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67:大婚二(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村外泥巴小院客人多热闹,村内杨家宅子客人也非常多。

    杨家宅院的大门几乎被半大的小孩围得水泄不通。

    新郎花轿临门,等在杨家宅院的大人小孩整齐的朝新郎花轿瞧去。

    “嘿,这流放犯换上新郎官服,骑上白马还挺俊俏的,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别一口一声流放犯,人家现在可是裴将军跟诸葛大人封的西凉郡第一勇士。”

    “那花轿还挺高大的,我跟我男人成亲的时候都没坐过这样高大的花轿。”

    “新郎俊俏,花轿高大,婚礼办得热闹,沈家大闺女苦尽甘来了,真让人羡慕啊。”

    在一群村民的议论声中,杨家一家四口将沈青橙送了出来。

    杨卢氏跟杨春芬一左一右将沈青橙搀扶着,杨万跟杨春华紧随其后。

    被杨家一家四口簇拥着出来,沈青橙感到很幸福,情不自禁的在红盖头下勾起嘴角笑。

    “新娘子出来了,新娘子出来了。”

    看见一身嫁衣的新娘子,迎亲队伍里的年轻人就起哄大喊。

    “新郎官,赶紧上去牵新娘子。”

    “新郎官,你也可以抱新娘子上花轿哦。”

    君无澜下马朝提醒自己的那几个年轻人面带谢意的笑了笑,略颔首道:“多谢大家提醒。”

    男人低沉却很温和的声音传到红盖头下,沈青橙双颊热了热,心跳得砰砰砰的。

    虽然是补办的婚礼,但还是有些紧张。

    “青橙,我来接你了。”

    君无澜收回目光,理了理身上的新郎官服大步朝着沈青橙走去。

    只是他刚迈出三步就被等在杨家宅院门前的小孩们拦住了去路。

    “新郎官,你发喜糖,我们才让你过去接新娘子。”

    原本平日里很害怕君无澜的小孩们,今日一点都不害怕,几个半大的小子直接对着君无澜伸手要喜糖。

    君无澜虽然是第一次成婚,但对这些规矩还是懂的,何况还有杨万夫妇俩提醒。

    他早就备好了喜糖。

    几个半大的小子话落,他的目光在一群小屁孩身上一扫,然后侧过脸对身边的莫良道:“良叔,发喜糖吧。”

    莫良怕一群小屁孩闹太久耽搁了迎亲的吉时,忙不迭的将手里的纸包打开,然后走到一边对着一群小屁孩招手。

    “想吃喜糖的,到我这边来领,动作慢了可就没有了。”

    “爷爷,我要喜糖。”

    “我也要。”

    看到莫良手里的糖果,一群孩童眼睛顿时就亮了,蜂拥一样朝着莫良那边围了过去。

    没了小屁孩的阻拦,君无澜轻轻松松就走到了沈青橙的面前。

    “小婿拜见岳父岳母。”

    君无澜神情的凝视了沈青橙一眼后,恭恭敬敬的向杨万夫妇俩鞠躬。

    杨万赶紧走上前伸手将他扶起。

    君无澜直起身,目光在杨家兄妹身上一转,揖手:“春华兄有礼,春芬妹有礼。”

    沈青橙在红盖头下都能感觉到君无澜对杨家四口的敬重。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敬重你的家人。

    这句话忽然在沈青橙脑中浮现。

    君大哥这样不苟言笑之人对杨家四口如此敬重,可不是因为在意自己嘛。

    “君大哥。”

    沈青橙在红盖头底下娇羞的唤了君无澜一声,君无澜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再也挪不开分毫。

    见他神情凝视着沈青橙,杨春芬笑了笑将沈青橙的右手递到君无澜的手中。

    “青橙姐,我看姐夫已经等不急了,你赶紧跟姐夫去吧。”

    “阿澜,我将青橙交给你了,青橙是个善良的姑娘,希望你以后好好的待她。”

    接着,杨卢氏将沈青橙的另一只手交到了君无澜的手中。

    感觉两只粗糙的大手将自己的手牵住,沈青橙娇羞的同时,心里无比的踏实。

    等杨万夫妇跟杨春芬都交待完了,杨春华才开口。

    “姓君的,青橙这般漂亮,这般能干,这辈子能娶到青橙是你的福气,请你好好珍惜青橙,你若让青橙受委屈,我定跟你没完。”

