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421:宫宴

作者: 福星儿

    宫宴开场,夏皇就给吕后使了一个眼色。

    吕后收到夏皇的眼神示意,目光立马在宫宴上一扫,面点雍容华贵的笑容开口:“今夜,本宫举办这场宴会主要是为了给护国将军接风洗尘,护国将军明日一早领兵出征,也是为了给护国将军践行,在座的诸位今夜不必太过拘礼。”

    吕后这话让在座的大臣觉得夏皇对君无澜极为看重。

    拒了长公主的婚事,扫了皇家颜面,仅仅被流放一年就召回,这若是换了其他人,敢如此藐视皇家威严,早就被处斩了。

    吕后话落,几十道目光瞬间落在了君无澜的身上,有羡慕的,有嫉妒的。

    君无澜对那些人的打量视若无睹,起身给夏皇吕后敬了一杯酒之后,就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沉闷地独饮。

    明日就要出征了,他只是想养精蓄锐,不跟在座的大臣计较,可他这般不计较的样子落入别人眼中,却变成了高傲,不可一世。

    “哼!”

    有人冷哼了一声,压低声音对平南郡王吕廷道:“郡王,你是副元帅,为何皇上皇后只为护国将军践行,皇后娘娘可是你的亲阿姐啊。”

    吕廷本就对君无澜十分不满,一听这挑唆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就扭曲了。

    砰!

    他一饮而尽之后,将手里的金樽重重地搁在面前的桌案上,挑眉眼神挑衅地看向对面的君无澜。

    “听闻护国将军剑法高超,夏国无人能比,不知今夜可否让在座的各位瞻仰一下护国将军的剑法。”

    这话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让君无澜当众舞剑。

    舞剑,那可是乐坊宫女的事情,吕廷这么说,那是将堂堂护国大将军跟乐坊宫女相提并论了。

    吕廷话落,在场不少人变了脸色,连夏皇跟吕后脸上的表情都有些许轻微的变化。

    “岂有此理。”

    沈恪握紧了酒杯,两道目光化成锐利的剑落在了吕廷的身上。

    君无澜觉察到他的愤愤不平,侧过脸给他递了一个眼色。

    见君无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沈恪心里越发的气愤。

    “大哥,这平南郡王太可恶了,竟然将你跟那些乐坊宫女相提并论。”

    “不必为了这等小事动怒。”

    安抚好了沈恪,君无澜才转过头,两道平淡无波的目光落在了吕廷的身上。

    吕廷猝不及防地跟他对视,心头不自觉地一紧。

    君无澜手持金樽,瞧着吕廷,动作优雅地饮了一口酒,才道:“既然平南郡王如此瞧得起本将军,那本将军就献丑了。”

    “皇上,可否赐一柄木剑给微臣。”

    君无澜放下金樽,起身面朝夏皇行礼。

    夏皇对着身边的苏全胜招手:“苏全胜,去将皇子们练习剑术的木剑拿一柄来给护国将军。”

    “是,皇上。”

    苏全胜退下,很快手持一柄精美的木剑折回宴席,双手将木剑奉到了君无澜的面前。

    “多谢苏公公。”

    君无澜伸手接过木剑,起身,走入宴席中央的空地上,手起剑舞,时而婉若游龙,时而宛若飞花。

    看着君无澜老老实实的在那舞剑表演,吕廷嘴角勾了勾,甚是洋洋得意。

    护国大将军又如何,他平南郡王让舞剑,还不是得照办。

    咔,哗啦!

    就在吕廷洋洋得意之时,忽然从他身后传来咔跟哗啦的巨响。

    席间众人脸色纷纷大变。

    吕廷转过身,瞧清楚身后的一幕,身子顿时一软,屁股下一滑,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他身后是一棵小孩大腿粗的美人松,君无澜舞剑时,剑气扫向了他身后,硬生生将小孩大腿粗的美人松给削断了。

    看着断口整齐的美人松,吕廷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感觉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

    刚下那一下剑气若是落在自己的脖子上,那此刻断掉的就是他的脖子。

    “皇上,皇后,救......救命啊。”

    吕廷神色一慌,不顾在场那么多人在,惊慌失措地从地上爬起来对着夏皇跟吕后大喊救命。

    吕后顿时觉得颜面尽失,脸色十分难看,觉得吕廷这个弟弟实在太没用了,同时也恼怒君无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个男人竟然半分颜面都不给她吕家留。

    吕国丈的脸色比吕后更加难看,两道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君无澜的身上。

    不过,目前夏皇还要仰仗君无澜平乱,父女俩心头虽然对君无澜十分不满,却也不敢说什么。

    君无澜收起木剑,看都没看吕廷一眼,直接向夏皇请罪。

    “微臣刚才没将剑气收住,害平南郡王受惊了,请皇上责罚。”

    “哈哈哈。”

    夏皇不仅没说君无澜一句重话,反而心情愉悦地大笑了三声。

    “短短一年不见,爱卿的武艺精进了不少啊,可喜可贺。”

    “平安郡王。”

    夏皇收起笑容,将目光挪到了吕廷的身上,沉声道:“此番朕任命你为副元帅随阿澜出征,武艺上,你一定要向阿澜多讨教。”

    吕廷险些被逼吓得尿了裤子,现在见夏皇一句重话都没说君无澜,反而吩咐他多向君无澜讨教武艺,顿时气得他咬紧了后牙槽。

    “微臣遵命。”

    怕耽搁君无澜等将士休息,宫宴散得比较早。

    一个时辰后,吕国丈府。

    “蠢材,谁让你现在跟君无澜作对了。”

    宴散回府,国丈吕敬就板着一张脸将吕廷骂了个狗血淋头。

    “皇上现在要仰仗君无澜平乱,你现在找君无澜的晦气,对吕家对你姐对你都没什么好处,你给我放机灵一些,尽量在战场上建立功勋,等这场仗打完了,不用你动手,皇上自己就会削了君无澜的兵权。”

    “皇上削君无澜的兵权,怎么可能。”

    吕廷一脸不认同的表情。

    “父亲,今儿晚宴上,皇上如何维护君无澜,你又不是没瞧见。”

    听到这话,吕敬真是被气得想给自己的儿子两巴掌。

    他吕敬乃是堂堂帝师,怎么会生出这么一个蠢笨的儿子呢。

    “你文不成,武不就的,皇上为何任命你为副元帅,而不是任命其他人为副元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