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36:赎剑(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去高记当铺,自然是为了赎剑。

    君无澜道:“赎那剑做什么,东西当出去了,又去赎回来,花的银钱肯定少不了,与其花那么多银钱去赎那把现在对我来说只能用来劈柴的剑,还不如多买些吃食,今年咱们一家四口好好的过年。”

    就知道君无澜不会这么轻易答应去当铺,沈青橙从车厢里钻出跟君无澜并排坐在车头上。

    车头那地方很狭窄,君无澜怕她摔下去,忙不迭的一只手控马,一只手将她抓着,严肃着脸道:“车头上这么冷,又这么危险,你出来做什么?”

    知道他是纸糊的老虎,根本不会伤害自己,沈青橙一点不怕他,倔强道:“君大哥,你若是不跟我去高记当铺,我就一直待在这里。”

    君无澜真是怕了她了,赶紧找了个空旷的地方将马车停下来,然后跟她理论。

    “青橙,那些钱用来给你买衣服,买首饰,买胭脂水粉不好吗。”

    “不好,我年轻,暂时还不需要保养,再说了,口脂妆粉我自己都会做,不需要买。”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犟。”

    瞧君无澜拿自己毫无办法,一脸挫败的表情,沈青橙得意的扬了扬嘴角。

    “君大哥,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就别再哄我了,其实那把剑对你来说很重要,就像是你的左右手一样,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失去自己的一只手呢,先前你去白云寨救穆少东家夫妇俩,如果有那把剑傍身肯定会容易许多吧。”

    怕君无澜听不进去,沈青橙瞧了他一眼,继续道:“你被流放西凉郡就带了那把剑在身边,你还说那把剑对你不重要。”

    “青橙。”

    君无澜忽然侧过身将沈青橙紧紧的抱住,低着头下巴搁在沈青橙的肩膀上,声音低沉沙哑的喊着沈青橙的名字。

    沈青橙猝不及防被他抱住,先是惊了一下,随后转动着眸子紧张的环顾周围。

    虽然马车停在了空旷之处,但这赶大集的日子,这空旷之处还是有人来往。

    发现有目光朝这边瞧了过来,沈青橙有些变扭,赶紧提醒君无澜:“君大哥,你这是怎么了?周围这么多人呢,你赶紧放开我。”

    “好,我跟你去赎回那把剑。”

    君无澜同意了,笑着将沈青橙放开。

    青橙说得对,那把诛邪剑是他的一只手,他不能将自己的手丢了,他还要用那只手保护青橙,保护落儿跟良叔呢。

    “君大哥,那咱们赶紧走吧。”

    终于说服了君无澜,沈青橙嘴角绽放一抹胜利的笑容,高高兴兴的坐回了车厢里。

    君无澜将马车调了一个头,夫妇俩朝着高记当铺而去。

    夫妇俩到高记当铺时,正好有客人在高记当铺当东西,夫妇俩等了一会儿才到柜台窗口处。

    沈青橙从窗口望向里面,一眼就看见了被掌柜的挂在里面墙壁上的宝剑,剑鞘古朴,有细小的宝石点缀,正是君大哥之前当掉的那一把。

    “小娘子,要当东西吗?”

    掌柜的好似不记得两口子了。

    沈青橙伸手指向挂在墙壁上的剑,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激动道:“掌柜的,你不记得我们了吗,墙上挂着的那把剑是我们当的,我们今日是来赎回那把剑的。”

    “......哦,原来是你们啊。”

    掌柜的努力回想了一下才记起来,这便走去将诛邪剑取了来。

    沈青橙将右手伸进窗户,想去摸一摸那宝剑,掌柜的见状快速的将宝剑移到沈青橙够不着的位置。

    “小娘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我们高记当铺的规矩。”

    沈青橙只好将手收了回来,问掌柜的:“掌柜的,那赎这把剑要多少钱。”

    掌柜的打量着沈青橙夫妇俩的穿着,见夫妇俩穿得还是那么简陋,想了想道:“想要赎回这把剑至少得七两银子。”

    沈青橙低着头,将挂在自己腰间的钱袋子解开,从里面掏出一块银角子,以及一吊铜钱,她将铜钱跟银角子一并放在柜台上对掌柜的道:“掌柜的,这里是一吊钱跟六两白银,请你过目。”

    一吊钱一千文等于一两白银,掌柜的清点了一遍没问题,又拿小秤将那块银角子称了称,加上铜钱整整是七两银子。

    掌柜的好生后悔,看着沈青橙夫妇俩直皱眉头。

    若知道这小两口这么有钱,他刚才就多要一点了。

    沈青橙笑眯眯道:“掌柜的,我现在可以将这把剑拿走了吧。”

    “可......可以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掌柜的只好收起银钱,从窗口将诛邪剑递给了沈青橙。

    沈青橙接过沉甸甸的宝剑,嘴角笑开了花儿,比之前在西凉郡买胭脂水粉时高兴多了。

    “我来拿吧,这诛邪剑很重的。”

    君无澜宠溺的看着沈青橙,从沈青橙手中接过了诛邪剑。

    “小相公,你......你刚才说这宝剑是诛邪剑?”

