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290:你吃醋了(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夏国京都。

    安亲王府。

    “去将妙歌给本王提来。”

    安亲王府正苑的书房内,响起一道声线低沉,音质高贵的声音。

    侯在外面的侍卫答应一声去将一只毛色雪白的鹦鹉拎来。

    侍卫轻轻扣开书房的门,走进去就看见安亲王夏永赫慵懒的坐在书案前,一身华丽的蟒袍在烛光的映照之下显得流光溢彩,如墨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一只轻轻的支着额头,另一只手把玩着一支紫毫笔。

    饶是拎着鹦鹉妙歌进来的侍卫是一个男人,看见这样的画面眼中也快速的闪过一丝惊艳。

    安亲王夏永赫三十岁跟夏皇夏永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夏永兴跟夏永荷兄妹俩是已故太后亲生,安亲王夏永赫则是已故皇贵妃亲生。

    夏永兴刚继承皇位之时,夏国政局不稳,各地动荡不安,当时是安亲王夏永赫跟君无澜带兵平定了乱局,帮夏皇稳固了江山,因此安亲王夏永赫跟君无澜齐名,两人都享有夏国战神的美称。

    安亲王夏永赫更是夏国第一美男子,战功赫赫,手握重兵,深受夏国贵族名媛的喜爱。

    “王爷,妙歌带到。”

    妙歌认主,看见夏永赫就拼命在黄金打造的鸟笼里煽动着翅膀。

    “王爷吉祥,王爷吉祥。”

    “几日不见,你这只小畜生倒是也发会讨好本王了。”

    夏永赫轻轻招了招手,侍卫赶紧将那黄金打造的鸟笼递到了夏永赫的面前,然后直觉的退了出去。

    黄金鸟笼被打开,妙歌走出鸟笼,煽动两下翅膀熟练的跳上了夏永赫的手臂。

    夏永赫撸着它身上雪白的毛发。

    “几日不见,你这小畜生的毛发是越发的油亮了,看来本王不在府中的这几日,它们将你照顾得不错。”

    妙歌像一只乖顺的猫儿一样,歪着脑袋十分享受夏永赫的撸毛。

    “王爷千岁,王爷千岁。”

    夏永赫忽然变脸,大手一挥吓得妙歌瑟瑟发抖的飞开,因为煽动翅膀太急,掉了几根鸟毛。

    “妙歌错了,王爷别杀妙歌。”

    “若让本王再听见你叫一声王爷千岁,本王将你这只小畜生红烧了。”

    “妙歌错了,妙歌错了。”

    夏永赫恨不得杀鸟的脸色吓得妙歌飞去墙角蹲着继续瑟瑟发抖。

    “王爷,秦风有事求见。”

    夏永赫这才收起杀鸟的表情,将目光挪开看着门口,沉声道:“进来。”

    声落,他的亲信秦风推门走了进来,上前毕恭毕敬行礼:“秦风拜见王爷。”

    夏永赫端坐着将秦风睨着。

    “出了何事?”

    “王爷,咱们安插在西凉郡的线人回报,长公主殿下跟随连嫔去了西凉郡探亲。”

    “跟随连嫔去探亲,呵,那丫头何时跟嫔妃的关系这么好了,探亲是假,跑去西凉郡看望那个人才是真吧。”

    “王爷英明,长公主殿下刚抵达西凉郡就丢下了连嫔直奔护国将军的落脚之处。”

    夏永赫剑眉往中间挤了挤,一脸思考的开口:“皇上竟然会允许自己的亲妹妹千里迢迢跑去那么偏远苦寒的地方看望一个罪臣,看来皇上跟那个人还真是兄弟情深啊,传令下去,继续给本王好好的盯着,将那个人跟永荷那丫头的一举一动禀报本王。”

    “是,王爷。”

    夏永赫伸手触碰了一下面前的黄金鸟笼,沉声道:“最近,那个人在西凉郡过得如何?”

    秦风道:“咱们的线人回报,护国大将军在西凉郡娶了妻。”

    “哈哈,万花丛中过不占一片叶,出了名不近女色,连皇上的赐婚都敢拒绝的护国大将军竟然娶了妻。”

    夏永赫轻笑了两声,忽然变得一脸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奇女子,竟然能入得了君无澜的眼。”

    说到最后,夏永赫的双眸微微眯了起来,眼中浮现明显的寒光。

    说到底,他还是担心君无澜娶了西凉郡当地的权贵之女,然后卷土重来。

    秦风道:“娶的是一个普通的乡野女子,那名女子十七八岁,生母早逝,是被继母二十两银子卖给护国大将军的,线人传话,那女子的厨艺甚是不错,现在是连家万和酒楼的一名厨子。”

    夏永赫松了口气,嘴角重新勾起一抹笑意。

    “莫非君无澜是瞧上了那女子的厨艺。”

    “或许......是吧。”

    秦风不知道怎么接话。

    夏永赫独自乐了一会儿后道:“这段时间,君无澜在西凉郡都干了些什么?”

