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70:洞房花烛(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君兄弟,有我们在,保证不让青橙饿着冻着。”

    沈青橙被王家妯娌俩搀扶着出了喜堂,君无澜才将目光收了回来。

    “君老弟,大哥我千盼万盼才喝到你的喜酒,大哥敬你一杯。”

    君无澜被裴先拉去喝酒。

    “大哥祝你跟弟妹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多谢裴兄。”

    见裴先一饮而尽,君无澜跟着仰头一杯酒下喉。

    君无澜跟裴先喝了酒,接着连云易,穆城以及村里好些年轻人都找君无澜喝酒。

    见大家兴致这么高,君无澜不好拒绝,接连十几杯烧酒下肚,都喝上脸了。

    这小子咋就不知道推拒呢。

    瞧君无澜一张脸喝得通红,莫良急得心里直嘀咕。

    再喝几杯,今晚就甭想洞房了,他豁出去老脸拜托春华买的那本书不就白费了吗。

    “良爷爷,你要去哪里?”

    莫良从席间起身就被君一落抓住了一片衣角。

    “小落乖。”

    莫良侧过身揉了揉君一落的脑袋,弯下腰低声在君一落耳边道:“我去看看你爹爹,你爹爹再喝几杯今晚就没法跟你娘亲生弟弟妹妹了,小落不是想要弟弟妹妹吗。”

    “嗯。”

    君一落麻利的点头。

    “那你就乖乖待在这里,良爷爷去帮帮你爹爹。”

    “良爷爷,你赶紧去帮我师父挡酒吧,我会照顾好落儿妹妹的。”

    穆建澜抓着君一落的一只小手,笑嘻嘻的向莫良保证。

    “嘿,你这小家伙还知道我这是要去给你师父挡酒。”

    莫良看着穆建澜双眸亮了亮,觉得这小屁孩真的贼机灵。

    “君大哥,我再敬你一杯。”

    莫良走去正好看见一个年轻人对着君无澜举杯。

    “阿澜有些醉了,这杯酒由我替他喝了。”

    莫良伸手夺过君无澜手里的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阿澜,你还好吧。”

    君无澜只是喝上了脸,并没有喝醉。

    他早就想放下酒杯直奔洞房,莫良扭头这么询问,他佯装满脸醉意的打了一个酒嗝,接着身子歪了歪。

    “良叔,你好好站着,别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

    君无澜的酒量如何,莫良心里很是清楚,瞧他装模作样这般逼真,莫良暗暗在心里夸了他一句——孺子可教。

    “裴将军,穆少东家,连四公子,在座的诸位,我家阿澜有些喝醉了,我先送他回洞房,然后我回来陪诸位继续喝酒。”

    裴先凝视着君无澜心知肚明的笑了笑。

    “君老弟是醉得有些厉害了,你老赶紧送君老弟回洞房吧。”

    “穆少东家,连四公子,在座的诸位,我陪你们喝。”

    裴先都这么说了,在座的哪里还敢阻拦君无澜。

    莫良朝裴先感激一笑,便搀扶着君无澜离开喜宴朝洞房而去。

    到了洞房门口,莫良不好意思进去,就停下脚步问君无澜:“阿澜,我就送你到这里了,你自己能走进......”

    “良叔,你回去照顾落儿吧。”

    莫良的话还没说完,君无澜已经站直了身体,知会了莫良一句就见他脚步稳健的跨过门槛。

    “你小子果然是装醉。”

    莫良朝了竖了竖大拇指,目送他进了屋,帮他们关上了房门这才转身离开。

    沈青橙顶着红盖头坐在烤火桶内烤火,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距离烤火桶越来越近,她紧张得在红盖头下屏住了呼吸。

    君无澜靠近,她被君无澜身上的酒气熏得面红耳赤。

    “君大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裴先,穆家跟连家都来了人,沈青橙估摸着君无澜得在喜宴上待一个时辰,这才过了半个时辰,君无澜就回来了,有些让她感到意外。

    “你回来了,谁陪裴将军,穆少东家跟连四公子?”

    君无澜往烤火桶上一坐,低头抓住沈青橙的双手,感觉到沈青橙的双手热乎乎的,他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我这么快回来陪你,你欢喜吗?”

