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81:夫君,这位姑娘是?(5000字)

作者: 福星儿

    连云易这一番话说得除了连老太爷,厅里其他人都变了脸色。

    若连玉娇再说臭豆腐是不入流的东西,岂不是连已故太后一起骂了。

    辱骂已故太后,轻则被废掉嫔妃之位,打入冷宫,重则是要被处死的。

    生怕连玉娇年轻气盛,加上对臭豆腐的憎恶说错话,连董氏忙不迭的开口。

    “玉娇不是说臭豆腐不入流,她是担心夜市小商贩卖的东西不干净,此前恒儿吃了夜市小商贩卖的元宵就闹了肚子,还卧床躺了两三日,吃了两服药才见好。”

    连董氏一边解释,一边对着连恒使眼色。

    “是啊,夜市上那些小商贩黑心得很。”

    连恒看懂了连董氏的眼神,连忙点头附和连董氏的话。

    连董氏暗暗的松了口气,庆幸这不成器的儿子关键时候不傻。

    “云易,玉娇也是关心你。”

    “是啊。”

    危机解除,连玉娇嘴角恢复虚假的笑容。

    “你我虽然不是一母同胞的姐弟,但终归你我身上都流着连家的血,我也是怕你吃了外面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伤了身子。”

    “云易多谢连嫔娘娘关心,不过那家的臭豆腐我经常买,干净得很,而且老头子特别喜欢他家的味道。”

    “可是姓徐的那对夫妇卖的?”

    连云易话落,连老太爷顿时双眸发亮的将连云易手里的油纸袋盯着。

    “正是。”

    连云易点头。

    “我回府的路上买的,还热乎着呢,老头子,现在要不要尝尝。”

    连老太爷对着连云易招手。

    “有一个月没尝过徐家臭豆腐了,还有些想念呢。”

    “想来是这两个月天气寒冷,徐氏夫妇俩不常出门摆摊。”

    连云易吩咐下人送来碗筷,倒了一些金黄焦酥的臭豆腐倒碗里递给连老太爷。

    “就这么点。”

    一看那只不足巴掌大的小碗,碗里就几块臭豆腐,连老太爷顿时不高兴的皱起眉头。

    连云易将筷子递给他。

    “老头子,已经晚上了,这油炸的东西你不能吃太多,你若是不听话,一块你也别想尝,剩下的给你留着,明早吩咐厨房热一热。”

    “你小子管得真是越来越宽了。”

    见连老太爷在连云易面前像个小孩一样听话的接过筷子,连渊夫妇跟连恒姐弟脸色都分外难看,尤其是连渊。

    在老头子的心里,自己这个儿子远远不如连云易这个孙子重要。

    连老太爷在连云易的伺候之下吃得满口留香,正厅里弥漫着浓郁的臭豆腐味。

    连渊夫妇被熏得一个劲儿的皱眉,连恒忍无可忍直接抬起手在鼻子前挥动了几下。

    连玉娇距离连老太爷最近,感觉自己衣服上,头发上都是一股臭豆腐的味道。

    “爷爷,这臭豆腐真有这么好吃吗?”

    看着连老太爷将一块臭豆腐塞进嘴里,连玉娇胃里涌起一阵恶心,都快吐了。

    连老太爷侧过脸瞧了她一眼。

    “这徐家的臭豆腐闻着是特别臭,但吃着味道特别香,焦香酥脆越嚼越有味,玉娇,你若是好奇,吩咐下人给你拿一副碗筷吧,云易买了这么多,老头子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不......不了。”

    连玉娇花容失色。

    “爷爷,这一路舟车劳顿我也乏了,既然已经确定了云易无事,那我就回房休息了,爷爷,您慢用。”

    “来人,扶本宫回房歇息。”

    连玉娇在两名宫女的搀扶之下跟逃命一样溜走。

    “爷爷,我也乏了。”

    见连玉娇溜走了,连恒忙不迭的跟着连玉娇开溜。

    “我也回房休息了,爷爷,您慢用。”

    “父亲,时辰不早了,我们也回房休息了。”