    杨春华的话虽然不太中听,但言语间满满都是善意。

    君无澜道:“得妻如此的确是我君无澜的福气,多谢春华兄今日的警告,我君无澜这辈子定会好好珍惜沈青橙。”

    “阿澜,赶紧扶青橙上花轿吧,别耽误了拜堂的吉时。”

    杨卢氏挥手催促。

    君无澜收回目光,低头瞧见沈青橙身上的嫁衣有些长,头上又被鸳鸯戏水红盖头遮掩得严严实实的,行动甚是不方便。

    他想了想,干脆弯腰将沈青橙抱了起来。

    “君大哥。”

    沈青橙一声低声的惊呼就落入了君无澜的怀中。

    君无澜一边稳稳的抱着她走向花轿,一边温声道:“你身上的嫁衣太长了,行动不便,我抱你上花轿,相公抱娘子上花轿没什么问题的。”

    看着君无澜抱着沈青橙走向花轿,杨家院子周围一片掌声,尤其那些得了喜糖吃的孩子鼓掌最积极。

    “新郎官好厉害,轻轻松松就将新娘子抱起来了,等我长大了也要找一个这么厉害的新郎官。”

    “嘿,你这小丫头当众说这样的话,害不害臊。”

    在热烈的掌声中,沈青橙坐上了花轿。

    君无澜骑在雪花骢上,扭头瞧了一眼卷帘低垂的花轿,嘴角明显的勾了勾,收回目光后,一脸幸福的骑马往村外去。

    花轿紧随其后。

    一路吹吹打打,人群随行,眼瞧着花轿就要出村了,忽然一道身影跑来张开双臂将迎亲队伍拦在了村子中央。

    君无澜怕撞到人,只好拉住缰绳让雪花骢停下。

    见新郎官停了下来,花轿,随行的队伍紧跟着停下来。

    君无澜视线落在拦路人的身上,打量了那人两眼没什么印象,鉴于今日是他跟青橙大喜的日子,他开口语气还算客气:“这位兄弟拦在此处所为何事?”

    “大湾村榨油房吴家公子。”

    莫良一眼就认出了拦路之人是大湾村榨油房吴家的儿子吴兆。

    吴家之前跑来泥巴小院向青橙提过亲,今日吴兆不请自来,绝对没什么好事情。

    莫良眉头皱成了一团。

    “今日是我家阿澜跟青橙大喜的日子,吴公子若是来道贺喝喜酒的,我家阿澜跟青橙欢喜不已,若是为了其他事情,那就免开尊口。”

    沈青橙随莫良去大湾村榨棉籽油被榨油房吴家的儿子瞧上之事,君无澜记得清清楚楚的,知道眼前之人是吴兆后,君无澜虽然脸色一成不变,但看吴兆的眼神有了几分冷意。

    “吴公子若是来喝喜酒的,那就请移步村外的泥巴小院。”

    君无澜说话的语气带着压迫感,面对君无澜吴兆顿时觉得有些喘气困难,但想到自己今日是来解救沈姑娘的,他拼命保持镇定跟君无澜对视,深吸一口气道:“吴某不是来喝喜酒的,吴某是来揭穿你真面目的。”

    “我的真面目。”

    君无澜朝着吴兆冷笑一声。

    “君某与吴公子从未有过交集,吴公子竟然知晓君某的真面目,不知是谁将君某的真面目告诉吴公子你的?”

    在君无澜逼人的目光下,吴兆下意识的瞥了一眼人群里的沈嘉军,差点就说出了沈嘉军的名字。

    君无澜敏锐的捕捉到吴兆看向沈嘉军的眼神,眼中冷意更甚。

    又是沈家搞的鬼。

    “还用得着别人告诉我吗,你是众人皆知的流放犯,犯了重罪才被皇上流放到西凉郡。”

    吴兆努力的挺起胸膛。

    “你瞧上了沈姑娘的美貌,强迫沈家人将沈姑娘卖给你做妻,你这么做跟强抢民女有什么区别。”

    “几位官差大哥,吴某说的句句属实,请几位官差大哥将此人拿下带回衙门审问,还沈姑娘自由。”

    吴兆控诉完君无澜,扭头瞧向身后的几名衙役。

    几名郡守府的衙役上前,为首的瞧了君无澜一眼后,沉声问吴兆:“吴公子,你有证据证明是这位新郎官强迫沈家卖女吗?”

