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306:好深沉的心计

作者: 福星儿

    王富贵道:“大人,草民兄弟俩的确跟君无澜夫妇俩关系要好,但草民刚才说的话句句属实,还请大人明察。”

    沈嘉军道:“村长,诸葛大人办案公正廉明是出了名的,岂能凭你几句话就断案,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些,你可还有其他证据证明是我娘跟赵金桂将沈青橙推下了河。”

    王富贵虽然是大荒村的村长,但在公堂上跟人对质今儿还是头一遭,遇上沈嘉军这么个能说会道的秀才,他顿时有理也说不出口了,憋红了一张脸将沈嘉军瞪着。

    王福根等村民也都说不出话。

    君无澜夫妇俩暂时也没开口。

    沈嘉军以为自己辩驳胜出,心中暗暗的得意,眼角一挑对着诸葛青云揖手道:“原告证据不足,还请诸葛大人秉公处理,释放我娘跟赵金桂。”

    “谁说证据不足了。”

    堂上忽然响起君无澜沉稳有力的声音。

    君无澜对诸葛青云揖手道:“诸葛大人,昨日事发的时候,有一目击证人。”

    说话间,君无澜从怀里拿出一只护身符。

    “这护身符便是那目击证人留下的。”

    衙役上前接过君无澜手里的附身符,照例将附身符转交到了诸葛青云的手中。

    诸葛青云拿着附身符瞧了两眼道:“君无澜,你可知道这附身符的主人是谁?”

    “知道,那人现在就在衙门外。”

    昨日,君无澜跟王福贵交待了,让王富贵前来衙门作证将王福宝一家三口也捎上,只是为了让沈嘉军在公堂上维护沈包氏跟赵金桂,这才没让证人直接进来。

    夏国律法,秀才,举人,进士等若是作伪证维护罪犯,按律当革去功名。

    沈嘉军是沈家最有头脑的人,若不将沈嘉军一并处置了,以后沈家还会为难沈青橙,而且沈嘉军是沈春耕夫妇俩的骄傲,只有将沈嘉军处置了,才能狠狠打击到沈春耕夫妇俩。

    “男人叫王福宝,也是大荒村的村民。”

    诸葛青云大手一挥吩咐:“速速去将大荒村村民王福宝带进来问话。”

    “是,大人。”

    一名衙役应声出去,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王福宝一家三口就被请到了公堂。

    一看公堂上严肃的气氛,王福宝一家三口唯唯诺诺的行礼。

    “草民拜见诸葛大人。”

    诸葛青云目光在他们一家三口身上一打量,沉声道:“你们三人,谁是王福宝。”

    “草......草民是王福宝。”

    王福宝不敢抬头看诸葛青云。

    诸葛青云拿着他的附身符问:“王福宝,你可认识本官手里的这附身符?”

    王福宝这才抬起头来瞧了那附身符一眼,点头应答:“这......这是小人的,草民从小体弱多病,爹娘去白马寺为草民求的平安福,白马寺的......大师说草民五行缺金,这附身符上便有一个用金线绣成的金字。”

    诸葛青云瞧了一眼附身符上的金字,再打开附身符,瞧见了白马寺大师画的符。

    “昨日沈青橙,赵金桂,沈包氏落水的时候,你可有在附近?”

    “草......草民当时在。”

    诸葛青云沉声道:“他们三人是如何落水的,你速速说与本官听。”

    王福宝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草民......草民瞧见沈青橙在河边洗衣服,赵金桂跟沈包氏忽然鬼鬼祟祟的接近沈青橙,沈包氏伸手想推沈青橙下河,沈青橙当时反应快,在落水之际拽住了沈包氏,沈包氏慌乱之下又拽住了赵金桂,最后三人一起跌入了水中,草民当时害怕极了,不敢声张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王福宝一口气将话说完,顿时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大人,草民......草民所言句句属实。”

    君无澜接过王福宝的话。

    “大人,河边还留有王福宝的脚印,怕有人毁灭证据,我用茅草跟干树枝将那些脚印给遮挡起来了,大人想要验证王福宝昨日是否去了河边,拿着王福宝的鞋去河边测一测那脚印便一清二楚。”

    诸葛青云一个眼神,立马便有两名衙役上去拔掉了王福宝脚上的布鞋。

    “借鞋一用,用完还来。”

    看着两名衙役拿着王福宝的鞋子飞快离开,沈嘉军脸色煞白,脚步不稳身子明显的晃了晃。

    事到如今,他好像懂了君无澜的盘算。

    这个男人的目标除了赵金桂跟老娘,还有自己。

    好深沉的心计啊。

    一个时辰后,两名衙役从大荒村回来了。

    “大人,河边那些被茅草树枝遮挡起来的脚印的确是王福宝的,王福宝的这双鞋子跟那些脚印丝毫不差的吻合,而且看脚印的新鲜程度,的确是昨日留下的,其中两排脚印很慌乱,很显然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慌慌张张的转身离开。”

    “啪!”