    顷刻间,偌大的连府花厅只剩下连老太爷,连云易跟几名下人。

    知道几个下人也受不了臭豆腐的味道,待连渊夫妇离开后,连老太爷便只留了连管家在身边,将其他下人都挥退了。

    “云易,美食争霸赛,你准备得怎样了?炒菜,炖菜,蒸菜分别交给了谁?玉娇这时候回来探亲,怕是对你不利啊。”

    连老太爷忽然觉得没有胃口了,便将碗筷递给了连管家。

    现如今,连玉娇深受夏皇的宠爱,若连玉娇对美食争霸赛的三位评委施压,云易输得可能性极大。

    “我知道。”

    连云易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凝重。

    “我今日见了大哥跟青橙嫂子,青橙嫂子说自己比较擅长炒菜,我便将炒菜那一轮比试交给了青橙嫂子负责,万珍楼的崔厨长擅长炖菜,一道佛跳墙做得极为鲜美,炖菜就交给崔厨长,炖菜就交给万宝楼的李厨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丝绸作坊落入那个女人的手中。”

    “嗯。”

    连云易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有多少能力,连老太爷心里很清楚,见连云易眼神这么坚定,连老爷子稍微将心里的担忧放了放。

    “这么晚才回来,你今日可是又去了大荒村?”

    “什么都瞒不过老头子你的眼睛。”

    “你这一脸春风荡漾的表情,连海都瞧得真真切切的。”

    连管家不语,只是看着连云易笑得一脸慈祥。

    连云易:“......”

    他脸上的表情有这么明显吗。

    连老太爷想了想道:“都去大荒村杨家拜访两次了,你跟你未来的岳父岳母相处得如何?何时去大荒村提亲?说个准确的时间,老头子我好让连海着手安排。”

    连云易也想早点去大荒村提亲将两家的亲事给定下来,但操之过急吓到杨家众人。

    “爷爷,我知道你心急抱曾孙,但我跟春芬相识不久,贸然去提亲怕是会吓到春芬跟杨家的人,所以提亲之事还是暂缓一段时间,等美食争霸赛过了,咱们再着手安排。”

    连老太爷认可的点头。

    “这样也行,若能在今年这届美食争霸赛中胜出,再去提亲,对于咱们爷孙俩那便是双喜临门了。”

    连老太爷话语稍微停顿了一下。

    “对了,这次长公主随玉娇到了西凉郡。”

    连云易虽未曾见过长公主夏永荷,但知道长公主夏永荷是夏皇一母同胞的妹妹,极为得夏皇的喜爱,就算是皇后也不敢对这个长公主说一句重话。

    这姑奶奶怎么跟着连玉娇跑到西凉郡来了。

    连云易头疼,下意识的用手按了按眉心。

    “长公主现在在何处?千万别让连恒冒犯了长公主,否则我们整个连府都要遭殃。”

    提到连恒,连老太爷暗自松了一口气。

    “长公主今夜不在连府,好像去拜访朋友了,过两日才会来连府,我已经嘱咐你爹跟那个女人好好看着连恒了,不会出乱子,你放心吧。”

    “连渊跟连董氏能看得住连恒!”

    连云易对这两个人一点都不抱希望。

    连老太爷心里也有些发虚。

    “罢了罢了,我再安排几个人将恒居盯着。”

    连云易这才放心。

    “时辰不早了,管家,早些送老太爷回房歇着。”

    ......

    夜深沉,风如刃。

    “时辰不早了,回房休息吧。”

    沈青橙正在将包好的饺子一个一个的排列整齐摆放在桌子上,君无澜走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剩下的这些我来摆。”

    沈青橙朝桌上瞧了一眼,温声道:“就还剩下二十几个没摆好,我摆好了再洗漱回......”

    “啊!”

    沈青橙话还没说完,君无澜就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猝不及防的落入了男人温热的怀抱,沈青橙手里的饺子差点掉了,吓得她惊呼了一声,又怕吵到已经回房的莫良跟君一落,她赶紧将牙齿咬紧。

    “把饺子放下,我抱你回房。”

    沈青橙靠在君无澜的怀里,低声道:“我还没洗漱呢。”

    “送你回房,我再将热水给你送去房里,在房里擦洗温暖一些。”

    一听擦洗这两个字,沈青橙就知道这个男人心里此刻在打算着些什么。

    果然开过荤的男人一天总会抽出些时间想那档子事情。

    “君大哥,今日封面场那么忙,回来又包了这么多饺子,你不累吗?”

