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74:茶肆偶遇(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把脉花不了几个钱,过去吧,让蔡爷爷给你看看。”

    给君一落补了这么久,沈青橙也想知道君一落身体情况到底如何。

    “嗯。”

    听沈青橙说把脉花不了几个银钱,君一落这才点头放心大胆的朝着蔡明华走去。

    小丫头到了蔡明华的面前,不用君无澜夫妇跟蔡明华交待什么,就主动挽起袖子将右手递到了蔡明华的面前。

    “蔡爷爷,请您给我看看。”

    “这小姑娘还未上学吧。”

    君一落这么懂规矩让蔡明华很喜欢她。

    沈青橙道:“还没呢,穆少东家给我们联系了明华书院的女学,打算年后送这丫头去明华书院。”

    “还未上学就这般懂规矩,上了学定是个讨夫子欢喜的学生。”

    蔡明华跟沈青橙聊天的功夫已经摸清楚了君一落的脉相。

    “请三位放心,这小丫头身子恢复得不错,将那补体的药吃上三年两载的,这小丫头定能恢复如初。”

    听蔡明华这么说,沈青橙夫妇跟莫良心里算是踏实了。

    沈青橙忽然想到一件事。

    现在是寒冬腊月,添药材熬一锅鸡汤能存放一两日不坏,等到了夏季炎热的时候,鸡汤就容易馊掉,若是一餐一餐的熬又费药材。

    “蔡老,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

    蔡明华道:“咱们都这么熟了,小娘子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蔡老,夏天用药材熬一锅鸡汤一顿吃不完容易坏掉,一餐一餐的熬又非常费药材,能否将药材研磨成细粉加以蜂蜜调和搓成药丸子晒干?如此一来就方便保存了。”

    这个时代,所有医者都是给病人开汤药,鲜少有医者制作药丸子。

    沈青橙话落,除了少不更事的君一落,在场的几个人都惊奇的看着沈青橙,蔡明华师徒俩尤其诧异。

    小东诧异的问:“小娘子,你是如何知道将药材研磨成细粉加以蜂蜜调和制作药丸子的?你曾经跟人学过医术吗?”

    “不曾,有些蜜糖就是用红枣泥,糯米粉加以蜂蜜调和搓成的,我就想着或许也能用这种方法制作药丸子。”

    沈青橙的回答让小东立刻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小娘子如此会举一反三,聪明。”

    沈青橙淡淡一笑。

    “我就是凭着生活经验胡乱猜的,至于此法行不行得通,还得蔡老说了算。”

    蔡明华这才开口:“可以将药材研磨成细粉加以蜂蜜调和制作成药丸子,但小丫头身体虚弱得选用温性的蜂蜜。”

    “蔡老,蜂蜜还有温性蜂蜜跟凉性蜂蜜之分吗?”

    “是的,所以体寒的女子不能随便进补蜂蜜,吃错了会寒上加寒。”

    沈青橙这才知道吃蜂蜜还有这讲究,蔡明华话落,她感觉受益匪浅。

    “蔡老,温性的蜂蜜有哪些,在咱们西凉郡能否买得到?”

    蔡明华道:“像枣花蜜,荔枝蜜跟龙眼蜜都是温性的,但咱们西凉郡气候寒冷,不出产这三种蜜糖,小娘子想要只能去连家,穆家跟沈家商铺打听打听,这三家的买卖做得大,商铺遍布整个夏国,或许能从他们三家买到,只是外地来的货价格可能会偏高。”

    “多谢蔡老告知。”

    沈青橙站起对着蔡明华福了福身子。

    “落儿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只要能在西凉郡买到,贵一点没关系。”

    离开的时候,君无澜将沈青橙先前打包好的吃食递给小东。

    小东不敢接,扭头眼神询问的将蔡明华瞧着。

    蔡明华道:“听闻君小娘子做的吃食美味无比,连裴先将军都赞不绝口,这些吃食我就收下了。”

    蔡明华爽快的伸手接过了君无澜手里的吃食。

    离开福安医馆,一家四口去集市上采办过年的东西。

    割肉,买菜,买鸡买鸭,还打了酒。

    逛了不到半个时辰,马车车厢一半的地方已经堆满了东西。

    莫良瞧着心里欢喜,扭头问沈青橙:“丫头,还有什么要买的吗?赶紧想想,别回家后才发现忘了东西没买。”

    “良叔,再买咱们的马车可要装不下了。”

