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72:有病就得赶紧治(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小董吹着口哨走到沈青橙夫妇俩的饼摊前排队。

    排了大概两刻钟的队,这才轮到他。

    君无澜瞧站在摊前的客人尖嘴猴腮,生着一双尖细的眼睛,整个人痞里痞气的不像是个正经人便抢在了沈青橙跟莫良前头开口。

    “这位客官,请问要买点什么?”

    小董闻到葱油饼的香味,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心道:可真香啊,难怪这家饼摊的生意这么好。

    “两个葱油饼,两个兔子馒头,两个肉包子。”

    冯德旺只让一样买一个,小董被葱油饼的香味诱惑得买了双份。

    “请客官稍等。”

    君无澜拿油纸将兔子馒头,肉包子跟葱油饼各打包了两个递出去。

    小董付了钱,站在饼摊前迫不及待的打开油纸包狼吞虎咽。

    片刻功夫,六个吃食全部进了他的肚子。

    “哎呦,哎哟。”

    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的油脂,这才在饼摊前抱着肚子哎呦哎呦大喊。

    “小兄弟,你怎么了?”

    沈青橙夫妇俩的饼摊前依旧有不少客人,他这哎呦哎呦的一喊顿时吸引了旁人的目光,个别心肠好的大娘还语气关怀的询问。

    君无澜夫妇跟莫良也停下做生意一起将小董瞧着。

    君无澜眉头皱着。

    刚才就感觉这人有问题,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不卖吃食给这人。

    听小董在人群里哎哟哎哟的喊,君无澜感到有点懊悔。

    “我的肚子好疼啊。”

    见有人关心自己,小董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肚子哎哟哎哟的喊得越发厉害。

    “小兄弟,你这是吃坏肚子了吧,你今日都吃了啥?”

    小董假装认真的回忆了一下,然后道:“早起到现在,我就只吃了两个兔子馒头,两个肉包子跟两个葱油饼。”

    “我刚吃完肚子就痛,一定是这家卖的东西有问题。”

    小董一只手抱着肚子,一只手怒指向沈青橙夫妇俩。

    “小兄弟,你可不能乱说。”

    一听小董的话,莫良一脸焦急的辩解。

    “我家饼摊摆在这里好久了,在我们家饼摊买吃食的客人多了去了,我从未听闻有客人吃了我们家卖的吃食肚子痛。”

    “是啊,我就是这里的常客,每次赶大集,我都要来这里买几个葱油饼吃,从未吃出问题过。”

    “我也是这里的常客,我吃了身体也没什么问题。”

    沈青橙夫妇俩尚未开口,已经有几个熟客帮着莫良辩解了。

    冯德旺躲在隐蔽处瞧着,发现不少人向着沈青橙夫妇俩,气得他吹胡子瞪眼。

    “听你们的意思,是我在诬陷这夫妇俩咯。”

    小董将手收回来,继续双手捧着肚子,佯装一脸虚弱。

    “我是第一次来这家饼摊买东西,跟这夫妇俩素未谋面,我为何要诬陷他们,我起床后连水都没喝一口,就是吃了这夫妇俩卖的吃食才肚子痛的,难道我不能找他们夫妇俩理论。”

    “这位公子,你当然可以找我们夫妇俩理论。”

    听了那么多,沈青橙心里明白了,她看着坐在地上装模作样的小董温和的笑了笑,神色镇定的开口。

    “如果公子你真是吃了我们家饼摊的食物引发肚子疼痛,我们夫妇俩定会负责。”

    小董的目光落在沈青橙的身上,见沈青橙柔柔弱弱的样子,他冷哼一声道:“老子就是吃了你家饼摊卖的东西肚子疼的,你打算怎么负责。”

    听眼前这混不吝在沈青橙面前自称老子,君无澜眼中寒光一闪。

    若以他以前的脾气,早就将这个嘴巴不干净的东西丢到一边了。

    “你说是就是吗,小兄弟,凡事要讲究证据,只要证明你是吃了我家卖的吃食引发肚子疼痛的,我们夫妇俩定然不会赖账。”

    “青橙,我在这里守着,你现在去一趟福安医馆请蔡老前来给这位小兄弟把把脉。”

    “良叔,你陪着青橙去。”

    今儿街上人多,龙蛇混杂,让沈青橙独自去福安医馆,君无澜有些不放心。

    沈青橙道:“我跟良叔都去福安医馆了,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良叔,跟青橙去福安医馆。”

    君无澜说话的语气忽然变得很严肃连莫良听着都感到有些害怕。

    “青橙,咱们赶紧去吧,快去快回。”

    “君大哥,那你自己小心一些。”

    沈青橙的目光在君无澜身上停留了一瞬,然后才带着莫良离开。

    城门口距离福安医馆大概有小半盏茶的脚程,因为今儿人多拥挤,两人走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才到福安医馆。

    “小娘子,又要抓药吗?”

