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84:一起写春联(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吃早饭时,沈青橙连着吃到了三个铜钱饺,咬得牙疼。

    “澜哥哥,为何她吃的饺子里包着铜钱?”

    夏永荷十分好奇的盯着被沈青橙放在桌上的三枚铜钱。

    君一落穿了新衣裳,扎了蜈蚣辫,百忙之中心情特好的瞧了夏永荷一眼。

    “吃到包铜钱的饺子,来年会交上好运,这是娘亲说的。”

    沈青橙道:“这是过年包饺子的一种习俗,公主殿下不必当真。”

    夏永荷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这个乡野村姑能嫁给堂堂夏国护国大将军可不就是走了狗屎运了吗。

    不行,自己也要吃几个包铜钱的饺子,说不定时来运转,澜哥哥马上就能看上自己。

    夏永荷握紧筷子将碗里剩下的几个饺子全部捅破,然而一个铜钱饺都没有,令她十分失望。

    八个铜钱饺,君一落吃到两个,莫良吃到两个,沈青橙一人吃到四个。

    沈青橙瞅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四枚铜钱,再微微转动着眼眸瞥了一眼身边认真吃饺子的男人。

    饺子是君大澜煮的,也是君无澜负责起锅端上桌的。

    她真怀疑是这个男人特地往她碗里搁了四个铜钱饺。

    夏国有过年贴春联的习俗。

    早饭后,收拾妥,莫良拿剪刀剪裁好了红纸,君无澜准备写春联。

    眼看君无澜将文房四宝放在主屋里的木桌上,夏永荷就笑容满面的围了过去,娇滴滴开口:“澜哥哥,你是不是要写春联,我帮你研磨吧。”

    这个时代,负责研磨的一般是书童或者妻子,夏永荷争抢着为君无澜研磨,可见其用心。

    “公主是金枝玉叶,研磨这种粗活岂敢劳烦公主。”

    君无澜挑眉瞧着被夏永荷挤到一旁的沈青橙,微笑着对沈青橙招了招手:“青橙,你来为我研磨吧。”

    “公主殿下,您是金枝玉叶,更是我们家的贵客,岂能叫贵客做事,公主还是到一旁歇息吧。”

    瞧沈青橙面带微笑落落大方的走了过来,君无澜暗暗松了一口气从夏永荷手里夺过了墨锭递给沈青橙。

    夏永荷手里一空,气得咬紧牙根,一脸不甘的杵在君无澜身边不动。

    君无澜只好自己移动了一下脚步,给沈青橙腾出了空位置。

    沈青橙走去接过君无澜手里的墨锭,拿起桌上的茶杯往砚台里倒了一些清水开始研墨。

    “青橙,你是第一次研墨吧,要这样研墨才正确。”

    君无澜挪步到沈青橙的身后,伸手从身后将沈青橙抱住。

    见他高大的身躯将沈青橙笼罩住,一只手牵着沈青橙的手研墨,一只手轻轻的搂在沈青橙的腰,夏永荷脸上的笑容顿时裂开。

    这个狐狸精。

    “青橙,想不想学写对联?”

    研好了墨汁,君无澜佝偻着后背,将下巴轻轻靠在沈青橙的肩膀上,温声细语的在沈青橙耳边询问。

    沈青橙感觉耳边痒嗖嗖的,像有一根羽毛在自己耳边飘来飘去,令她浑身不适,同时又有些心情激动。

    “夫君,我识得的字不多,怎么写春联?”

    “我牵着你的手,咱们一起写。”

    君无澜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两人一起下笔,刚劲有力的笔画跃然纸上。

    “岁岁风调雨顺,年年物阜民康。”

    “桃符窗花瑞雪,柳浪布谷春风。”

    “丰衣足食千家乐,丽日和风百花娇。”

    君无澜一边牵着沈青橙的手笔走游龙,一边在沈青橙的耳边叙说,像极了一位温柔的夫子。

    夏永荷认识了他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他如此温柔的一面。

    可这温柔的一面是给其他女子的,夏永荷又气恼又撒娇的开口:“澜哥哥,我长这么大也没写过春联呢,我也想写春联,你教我吧。”

    君无澜牵着沈青橙的手停下来,直起身将毛笔递给夏永荷。

    “公主殿下请。”

    夏永荷咬了咬唇。

    “澜哥哥,我自己又不会写,你拿笔给我做什么,我要你像教她一样教我。”

    夏永荷伸手指了指沈青橙,满眼都是嫉妒之色。

    君无澜直接将毛笔搁在了砚台里,一改之前看着沈青橙时温柔的眼神,一脸严肃的开口:“公主殿下,你乃金枝玉叶,又是未嫁之身,我一个罪臣且是有妇之夫牵着你的手教你写对联成何体统,何况公主殿下你又不是不认字。”

    “......我。”

    夏永荷哑口无言,真恨自己识文断字。

    “那剩下的几张对联就麻烦公主殿下了。”