    衙役话落,诸葛青云一脸愤怒的拍了一下惊堂木。

    “赵金桂,沈包氏,你们可认罪。”

    赵金桂跟沈包氏吓得半死,依旧听沈嘉军的话咬着牙齿不开腔。

    诸葛青云道:“将这两个恶毒的刁妇带下去打,打到她们招供为止。”

    几个衙役上前,麻利的将赵金桂包菜花拖出了公堂,两人被按在长凳上,公堂外面很快响起了打板子的声音跟鬼哭狼嚎的叫声。

    “大人,民妇招供。”

    赵金桂养尊处优,细皮嫩肉的哪里经得住打,不过几板子下去,她就受不了了。

    “停,将人带进来。”

    诸葛青云吩咐一声,沈嘉军看见衙役架着赵金桂沈包氏走进来,他双手握拳后悔不已。

    若知道赵金桂这么没用,他就不该插手管这件事,现在人没救到,还会连累自己。

    衙役将赵金桂沈包氏丢在地上。

    诸葛青云看着一头冷汗的两人,沉声问:“王福宝刚才所言,是否属实。”

    赵金桂害怕再挨板子,什么都招。

    “是,是包菜花将沈青橙推下去的,民妇没有动手。”

    “赵金桂,你个恶毒的女人,将沈青橙推下河的主意可是你出的,你现在怎么能将罪名全部推给我。”

    一听赵金桂这话,原本疼得开不了口的沈包氏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

    “沈包氏,就是你将沈青橙推下河的,我哪有冤枉你了。”

    “赵金桂,你这贱人如此过河拆桥,你不得好死。”

    两个女人在公堂上骂起来,案情一下子水落石出。

    “咆哮公堂,苗氏本官,罪加一等。”

    诸葛青云眉头一皱,衙役马上上去将沈包氏赵金桂拉开。

    诸葛青云按了按眉心,吩咐道:“给这两个恶妇画押,收入牢房,按照夏国律法,谋害性命未遂,收监五年,五年后改过自新释放。”

    赵金桂沈包氏原本还在你瞪我我瞪你,一听诸葛青云宣判他们要坐五年牢,两人顿时都安静了。

    沈包氏被吓得身子都软了。

    坐牢五年啊,听说牢狱之中生活极为艰苦,她会不会死在牢狱之中。

    赵金桂比她脸色好几分,但也害怕得要死。

    五年后出来,她都四十岁了,人老珠黄还有男人愿意娶她吗。

    在两人惊恐万分的时候,两个衙役拿来了画押文书跟印泥,两人被衙役牵着手在画押文书末尾按上了手印。

    “已经画押,将两名罪妇带下去吧。”

    “是,大人。”

    沈包氏赵金桂被带走,公堂里顿时安静了不少,王富贵等人觉得大快人心。

    “大胆沈秀才。”

    诸葛青云还没忘记沈嘉军,待沈包氏赵金桂被带走,他的注意力一下子落在了沈嘉军的身上。

    “身为秀才,饱学之士,夏国未来的栋梁,你竟然知法犯法维护沈包氏跟赵金桂两个恶妇,你这般品性,若让你走入仕途为官,只会祸害一方百姓,为防止你祸害百姓,自今日起,革除你秀才之名,五年之内不可再考。”

    沈嘉军现在已经接近二十了,五年之内不得再考,这等于毁了他半个仕途之梦。

    承受不住这打击,他顿时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双眼一抹黑,当众晕在了公堂之上。

    几个衙役上手掐人中也没能将他掐醒,无奈之下,诸葛青云只得请了郡守府的府医前来给他查看。

    府医查看之后道:“大人,这位只是承受不住打击,气晕死了而已,没什么大碍,明日一早应当能苏醒过来。”

    “来人,将此人送回大荒村沈家。”

    听了府医的话,诸葛青云只得吩咐衙役将沈嘉军扛起送回大荒村。

    “多谢诸葛大人为我娘子主持公道。”

    在此之前,君无澜对诸葛青云公正廉明的美名还有几分质疑,经过今日公堂对质,他彻底相信了。

    诸葛青云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官,难怪西凉郡如此苦寒之地这几年变得越发的繁华了。

    “诸葛大人不愧是西凉郡的青天大老爷。”

    君无澜面带敬意的对诸葛青云揖了揖手。

    沈青橙也跟着福了福身。

    “君先生客气了,身为西凉郡的父母官,为西凉郡的百姓主持公道,维护正义,这是本官应该做的。”

    诸葛青云跟君无澜客套几句之后,将视线挪动沈青橙的身上,见沈青橙身上披着红色的皮草,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脸色却依旧有些苍白。

    ------题外话------

    这本书可能会改名,宝宝们没加入书架就加一下,不然到时候找不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