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304:上衙门递状纸(3000字)

作者: 福星儿

    瞧清楚击鼓鸣冤之人是君无澜,诸葛青云脸上的表情很是诧异。

    “君先生。”

    君无澜走上公堂揖手朝诸葛青云一拜。

    “在下有冤,请诸葛大人为在下主持公道。”

    诸葛青云这才回过神来道:“君先生有何冤情?”

    君无澜将手里的状纸递给身边的衙役,由衙役将状纸转交到诸葛青云的手里。

    诸葛青云看过状纸之后,皱着眉头,脸上可见隐隐的怒容。

    “这件案子,本官接了,明日一早,本官会派人到大荒村去传唤两位被告,明日开堂审理此案,届时君先生得将君夫人带上。”

    “是。”

    报了案,君无澜没有直接回西凉镇去接沈青橙,而是走进了一家卖皮草的商铺。

    商铺里面有卖皮草斗篷,整件斗篷都是用皮草拼接而成的,穿在身上特别暖和。

    “客官,请问要买点什么?”

    君无澜走进铺子里,目光一扫,最后将一件大红色的皮草斗篷盯着,伸手指着问伙计:“这件斗篷多少钱?”

    伙计笑了笑道:“先生眼光真好,这件斗篷是纯皮草的,用的是上好的料子,若先生安心买,我给先生算一百两银子。”

    君无澜身上带着一百多两银子的银票,伙计话落,他毫不迟疑的掏出了一百两银子的银票递给伙计。

    “帮我包起来吧。”

    从皮草店出来,他又买了一点吃食,这才急匆匆赶回西凉镇福安医馆。

    “青橙,我回来了。”

    “有劳蔡老,小东老弟帮忙照顾青橙。”

    君无澜面带感激的向蔡明华师徒俩揖了揖手,便打开包袱取出斗篷,将斗篷披在沈青橙的身上。

    沈青橙瞧见那流光溢彩的皮毛,又伸手摸了摸,顿时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君大哥,这斗篷多少钱买的?”

    君无澜一边给她系上斗篷的带子,一边回答:“一百两。”

    沈青橙曾经虽然也大手大脚过,但此刻听了君无澜的回答,也是一阵咂舌。

    他们刚买的宅子跟十亩地一共才二百八十两呢,这一件斗篷就去了一百两,这一件斗篷等于半座宅子了。

    想想,沈青橙有些心疼的开口:“这也太贵了。”

    “是贵了一些,但是暖和。”

    君无澜道:“刚才蔡老不是说了吗,你寒气入了体,这段时间得传暖和一些,钱花了咱们再赚就行了,你身体好比什么都强。”

    东西已经买了,男人又是一片好意,沈青橙只得开心的笑了笑接受。

    “谢谢君大哥,我很喜欢,时辰不早了,咱们回家吧。”

    家里的人还担心着呢,沈青橙想早点回家让家里的人都安心。

    君无澜看出了她心里的想法跟蔡明华师徒俩告辞之后,便弯腰抱起沈青橙。

    当着蔡明华的面,沈青橙面色一囧。

    “君大哥,我服了汤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自己能走。”

    “你现在是病号,要好好休息。”

    君无澜的语气不容人质疑。

    回到大荒村,君无澜先带着沈青橙去安了杨家,王福根两口子以及王富贵两口子的心。

    得知沈青橙只是寒气入了体,吃几副药,主意保暖就行了,三家人心里才算踏实了。

    “娘亲,呜呜呜,娘亲,你可算回来了。”

    君一落眼巴巴的在家里等着,看见沈青橙被君无澜抱着回来,小丫头立马红着双眼迎了上去。

    怕沈青橙心里更加难过,她努力的将眼泪憋回去,抬起头湿漉漉的双眼看着君无澜怀里的沈青橙,眼睛都不眨一下。

    生怕自己眨一眨眼,沈青橙就跟娘亲一样不见了。

    “爹爹,娘亲好些了没?”

    君无澜不太会哄小孩子,语气生硬的回答:“娘亲没事了,落儿不要哭了。”

    “太好了。”

    小丫头顿时破涕为笑,伸手拉了拉君无澜的衣摆道:“良爷爷将烤火桶烧热了的,爹爹,你赶紧将娘亲抱去主屋烤火,别让娘亲冷着。”

    君无澜将沈青橙安置在烤火桶,又转身将君一落抱了上去,拿了在西凉郡买的糕点给母女俩吃。

    “落儿,爹爹现在要出门办一件事,你在家里陪着娘亲,给娘亲端端水可做得到?”

    “嗯,落儿做得到,爹爹你尽管去忙。”

    “落儿真乖。”

    君无澜伸手摸了摸君一落头上的辫子。

    沈青橙抓住他的手问:“君大哥,才回来,你现在又要去哪里?”