    福安医馆的小东对沈青橙印象深刻,见沈青橙领着一个老头走来,小东迎上去笑容满面的跟沈青橙打招呼。

    沈青橙抬腿跨过门槛,目光在医馆内一转,发现只有小东在医馆内,不见蔡明华的身影。

    “小东,蔡老今日可在医馆?”

    不见蔡明华,沈青橙脸上浮现一丝着急。

    那男子分明是假装腹痛想讹诈他们两口子,若蔡老今日不在医馆,去其他医馆请郎中去给那男子诊治未必能有好结果。

    “小娘子,是那小丫头病情加重了吗?”

    见沈青橙面露焦急之色,小东皱眉猜测。

    “落儿很好,是我那饼摊出了一点事情。”

    沈青橙将来龙去脉讲给了小东听。

    小东听后,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我家师父出诊去了,已经出门快一个时辰了,应该快回来了,小娘子,你在此稍等片刻吧。”

    小东从后院提来两把椅子递给沈青橙,莫良,然后给二人斟了热茶。

    沈青橙接过热茶坐下,发现福安医馆药架上许多地方都空着,于是随口问了小东一句。

    “小东,最近福安医馆的生意怎样?”

    “说来真是奇了,小娘子,自从你家那小丫头来福安医馆看病,我师父养的那条狗刁了柴后,福安医馆的生意就比往日好了许多,经常有人请我师父出诊,前来福安医馆看病的人也比往日多了些,那小丫头可真是个福娃啊。”

    沈青橙跟小东随便聊几句的功夫,蔡明华背着笨重的药箱回来了。

    “师父,您回来了。”

    小东赶紧迎到门口,伸手接过蔡明华肩上的药箱子。

    “君家小娘子已经等候您多时。”

    看见蔡明华跟小东走进来,沈青橙赶紧放下茶杯起身朝着蔡明华福了福身。

    “蔡老。”

    “良叔,这位便是福安医馆的掌柜皆坐诊大夫蔡老,落儿的病便是这位蔡老瞧的。”

    莫良略颔首,朝着蔡明华揖手。

    “在下莫良,幸会。”

    蔡明华目光在沈青橙跟莫良身上一扫后,还礼,笑了笑问沈青橙:“小娘子,你家那丫头吃了老朽开的药病情可有好转?”

    “蔡老医术高明,落儿的身体比之前好多了,我今日前来是有另一件事麻烦蔡老。”

    沈青橙又将今日饼摊发生的事情简要说了一遍给蔡明华听。

    医者父母心,蔡明华担心那男子是真的病了导致腹痛,伸手一把夺过刚被徒弟小东接过去的药匣子。

    “小娘子,莫老弟,我即刻随你们去。”

    “有劳蔡老了。”

    蔡明华脚步匆匆的跟着沈青橙莫良到了镇子口的饼摊。

    “哎哟,痛死了,我今日若是死了就是被这饼摊的夫妇俩害死的,大家千万要擦亮眼睛,别再上当受骗了。”

    沈青橙三人赶到,恰巧看见小董抱着肚子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喊。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请大家让一条路出来。”

    虽然小董哀嚎得歇斯底里,但在场的不少人还是选择相信沈青橙夫妇俩,沈青橙领着蔡明华过来,一声招呼原本拥堵在一起看热闹的客人立马移动脚步让出了一条路。

    “多谢大家。”

    沈青橙道歉之后,领着蔡明华到了小董的面前,她看着小董居高临下的开口:“客官,这位是福安医馆的蔡郎中,我让蔡郎中给你把把脉,若你果真是吃了我家卖的吃食导致腹痛不止,我跟我夫君一定不会推卸责任。”

    小董抬了抬眼帘,目光落在蔡明华的身上。

    见蔡明华头发花白,一脸认真,肩膀上挂着一只药匣子像一个有真本事的郎中,他就心虚得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

