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美味小农女

美味小农女

435:沧澜皇朝皇太孙(4000字)

作者: 福星儿

    “嗯。”

    君无澜略颔首,伸手接过郑怀递来的烤兔肉,转手就递给了沈青橙。

    “吃吧,吃饱了早些休息,明日一早还得赶路。”

    “现在明白了吧。”

    沈恪对郑怀眨了眨眼。

    午夜,原本静谧的雪原响起了飒飒的声音。

    随着时间推移,飒飒的声音距离君无澜等人扎营的地方越来越近,随之而来的,还有浓浓的杀气。

    黑漆漆的帐篷里,君无澜猛地睁开双眼,黑暗中,他的耳廓微微动了动,觉察着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杀气跟飒飒飒的脚步声。

    “君大哥,发生什么了?”

    沈青橙敏锐地觉察到身边的男人动了,跟着将双眼睁开。

    连日赶路,她虽然累,但晚上睡得并不踏实。

    “有杀气朝咱们这边来了,而且来的人不少。”

    君无澜一边回答,一边动作敏捷地起身,再用自己的大氅将沈青橙包裹严实了。

    沈青橙道:“是夏皇的人?”

    君无澜脸色凝重。

    “普通山匪杀气没这么重,应该是夏永兴培养的那些死士,该来的,还是来了。”

    君无澜一只手紧紧地护着沈青橙,一只手拎起搁在床头的诛邪剑。

    “大哥,嫂子,有情况。”

    不等他二人走出大帐,大帐外浮现了两道高大的黑影,紧接着,沈恪的声音传了进来。

    君无澜回应了一声,拥着沈青橙到大帐外,目光一扫,见所有人都已经苏醒了。

    “待会儿必是一场恶战,诸位兄弟警惕一些,过了今夜,若诸位兄弟还能平平安安的,我君无澜必定重重酬谢诸位兄弟,然后放诸位兄弟回乡跟妻儿老小团聚。”

    “将军,我等愿意誓死追随您。”

    “我等愿意誓死追随将军。”

    虽然队伍只有百余人,但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君无澜亲自培养的,每一个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跟着君无澜出生入死多年,对君无澜忠心耿耿。

    啪嚓!哗。

    积雪压断树枝的声音传来,下一瞬,数不清的人影从黑暗中涌了出来,如洪水猛兽一般包围君无澜等人所在的营地,一个个轻功绝顶,身影迅速的移动,快如闪电,让人胆寒。

    锁定目标,领头人举剑厉喝一声:“谁若斩下君无澜的项上人头,主子重重有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更何况,这些人还是夏永兴培养了多年的死士,一个个刀口铁血,如同杀人的刀刃一般冷血。

    领头人的厉喝声落,眨眼间,十多道人影围向了君无澜夫妇俩。

    君无澜一只手护着沈青橙,一只手迎战敌人。

    诛邪剑在雪夜里折射出耀眼的寒光。

    刀剑相击声,喊杀声将雪原的静谧打破,场面混乱,鲜血染红了一地。

    “老大,前面有打斗声。”

    锦兰带着血影楼的杀手紧跟在君无澜队伍之后,听到前方传来打斗声,血影楼的一名追踪手忙不迭向锦兰禀报。

    闻言,锦兰脸色大变,忙不迭召集弟兄:“肯定是狗皇帝养的那些死士现身了,赶紧追上去营救我大哥。”

    “是,老大。”

    锦兰一声令下,五十多号乔装成流寇的血影楼杀手整齐的施展轻功循声而去,一个个身影化成流影。

    血影楼的人赶到时,君无澜的队伍跟夏永兴的死士正杀得难舍难分,尸体横了一地,树林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双方都有伤亡。

    看到那些曾经为保夏家王朝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的好男儿,此刻躺在冷冰冰的雪地里,锦兰心里特么不是滋味,大骂了一声:“狗日的狗皇帝,真他娘的不是人,给老娘冲,将狗皇帝养的那些死狗都给老娘砍死。”

    “是,老大。”

    锦兰一声令下,血影楼的五十多号杀手迅猛地冲杀上去。

    血影楼被誉为江湖第一大杀手组织,自然是血影楼的杀手个个武功高强。

    夏永兴的那些死士应付君无澜的队伍已经够吃力了,一下子又涌入了几十名流寇打扮的高手,原本的两方混战变成了三方激战,场面更加凌乱。

    死士中的领头人脸色骤变,瞧了锦兰一眼,咬牙切齿道:“尔等若只是为了求财,我劝尔等速速离去,别来搅这坛浑水。”