    “自然是欢喜的。”

    沈青橙的回答让君无澜很满意,君无澜牵起她的手,低头轻轻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

    温暖湿润的触犯让沈青橙浑身神经紧绷。

    “有良叔在呢,良叔会招待客人。”

    君无澜语气停顿了一下后问沈青橙:“青橙,你还冷不冷?”

    “不冷啊,兰青嫂子跟春香嫂子送我进来,我就一直待在烤火桶里。”

    “既然烤热乎了,时辰也不早了,咱们早些歇息吧。”

    君无澜用征求意见的语气询问沈青橙,沈青橙知道他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双颊爆红,蚊子声音应道:“嗯。”

    看见沈青橙顶着红盖头微微点头,君无澜激动得感觉心都飘了起来,掀开烤火桶的被子,动作温柔的将沈青橙从烤火桶里抱了出来。

    他将沈青橙放在床榻上坐下,然后屏住呼吸伸手去掀沈青橙头上的鸳鸯戏水红盖头。

    沈青橙羞答答的等着红盖头落下跟君无澜对视,但君无澜的手碰触到那鸳鸯戏水红盖头却半天没有下一步动作。

    “君大哥,怎么了?”

    “没......没怎么。”

    君无澜又激动又紧张,感觉掀沈青橙头上那鸳鸯戏水红盖头比指挥千军万马还难。

    沈青橙等了有半盏茶的功夫,终于感觉眼前光线忽然变得明亮。

    红盖头落在大红色的喜被上。

    她抬起头来跟君无澜正好四目相对。

    君无澜身穿新郎官服的样子一丝不差的落入了沈青橙的眼中。

    沈青橙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笑意。

    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生得其实很好看,可此刻看见这个男人新郎官服加身,身材挺拔,精神抖擞的样子,她还是被惊艳到了。

    这么高大挺拔,英俊优秀的男人是她的,真好。

    沈青橙被惊艳的同一时间,君无澜眼中也浮现了明显的惊艳之色。

    君无澜的目光落在沈青橙的脸上,再也挪不开分毫。

    “青橙,你今日真好看。”

    “我今日好看!难道我以前就不好看了。”

    房间里的气氛实在太紧张了,沈青橙故意调侃了一句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岂料,她这么说,房间里的气氛越发的紧张。

    君无澜忙不迭的解释:“不,今日的你好看,以前的你也好看,青橙,只要是你,我都觉得好看。”

    “君大哥,我有些饿了。”

    沈青橙发现面前的男人似乎越来越会说动听的情话了。

    君无澜眼神炽热,又说出这样柔情满满的情话,沈青橙羞得有些不敢跟他对视,赶紧转移了话题。

    听到沈青橙说饿了,君无澜这才将目光从她身上挪开,温声开口:“桌上有吃的,我去给你拿些来。”

    床前的破木桌上有热食跟温酒。

    君无澜先弄了些热食端到床前。

    沈青橙见他端着食物走来,伸手准备接他手中的碗筷,君无澜避开了她的手在她的身边坐下。

    “我喂你吧。”

    沈青橙长这么大,极少被人喂饭,她十分不适应想要拒绝,可君无澜已经夹起食物放在了她的嘴边。

    “天冷,饭冷得快,你赶紧吃。”

    沈青橙只好张嘴接下食物。

    吃了一碗饭,她就饱了。

    君无澜放下碗筷,倒了两杯酒端着走回床边,将其中一杯酒递给了沈青橙。

    沈青橙知道这是要喝合卺酒便接过酒杯跟君无澜手臂交叉。

    沈青橙很少喝酒,热辣的酒水滑下喉,呛得她咳了两声,舌头上也是一片火辣辣的。

    君无澜拿开酒杯,眼神关怀的问:“很难受吗?”

    此刻,沈青橙的脸红得滴血,不知是害羞紧张,还是喝酒上了脸。

    “嗯。”

    她对着君无澜点了点头,然后伸出舌头乘凉,含糊不清道:“我很少喝酒,觉得有些辣,适应不了。”

    她这个样子在君无澜看来,十分的可爱。

    君无澜凝视着她的目光更加炽热,盯着她饱满鲜艳的唇,喉结下意识的滚动了一下。

    “这样就不难受了。”

    “嗯?”