    他身体壮如牦牛,让这郎中一把脉不就露馅儿了吗。

    “我怎么知道这老头是不是福安医馆的郎中,万一是你情急之下随便在街上找的一个江湖骗子,我可不敢让这老头给我把脉。”

    “小兄弟,大娘可以证明,这位老先生是福安医馆的郎中,不久前大娘的孙儿病了就是这位蔡老先生给看好的。”

    小董刚质疑沈青橙就听到一个妇人开了口。

    “蔡老先生医术很高明的,你就放心大胆的让蔡老先生给你看看吧。”

    小董气得咬牙切齿的瞪了那妇人一眼。

    沈青橙向那说话的妇人递上感激的眼神,然后对小董道:“客官,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你若是拒绝让蔡老给你把脉,那我可就要怀疑你是故意来我家饼摊找茬了。”

    “小兄弟,有病呢就要赶紧治,免得越拖越严重。”

    对待这种混不吝,又不相干的人,君无澜可没沈青橙那样有耐心。

    他冷声开口,大步上前伸手就擒住了小董的一只手,继而扒开小董的袖子。

    “蔡老,麻烦你了。”

    “好说。”

    蔡明华明白君无澜的用意,上前两步就强行将手指按在了小董的手腕上认真的听脉。

    小董手腕被君无澜擒得生疼,对着君无澜呲牙咧嘴的吼。

    “你们这是欺负人,我要去郡守府衙门告你们。”

    君无澜一双寒眸将他睨着。

    “小兄弟,你现在说话中气十足,可不像是个肚子疼的人。”

    “哎呦,哎呦,我的肚子好疼啊。”

    君无澜懒得再理会,须臾后,直接问蔡明华。

    “蔡老,此人情况如何?”

    蔡明华收回手,君无澜便立马嫌弃的丢开了小董的手腕。

    “这位小哥除了脾气暴躁导致肝火有些旺盛,便秘,口臭以外,身体并无其他问题。”

    “你说我没问题,我就没问题吗,你又不是神仙下凡,看什么都准。”

    小董死咬着继续撒泼耍赖。

    “我的肚子好痛啊,哎呦呦。”

    “既然这位客官说我们欺负人,想去郡守府衙门走一遭,君大哥,那咱们就按这位客官说的做报官吧。”

    “出了何事要报官啊。”

    沈青橙话落,一道音质浑厚的男音忽然从人群外传了过来。

    男声带着一股威压,使得围在前面的人不由自主的移动脚步给来人让出一条路来。

    沈青橙夫妇俩循声瞧去,看见一位衣着华丽,身材高大,国字脸,精神饱满,一脸刚正不阿的中年男人从人群间走了过来。

    中年男人身边还跟着一名衣着华丽的贵妇人。

    沈青橙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贵妇人的身上,君无澜则将那中年男人打量着。

    “诸葛大人。”

    走来的中年男人正是西凉郡郡守诸葛青云,上次裴先寿宴,君无澜跟诸葛青云有过一面之缘。

    诸葛青云夫妇俩走来,君无澜不卑不亢的朝夫妇俩揖了揖手。

    “诸葛夫人。”

    “见过诸葛大人,诸葛夫人。”

    沈青橙福身行礼。

    听到君无澜夫妇俩对诸葛青云夫妇俩的称呼,在场的一众人惊的惊,愣的愣,行礼的行礼。

    “这里不是衙门,君先生,君夫人不必如此距离礼数。”

    诸葛青云在君无澜夫妇俩的三步之外停下脚步,微笑着对君无澜夫妇俩抬了抬手示意夫妇俩不必拘礼。

    “听闻君先生跟君夫人在此摆摊卖饼,我们夫妇俩今日恰巧经过这里就想下车买几个吃食尝尝。”

    上次裴先寿宴,诸葛青云得品尝了寿包,因为数量有限吃得有些不尽兴,今日路径此地特地停了车。

    “上次裴兄寿宴,君夫人做的寿包极为美味,不知道君夫人做的兔子馒头,葱油饼跟肉包子味道如何。”

    诸葛青云话落,周围一片议论声。

    “诸葛大人口中的裴兄是指的裴将军吧。”

    “能被诸葛大人称呼为裴兄的不是裴将军还能是谁。”

    “连裴将军做寿都在君家两口子这里买吃食,可见君家两口子不是贪图盈利的奸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