    莫良今日格外有购物欲,上了街就一直买,老母鸡买了两只,大公鸡买了三只,其他肉类也买了不少,看得沈青橙夫妇俩目瞪口呆。

    “车厢搁不下了就搁在车头上,用绳子绑着。”

    莫良兴致超高的回答。

    “今年咱们家赚钱了,你跟阿澜感情也好了,小落的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了,我心里高兴,今年咱们一家四口一定要热热闹闹的过一个肥年。”

    每顿都吃肉,车厢里的东西吃到正月十五都没有问题,但见莫良这般高兴,沈青橙夫妇俩就任由着他买。

    走到卖鱼的摊子前,莫良停下脚步对沈青橙夫妇俩道:“年年有余,过年必须得吃鱼。”

    等莫良称了一条六斤多重的大草鱼,从马车里取了一只木盆养着,一家四口这才离开前往表演杂耍的那条街。

    “几位客官,不好意思啊,我家茶肆今日被那个杂耍班子包下来了,是来看杂耍的才能入内。”

    君无澜找了地方将马车停好,领着沈青橙三人去茶肆,一行四人刚到茶肆门口就被茶肆的小伙计客气的拦了下来。

    沈青橙道:“小哥,我们一家四口就是来此看杂耍的,去二楼看多少钱一个人?”

    “五十文一个人,提供三壶热茶,三盘茶点,允许在茶肆待一个时辰,六岁以下的孩子不收钱。”

    小伙计说着打量了君一落一眼。

    “这小姑娘几岁了?”

    君一落抬起头回答:“叔叔,我还没五岁呢。”

    瞧君一落瘦瘦小小的,小伙计信了她的话。

    “你们一家四口要进去就是一百五十文。”

    君无澜还有犹豫的拿出一百五十文递给小伙。

    “这里是一百五十文,带我们去二楼找一个好点的位置。”

    “请几位客官随我来。”

    一家四口随小伙计到二楼临窗的一桌坐下。

    “好好好,再表演一次吞剑,吞一柄长一点的剑,这锭银子就是你们的了。”

    茶肆二楼很热闹,楼下杂耍班子正在表演活人吞剑,表演结束,楼上楼下一片掌声,还有个别有钱的主儿拿着银角子往楼下丢,叫好声一阵一阵。

    沈青橙母女俩趴在窗户上也瞧得津津有味。

    “娘亲,那剑看着又长又锋利,下面那位叔叔将剑吞了,那剑会不会刺破那位叔叔的肚子?”

    君一落瞧得津津有味又有些替楼下表演吞剑的男子担心。

    沈青橙收回目光瞧她眉头皱得紧紧的,微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这小丫头真善良。

    “不会,楼下的那位叔叔厉害着呢,既然他敢表演吞剑,那就有把握不会让自己受伤,所以落儿就别担心了。”

    另一桌。

    “姜姑娘,姜小姐,你就帮我这个忙吧。”

    “让堂堂连四公子这么求我,我忽然感觉自己的面子很大。”

    “是,姜姑娘你的面子最大了。”

    连云易看着对面桌的姑娘,一脸讨好的笑。

    “姜姑娘,杂耍我也请你看了,茶点我也请你喝了,这个小忙你是帮还是不帮?”

    姜桃从碟子里拿了一块抹茶糕吃,挑了连云易一眼,含糊不清的问:“连四公子,你要那么多猪胰脏做什么?”

    堂堂连家四公子放低身份跑来求自己,一定是在谋划大事。

    “我拿猪胰脏做什么,恕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连云易跟沈青橙达成了保密协议,就算连云易跟姜桃自幼相识,连云易也没法将其中的秘密告知姜桃。

    姜桃放下吃了一半的茶点,轻轻拍了拍手上的茶点沫沫起身。

    “既然连四公子不肯说,那小妹我就先回去看店了,连四公子跟我家那位表叔也认识,还请连四公子自己去找我那位表叔帮忙。”

    姜桃的那位表叔是一个养猪大亨,一年要饲养好几百头猪出栏,且西凉郡的屠夫几乎都跟姜桃的那位表叔相识,想到源源不断的弄到猪胰脏制作猪胰子皂找姜桃的那位表叔帮忙最好。

    只是连云易十几岁刚开始接管连家商铺时年轻气盛,有次跟姜桃的那位表叔打交道将姜桃的那位表叔给得罪了,若请不到姜桃这个和事老,他自己登门求助恐怕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家大棒子给赶出来了。