    沈青橙还没搞明白君无澜话里的意思就被君无澜一个拥抱,然后温热急促的吻封住了她的嘴唇。

    两人一起倒在床上。

    沈青橙忽然感觉枕头底下好像有东西,就红着脸,气喘吁吁的问君无澜:“君大哥,枕头底下好像有东西。”

    沈青橙开口声音比平时娇柔动听,君无澜顿时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但沈青橙这么问,他还是停下来,耐心的回答。

    “是良叔在我们的枕头底下放了红枣花生桂圆跟莲子,寓意早生贵子,是这些东西硌到你了吗,那我将这些东西取出来。”

    “嗯。”

    君无澜起身,沈青橙红霞满脸的挪了挪身子。

    待沈青橙挪开后,君无澜伸手将枕头掀开。

    看见枕头底下的东西,君无澜跟沈青橙整齐的愣住了。

    沈青橙道:“怎么是......怎么是这个?”

    书封上用正楷印刷着春宫图三个字,君无澜盯着那三个字,眼角狠狠的抽了抽。

    那老头是怕自己不知道怎么做吗?

    想到莫良偷偷在洞房枕头底下藏春宫图的用意,君无澜那一张脸顿时有些黑。

    亏那老头想得出来。

    怕沈青橙误会,君无澜赶紧解释。

    “我从未有过女人,那老头估计是担心我不知道怎么洞房,才......才放了这本书在枕头底下,那老头喜欢操心,青橙,你......我......”

    越解释,君无澜越觉得不对劲儿,最后心虚得不敢看沈青橙的脸,连跟沈青橙说话语气都结巴了。

    沈青橙愣了愣之后,噗嗤笑了出来。

    “良叔还真是考虑周全,他何时买的这书?”

    听沈青橙笑了,君无澜暗暗的松了口气。

    “我也不知道,难怪这几日,那老头神神秘秘的。”

    “青橙,我去将这书藏起来。”

    君无澜从枕头底下将春宫图拿出来,感觉那春宫图像是一只烫手的山芋,恨不得赶紧将其藏起来。

    沈青橙抓住他的胳膊。

    “既然良叔都买了,要不......要不君大哥你还是看一看。”

    虽然男人在那方面都无师自通,但沈青橙还是有些担心君无澜经验不足,待会儿发生意外。

    “那......那我就看两眼。”

    君无澜心里其实也挺好奇的,沈青橙都这么说了,他深吸一口气将春宫图翻开。

    看到书内页,君无澜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水,不知是激动的,还是紧张的。

    “不看了。”

    君无澜翻了几页就大手一挥将春宫图丢弃在了床前,然后伸手搂住沈青橙,小两口重新滚在了大红色的喜被上。

    这一夜,沈青橙觉得很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她完全没印象。

    “君大哥,天亮了吗。”

    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动静,沈青橙翻了个身,实在睁不开双眼就干脆闭着双眼迷迷糊糊的问君无澜。

    君无澜正站在床前穿衣,见她翻身将一只光滑的手臂露了出来,君无澜赶紧停下来帮她掖了掖被子,见她还闭着双眼困倦得厉害,在她耳边温声道:“天还没亮呢,你再睡一会儿。”

    “哦。”

    听到君无澜说天还没亮,沈青橙哦了一声,又踏踏实实的睡过去了。

    见她睡熟了,君无澜这才扣好衣服轻轻打开房门往外走。

    天色已经大亮,莫良带着君一落在厨房烧饭,见君无澜精神抖擞的迈过门槛,莫良心里大喜。

    终于成了。

    “我炖了鸡汤,待会儿将鸡汤送去屋里给青橙补补。”

    君无澜走到灶台瞧了一眼,想了想对莫良道:“那只老母鸡是不是下了几个鸡蛋。”

    “嗯。”

    墨良点了点头。

    君无澜道:“把那几个鸡蛋也煮了吧,青橙累了,需要好好补补。”

    闻言,莫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你小子,二十几年不开窍,一开窍就没个节制,青橙年纪还小,身子还柔弱,你别胡来。”

    “昨晚是我不好。”

    君无澜跟做错了事情一样,在莫良面前一脸惭愧的表情。

    “我以后会节制的,对了。”

    君无澜忽然想起那本春宫图。

    “以后别再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我用不着。”

    “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东西你用不着,我怎么听不明白呢。”

    莫良将目光别到一边跟君无澜装傻。

    君无澜道:“你老就别装了,你只要说谎就不敢看我的眼睛,昨晚,好在青橙明事理没有介意。”

    ------题外话------

    这几天在娘家,我没时间码字,过几天多更新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