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87:澜哥哥,你居然打我(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君无澜看夏永荷的目光有些阴森恐怖。

    夏永荷心里咯噔了一下,忙解释:“落儿,你没说错话,我没生气。”

    “雪天路滑,既然公主殿下要去,那就小心一些。”

    君无澜这才从夏永荷身上收回了目光。

    夏永荷暗暗松了口气,在云嬷嬷的搀扶之下甚是吃力的跟在后面。

    一行人很快就到了西凉山的入口。

    进了山,脚下的路就越发难行了。

    路面坑坑洼洼,蜿蜒曲折,还有挡路的树枝跟杂草。

    狭窄的山路无法允许两个人并肩通过,君无澜只好放开了沈青橙的手,拿着砍柴刀走在最前面开路。

    莫良抱着君一落紧跟在君无澜的身后,沈青橙则跟在爷孙俩的后面。

    进了山,走了大概一刻钟后,云嬷嬷搀扶着夏永荷累得气喘吁吁,再这么走下去,她得去掉半条命,不得已之下,她只好对沈青橙道:“将军夫人。”

    对于这个称呼,沈青橙听得甚是不习惯,但她知道云嬷嬷这是在叫自己便停下脚步转身将那主仆俩瞧着。

    “云嬷嬷,有什么事吗?”

    云嬷嬷道:“这山路实在太难行了,能否恳请将军夫人在前面拉我家公主殿下一把?”

    “云嬷嬷,你竟然叫她拉我。”

    夏永荷扭头就恶狠狠的瞪了云嬷嬷一眼。

    沈青橙没有伸出手。

    夏永荷不想让她拉一把正好,她也不想跟情敌肢体接触。

    为了保住自己的老命,云嬷嬷喘着大气,硬着头皮道:“公主殿下,这山路实在太难行了,老奴搀扶您走了这么远已经筋疲力尽了,为了您的安全着想,就让将军夫人拉您一把吧。”

    夏永荷凝视着云嬷嬷片刻,发现云嬷嬷脸色苍白,大气喘得嗨呼嗨呼的,仿佛要背过气似的。

    她这才扭头回来,勉为其难的对着沈青橙伸出一只手。

    “那就麻烦你拉本公主一把。”

    沈青橙垂下眼帘,目光落在夏永荷那只纤纤玉手上眼中闪过一丝明显的厌恶,但考虑到夏永荷若在这里摔伤了,会连累君无澜甚至自己全家,她只好暂且将眼中的厌恶之色收起来,伸手拉住夏永荷的手。

    “再走一刻钟就到了,请公主殿下再坚持片刻吧。”

    “还要再走一刻钟啊。”

    夏永荷长叹一声,此刻十分后悔跟着来上坟了。

    眼看就要到沈魏氏的墓地了,夏永荷忽然一脚踩滑,就在她将要摔倒之际,她狠狠的拽了沈青橙一下,结果她只是轻轻的摔了一下,沈青橙身子被她拽得失去平衡一头撞在了树干上,撞得沈青橙一阵头晕眼花,额头顿时青了一片。

    恰巧君无澜这时候转身想提醒他们地上一个坑,刚才那一幕全部入了君无澜的眼。

    “青橙。”

    眼看沈青橙一头撞在树上,君无澜一颗心都悬了起来,猛冲到沈青橙的身边,伸手一把将沈青橙抱在怀里。

    夏永荷坐在雪地里,发现君无澜一脸紧张的将沈青橙抱着,压根没看自己一眼,伤心得顿时眼泪流了出来。

    “脑袋是不是很痛?”

    君无澜一只手扶着沈青橙,一只手想去抚摸一下沈青橙额头上的淤青,但又怕弄疼沈青橙,于是他的手犹犹豫豫的僵在沈青橙的额头前。

    “除了头疼,还有哪里疼?”

    沈青橙感觉脑袋里嗡嗡嗡的,半天嗡嗡声才灭,她才眨了眨眼将君无澜瞧着,发现君无澜一脸焦急之色,她赶紧开口:“就是撞了一个大包,回去拿鸡蛋热敷一下就好了,君大哥,你不用这么担心。”

    “娘亲,哇哇......”

    这么大的动静把君一落也吓哭了。

    “你头上好大的包,呜呜呜......”

    听沈青橙说话条理清晰,吐字清洗,君无澜跟莫良才松口气。

    莫良忙拍着君一落安慰道:“娘亲没事,小落不要紧张。”

    确定沈青橙伤得并无严重后,君无澜才将目光移到了夏永荷的身上,目光锋利如宝剑出鞘一般将夏永荷盯着。

    夏永荷刚才要摔倒的时候是故意狠狠拽了青橙一下。

    夏永荷在君无澜的目光下浑身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心里忽然对眼前这个男人感到恐惧。

    “澜......澜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是一脚踩华下意识的拉了她一把,澜哥哥,你要相信我。”

    夏永荷极力解释,可惜君无澜一个字都不相信。

    若夏永荷是感觉危险下意识的拽青橙一下,青橙不会那么用力的撞在树干上。

    啪!

