘴巴。

    “落儿,咱们走吧。”

    沈青橙从几个女人身上收回目光牵着君一落打算离开。

    君一落却挣脱了她的手。

    小丫头学着君无澜皱起眉头,一脸不快的将那几个女人盯着。

    “我娘亲跟我爹爹好着呢,这段时间,我娘亲都跟我爹爹在一块儿待着,你们不知道实情就不要乱说,春华叔叔也不是坏人,他跟我娘亲走得近是将我娘亲当成了妹妹,这事儿我爹爹是知道的。”

    小丫头鼓着腮帮子卖力的为自己解释。

    沈青橙会心一笑。

    “落儿别说了,咱们走吧。”

    君一落这才愤愤不平的将目光收了回来跟着沈青橙离开。

    等离开了那几个女人的视线,君一落扬起头一本正经的跟沈青橙道:“娘亲,那些人说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在我的心里,娘亲很好很好。”

    沈青橙停下脚步看着她。

    “只要落儿相信娘亲,那些人说了什么,娘亲一点都不在意。”

    “嗯。”

    君一落重重点头。

    “不仅我相信娘亲,爹爹跟良爷爷也是相信娘亲的。”

    小丫头提到君无澜,沈青橙心里就是一暖。

    那个男人来小溪边洗衣服分明已经听到了闲言碎语,回去后一句质问的话没说,怕自己听到闲言碎语后心里难过还温声细语的开导自己。

    母女俩到了王福根家,王李氏嘱咐王铁柱带着君一落玩,自己拉着沈青橙麻利的进了主屋。

    沈青橙打量着王李氏脸上的神情。

    瞧王李氏那一脸紧张担忧,想来是听到村子里的那些闲言碎语了。

    “青橙,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呀。”

    沈青橙笑了笑在大炕上坐下,王李氏瞧她一脸轻松还以为她对村里的那些闲言碎语不知情。

    “......村里那些长舌妇说的话,你是不是还不知道。”

    沈青橙拿起被王李氏放在炕桌上的布料跟剪刀。

    她针线活不好,但可以帮忙挑选布料跟剪裁。

    “说我水性杨花,嫁了君大哥,却还跟杨春华藕断丝连不清不楚吗。”

    沈青橙语气镇定得仿佛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王李氏瞪大双眼很是震惊。

    闲话都传成这样了,这青橙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呀,换个女子听到这样的闲话,怕是得回家抱着枕头哭上几宿呢。

    “既然你已经听闻了,你怎么一点都不恼怒。”

    沈青橙一边将布料挑挑拣拣,一边回应着王李氏。

    “我跟杨春华之间清清白白的,干嘛要因为别人的几句闲话为难自己,我若是被气得生了病,岂不是正合了那散播谣言之人的心意。”

    王李氏细品了沈青橙的话,觉得沈青橙说得挺有道理的。

    “我是相信你的,青橙,君兄弟可有听闻了那些闲话,我怕君兄弟责怪于你。”

    大多数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震怒失去理智,王李氏心里虽然觉得君无澜是个可以托付终身之人,但不免还是为沈青橙感到有些担忧。

    “今儿一早,君大哥到村里的小溪边洗过衣服,他比我先听闻那些闲言碎语,我出门的时候,他还嘱咐了我几句,让我不要在意那些闲言碎语。”

    “不愧是君兄弟,真好汉,真男人。”

    沈青橙的话让王李氏对君无澜又高看了。

    确定沈青橙跟君无澜之间没出什么问题,王李氏这才拿着针线踏踏实实的做布偶。

    起初做这布偶,她动作有些生疏,做了几个之后,手脚麻利了,缝制出来的布偶也越发的好看了。

    休息的时候,王李氏去柜子里将做好的布偶端出来给沈青橙瞧。

    沈青橙数了数,做好的布偶一共有十三个,大小不一,每一个都很好看。

    “嫂子,这么点时间,你竟然做了这么多布偶。”

    王李氏道:“这不是快过大年了吗,想多找一点过年钱,青橙,我做的这些布偶可过关?”

    “过关,每一个都好看。”

    “我就担心没做好,卖不出去,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等沈青橙瞧了之后,王李氏将做好的布偶放回柜子里,这才安心的继续缝制其他的。

    下午申时左右,村外泥巴小院。

    “君兄弟,良叔,两位在家吗?”