    “不累。”

    君无澜稳稳的抱着沈青橙往外走。

    进了主屋后,他摸黑将沈青橙抱到尚还铺着大红色喜被的床上坐下,然后再去点燃桐油灯。

    “青橙,你累不累?”

    “嗯。”

    沈青橙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以为自己说累,男人接下来就会说:那你早些歇息吧。

    “那你躺着不动就是了。”

    沈青橙:“......”

    男人转身出去,很快一只手拎着一桶热水,一只手端着一只木盆大步走进来。

    “青橙,过来洗漱啊。”

    男人将木盆热水放下却迟迟不出去,沈青橙只好保持刚才的姿势不动声色的坐在床上。

    “君大哥,你不出去,我怎么洗漱。”

    沈青橙话落,君无澜转身往外走,沈青橙松了一口气以为男人要跟先前一样回避了,岂料门口传来吱呀的一声。

    君无澜走到门口伸手麻利的将房门插上了,然后折回到热水边,倒了热水到盆里,动作娴熟的拧动帕子。

    “我帮你擦吧,你自己擦不到背上,咱们现在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青橙,你不用再向以前那么害羞了。”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不能每日都泡澡,几日不泡澡,沈青橙后背是有些痒。

    “......哦。”

    她应了君无澜一声,动作变扭的开始解衣服。

    尚未圆房之前,她面对君无澜时脸皮还厚一些,圆了房之后,感觉自己越发的害羞了,尤其是回想起新婚之夜,她都有些不敢直视君无澜那双深邃炽热的眼睛。

    沈青橙慢慢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退得只剩下一件肚兜。

    君无澜拿着热毛巾站在她的身后,目光落在她光滑细嫩,皮肤微微泛红的后背上,喉结下意识的滚动了几下。

    “好了,赶紧去被窝里暖着,我去厨房将剩下的饺子摆好了,用纱布遮起来就回来。”

    “嗯。”

    沈青橙露出半个脑袋在外面,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之后心里跳得砰砰砰的,有些期待男人回来,又有些小小的紧张。

    不到一刻钟,君无澜就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回到了主屋。

    沈青橙有些紧张,听到门口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就忙不迭的将眼睛闭上装睡。

    床外侧往下一陷,紧接着,她就被一条修长的手臂纳入了一个精壮的怀抱之中。

    “君大哥。”

    “别紧张,今晚不会再像那天晚上那样了。”

    “嗯。”

    砰砰砰......

    沈青橙正有些喘不过气来,砰砰砰的敲门声猝不及防的传入了主屋。

    “君......君大哥,好像有人敲门。”

    她搂着男人的脖子,抬起头来,气喘吁吁的开口。

    君无澜眉头使劲儿的皱了皱,心里有一头猛兽在咆哮。

    “这么晚了,还来敲门。”

    男人压抑着怒火的样子让沈青橙心疼又觉得男人有些可爱。

    “良叔年纪大了,腿脚又不好,这大晚上的别叫良叔起床去开门,你赶紧去看看吧,敲门敲得这般急躁,万一是福根大哥或者干爹他们找咱们有急事呢。”

    “嗯。”

    君无澜起床,为沈青橙掖了掖被子,才一脸不耐烦的拿了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然后浑身冒着怒火的大步往外走。

    “澜哥哥,真的是你,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

    君无澜摸黑打开院门,一束亮光就射入了他的眼中,他尚未瞧清楚站在门口的一群人的脸,一个身影就朝他飞扑过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身体本能的往旁边一躲,那人扑了个空。

    “罪臣君无澜参见长公主,长公主深夜驾临寒舍,不知所为何事?”