    白雪皑皑的林子里忽然一声脆响。

    这一声脆响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

    沈青橙,莫良跟君一落瞪圆了双眼。

    云嬷嬷不仅瞪圆了双眼,还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夏永荷一只手捂住脸,眼泪像决堤了一样,瞪着双眼不敢置信的将君无澜盯着。

    “澜哥哥,你......你竟然为了这个乡野村姑打我,我可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夏国的长公主。”

    “青橙是我的妻,不管是谁伤害了她,我君无澜便跟谁过不去。”

    君无澜斩钉截铁的打断夏永荷的话。

    夏永荷从未见过这样浑身充满戾气的君无澜,吓得她顿时哭声戛然而止。

    她哽咽了几下,一脸不甘的问。

    “澜哥哥,我哪点比不上这个乡野村姑?”

    君无澜道:“在公主殿下的眼里,青橙是乡野村姑,在我的眼里,青橙却是无比珍贵的,在我的眼里,青橙哪里都好。”

    “澜哥哥,我对你这么好,我不惜千里迢迢跑来西凉郡找你,难道你就不曾有一点点动心吗,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君无澜揽着沈青橙的肩膀,面无表情的回答:“我从未要求公主殿下什么,也从未给过公主殿下任何承诺,没有期待,没有要求自然就不曾动心过,西凉郡乃苦寒之地,实在不适合公主殿下长久居住,还请公主殿下速速离去,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因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对公主殿下你动心。”

    “云嬷嬷,还不速速扶公主殿下回去。”

    云嬷嬷被君无澜点名,这才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护国将军连长公主殿下都敢打,她一个长公主的奶娘哪里敢招惹这样的人。

    “是,老奴这就扶公主殿下回去,不,老奴这就送公主殿下回西凉郡。”

    云嬷嬷胆颤心惊的回应了一声,慌忙搀扶着夏永荷起身。

    夏永荷刚挨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痛,也不敢继续留在君无澜的身边,便在云嬷嬷的搀扶之下,心怀恨意的下山。

    等那主仆俩离开后,君无澜一只手掌着沈青橙的肩膀,一只手轻轻触碰了一下沈青橙的额头。

    沈青橙的额头肿得越来越高了,看得他心疼得皱起了眉头。

    “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跟长公主待在一处。”

    沈青橙此刻已经痛得有些麻木了,她没将自己额头上的伤放在心上,反而有些担心君无澜的处境。

    “君大哥,你也太冲动了,那可是夏国的长公主,你打了她,万一夏皇降罪......”

    “今日是大年初一,咱们别说那些不开心的事情。”

    君无澜想要转移沈青橙的话题。

    沈青橙不让他转移。

    “君大哥,我知道你关心我,但你实在没必要为了我打长公主,若因为我,连累了你,连累了咱们整个家,那就得不偿失了。”

    君无澜为自己出头打了长公主,沈青橙心里蛮欣慰的,但她并不认同君无澜的做法。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冲动的人,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沈青橙言语犀利,让君无澜有些不敢跟她对视。

    “哪有什么难言之隐,你是我的妻,你被人欺负,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不做吗,人我已经打了,现在说再多也于事无补了,放心吧,当今夏皇不是残暴之人,不会因为我打了长公主就处死我,顶多就是打我一顿板子,让我半个月下不来床。”

    事已至此,的确说再多也无用了。

    沈青橙微微一叹后闭嘴。

    君无澜道:“要不要回家休息,改日再去岳母坟上祭拜。”

    沈青橙朝前方瞧了一眼,再往前走五六十步就是沈魏氏的墓地了。

    “我没事,再往前走几十步就到了,等祭拜了再回去,明日再上山会很麻烦,而且明日大年初二,咱们得去给干爹干娘村长福根大哥他们拜个年。”

    “行。”

    沈青橙正要迈腿往前走,君无澜应了她一声后,忽然弯腰将她抱起。

    当着莫良跟君一落的面,沈青橙被君无澜公主抱甚是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了红晕。

    “君大哥,我伤的是头,又不是脚。”

    君无澜道:“伤了头,容易头晕眼花,头晕眼花看不见路,万一再摔了如何是好,待会儿下山,你也别自己走了,我背你下去。”

    “娘亲,你就让爹爹背嘛,我是不会笑话你的哟。”

    君一落趴在莫良的肩头,一脸机灵劲儿的看着沈青橙说。

    “咳。”

    莫良轻咳了一声道:“老了老了,眼神不好,什么也看不见,你们小两口可以放心大胆的恩爱。”

    沈青橙:“......”

    ------题外话------

    推荐任大豆的温馨种田文《锦绣田园之傻女超好运》:

    大丰村有一小傻女,出门捡到俩小子。

    本想带回去做弟弟,小子转头认她当了娘,死活不分离。

    村里人说三道四,都说那是傻女的私生子。

    家人不容她,匆忙找婆家甩锅,要把她嫁出去。

    山脚沈大夫的哥哥,常年卧床等死,连饭都不会吃。

    这种男人最合适,头顶绿光四肢无力,傻女正好配得起。

    可谁又想到,傻妮看到的男人,不但不卧床,还生龙活虎很有力气……

    就是长的太俊俏,出门到处招桃花怎么好?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