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303:不能姑息(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泡了热水澡,君无澜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抱着她出门。

    “带你去镇上找蔡老瞧瞧。”

    沈青橙觉得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不用去镇上找蔡老瞧。

    “君大哥,我觉得我没事了,不用这么麻烦了吧。”

    “必须找蔡老瞧瞧,蔡老说没事,我才能放心。”

    君无澜说话的语气不容人质疑。

    两人到王福根家拿马车,惊动了王富贵一家跟杨家一家。

    看着裹得严严实实的沈青橙被君无澜抱着塞进马车里,几个女人脸上的表情如出一辙,心疼,愤怒。

    杨卢氏道:“青橙,你先跟君女婿去镇上看郎中,干娘晚些时候再去看你。”

    得知沈青橙落水,杨卢氏母女俩就想冲去村外的泥巴小院,是杨万说君无澜一定又急又忙,她们去只会添乱,母女俩这才待在家里。

    “青橙姐,你还好吧?”

    杨春芬眼眶红红的。

    “包菜花赵金桂竟然恶毒到敢将你推下河,姐夫,一定不能放过那两个恶毒的女人。”

    “对,一定要将那两个恶毒的女人绳之以法,给沈青橙讨个公道。”

    “去报官,诸葛大人是出了名的公正廉明,一定会为青橙主持公道的。”

    几个女人一个比一个激动。

    几个女人围着马车关心沈青橙,倒是叫君无澜一时半会儿离开不了,王富贵看出他心里着急,咳了一声沉声开口:“都别说了,先让君兄弟带青橙去镇上瞧瞧,确定青橙没事了,君兄弟自然会为青橙撑腰找那两个泼妇算账的。”

    王赵氏等人退开了,君无澜坐在车头上对几人感激的揖了揖手,这才赶着马车出村,一路平稳的飞奔向西凉镇。

    赵金桂家。

    “赵金桂啊赵金桂,平日里你跟村里的那些单身汉眉来眼去就算了,你现在竟然敢联合包菜花害人性命,若是今儿这事闹大了,郡守府的衙役进了村拿人去审问,你可别说你是我们文家的人,我们文家可没有你这种恶毒的女人。”

    王富贵夫妇,杨家一家从王福根家里出来就听到骂骂咧咧的声音从赵金桂家里传出来。

    “赵金桂,你跟包菜花这般处心积虑的谋害沈青橙那丫头,可是你瞧上了那姓君的流放犯,你就别痴人做梦了,就算沈青橙没了,姓君的流放犯也瞧不上你一个寡妇,我若是你啊,直接找个本分老实的男人嫁了。”

    杨春芬停下脚步仔细听了听几耳后道:“好像是文吴氏跟文朱氏婆媳俩的声音。”

    杨卢氏道:“赵金桂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文家怕被牵连,文吴氏文朱氏婆媳俩肯定会去找赵金桂的麻烦。”

    “活该,文吴氏文朱氏以前欺负赵金桂,我还挺同情赵金桂的,现在我恨不得文吴氏婆媳俩狠狠的收拾赵金桂一番,最好将赵金桂收拾怕,生得她以后再作妖害人。”

    赵金桂家堂屋里一片狼藉。

    扫帚,铁铲,背篓等被文建新摔在地上。

    赵金桂的左边脸颊红肿一片,脸颊中央有个明显的巴掌印。

    文吴氏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一双倒三角眼狠狠的将赵金桂瞪着,那眼神是恨不得将赵金桂活剥了。

    文建新夫妇俩一左一右站在文吴氏身边,两口子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次赵金桂联合包菜花将沈青橙推下了河,他们两口子其实挺开心的。

    姓君的流放犯有大本事,又如此宠爱沈青橙那丫头,沈青橙险些被赵金桂害了性命,姓君的流放犯肯定不会跟赵金桂善罢甘休,一旦赵金桂被姓君的告入了牢狱,他们两口子就可以名正言顺占据老二的房子了。

    “娘,求您了,别说这么大声好不好?”

    沈青橙没死,事情败露,此刻赵金桂害怕得紧,文吴氏大声骂骂咧咧,她忙神色紧张的开口阻止。

    文吴氏冷哼一声道:“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就算老娘看在老二的面子上帮你隐瞒,那么多人瞧见了,你也逃不过这牢狱之灾,赵金桂,你这扫把星就等着下大狱吧。”

    “老大,老大家的,咱们走。”

    文吴氏放下腿起身,文建新夫妇俩警告的瞪了赵金桂两眼后跟上。

    那一家三口走后,赵金桂身子一软,狠狠的跌坐在地上,面如死灰,一脸恐惧。

    此时此刻,沈家也是乱糟糟的一团。

    “娘啊,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呢?”