    秦风道:“护国将军到西凉郡之后,先是靠打猎为生,后娶了那女子就跟那女子一起开了饼摊,在西凉镇摆摊卖饼。”

    “哈哈,没想到护国大将军还会摆摊卖饼。”

    听说君无澜靠打猎为生,在西凉镇摆摊卖饼,夏永赫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摆摊卖饼也是个不错的营生,起码不会穷到三餐不继。”

    ......

    夜深,西凉镇大荒村。

    “君大哥,你今日打了长公主一巴掌,长公主负气离开会不会遇到危险?”

    泥巴小院的主屋内,昏黄的灯光被从门缝间刮进来的风吹得微微晃动。

    两道人影拥在一起,清晰的映照在土胚墙上。

    关键时候,沈青橙提到外人令君无澜不满的皱了皱眉,捧起她的脸,就在她的唇上惩罚性的咬了一口。

    “那丫头害你一头撞在了树上,你还这么担心她。”

    君无澜目光移到沈青橙的额头上。

    “瞧你额头上还淤青着呢。”

    沈青橙才不是担心夏永荷那刁蛮公主呢,她是怕夏永荷那刁蛮公主遇到危险,夏皇追究起来他们一家都脱不了干系。

    “君大哥,我才没你说的那么善良呢,我可是很记仇的,长公主处处针对我,还想跟我争夺你,我才不是担心她,我是怕她遇到危险,夏皇追究起来,咱们一家都要获罪。”

    “放心吧,皇上竟然允许那丫头随连嫔前来西凉郡,定然派了暗卫暗中保护的,那丫头不会有危险。”

    “那丫头。”

    听君无澜对夏永荷的称呼,沈青橙一脸不爽的皱眉。

    “君大哥,你曾经跟长公主的关系很好吗?”

    君无澜最喜欢看沈青橙为自己吃醋的样子,沈青橙吃醋,他顿时开心得眉飞色舞。

    “我跟长公主的关系并不是很亲近,只是因为我与夏皇曾经结拜为异性兄弟,我便将长公主当成了自己的妹妹,看在夏皇的面子上,我曾经照拂过她几次,仅此而已,青橙,你这是吃醋了。”

    沈青橙心虚的否认。

    “我才没吃醋,我就是好奇随口问问,你可以不回答的。”

    “吃醋了就承认,我又不会笑话你,你因为我吃醋,我很高兴。”

    “那你以后还唤长公主为丫头吗。”

    “哈哈哈。”

    君无澜大笑了三声。

    “不了,以后这是你跟落儿的专门称呼。”

    君无澜目光炽热的凝视着沈青橙鲜艳饱满的唇,身上一阵火热。

    “青橙,时辰不早了,咱们不要再讨论那些不相干的人浪费这宝贵的时间了。”

    这么明显的目的让沈青橙脸颊顿时一红。

    冬天天色黑得比较早,入了夜就有一大把的时间,这个时代晚上又没什么娱乐活动,夫妻之间晚上竟干这种事,一直这么下去,自己怕是很快就会怀孕。

    想到自己现在这具身体才十八岁,身体各方面是否已经彻底发育成熟还不知道呢,这时候怀孕,沈青橙想想还有些紧张害怕。

    二十岁再怀孕比较稳妥。

    得尽快想个办法减少夫妻间的活动。

    “在想什么呢。”

    沈青橙的不专心,让君无澜轻轻在她脸上咬了一下。

    沈青橙吃痛回过神来,眨了眨眼对君无澜道:“君大哥,你不是说要教我认字吗,咱们晚上有大把的时间,你晚上教我认字吧,让落儿也跟着学学。”

    “认字不急,咱们先把眼前的事情做了。”

    沈青橙:“......”

    大年初二,沈青橙又跟新婚第二天一样起得很晚。

    初一晚上做的菜还剩下很多,君无澜跟莫良将剩菜蒸了蒸,莫良又做了一锅疙瘩汤。

    早饭做好了,君无澜才端着洗漱热水去主屋叫沈青橙起床。

    君一落抱着王李氏做的布偶跟着进了主屋,小丫头从君无澜身后探出半个脑袋,见沈青橙睡眼惺忪的躺在床上,样子迷糊得有些厉害。

    “娘亲,我看你有些不舒服,你是怀上小弟弟小妹妹了吗?”

    一听小丫头这话,沈青橙顿时打起了精神,掀开被褥从床上坐起。

    君一落又道:“良爷爷说的,娘亲怀上小弟弟小妹妹前面两三个月会身子不舒服,睡不好觉,吃什么都不香,让我要好好照顾娘亲。”

    沈青橙一脸无奈的扶额。

    良叔真是越来越没节操了,什么都对小丫头说。

    “娘亲没怀孕,娘亲只是有些累。”

    “......哦。”

    君一落脸上的表情有些失望。

    瞧她那一脸失望的小模样,沈青橙又不忍,温柔的补充一句:“落儿,娘亲肚子里有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了,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落儿,爹爹会努力的,争取让你早日有弟弟妹妹。”

    沈青橙:“......”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