    “姜桃妹妹,你表叔恨不得拿杀猪刀劈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就助我一臂之力吧,我绝对不让你白帮忙。”

    “爹爹,娘亲,是漂亮叔叔,漂亮叔叔在那里。”

    君一落忽然伸手指着连云易跟姜桃坐的那桌,君无澜夫妇俩顺着她手指方向看去,夫妇俩瞧了连云易一眼之后,目光整齐的落在了姜桃的身上。

    见连云易跟姜桃在一起,两人的关系似乎很亲密,沈青橙眉头微微一皱很是为杨春芬感到担忧。

    “君大哥,青橙姐姐,你们一家四口也来此看杂耍表演呀。”

    君一落清脆的嗓音惊动了连云易跟姜桃,姜桃注意到他们一家四口直接丢下了连云易,一脸欢喜的走到沈青橙一家四口坐的那桌。

    “这丫头竟然跟君小娘子认识。”

    连云易诧异的嘀咕了一声,挪了茶壶跟茶点跟着过去与沈青橙一家四口拼桌。

    “君兄,青橙小娘子,大叔,不介意我们俩跟你们一家四口拼桌吧。”

    桌子挺大的,再加两个人完全没问题,板凳也有多的。

    君无澜伸手向空着的板凳,客气开口:“连四公子,姜姑娘,二位请坐。”

    连云易跟姜桃毫不避讳的坐在一条长凳上,沈青橙目光在他们身上转了转,心里越发为杨春芬感到不安。

    “四公子,你跟姜姑娘认识?”

    她想了想,口吻试探的询问连云易。

    听她这试探的语气,连云易知道沈青橙想歪了,赶紧解释:“姜家跟我们连家有些生意上的往来,我跟这臭丫头自幼相识,我一直将这臭丫头当兄弟。”

    “啊。”

    连云易话落,姜桃就在桌下狠狠的给了他一脚,痛得他当着沈青橙一家四口的面惨叫了一声。

    “老娘要容貌有容貌,要身段有身段,你再敢将老娘当成男人就不止一脚这么简单了。”

    连云易疼得嘴角轻轻抽了抽。

    “男人婆,你这么彪悍,有哪个男人敢娶你。”

    “反正不要你娶,你担心个屁。”

    在沈青橙的印象里,连云易一直是位谈吐得体,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儿,姜桃是位漂亮温柔,很有经营头脑的胭脂铺女掌柜,两人此刻这般不顾形象的争吵,彻底刷新了他们留给沈青橙的印象。

    “咳咳。”

    君无澜也没想到连家四公子还有这样的一面,他轻轻的咳了两声,对面争吵的两个人才停下来。

    “不好意思,让四位见笑了。”

    姜桃理了理衣裳,嘴角扬起一丝温柔的弧度,一瞬变回那个漂亮温柔,很有经营头脑的胭脂铺女掌柜。

    这变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看得沈青橙为之咂舌。

    连云易观察了片刻,发现刁蛮女姜桃对沈青橙的态度似乎很好,于是他想了想道:“姜桃花儿......”

    “不准叫老娘的小名,再叫一次,信不信老娘一把杀猪刀剁了你的舌头。”

    姜桃小的时候叫姜桃花,名字土经常被同龄的孩子取笑,及笄之后,姜桃把自己名字里的花给去掉了。

    现在她最痛恨别人叫她姜桃花,叫她姜桃花跟挖了她姜家的祖坟一样令她气愤。

    连云易自幼跟她相识,叫了她十几年姜桃花,一时嘴快就喊了出来,眼看姜桃一脸吃人的表情,他赶紧改口。

    “姜桃妹妹,你刚才不是问我要那么多猪胰子做什么吗。”

    姜桃心里好奇得紧。

    猪胰脏那脏兮兮的东西能用来做什么?竟然让连云易这么求她。

    “你倒是往下说啊。”

    连云易停顿下来瞧了沈青橙一眼,见沈青橙脸上并无不悦,这才接着道:“我跟君小娘子达成了合作,君小娘子出配方,我出材料,人工跟制作场地,用猪胰脏制作比皂角,澡豆还要用的猪胰子皂,现在配方有了,人工有了,场地也有了,就缺材料了,我们长期需要大量的猪胰子,你表叔人脉广又是养猪大亨,只有他能提供给我们。”

    ------题外话------

    十二点前还有一更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