    “证据我自然是有的。”

    吴兆眼眸转了转,目光落在了赵金桂的身上。

    “吴某有人证,人证就是大荒村的媒婆赵金桂。”

    吴兆话落,赵金桂扭扭捏捏的从人群里走出来。

    为首的衙役挑了她一眼:“你就是赵金桂。”

    赵金桂福身道:“回官爷的话,正是民妇,民妇靠给人做媒拉线为生,几月前,大荒村来了一名流放犯,那流放犯瞧上了沈家的闺女沈青橙,要求民妇去沈家说媒,沈家不肯嫁女,那流放犯就凶神恶煞的逼迫沈家嫁女,沈家因为恐惧不得已将闺女嫁给了那流放犯,那流放犯便是眼前的这位新郎官。”

    赵金桂忽然伸手怒指向君无澜,看着君无澜一身喜服坐在高头大马上,她心里就嫉妒得难受。

    她赵金桂得不到的男人,也绝对不让沈青橙那臭丫头得到。

    哗啦。

    赵金桂刚指认君无澜,手还没来得及收回,一直垂着的轿子卷帘忽然哗啦的一声被一只纤细的手挑了起来。

    沈青橙扶着轿辕走了下来,伸手扯下红盖头,两道犀利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最后将吴兆看着。

    吴兆猝不及防跟她对视上。

    看见沈青橙大红嫁衣的样子,吴兆心跳得砰砰砰的。

    青橙姑娘穿嫁衣的样子真好看啊。

    不止吴兆心跳得砰砰砰的,在场许多未婚的男子看到沈青橙身穿嫁衣的样子,都心跳加速,双颊发热。

    这沈家大闺女还真是个水灵灵的美人儿啊。

    “青橙,你怎么出来了。”

    君无澜听到动静扭头就见沈青橙揭了盖头站在花轿前,顿时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他不悦是沈青橙这个样子被那么多男人瞧了去。

    沈青橙盯着吴兆沉声道:“有人为难我相公,我岂能眼睁睁坐视不理。”

    沈青橙的一句相公叫得君无澜心里美滋滋的,君无澜便什么都不计较了,跃下马大步走到沈青橙身边。

    “吴公子,你刚才说你的认证是赵金桂,对吗?”

    “对。”

    吴兆来不及思考,顺着沈青橙的话就点头。

    沈青橙将目光移到赵金桂身上。

    “那我有几句话要问问赵媒婆。”

    “赵媒婆,我问你,沈家可是从君大哥手里得了二十两银子?”

    赵金桂不知道沈青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迟疑了一下点头道:“是......那流放犯是给了沈家二十两银子。”

    “在场的,已经成亲的大哥大叔们,青橙有个问题冒昧问一问你们。”

    沈青橙从赵金桂身上收回目光,忽然询问在场已婚的男人。

    “你们娶亲一共花了多少银钱?”

    “我娶我媳妇花了五两。”

    “我娶媳妇花了六两。”

    “我家花了十两。”

    一共有十几个男人回答沈青橙的问题,这十几人当中就一个人花了十两银子娶媳妇,其余都只花了几两银子。

    沈嘉军好像明白了沈青橙的打算,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断的给一旁的赵媒婆使眼色。

    “刚才回答我问题的大哥大叔娶媳妇花了几两银子到十两银子不等,君大哥穷凶极恶,逼迫沈家嫁女竟然花了二十两银子,这可比直接娶一个媳妇贵多了哦。”

    “明明是沈家为了钱财卖女,现在怎么反过来倒打一耙了。”

    “姓君的跟青橙也真是可怜,大婚之日还要摊上这事儿。”

    赵金桂颠倒是非黑白,个别村民实在看不下去了当着衙役的面议论。

    “几位官爷,事情是这样的,民女的亲娘去世得早,民妇的父亲娶了一位继室,继母时常对民女又打又骂,又不给饭吃。”

    沈青橙狠狠往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一双眼眶泛红,楚楚可怜的瞧着那几位衙役。

    “有次,民女带着一身伤去地里干活偶遇了君大哥,君大哥瞧着民女可怜想救民女出水火,于是便前往沈家求娶民女,民女继母先是不应允,后觉得君大哥是从京都来的,虽然是流放犯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于是最后以二十两银子的价格将民女卖给了君大哥。”

    沈青橙说得声情并茂,她生得漂亮,这般楚楚可怜很是能煽动人心。

    “官爷,青橙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作证。”

    “的确是沈家卖的青橙,不是姓君的强娶。”

    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村民们,一时间全都开口为沈青橙说话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