    桌上写好的几张对联已经干了,君无澜伸手拿起,嘱咐了夏永荷一句之后就牵着沈青橙的手往外走。

    “我先将这几张对联贴上,青橙,你去帮我扶着梯子。”

    “好。”

    看着夫妇俩并肩离开,身影消失在门口,夏永荷气呼呼的拿起毛笔,气呼呼的落笔。

    “公主姑姑。”

    一个小小的人儿忽然从床底下钻出来吓得夏永荷手里的毛笔差点掉了。

    夏永荷见君一落抱着一只兔子站在床前,微微皱眉道:“落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在主屋里烤火呀,小兔子钻进床底下了,我去床底下将小兔子抓出来。”

    夏永荷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

    这臭丫头一直在屋里,那她刚才一脸狰狞岂不是被这臭丫头瞧见了。

    君一落笑了笑道:“公主姑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爹爹对我娘亲挺好的。”

    小丫头噼里啪啦说得飞快,压根不给夏永荷开口的机会。

    “我原本是跟我娘亲一起睡的,但是良爷爷说我一直霸占着娘亲,爹爹会不高兴,于是我就跟良爷爷一起睡了,对了,我娘亲只会扎麻花辫蜈蚣辫不会绾发,我爹爹每天早上都要给我娘亲绾发呢,我娘亲做买卖累了的时候,我爹爹还会给我娘亲洗脚,我觉得我爹爹对我娘亲真的很好很好。”

    君大哥竟然给那个女人绾发,还给那个女人洗脚。

    夏永荷听得脸都黑了。

    瞧她一脸郁色,君一落假装一脸懵懂的关心道:“哎呀,公主姑姑,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是不是生病了呀,不行,我得去告诉爹爹娘亲还有良爷爷。”

    见小丫头拔腿就往外跑,夏永荷忙不迭放下毛笔,伸手将小丫头抓住。

    若是让这臭丫头告诉澜哥哥她病了,澜哥哥一定会让她离开这里去西凉郡找郎中,她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好不容易才留下来的。

    “落儿,我没生病,我好着呢,脸色难看是因为昨晚没睡好,澜哥哥正在外面贴对联呢,你别打搅澜哥哥。”

    “那我去看爹爹娘亲贴对联了,公主姑姑,既然你没事,那你在这里好好写对联吧。”

    君一落挣开夏永荷的手,抱着小兔子走了出去。

    夏永荷气得盯着门口,双手拽成了拳头。

    看将来她如何收拾那狐狸精跟这臭丫头。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家家户户都吃得比较早。

    贴完对联,沈青橙跟莫良收拾了一下宅院,君无澜修葺了一下屋顶,不知不觉间就下午了。

    申时初,一家人便忙活着做年夜饭。

    莫良杀鸡,君无澜杀鱼,沈青橙摘菜,君一落抱着一只小兔子坐在小马扎上看着三人忙碌,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

    夏永荷去了厨房两次,完全融入不了那个气氛,气得回到堂屋咬牙切齿的来回踱步。

    主子没歇着,云嬷嬷也不敢歇着,只好跟着夏永荷的脚步。

    跟着夏永荷在堂屋里踱步了两刻钟,云嬷嬷一双老腿都酸了,忍不住开口:“公主殿下,您歇歇吧,您这样走来走去也于事无补啊,叫护国将军瞧见了反而对您生出不好的印象。”

    夏永荷这才停下脚步,走去地铺一屁股坐下,脸上表情狰狞的开口:“本公主乃金枝玉叶,那不过就是个乡野村姑,如何跟本公主比,澜哥哥是被猪油蒙了心吗,竟然瞧上了那粗鄙无知,连大字都不识几个的乡野村姑。”

    护国将军君无澜是什么样的脾气,云嬷嬷是知道的,生怕这话被君无澜听了去,云嬷嬷赶紧开口提醒夏永荷。

    “公主殿下,咱们现在不是在宫里,您说话小声一些。”

    云嬷嬷走去六合门口瞧了两眼,确定了君无澜一家四口此刻都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她这才折回到夏永荷的身边,低声开口:“老奴认为,像护国将军这样的英雄人物应当喜欢那种温婉贤淑,知书达理,蕙质兰心的女子,那乡野村姑虽然不及公主您美貌,身份尊贵,但她温柔端庄,而且她对那小女孩也是极好的,那小女孩是将军部下的遗孤,被将军视为掌上明珠,公主殿下,老奴早就提醒过您,您想要抓住将军的心,获得将军的爱,您就得先学会爱那小女孩,真心实意的接纳那小女孩。”

    这些话,夏永荷自然是明白的。

    但想到君无澜将君一落视为心头宝,掌上明珠,她心里就甚不是滋味。

    “本公主知道该怎么做了。”

    “既然公主您知道怎么做了,那就赶紧吩咐侍卫在西凉镇买些礼品送来,这大过年的空手登门总归不好,得准备四份礼物,将军一份,那小丫头跟莫良那老奴各一份,那女人一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