    君无澜跟莫良在院子里打造烤火桶,还剩下最后一点活儿,眼看半盏茶就能将烤火桶做好,赵金桂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打搅了两人干活儿。

    莫良停下来,挑眉就将院子大门瞪着。

    “赵金桂,这个女人来做什么?莫不是这个女人又欺负青橙了。”

    回想赵金桂两次三番的找沈青橙的麻烦,莫良就黑着脸大步走向门口。

    他拉开院子大门就见赵金桂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口。

    “下午好啊,良叔。”

    赵金桂笑容满面跟莫良打招呼的时候,伸长了脖子往院子里瞧,见君无澜穿着一件豹皮褂子在院子里干活儿,那豹皮褂子显得君无澜更加有成熟男人的魅力,赵金桂看得心头一热就想要绕过莫良走进院子。

    莫良发现她瞧君无澜的目光十分不怀好意,忙不迭伸手将她拦在了门口。

    “赵媒婆,青橙跟落儿都出门了,家里现在没有女人,不方便让你进屋。”

    赵金桂就是听说沈青橙跟那小丫头去了王福根家,这才抓紧时机跑来这里。

    “良叔,我有几句话想跟君兄弟说,你就让我进去吧,我就在院子里不进屋子。”

    “我家阿澜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赵金桂厚颜无耻,莫良不敢掉以轻心,想了想干脆张开双臂将赵金桂拦在门外。

    莫良铁了心不让开,赵金桂气得咬牙切齿但拿莫良没有办法,只得站在门口大声道:“君兄弟,你知道村里的人是怎么说青橙跟杨春华的吗。”

    君无澜听得眉头一皱。

    赵金桂觉察到君无澜不悦的目光,以为君无澜是在愤怒沈青橙跟杨春华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心头顿时一喜。

    “我也是听人说的,说沈嘉河今儿穿的袄子是杨春华的,而那袄子是沈嘉河在沈青橙出嫁前住的闺房里找到的。”

    君无澜手里正握着一枚长长的木丁,赵金桂话落,他握着木丁的手紧了紧,抬起头来目光一下子落在了赵金桂的身上。

    赵金桂瞧清楚君无澜怒极了的脸色,以为自己的目的快要达到了,暗暗的开心。

    “都是我不好,若我知道沈青橙是这种水性杨花之人,当初我绝对不会将沈青橙介绍给君兄弟你。”

    君无澜脸色越恼,赵金桂就越说得起劲儿。

    “君兄弟,沈青橙让你这么没面子,你干脆将她休了吧,我保证再给你找一个如花......”

    似玉两个字还压在赵金桂的舌尖上,赵金桂忽然听见耳边嗖的一声。

    锐利的声响吓得她差点将自己的舌头给咬了。

    君无澜大手一挥,他手里用于加固烤火桶的木丁如箭矢一般朝着赵金桂飞过去,堪堪从赵金桂的脸庞而过,斩断了赵金桂的一丝头发。

    赵金桂回过神来瞧见落在地上自己的那一丝头发,吓得顿时脸色煞白,双眸充满惊恐的将君无澜盯着。

    莫良也被君无澜突然的这个举动给吓坏了。

    见君无澜放下了铁锤,冰冷着一张脸朝着门口走来,莫良以为他一怒之下要杀了赵金桂,忙不迭的上去抓住他的一条胳膊。

    “阿澜,你这是要做什么?”

    莫良生怕他为了沈青橙犯浑,咬牙低声道:“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沾上人命案子对你没什么好处。”

    “良叔,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君无澜拿开莫良的手,继续冷着脸大步朝外面走。

    “我瞧见外面雪地里有一只山鸡,所以才扔出了那枚木钉。”

    莫良跟赵金桂的目光追随着君无澜,看着君无澜走到门口的雪地里弯腰从地上拎起一只被木钉射杀的山鸡。

    “良叔,今晚咱们可以加餐了,青橙这几日身子不舒服,炖锅鸡汤给她补补。”

    君无澜拎着山鸡转身。

    莫良瞧见他手里的山鸡暗暗的松了口气。

    “金桂婶,多谢你的好意。”

