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66:大婚(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夫人,陈嬷嬷带到了。”

    送走了沈青橙一家三口后,裴沈氏就吩咐下人提了那陈老婆子来审问。

    陈老婆子被推到裴沈氏的面前,胆颤心惊的开口:“老奴拜见二夫人。”

    “陈老婆子,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裴府现在已经没有二夫人了,坐在你面前的是裴府的当家主母。”

    裴沈氏吩咐将陈老婆子关起来,陈老婆子尚不知裴先将裴沈氏扶正的事情。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

    裴沈氏身边的丫鬟厉喝声落,陈老婆子忙不迭的向裴沈氏道贺。

    陈老婆子此刻后悔极了,若早知道裴沈氏会被裴先扶正,她就不会贪那些银子帮三夫人跟诸葛云霓了。

    “说吧,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裴沈氏面无表情的看着陈老婆子。

    “你若是老老实实的交待了,本夫人就只吩咐人打你二十大板,将你撵出裴府,你若是再隐瞒,那本夫人只好将你交给将军处置了,将军一向厌恶后宅里的污秽之事。”

    裴先虽然不太管后宅里的事情,但一旦插手管了,那必然会严惩不贷。

    陈老婆子被吓得身子有些发软,心里默默的思量着。

    三夫人裴佘氏骄纵跋扈,胸大无脑,又没什么家族背景,得罪三夫人好过得罪郡守府小姐诸葛云霓。

    须臾,陈老婆子就打定了主意,微微抬起头来回答裴沈氏。

    “是......是三夫人指使老奴这么做的,老奴一时财迷心窍听了三夫人的差遣。”

    “将人带下去打二十大板,撵出府。”

    裴沈氏轻轻挥了挥手,两名家丁麻利的将陈老婆子带了出去。

    “夫人,您怎么了?”

    陈老婆子被带出去后,裴沈氏将手放在太阳穴处按了按,觉得甚是头疼。

    陈老婆子在自己刚被扶正的时候将裴佘氏供了出来,自己现在去问裴佘氏的罪,或许会让将军觉得自己善妒,刚被扶正就着急处置裴佘氏。

    “头有一点点痛而已,无妨。”

    “夫人可是因为陈老婆子供出三夫人,而夫人现在却拿三夫人没办法而发愁?”

    丫鬟伺候了裴沈氏多年,对裴沈氏很是了解。

    裴沈氏将手从太阳穴移开。

    “将军应是觉得我宽容大度识大体,才决定将我扶正的,我刚被扶正就去治裴佘氏的罪,或许将军会认为我善妒,若就这般放任裴佘氏,又有些对不住君兄弟跟君小娘子。”

    “夫人,君先生跟君小娘子都是明事理之人,你的难处相信他们都知道。”

    丫鬟宽慰着裴沈氏。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夫人您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裴佘氏,裴佘氏以前就妒忌夫人,夫人现在被扶正了,以裴佘氏的性子一定会按耐不住再陷害夫人,夫人您抓住裴佘氏陷害您的证据,到时候将两件事一起禀报到将军的面前,将军一定不会认为夫人您是善妒针对裴佘氏。”

    听丫鬟分析了许多,裴沈氏的眉头这才舒展开。

    ......

    一个时辰后,大荒村泥巴小院。

    “歪了歪了,再往右边挪一寸。”

    贺寿回来,君无澜跟莫良就忙着收拾房子。

    莫良用大红纸剪了双喜以及许多漂亮的窗花,君无澜写了对联。

    沈青橙端着浆糊,莫良扶着梯子,君无澜将大红双喜贴在堂屋正中央的墙壁上。

    明日堂屋作为拜堂的礼堂,所以得收拾漂亮一些。

    在莫良的指挥之下,一家人忙了大概两刻钟的时间,终于将房子里里外外都收拾漂亮了。

    大门口悬挂着两盏红灯笼,西凉郡第一勇士那块牌匾上面扎了红菱,正屋跟堂屋贴了大红双喜,每一根柱子上都贴了红对联,每一扇格子窗上都贴了精致的窗花。

    “好漂亮啊。”

    君一落站在院子中央,目光一转开心的问沈青橙:“娘亲,你喜欢吗?”

    这些都是君无澜跟莫良精心为自己准备的,沈青橙当然喜欢。

    她毫不迟疑的朝小丫头点头。

    “喜欢,很漂亮,很喜庆,还很幸福。”

    “爹爹,娘亲说咱们的房子很漂亮。”

    君一落双手呈喇叭形放在嘴边朝君无澜大喊,君无澜正站在梯子上修葺一片被雪压歪的屋顶没听见。

    “落儿,你刚才说什么?”

