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27:得送阿澜一份新婚贺礼(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虽然杨春华字字句句都不好听,但君无澜听着却心里高兴。

    除了他,落儿跟良叔,青橙终于又有亲人了。

    君无澜笑了笑道:“我向你保证,我会一辈子待青橙好。”

    “最好是这样。”

    沈青橙目光在两个男人之间转了一个来回,心里感动极了。

    等君无澜跟杨春华将话说完了,她对杨万夫妇俩道:“干爹,干娘,明儿一早,我也过来帮忙。”

    沈青橙又要做买卖,又要去酒楼做事,这好不容易歇息一天,杨卢氏忙拒绝:“不用,我跟你干爹找了十几个人帮忙呢,人手足够了,寿宴下午申时举行,明儿个你好好的睡一觉,好好在家休息,申时前过来认亲吃饭就行了。”

    “干娘,我不累,我明儿来帮忙炒菜吧,我烧的菜味道还是可以的,乡亲们吃得满意,干爹干娘有面子。”

    “明日,我也一早过来帮忙。”

    夫妇俩都这么说了,杨卢氏只好点头。

    杨卢氏道:“那明儿一早过来吃早饭,将良大哥跟小落那丫头也叫上,明儿院子里孩子多,让小落跟那些孩子玩玩。”

    “嗯。”

    夫妇俩从杨家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黑漆漆了,只有一点点雪光反射。

    在杨家拿了一盏马灯,借着马灯的光才能赶车。

    君无澜将马车停放在了王福根家就跟沈青橙抱着今日采买的东西满载归家。

    “良爷爷,爹爹跟娘亲怎么还没回来呀?天都黑了。”

    村外泥巴小院里,那爷孙俩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

    主屋的大门敞开着,君一落坐在烤火桶里,伸长了脖子将门外瞧着。

    莫良坐在一旁,身边放着一碗面粉调成的糊糊,腿上隔着针线篮子,针线篮子里是一些剪成鞋底模样的碎布,他正用面糊糊将那些碎布一层一层的贴在笋壳叶上。

    “小落,再等等吧,你爹爹今日要带你娘亲去置办婚礼用的东西,回来晚一些正常。”

    君一落将目光从门口收回来,扭头双眸有些发亮的将莫良瞧着。

    “良爷爷,爹爹跟娘亲补办了婚礼,那我是不是很快就能有弟弟了。”

    “应......应该是这样的吧。”

    想到君无澜跟沈青橙都睡在一起这么久了,沈青橙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他不禁又开始怀疑君无澜是不是在那方面没开窍,不知道怎么做。

    看来,他得送阿澜一件新婚贺礼。

    “太好了,我就要当阿姐了。”

    君一落正拍手叫好时,院子门吱呀的一声。

    莫良停下手里的活儿:“小落,你爹娘回来了。”

    院子里黑漆漆的,他怕君无澜跟沈青橙瞧不见路,便将手里贴了几层的千层底放在针线篮子里,然后一只手端着油灯,一只手牵着君一落去院子里给那小两口照亮。

    沈青橙看见门口灯光一晃,瞧了过去,微微一笑道:“良叔,落儿,我们回来了。”

    “娘亲,爹爹。”

    君一落立马撒开了莫良的手,像只欢快的小鸟扑进了沈青橙的怀里。

    “娘亲,你今日累不累?”

    “不累。”

    沈青橙一只手抱着那匹红色的缎子,一只手伸手怀里从怀里拿了一件小玩意出来递给君一落。

    “娘亲,这是什么?”

    小丫头接过东西左看右看没认出那是什么玩意。

    沈青橙道:“落儿,你将这东西放在嘴里轻轻吹吹试试。”

    那是一把木头雕刻而成的口哨,做得很精致,沈青橙在西凉郡城的小摊上瞧见的,问了价格后觉得合适便买了。

    君一落听沈青橙的话将那木口哨的嘴儿放在嘴巴里,含着轻轻一吹,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小院的宁静。

    “娘亲,这东西能吹响,声音很好听呢。”

    小丫头觉得很稀奇,很喜欢这木口哨。

    沈青橙牵着她的手进屋。

    “这叫口哨。”

    “谢谢娘亲。”

    君无澜将猪头拎到厨房里,莫良在一旁瞧着。

    “有钱咋不买肉,买这猪头骨头都占去了一半,多不划算。”

    君无澜道:“青橙说猪头肉好吃。”

    “那我可没觉得。”

    “猪头比猪肉便宜了将近一半,就算骨头占去了一半,买猪头也不亏。”

    莫良见他极力维护沈青橙,笑了笑道:“总之你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

    “对。”

    莫良笑意更浓,转身离开厨房时,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可算有点你爹当年宠你娘的样子了。”

    君无澜:“......”

    “大铁锅里有热水,赶紧打一些热水去给你媳妇泡泡脚,这深更半夜的才回来,别冷着了。”

    沈青橙进到主屋里,瞧见针线篮子里那贴了几层的千层底跟搁在烤火桶旁边椅子上的面糊糊,她一脸震惊的将君一落瞧着。

    “落儿,这个是良爷爷做的?”