    君无澜道:“不用担心,我一会儿就回来,想吃什么告诉良叔。”

    君无澜离开片刻,莫良端了两碗红糖水鸡蛋到主屋。

    “多吃点,恢复得快。”

    沈青橙接过碗,低头数了数自己碗里的鸡蛋,一二三四五六。

    “良叔,你太宠着我了。”

    莫良勤俭节约到抠门的地步,一下子给沈青橙打了六个鸡蛋,可不是宠着沈青橙吗。

    “哪来这么多废话,赶紧吃。”

    莫良转身往外走。

    “我去杀一只鸡,晚上炖鸡汤给你补补。”

    沈青橙道:“剩下的那两只母鸡跟那一只公鸡是用来孵鸡仔的呀。”

    “杀一只母的,剩下一公跟一母不影响孵鸡仔。”

    沈青橙:“......”

    君无澜进了大荒村,先去沈青橙洗衣服的河边瞧了几眼。

    河边的脚印很杂乱,但有一处的脚印很清晰。

    君无澜盯着那留在雪地里的脚印,眉头微微蹙起。

    雪地里一共四排脚印,瞧脚印的大小,应该是一个人留下的,四排脚印其中两排脚尖儿是朝着河边的,步伐很整齐,另外两排脚尖儿是朝着村子的,步伐有长有长有短,显然那人来河边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然后转身慌慌张张的离开。

    君无澜找了一些干枯的草树枝将四排脚印遮掩起来,这才大步离开朝着村长王富贵家而去。

    “君兄弟,你怎么来了?”

    君无澜这时候登门造访让王富贵有些意想不到。

    “快快请进。”

    王富贵将君无澜请到堂屋,王赵氏上了热茶。

    君无澜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王富贵看。

    “村长,你可有见过这东西?”

    瞧君无澜从怀里拿出来一个附身符,王富贵立马伸手接过来仔细一瞧,道:“这附身符是王福宝的,君兄弟,王福宝的附身符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君无澜不答反问。

    “村长,你确定这是王福宝的附身符?”

    “当然确定,王福宝家跟我家虽然不是直系亲属,但往上数,我家,福根家,王福宝家,我们三家是一个祖宗,所以我对王福宝家的事情还算了解,王福宝体弱多病,算命的说他五行缺金需要请一个附身符保佑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这附身符上用金线绣着一个金字,正是王福宝经常带在身上的,对了,将这附身符拆开,里面应该还有一张白马寺的符咒。”

    王富贵一边说话一边拆开那附身符,果然从里面取了一张白马寺的符咒出来。

    见他满脸疑惑,君无澜这才解释:“这附身符是我在河边捡到的,青橙出事的时候,王福宝应该就在河边。”

    “怎么可能,青橙出事的时候,我也在河边,我并未见到王福宝啊。”

    “是赵金桂包菜花将青橙推下河的时候,王福宝在河边。”

    君无澜再解释得清楚一些。

    “除了这附身符,河边还有王福宝留下的脚印,王福宝应当是看见包菜花赵金桂将青橙推下河,吓得神色慌张的离开才丢掉了这附身符。”

    “王福宝从小就胆子小,被吓到倒是正常。”

    君无澜道:“村长,我今日已经去郡守府衙门递了状纸,明日一早,郡守衙门的人会来传唤原告被告上公堂对质,我需要王福宝去公堂上指证赵金桂跟包菜花。”

    王富贵眉头皱得更深,似有为难之色。

    “这恐怕有些难,一来王福宝胆子小,二来他爹娘恐怕不会答应。”

    “我会想办法说服他爹娘,村长,你只要带我去王福宝家就行了。”

    “好吧,你跟我来吧。”

    “多谢村长。”

    君无澜起身跟着王富贵到了王福宝家拜访。

    前来应门的是王福宝家娘余春梅。

    “村.....村长,你怎么来了。”

    看见君无澜跟王富贵站在门口,王余氏脸上浮现明显的紧张之色。

    王富贵道:“婶子,福宝兄弟呢,我们有事要问问他。”

    “福宝啊。”

    王余氏的眼神有些闪躲。

    “你们来得可不巧,福宝跟他爹出门办事去了,一时半会儿可能回来不了,要不,你们明儿再来。”

    “婶子,这东西可是你家儿子的?”

    见王余氏一脸逃避的表情,君无澜直接拿出王福宝的附身符。

    看见悬挂在君无澜手里的附身符,王余氏更是心虚得连说话都吞吞吐吐了。

    “不......不是的,我家福宝......可没这玩意,福宝现在不在家,你们走吧。”

    王余氏一脸紧张的要关门。

    君无澜伸手抵住门板,王余氏力气哪里有他大。

    “婶子,我不会伤害你家儿子的。”

    “娘,你们要做什么,不要为难我娘。”

    王余氏迟迟不回屋,王福宝从屋里冲了出来,看见王余氏跟君无澜王富贵在门口对峙着,王福宝急忙上前。

    “罢了罢了,你们进屋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