    君无澜拎着山鸡走到赵金桂的面前,一股无形的威压吓得赵金桂僵着身子。

    “青橙很好,我既然娶了她,她便是我君无澜这辈子唯一的妻。”

    “......哦。”

    赵金桂此刻被吓得魂飞魄散,顺着君无澜的话就哦了一声,压根找不到自己的思路。

    莫良瞧他被君无澜吓得不轻,心情大好。

    “赵媒婆,当初是你将青橙夸上了天,现在你又说青橙不好,你咋这么会胡说八道呢,就不怕嘴巴长脓疮吗。”

    “既然今晚要加餐,阿澜,你赶紧去厨房烧开水拔鸡毛。”

    莫良恼怒的喷了赵金桂一句后,拽着君无澜进院子,然后哐当的一声就将赵金桂关在了院子外。

    哐当的一声惊醒了赵金桂,赵金桂看着紧闭的院门打了个哆嗦,心有余悸的转身离开。

    半盏茶后,烤火桶彻底完工了,莫良将做好的烤火桶搬到主屋,收拾好工具到厨房见君无澜。

    君无澜一脸凝重的坐在灶膛前烧火。

    莫良站在门口虽瞧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通过他直挺挺的坐姿就能猜到他现在脸上什么表情。

    “阿澜,你刚才对赵金桂动了杀心?”

    刚才在院子门口,他在君无澜身上感觉到了明显的杀意,那可不是对一只山鸡该有的杀意。

    君无澜没回应,莫良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一脸担忧的叹息。

    “阿澜,你何时变得这么不理智了,赵金桂那张嘴是臭,但罪不至死,你今日若是一时冲动将她杀了,那你可就真的成了罪犯了,落儿还那么小,青橙又那么柔弱,你若是出了事,以后谁照顾她们母女俩。”

    莫良的话让君无澜的太阳穴有些突突的跳。

    刚才听到赵金桂恶言恶语编排青橙,又建议他休了青橙,他就恼羞成怒差点没有控制住自己。

    “良叔,刚才是我一时冲动差点没控制住自己,以后不会了,请你不要担心。”

    莫良道:“阿澜,我从未见你这般冲动过。”

    这些年,莫良一直陪在君无澜的身边,自君无澜懂事起,对待任何事情都异常的冷静,唯独这次!

    “你可是已经深深的爱上青橙了?”

    看见君无澜点头,莫良又是一声重重叹息。

    “你啊,真的跟你父亲一个样,要么不动情,动了情就一往情深,死心塌地,希望青橙也如你这般吧。”

    莫良正无比操心着,君无澜忽然问他:“良叔,让青橙认杨万夫妇俩为干爹干娘,你意下如何?”

    “好啊。”

    君无澜话落,莫良立马拍板叫好。

    “只要青橙跟春华成了兄妹,你跟青橙夫妻感情又没变化,村子里流传的那些谣言就可不攻自破了。”

    君无澜嘴角轻轻勾了勾。

    莫良想的的确也是他心之所想的,但最重要的一点是青橙跟杨春华成了兄妹就可以彻底断了杨春华对青橙的念想。

    “既然良叔觉得此事可行,待会儿青橙回来,我就跟她商量。”

    沈青橙跟君一落掐着晚饭的时间回来,母女俩走到院子门口就闻到香喷喷的菜香味从厨房飘出来。

    “娘亲,爹爹跟良爷爷做好吃的了。”

    闻到香味,小丫头馋得嘴里口水直冒,开心又急切的拉着沈青橙的手奔向厨房。

    看见君无澜身上穿着围裙正在灶台后忙碌,模样看上去又居家又俊俏,沈青橙暖暖的笑了笑。

    “君大哥,做什么好吃的呢,这么香,我跟落儿在门口就闻到香味了。”

    君无澜炖了一锅萝卜鸡汤,还加了一点白茅根,他一边将炖好的鸡汤起锅,一边抬起头看向沈青橙母女俩。

    “是鸡汤,有只山鸡跑到了屋门前,我射杀了正好为你补补身子。”

    听说今晚吃山鸡,沈青橙也馋了。

    山鸡可比家养的鸡美味。

    饭菜上桌,君无澜将一只鸡腿放在君一落的碗中,将另一只鸡腿放在沈青橙的碗中。

    沈青橙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的瞧向莫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