    “废话真多,老子就带人来劫道了,还怕个球球。”

    锦兰手中长剑如灵蛇游走,一剑割断一名死士的咽喉,顿时鲜血飞溅。

    “兄弟们,这群羊瞧着挺肥的,杀死这群羊,咱们今年冬天就有好日子过了。”

    三方混战了大概半个时辰,黑衣死士倒下得越来越多,君无澜夫妇,沈恪郑怀等人却毫发无损。

    眼看任务无法完成,死士领头人脸色变了变,忽然伸手进怀里掏出一枚竹筒。

    “放毒。”

    完不成任务,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剩下的死士犹豫了一瞬,都伸手进怀里掏出一枚竹筒。

    瞧见那些死士手中的竹筒,君无澜脸色大变。

    “屏住呼吸。”

    他一边急切地吩咐着,一边伸手在沈青橙的身上一点,大手捂住了沈青橙的口鼻。

    顷刻间,树林里有白雾散开。

    只要稍微呼吸到那些白雾,人就立马瘫软倒地,口吐鲜血,就连那些投毒的黑衣死士也没能幸免。

    就算君无澜及时提醒,沈恪郑怀等人,血影楼的人还是纷纷沾了毒,倒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一些褐红色的血。

    沈青橙没有一丝内力抵抗,中毒最深,嘴唇都变紫色了。

    在场的,就君无澜内力深厚,情况稍微好一些。

    “君......君大哥,我是不是快死了。”

    沈青橙感觉自己胸口像有一团火一样,灼烧得她难受,仿佛要将她的心肝脾肺肾都烧毁。

    噗!

    她张嘴说话,一口黑褐色的血喷了出来。

    “对......对不起,我说过要陪......陪你一辈子的,现在......现在恐怕要食言了,我......我好想落儿,良叔.......跟建澜他们,我死......死后,你将我......我的尸体带回西凉郡安葬吧,我喜欢......我喜欢那个地方,那是我跟你初遇的地方,我......我想永远待在那里。”

    “青橙,你振作一些,我有解药,我这就去将解药取来,我们还有长长久久的日子要过。”

    “噗!”

    瞧沈青橙奄奄一息的模样,君无澜有些气急攻心,一口血喷出。

    焚心的解药在马车里。

    “青橙,你在这里等着我,我这就去为你取解药。”

    他咬了咬牙,狠心将奄奄一息的沈青橙放在冰冷的雪地上,一步一步蹒跚地朝着马车走去,因为自己也身中奇毒,走几步,一跤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他再咬牙爬起来继续前往,拼尽全力走到了马车前,在马车里找到了焚心的解药,再拼尽全力地走回到沈青橙的身边。

    “青橙,你醒醒,青橙,你不要吓我。”

    回到沈青橙的身边,却发现沈青橙双眼闭着,一动不动地躺在雪地里,君无澜顿时感到无比恐惧,忙不迭弯腰将沈青橙从地上抱起来,一边喊着沈青橙的名字,一边用手拍打着沈青橙的脸。

    沈青橙被拍得缓缓睁开双眼,气若游丝地开口:“君......君大哥,你......”

    “别说话,先把解药吃了。”

    沈青橙睁开双眼那一刹那,君无澜喜出望外,忙将装着焚心解药的锦囊打开,双手哆嗦着从锦囊里取出了一枚赤红色的药丸子,动作急切地将那药丸子塞进了沈青橙的嘴里。

    怕沈青橙毒气攻心,已经不会吞咽,他又急切地开口:“青橙,这是解药,你一定要吃下,吃下这解药,你就能好了,咱们就能长长久久的下去了。”

    瞧着那铁骨铮铮的男人此刻泪流满面,沈青橙不忍心,舍不得,放不下,努力地吞咽,直到感觉那药丸子滑下了喉咙,她才放松下来。

    “君......君大哥,你这么好,我这么爱你,我......我怎么舍得你呢。”