    得知沈包氏联合赵金桂将沈青橙推下河,还没弄死沈青橙后,沈嘉军气得额头上冒出了好几条青筋。

    若沈包氏下了大狱,他就从秀才公子哥摇身一变变成了杀人犯的儿子,身上背着这个污点,别说以后入仕了,就是去给达官贵人做幕僚也会遭受嫌弃的。

    “按照咱们夏国律法,杀人可是要偿命的,娘,你动手前有没有想过这些?”

    沈嘉军一个劲儿的责怪脸色还是煞白一片的沈包氏。

    想跟沈包氏断绝母子关系的想法不断的浮现在他脑中。

    沈包氏此刻也害怕得紧,她咬了咬唇,看着小儿子一脸委屈道:“我这不是受了赵金桂的蛊惑吗,你妹妹喜欢姓君的那流放犯,我也是为了你妹妹的幸福,才出此下策的,没想到沈青橙那贱人的力气这么大,把我也拽下了水。”

    沈云香原本跟沈嘉军一样气沈包氏,听了沈包氏这些话,她心里的怒火稍微得已平息。

    “事情已经做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得赶紧想办法度过这一劫才是要紧的。”

    沈云香话落,沈家几个人的目光整齐的落在了沈嘉军的身上。

    沈包氏道:“嘉军,娘不想被下大狱啊,你可得救救娘啊。”

    沈春耕握了握拳道:“嘉军,你赶紧想想办法吧,你娘若是下了大狱,你也会被牵连的。”

    被一家人盯着,沈嘉军的脸色十分难看。

    “沈青橙没有证据证明是娘你跟赵金桂将她推下河的,那些村民也只看见你们三人在河里挣扎扑腾,咱们现在就咬死不承认,就算到了公堂挨了板子,也咬死不承认,诸葛大人是出了名的公正廉明,在没有充足证据的情况下,他不会将娘你怎么样。”

    沈嘉河接过沈嘉军的话。

    “那咱们是不是得去跟赵金桂知会一声,让赵金桂也咬死不认。”

    沈嘉军看着沈嘉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关键时候,这大哥竟然没犯傻了。

    “没错,春香。”

    沈嘉军吩咐沈春香。

    “娘现在不方便赵金桂家,我们三个大男人也不方便去,晚些时候,你去赵金桂家走一趟,将我们的打算跟赵金桂说清楚,一定要说清楚。”

    沈春香点头:“好。”

    ......

    西凉镇。

    到了西凉镇,道路平坦了,君无澜加快速度直奔福安医馆。

    “蔡老,麻烦你赶紧给青橙看看。”

    到了福安医馆,君无澜将马车拴在桩子上,抱着沈青橙大步流星的走进医馆内。

    看见蔡明华正在捣药,他打断了蔡明华。

    蔡明华放下药杵,走到夫妇俩的身边,瞧了两眼沈青橙的脸色,见沈青橙的脸色略微显得有些苍白。

    “小娘子这是染上风寒了?”

    君无澜将沈青橙抱到椅子上给蔡明华把脉。

    “不是,洗衣服的时候被人推下河了。”

    “什么人,这么狠毒。”

    闻言,小东一脸愤怒的开口。

    “这么冷的天,将人推下河完全是谋害性命,这样的人不能姑息,君先生,你可有报官了?”

    君无澜道:“肯定是要报官的,但得先给青橙看病。”

    听说沈青橙是掉进了河里,蔡明华忙不迭的给她把脉,须臾后对君无澜道:“有些寒气入体了,我给开几副驱寒的药,这段时间注意保暖,不会有什么问题。”

    君无澜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蔡明华写了药方,亲自给沈青橙抓药,然后拿了一副给小东去后院熬。

    君无澜给了就诊费将沈青橙托付给蔡明华师徒照顾片刻。

    “蔡老,我现在要去一趟郡城,青橙在你这儿待会儿。”

    “青橙,我晚些时候来接你。”

    沈青橙拉住君无澜的手,温声道:“君大哥,路上小心些。”

    知道君无澜现在去郡城干什么,蔡明华指了指桌上的文房四宝,对君无澜道:“既然是去报案,写了状纸再去吧。”

    拿着状纸去报案,的确会方便许多。

    “那就借蔡老的文房四宝一用。”

    君无澜走去拿了纸笔,在纸上笔走游龙的写着,小篆刚劲有力,文采出众,简要的几句话就将事情经过阐述得清清楚楚,毫不拖泥带水。

    蔡明华在旁边瞧了几眼,心里由衷的佩服。

    这样文武双全的人才待在西凉郡这个地方委实是屈才了。

    大半个时辰后,郡守衙门前的鸣冤鼓被君无澜敲得震天响,直接惊动了在后衙书房处理公务的诸葛青云。

    “报,大人,有人击鼓鸣冤。”

    诸葛青云理了理身上的官袍从书房里出来差点跟前来通报的衙役撞上。

    “将人带到公堂。”

    “是,大人。”

    诸葛青云坐在明镜高悬匾额下等着,须臾,君无澜拿着状纸跟着一名衙役走了进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