    听到诛邪剑这三个字,高记当铺的掌柜震惊得双眼都瞪圆了,见君无澜一只手轻松的握着剑,另一只手揽着沈青橙要离开,掌柜的忙不迭的打开门走了出来。

    君无澜停下脚步侧过脸神色平淡的瞧了掌柜的一眼。

    “它是叫诛邪剑,掌柜的,还有什么事吗?”

    “小......小相公,你你你是不是姓君,我记得在我们这里登记的是这个姓氏。”

    每个前来当铺当东西的顾客都会在当铺登记,方便以后将东西赎回去,不想赎回的就不用登记,当时为了筹钱给君一落治病,君无澜当剑后就登记了自己的名字。

    “嗯。”

    君无澜嗯了一声。

    “你你你是夏国护国将军君无澜。”

    掌柜的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他虽然不曾见过夏国护国将军的真容,但知道夏国护国将军姓君名无澜,手握一把诛邪剑,在战场上所向披靡,令敌人闻风丧胆。

    掌柜的很想狠狠给自己一耳光。

    救命恩人到了自己眼前,诛邪剑到了自己眼前,他竟然没能认出来,还想狠狠坑救命恩人一笔。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夏国护国将军,我就是西凉郡的一个小老百姓。”

    君无澜揽着沈青橙就要走。

    他的冷静,内敛,气场,让掌柜的断定他就是夏国护国将军。

    “护国将军,小人知道您就是夏国护国大将军,小人对您没有恶意,您曾是小人一家的救命恩人,一年前,魏水一战,不知护国将军可还记得。”

    君无澜的脚步顿时僵住。

    沈青橙见他脸色也变了。

    “君大哥,你怎么了?”

    君无澜陷入了回忆,连沈青橙跟他说什么,他都没听见。

    魏水是夏国跟魏国交界处的一条江,一年前,魏水一战,他这一辈子都忘不了,落儿的亲爹就是死于魏水之战。

    当时,奸诈的魏军主帅为了威胁他,掳劫了在夏魏之间经商的一群夏国商客,他为了营救夏国商客带着部分亲信夜袭敌营,可不慎被魏军发觉了,落儿的亲爹为了掩护他撤离被魏军乱箭射死,那一夜,他折损了不少亲信,血染红了一片江水,令他现在回想都觉得痛心疾首。

    “君大哥,你怎么了?”

    沈青橙再次开口,君无澜才回过神来,眼眶有些泛红的看着沈青橙,声音沙哑道:“我没事,就是响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

    沈青橙有些担心他,但此刻在高记当铺,她又不好安慰。

    君无澜定了定神,转身将高记当铺的掌柜看着。

    “你是那批商客中的一员?”

    “护国将军,果然是您。”

    掌柜的双膝一弯跪在了君无澜的面前。

    “小人正是那批商客中的一员,当时小人及小人的妻儿都被魏军俘虏,若不是护国将军出手相救,小人及小人的妻儿哪里能见到今日的阳光,小人叩谢护国将军的救命之恩。”

    那一夜的惨状,掌柜的也记忆犹新,回想君无澜为了救他们这些商客,折损了那么多亲信,掌柜的就将头往地上一叩。

    “小人有眼无珠,救命恩人到了眼前竟然没能认出来,还坑了救命恩人的银钱。”

    君无澜道:“你起来吧,现在已经没有护国将军了。”

    护国将军犯事触怒龙颜被流放之事,掌柜的略有耳闻。

    掌柜的从地上爬起来,坚定道:“不,您是夏国的英雄,您永远是小人心目中的护国大将军。”

    “我曾经的身份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我希望你能为我保密。”

    “请将军放心,小人一定守口如瓶。”

    “多谢,那我们便告辞了。”

    “将军,夫人,请稍等片刻。”

    掌柜的回到柜台里面,动作麻利的拿了沈青橙刚才给的银钱,再多拿了五两银子,然后兜着一堆钱走到君无澜夫妇俩的面前。

    “将军,夫人,之前是小人有眼无珠没能认出您们二位,既然现在小人知晓了您们二位的身份,怎能再要二位的银钱。”

    君无澜目光在那些银钱上一扫,面无表情。

    见他面无表情,掌柜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暗暗的猜测:难道是自己给的钱少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