    “嗯。”

    君一落重重的点头。

    沈青橙听到脚步声,循声朝门口瞧去,见莫良大步走了进来。

    她诧异的问:“良叔,原来你还会做千层底啊。”

    “是啊。”

    莫良走到烤火桶旁,拿起针线篮子里的千层底道:“我只知道阿澜穿多大的鞋子,这双千层底是给阿澜贴的,待会儿,你拿根稻草量一量你的脚,我明儿做你的。”

    瞧莫良动作娴熟的将针线篮子跟那面糊糊收起来,沈青橙嘴角有些抽搐。

    她之前不会做鞋子跟衣服,还特地跟隔壁大湾村的李家嫂子讨教了一番,若知道良叔会,她就不会麻烦那李家嫂子了。

    “我之前还同大湾村那李家嫂子讨教了如何做千层底,如何做衣服,若知道良叔你就是个行家,我就直接向良叔你讨教了。”

    莫良道:“我可不是行家,就是前些年跟阿澜相依为命学了一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儿,你可别太抬举我了。”

    “良叔,你在我眼里就是最优秀的。”

    下得了厨房,怼得了泼妇,带得了孩子,连针线活儿都不在话下,可不就是最优秀的大叔吗。

    “别拍我的马屁,拍了马屁我也没奖赏给你。”

    见君无澜已经端着热水进屋了,莫良很有眼力见的将君一落抱起。

    “时辰不早了,落儿,跟爷爷回房睡觉。”

    “娘亲好梦,爹爹好梦。”

    君一落也很有眼力见儿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软趴趴困兮兮的趴在莫良的肩膀上。

    在过门槛时,莫良想起做衣服的事情,就回头对沈青橙道:“青橙,这段时间你只管做你跟阿澜的喜服,过年的衣服跟鞋子我做。”

    “良叔,几套衣服,几套鞋子做下来,会不会太伤你的眼睛。”

    莫良道:“我的眼睛好得很,你就别担心那么多了,好好的准备喜服做你的新娘子。”

    那爷孙俩离开后,沈青橙跟君无澜一起泡了热水脚。

    现在跟君无澜一起泡热水脚,沈青橙已经不觉得尴尬了,反而还觉得挺温馨。

    因为翌日一早要去杨家帮忙,泡了脚,夫妇俩便宽衣上床。

    又是一夜好梦,沈青橙睁开双眼,天色已亮。

    知道她这会儿会醒来,君无澜将洗漱热水端到了主屋里,然后帮沈青橙找衣服。

    等沈青橙穿戴整齐,洗漱完毕了,他牵着沈青橙的手走到梳妆台前,按着沈青橙的肩膀让沈青橙在梳妆台前坐下。

    “青橙,今日想梳什么发髻?”

    沈青橙道:“今日要做事,梳个简单的吧。”

    君无澜按她的要求,拿着篦子轻轻的梳理她的秀发,乌黑的发丝在他粗糙的手指间穿梭。

    片刻后,一个漂亮的灵蛇髻就梳成了。

    沈青橙瓜子儿脸,很适合这种灵蛇髻。

    君无澜看着铜镜中的沈青橙,一时间有些看呆了。

    果然还是绾了妇人髻的青橙更加美丽。

    沈青橙扭头发现他一直直勾勾的将铜镜里面的自己盯着,有些忐忑的问:“君大哥,是不是不好看,那要不扎成麻花辫。”

    “咳。”

    君无澜麦色皮肤透着一丝红晕,轻轻咳了一声道:“很好看。”

    沈青橙这才意识到他刚才是看自己看呆了,跟着脸红了起来,起身大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背对着君无澜娇羞道:“落儿跟良叔起床了吗?天色已经大亮了,咱们得赶紧去干娘家帮忙。”

    君无澜道:“落儿还在赖床,我跟良叔打过招呼了,晚些让他带落儿去杨家,咱们俩先走。”

    “好。”

    夫妇俩到杨家的时候,杨家院子里已经很热闹了。

    村长王富贵带着两个年轻后生在清除院子里的积雪,王福根跟一个年轻后生在劈柴,王赵氏妯娌俩跟三个妇人蹲在厨房门口清洗蔬菜,还有几个人负责从村里借桌椅板凳跟碗筷。

    看见大家都开始忙了,沈青橙目光一转,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兰青嫂子,春香嫂子,大家都已经开始做上事了啊,抱歉,我们来晚了。”

    院子里的人听到动静不约而同的瞧向门口,见沈青橙跟君无澜并肩走来,几个做事的女人看着小两口笑了笑,另外几个未婚的年轻后生瞧见沈青橙那标志的模样顿时眼中浮现惊艳,心里羡慕君无澜。

    没想到沈家这大闺女拾掇起来模样这般标志,这流放犯可真有福气,被流放到了西凉郡还能娶上这么一个美娇妻。

    ------题外话------

    良叔要搞大事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