    见君无澜扭头回来,君一落笑眯眯道:“爹爹,娘亲说她很幸福。”

    “青橙,我会让你永远都这么幸福。”

    夸房子漂亮的一句听不见,后面一句倒是听得一字不差,沈青橙觉得梯子上那个男人是故意的。

    选择性失聪。

    她一脸娇羞的瞪了君无澜一眼,转身走向厨房。

    “时辰不早了,我去准备一下烧晚饭。”

    君无澜修好了屋顶,直接脚下一点跳到了地面上,追上沈青橙抓住她的手腕道:“明天你就是新娘子了。”

    沈青橙挑眉跟君无澜对视。

    “君大哥想说什么。”

    “不能让新娘子操劳,你带落儿去屋里烤火吧,我跟良叔做饭。”

    “新娘新郎婚礼前一天晚上是不能见面的,干娘让我今晚去跟春芬睡。”

    这件事,杨万祝寿那天,杨卢氏已经给君无澜说过了。

    虽然知道这是习俗,不能违背,但听沈青橙说起,君无澜还是有些不太高兴的皱起了眉头。

    这些日子,晚上他都是抱着青橙入睡,忽然今晚没了抱的,有些不习惯。

    “迎亲时间是明日黄昏,也就是说,咱们差不多要一天一夜不能见面,君大哥,你不想跟我多待一会儿吗。”

    自从来到这里,沈青橙每日都围绕在君无澜父女,莫良的身边,这忽然要去杨家住到明日黄昏,她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不习惯的。

    君无澜松开她的手腕,改为跟她十指相扣。

    “那咱们一起去厨房烧晚饭,让良叔带落儿去主屋烤火。”

    “嗯。”

    瞧他们小两口十指相扣,依依不舍的样子,莫良识趣的牵着君一落就去了主屋。

    沈青橙哆哆哆切菜的时候,君无澜忽然抬起头一脸严肃的交待道:“晚上睡觉不要踢被子。”

    沈青橙点头答应。

    “若是起夜害怕,你就让春芬陪你去。”

    沈青橙:“......”

    一家四口未吃完晚饭,杨春华兄妹俩就来敲门了。

    君无澜去开的门,见是杨家兄妹俩就将他们邀到厨房。

    “我们已经吃过了,我们是来接青橙的。”

    见君无澜去碗柜里拿了两副干净的碗筷出来,杨春华忙开口。

    沈青橙吃得差不多了放下筷子起身走到杨春芬的身边,目光在杨春芬身上打量了须臾。

    “伤好些了吗?”

    杨春芬脸色红润,挽着沈青橙的手臂道:“谢青橙姐关心,四......云易他送了些上好的金疮药给我疗伤,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你就直接唤四公子的名字吧,我们不是外人,你不必在我们面前遮遮掩掩的。”

    杨春芬跟连云易的感情有了进展,沈青橙挺开心的。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杨春芬瞧上连云易不是错误。

    沈青橙话落,一向大大咧咧的杨春芬面露桃红。

    沈青橙想了想又问:“那日四公子去拜访干爹干娘,干爹干娘可有说什么?”

    “我爹我娘虽然有些担心,但并未说什么,四公子的人品,我爹我娘都挺认同。”

    “连四公子身份尊贵,干爹干娘担心你是人之常情。”

    沈青橙一边说话,一边拉着杨春芬去主屋。

    “慢慢来,总有一天干爹干娘会认同你的选择。”

    两人到了主屋,沈青橙打包了喜服,胭脂眉粉跟首饰。

    暮色四合的时候,君无澜送他们三人离开。

    “姐夫,青橙姐还没走呢,瞧你都快变成望妻石了。”

    君无澜直挺挺的站在院子门口,双眼紧紧的盯着沈青橙,脸上念念不舍的表情再明显不过,杨春芬瞧他这样忍不住调侃。

    “明天傍晚你就能见到青橙姐了,忍忍吧,小别胜新婚,不,明日就是你们的新婚。”

    “该带的东西都带了吧。”

    君无澜扫了一眼沈青橙手里的包袱。

    “都带了。”

    沈青橙点了头,他将目光移到杨春芬身上,认真的叮嘱道:“春芬,你青橙姐晚上怕冷,你们晚上睡觉被子盖厚一些,你青橙姐不敢一个人起夜,麻烦你陪一下。”

    杨春华在一旁听着简直被酸掉了牙。

    “说得我们家要亏待青橙似的。”

    “哥,你怎么跟姐夫说话呢。”

    杨春芬警告的瞪了杨春华一眼,笑眯眯回应君无澜:“请姐夫放心,我一定会将青橙姐照顾好,明日给你一个漂漂亮亮,精神饱满的新娘子。”

    翌日,天亮不久,沈青橙就被杨家母女俩从炕上拉起来梳妆打扮。

    洗漱一番,用了一点早饭,沈青橙精神饱满的坐在梳妆台前,任由着杨家母女俩给自己倒腾。

    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沈青橙终于大红嫁衣,妆容淡雅的坐在了梳妆台前。

    “青橙姐真漂亮。”

    “跟你娴熟婶子刚嫁来大荒村时很像。”

    杨卢氏母女俩端详着沈青橙,一个满眼的惊艳之色,一个通过沈青橙追忆自己的好友。

    午饭,沈青橙简单的用了一点,便在杨春芬的陪同之下坐在屋里等新朗来接。

    同一时间,村外泥巴小院。

    从不照镜子的君无澜今日换上新郎官服后,站在镜子前左看右看。

    莫良第一次进来打扫屋子,见他站在镜子前,莫良第二次进来铺喜床,见他还直挺挺的站在镜子前。

    “阿澜,你这么一直站着不累吗。”

    君无澜这才收回目光转身看着莫良问:“良叔,我这身打扮好不好看?”