    看着沈青橙将药丸子吞下去了,君无澜这才破涕为笑,拿了解药去给其他人。

    好在锦囊里的解药够多,自己麾下的兄弟跟血影楼的人一人一粒解药足够。

    众人服下解药之后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中毒的情况便有所好转。

    君无澜目光一扫,见大家脸上的黑气逐渐退了,心里可算踏实下来了。

    锦兰坐在雪地里,运功调息了片刻,感觉胸口没那么难受了,睁开双眼看着地上那些黑衣死士的尸体,咬牙咒骂:“狗皇帝可真是够狠毒的,为了弄死大哥你,不惜牺牲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死士,话说,这是什么毒药,竟然这么厉害,若不是大哥你有解药,我们今日恐怕都要交待在这里。”

    听锦兰这么说,在场众人都有些心有余悸。

    君无澜坐在雪地里,抱起沈青橙,将沈青橙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一只手给沈青橙输入真气。

    “这是天下奇毒焚心,我偶遇一位高人所得,为了助夏永兴扫清障碍,我将焚心交给了夏永兴,万万没想到他竟然用焚心来对付我,好在我当年将焚心的解药留下了,并且从未对夏永兴透露焚烧心是有解药的。”

    “忘恩负义,猪狗不如,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皇帝。”

    听了君无澜的话,连沈恪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郑怀补了一句:“猪跟狗养久了,对主人是很忠心的,你别侮辱了猪狗。”

    沈恪嘴角微微一抽,对郑怀刮目相看。

    “小怀,你骂人的功夫渐长啊。”

    郑怀给了他一道白眼:“滚。”

    “你们俩闭嘴,没看见嫂子还没醒过来吗,现在别在大哥面前嘻嘻哈哈。”

    锦兰瞪着郑怀沈恪二人警告,随后抹开目光,看向君无澜,语气认真地开口:“大哥,有句话叫做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狗皇帝想杀你,还是有办法的,你跟嫂子想要安安生生的过日子,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毁了狗皇帝的江山,自己做皇帝,你若是想自己做皇帝,我血影楼随时支持你。”

    沈恪道:“大哥,我也随时随地支持你。”

    郑怀不甘落后:“大哥做什么,我都支持。”

    “将军,夏永兴残杀忠臣良将,残暴不仁,不配做一国之君,将军文韬武略,爱护百姓,仁德无双,我等愿意拥护将军,追随将军。”

    “我等愿意拥护将军,追随将军。”

    众人齐呼,然后等着君无澜表态。

    君无澜垂着眼帘,目光落在怀中小女人的身上,见小女人脸色煞白,双眼紧闭,气息依旧不稳,这一刻,他心如刀绞。

    以前,他不想当皇帝,只想陪着妻儿老小过平平淡淡的日子,但锦兰刚才的话说对了,天下之大莫非王土,他不想带着妻儿老小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为了妻儿老小能够平平安安,以后过得开开心心,他君无澜必须得给他们打出一片天下,让他们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快乐地活着。

    “从即日起,我君无澜以沧澜王朝黄太孙的身份伐夏,匡扶沧澜天下。”

    “沧......沧澜王朝皇......皇太孙?”

    沧澜王朝皇太孙几个字让在场的人都震惊诧异地将君无澜盯着。

    锦兰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大哥,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君无澜目光一扫,郑重其事地宣布:“我乃沧澜王朝皇太子跟太子妃的孩子,沧澜王朝被几大诸侯瓜分,太子府侍卫总管莫良带着年幼的皇太孙出逃,坊间传言,皇太孙已亡故。”

    “太好了,大哥是沧澜王朝的皇太孙,咱们出师讨伐狗皇帝就名正言顺了。”

    得知了君无澜的身份,沈恪激动地一脸笑容。

    郑怀,锦兰等人脸上的笑容跟沈恪如出一辙。

    当年,沧澜皇以仁义治理天下,对几位诸葛王极为宽厚,正是因为沧澜王的宽厚仁德,让周,楚,魏三大诸侯野心勃勃,最后三大诸侯联合灭掉了沧澜皇族,周楚魏夏几个诸侯国才得已建立。

    沧澜皇族身受百姓的爱戴,现在,君无澜以沧澜皇太孙的身份讨伐夏永兴,出师有名不说,还会得到百姓的拥戴。

    待沈恪等人欢呼之后,君无澜沉声吩咐:“沈恪。”

    “末将在。”

    君无澜从腰间拿了一枚令牌丢给沈恪:“你速速赶去从阳关,接管从阳关。”

    那令牌是夏永赫的遗物,见到此令牌,夏永赫的那些兵立马会归顺,从阳关立马归于君无澜。

    ------题外话------

    快完结了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bok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