    瞧清楚了夏永荷俏丽的脸,君无澜一边头疼,一边揖手行礼。

    夏永荷扑了个空,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转身再靠近君无澜。

    “澜哥哥,你见了我怎么一点都不激动。”

    发现君无澜见了自己反应平平,眼里一点波澜都没有,夏永荷很是不悦的撅了噘嘴。

    “我为了见阿澜哥哥,可是跋山涉水从京都赶来西凉郡。”

    “将军,公主殿下这一路上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啊。”

    夏永荷一边说话一边对着自己的奶娘云嬷嬷使眼色,云嬷嬷意会赶紧附和着夏永荷的话开口。

    “将军,公主殿下是为了见您,才特地赶来西凉郡的,到了西凉郡后,公主殿下马不停蹄就找来了这里,公主殿下着实不易。”

    “澜哥哥,这么久不见,我好想你。”

    夏永荷走到君无澜的身边,一双美眸瞬间蒙上了一层雾气将君无澜凝视着,伸手想去挽住君无澜的胳膊。

    君无澜眼角余光瞥见她的举动,本能的挪动了一下脚步避开了夏永荷的手。

    别说他现在已经是有妇之夫了,就算他没有妻女,他跟夏永荷这样的天之骄女也不可能。

    “男女有别,还请公主殿下注意一些言行举止。”

    夏永荷咬了咬唇,被君无澜躲开两次后,露出一脸不甘的表情。

    “澜哥哥,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你若是不喜欢我,那我之前跟随皇兄秋猎险些被一头棕熊所伤之时,你为何会舍命救我?你为了救我,身上还留下了一道疤,皇兄将你流放到西凉郡就是气你拒婚,只要你答应娶我,我去皇兄跟前为你说几句好话,相信皇兄立马就能召你回京,让你官复原职。”

    君无澜现在体内有一股邪火在蹿,听夏永荷说这些,他努力压制着有些暴躁的脾气。

    “公主,当初秋猎罪臣救你,乃是因为罪臣是随行护将,舍命救你是罪臣分内之事,罪臣一介山野莽夫实在不是公主殿下的良配,何况罪臣如今已经娶了妻室,还请公主殿下莫要在罪臣身上浪费时间了。”

    君无澜话落,夏永荷才注意到这破烂院子里的陈色。

    大门口挂着两盏贴着双喜的红灯笼,西凉郡第一勇士的牌匾上横挂着一条红菱,院中每一根柱子上都贴着佳偶天等办婚宴的对联,窗户上贴着红色的窗花......

    入目一片鲜艳的红色,晃得夏永荷双眼有些酸涩,她咬了咬牙,一脸不敢置信的质问君无澜:“澜哥哥,你娶了谁?这穷乡僻壤之地,有谁配做你堂堂夏国护国大将军的妻子,我不相信。”

    “君大哥,是谁在敲门啊?怎么这么吵,良叔跟落儿已经睡下了,别把良叔跟落儿吵醒了。”

    迟迟不见君无澜回房,院子里又闹哄哄的,沈青橙只好穿衣出门。

    听到一道温柔的女声从主屋方向传来,夏永荷的目光立马被吸引了过去,看见沈青橙头发有些凌乱的从主屋走出来,双颊浮现出微微粉红色,她盯着沈青橙顿时双眸浮出浓浓的嫉妒跟恨意。

    这个女人就是澜哥哥的妻子。

    “叫你在屋里等我,你怎么出来了。”

    君无澜大步朝着沈青橙走去,一边走一边脱下自己身上的袄子,走到沈青橙面前就将自己的袄子披在了沈青橙的身上。

    “我不冷。”

    “不冷也要披着,刚从被窝里出来容易染上风寒。”

    看着君无澜将袄子披在了沈青橙的身上,温声细语的叮嘱沈青橙后,又跟沈青橙十指相扣,夏永荷内心深处燃烧着两团熊熊怒火。

    自己跟澜哥哥认识几年了,也没见澜哥哥对那个女人这么温柔过,这个女人一定是狐狸精才能将澜哥哥迷得神魂颠倒。

    “夫君,这位姑娘是?”

    沈青橙平时很少唤君无澜夫君,觉察到了夏永荷对自己的敌意,她顿时明白了什么,声音软软的唤了君无澜一声夫君。

    ------题外话------

    连四跟君大哥结拜,我给忘记了,所以之前几章称呼上出现了问题,感谢读者宝宝得提醒,我今天已经特地修改了前面几章。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