    “你是想问青橙会不会喜欢你这身打扮吧。”

    莫良白了他一眼。

    “拿出你在战场上杀敌的自信,你这么高大挺拔,穿上新郎官服更加英武俊俏,青橙怎么可能会不喜欢。”

    听莫良这么说,君无澜心里踏实了。

    “良叔,你刚才在枕头底下放了什么?”

    莫良铺喜床的时候,君无澜透过铜镜瞧见他好像放了什么东西在枕头底下。

    莫良被问得心头一紧,赶紧别开视线不敢跟君无澜对视。

    “我能放什么,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希望你跟青橙早生贵子,让我早点抱孙子。”

    夏国有往喜床上搁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意早生贵子的习俗,莫良这么解释,君无澜便信了他的话。

    临近黄昏,大荒村的村民以及君无澜特地邀请的客人都陆陆续续到了。

    黄昏时分,君无澜骑着雪花骢,身后跟着一顶雇来的花轿,在一群年轻人的簇拥之下,一路吹吹打打浩浩荡荡的入村前往杨家迎亲了。

    沈青橙端端坐在杨春芬的闺房里,听到欢快的唢呐声,顿时欢喜又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身上的百褶裙。

    “青橙姐,青橙姐,姐夫来迎亲了。”

    杨春芬一脸激动的奔进屋。

    杨卢氏瞧她激动得没点女孩家的样子,道:“唢呐声都传进来了,还能不知道是你姐夫来迎亲了,你这一惊一乍的像个男娃子,继续这样嫁出去了准吃亏。”

    想到杨春芬喜欢的人是连云易,杨卢氏就忍不住在心里一叹,还有些搞不明白,那连府四公子要家世有家世,要人才有人才,怎么就翩翩瞧上自家这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丫头了呢。

    “还不赶紧将你姐的红盖头拿过来。”

    杨卢氏知会了一声,杨春芬忙将搁在桌子上的鸳鸯戏水红盖头拿过来。

    “淑娴,你的闺女出嫁了,嫁的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杨卢氏一边念叨着,一边动作轻柔的将那鸳鸯戏水红盖头盖在沈青橙的头上。

    “淑娴啊,你不能送闺女上花轿,我替你送,你的闺女就是我的闺女。”

    沈青橙在红盖头下鼻子一阵酸涩。

    “女儿告别娘亲,愿娘亲以后心宽体胖,无病无灾。”

    沈青橙改口唤杨卢氏娘亲,起身对着杨卢氏拜了下去。

    杨卢氏忙伸手将她搀扶起来,有些哽咽的开口:“丫头,咱们不兴这套,花轿已经到一会儿了,娘跟你妹妹这就送你出去,别误了吉时。”

    ------题外话------

    推荐好友妖娆青儿新文,旺夫福妻有空间。

    简介:

    【男女主双洁,种田爽文1vs1】

    现代美女裴琦通宵达旦看小说入迷穿越到古代,穿就穿吧,谁知穿到一农户家。

    亲娘没死多久亲爹就迎娶了镇上的寡妇,寡妇结来没几年就生了个妹子。

    祖母一瞅又生了个赔钱货,天天指桑骂槐,逼得原主投河自尽,当他们准备把裴琦随便乱葬时,穿越来的裴琦从坟坑里爬了出来,吓得众人直叫诈尸。

    穿来的裴琦自带淘宝空间,用古代的银子买来现代的东西,物以稀为贵,让她赚了来古代的第一桶金,也有了分家的资本。

    赚银子开酒楼,开医院,甚至进到太医院扬言要弄个“新式的科举”。

    ………小剧场…………

    某人得知她今天要招亲,他拿着特有的身份来到擂台道:“今儿得知姑娘开擂台要招亲,小人特拿来聘书。”

    台下的公子哥一瞅县太爷也来了,个个都吓得怂了起来,唯独有个不怕死的来了道,“裴姑娘,既然有意招亲那我也有资格少来应征。”

    谁知某人打开裹了几层的聘书时,那人立马就怂吓得屁滚尿流的跑了。

    某人得意洋洋的走到裴琦的耳边道,“媳妇儿,可以嫁了吧。”

    裴姑娘摇了摇头,“本宝宝不嫁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